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專家:中共如何威脅美國數字自由

2019年3月2日。英文大紀元記者簡‧傑基萊克(Jan Jekielek)(右)採訪了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Fellow)的專家羅斯林‧萊頓(Roslyn Layton)(左)。(大紀元圖片)
人氣: 24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09日訊】(大紀元英文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高杉編譯)近日,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Fellow)的專家羅斯林‧萊頓(Roslyn Layton)接受了英文大紀元的採訪。全文翻譯如下:

記者:羅斯林,能在這裡採訪你真是太好了,今年的CPAC「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這不是你第一次參加吧?

羅斯林‧萊頓:事實上,這是我第三次參加了。這裡有很多的樂趣,每年都會有不同的主題或不同的焦點。今年的主題主要是關於「自由」的,還有很多其它的話題。今天所有的討論都是關於「自由」這個話題的不同方面,以及保守派應該如何共同努力,維護生命的自由,維護我們的自由、繁榮、企業和互聯網。

記者:這是我最喜歡的話題之一,我很驚訝你提到了企業。

羅斯林‧萊頓:當然,企業的自由很重要,所有方面的自由都非常重要。

記者:那麼我們今天就來談談中國共產黨把華為公司作為代理在數字領域發展的話題吧,特別是5G,它怎麼會威脅到我們呢?

羅斯林‧萊頓:好。你可能不知道,華為公司申請的專利比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都多。

記者:我還真的不知道。

羅斯林‧萊頓:是的,這聽起來挺恐怖的,因為華為公司是共產主義政權和軍方的代理和延伸,他們同時又是最大的互聯網設備製造商,現在它還供應移動網絡的路由器、服務器等等各種設備。雖然也有西方公司在製造這些設備,但由於得到了中共政府的資助,華為的設備的價格可以比競爭對手便宜三分之一。

幸運的是,目前在美國,我們的網絡中沒有華為的設備。像Verizon這樣的公司在很久以前就把它看作是一種威脅,所以他們有一個乾淨的網絡,裡面不存在這些(中共提供的)設備。但在歐洲、加拿大和其它國家的網絡中卻都有它的設備。所以,當我們想要與盟友進行信息合作時,我們的數據,我們的信息就處於危險之中。

現在,我要說的是,不僅僅是華為公司,中興通訊,聯想這個最大的筆記本電腦製造商,等等都有問題,所以它們現在都已經被特別關注。

記者:沒有人希望自己變成IBM。(註:指聯想收購IBM個人電腦事業部)

羅斯林‧萊頓:沒錯,他們幾年前還買下了摩托羅拉移動,這也是中共的一個戰略。那些設備、那些技術,只要它無法竊取的,它就直接收購。在未來,它的目標是完全凌駕於美國技術之上,並讓我們沉迷於它的廉價產品。

所以我們需要知道的很重要一點是,我們必須讓這些設備遠離我們的網絡。同時,我們還必須發展其它的替代選擇。

記者:這就是讓我感到震驚的事情。就是說,我們根本就不能從共產主義中國那裡購買設備並在美國使用。但有一個問題,為什麼這種威脅並不是那麼的明顯?為什麼不是每個人都能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呢?我的意思是,我們在美國也有各種各樣的系統和設備,實際上都在使用計算機和類似的設備……

羅斯林‧萊頓:是這樣的,比如說到「五眼國家情報聯盟」成員國的情報機構,那些英語國家,比如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等,他們從2005年就知道中共的這些設備有後門,中共政府可以監視這些設備。

但不幸的是,這裡我們需要說到克林頓總統執政時代,他當時的政策是「生意就是生意」,所以我們不管什麼……只要我們可以與中共進行貿易,我們就不會去關心中共對人權的威脅、侵犯或監視等等。

但好消息是,由於川普(特朗普)總統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我們在過去兩年取得了比過去20年取得的進展都多(的進展)。川普總統提出了這個問題,我們的國會,在眾議院也通過了一個法案,應該是HR4747,有很多參議員都站了出來。當然,我們還需要做得更多。

記者:這是一個跨黨派的問題,也許是我能想到的最受兩黨關注和合作的問題之一……

羅斯林‧萊頓:是的。對於民主黨人來說,他們也很關心這個問題。你知道,他們也不希望中共的監控行為擴張到我們美國的網絡裡來。所以他們也正在做一些事情,我們應該在這個問題上更強硬一些。

但是很不幸,過去的事情就是那樣,克林頓開始了這個「生意就是生意」的政策。我覺得他們當時也曾試圖發表一些聲明,但我懷疑,他們更關心的是中共能否簽署巴黎(氣候)協定,而不是保護我們的人民免受共產黨的網絡監控和間諜活動。

記者:再給我分析一下,問題好像很簡單,如果我有一個中國公司製造的網絡電子設備,它就可以被用來監視我的信息?

羅斯林‧萊頓:有兩種情況,兩種場景。其中一個就好像通過設備實施「網絡珍珠港」突然襲擊一樣。比如,對電網的網絡攻擊等等。這並不像我們所說的在網絡裡進行壕溝戰那樣。還有就是你每天都會受到監控,對你所在的當地政府、學校、醫院等等的網絡信息目標的掃描和監控。它也可以在那裡進行破壞,因為在那裡有他們的設備,就可以故意進行破壞。

如果只是某個設備在未來某個時候被破壞了,這還不算太糟糕,但你絕不希望會在你的飛機上發生這樣的事情。再比如說,可以通過這些網絡設備進行其它的監視,比如盜竊信息等等,無論是軍事信息、商業信息、商業機密,會發生諸如此類的事情,所以這就是一種威脅。

當然你也可能會說,那在今天的中國,他們已經都在中國的互聯網上使用了這些設備,部署了這些系統。而實際上,你知道,在中國,人們之間的任何一種通信都是可以被當局讀取的,中共可以通過社交媒體對人民進行監視。通過監控,民眾還會得到一個中共政權的評級,評判這個人究竟有多麼忠於黨和政權,諸如此類的事情都在發生。所說的另一方面的威脅就是指這方面的事情。

我不想嚇唬這裡的觀眾,但即使是像你可以在亞馬遜上買到的10美元山寨智能手錶,也可以有這種監控功能……

記者:但它好像很吸引人……

羅斯林‧萊頓:更令人頭疼的是這種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方式,我們沒有人會每天去注意自己所有的設備,對吧?還有另一部分原因是我們從中國進口了太多的東西。

我想說的是,你很難去鎖定和關注一切設備。所以就讓我們至少從那些最大的公司開始,從那些我們已經知道有問題的公司開始,就像我前面所提到的華為、中興、聯想,它們都正在製造硬件設備,它們所帶來的風險已經被認識到,那就從這個開始。

還有,就是我們必須保持軟實力,以及在貿易談判中正視中共。我們可以說,川普總統的政策在某種程度上打破了中共對局勢發展的計劃和控制。我的意思是,因為關稅措施,他們的經濟正在放緩,我們已經站出來反對他們的違規行為。所以短期來看,這意味著,他們會成倍減少對局勢的掌控。而從長遠來看,我希望那些,很欣賞你們的大紀元媒體的中共異見者們,會對未來的變化趨勢感到高興。但是仍需要中國人民自己站出來,反對中共。

記者:我還有兩個問題,第一個,你對川普總統正試圖與中共簽署協議感到擔心嗎?因為,這麼說吧,共產黨以不遵守協議而著稱……

羅斯林‧萊頓:是的,我同意,我也完全意識到了這一點,而且我會因為過去的歷史而對之保持高度的懷疑態度。我的意思是,對於任何其它國家,我們都可以信任,但對於中共,我們不能這樣做。因為我們已經得到了太多次的教訓,所以我們無法再信任他們了。

我知道,(白宮)目前有壓力,迫切需要達成一些貿易協議,因為他們即將進入選舉期。但我一直相信,川普總統所做的事情是正確的。我希望他能一直保持強硬態度。你也看到了,他剛剛放棄了同朝鮮的一項協議,我希望他能一直保持這種高水平談判者的姿態。

記者:是的,他的這個舉動讓我感到很震驚,我認為習近平也肯定注意到了……

羅斯林‧萊頓:對,你知道,你不能害怕它,表現出怯懦,我認為這是中共能夠一直占我們便宜的另一個原因。因為我們過去的國家領導人都會舉起雙手說:「好吧,好吧,那我們就如何如何吧……」。結果我們談好了協議,然後中共又再次違反,然後你就再次回頭繼續重複談判。

所以,就好像,假如你和一個這樣的人有戀愛關係,你知道,你一直讓他這樣欺負你、占你的便宜,那這就是你自己的錯。所以我們很幸運,有川普總統願意站出來,對中共說「不」。

記者:我最近剛剛讀到,有人提出了一個觀點說,與中國共產黨打交道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人們會慢慢接受了那麼多應該完全無法被容忍的事情。而且之後,中共方面還理直氣壯地覺得這是自己應該得到的,應該這樣,或者比如,它們會說:「嘿,為什麼我們現在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再做那些瘋狂的事情了……」

羅斯林‧萊頓:是的,它們還感覺好像自己受到了冒犯……這就是問題所在。你知道,華為公司的CEO近日就站在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公開表示說:「你們美國怎麼敢這樣……你們是偽君子……」等等等等。我們要求他們遵守協議,他們卻感到很生氣。所以這是一個新的……但事情就是這樣的,你想要改變現狀,你就必須堅持下去,你必須保持強硬的態度,我百分之百地支持我們的總統在這一點上所做的。

記者:第二個問題是5G。雖然我們都聽說過5G,但我想,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這個概念究竟到底是指的什麼。要讓我說,可能就是指的下一代的高速移動通信。中共正在開發一個圍繞5G的網絡標準,當然這是通過幾家在美國的公司開發的。為什麼中共在5G領域會迅速發展?既然我們談到了這一點,也許你可以詳細介紹一下。

羅斯林‧萊頓:是的,當然可以。5G就是指第五代網絡,每個人都知道4G通信網絡,5G比4G快100到1000倍,這也代表了我們的企業應用的一個變化。當然,簡而言之,我們知道4G就是通過我們正在使用的智能手機。而5G就會聯網到油田、到農場、到任何一個企業、到鐵路、公路,聯網到無論你能想到的任何領域。這是一個關於將所有這些系統聯網並提高傳輸效率的技術。

5G實際上是個全球標準,中方也參與了這些國際協議,所有國家都通過國際電信聯盟和3GPP參與並共同努力推動。

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中共有……它有一個目標,就是通過網絡設備、通過手機、通過技術來掌控這個新的網絡。它們的設備已經在世界很多地方都做到了這一點。它們今天仍然在繼續兜售。本週,它們在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還展示了5G手機。

但幸運的是,美國已經趕上來了,我們的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正在快速跟進5G的部署。他們制定了一個政策,你可以快速地在當地社區建立5G小單元等等這些東西,並保持低成本的運作。

我們之所以也需要積極進行部署,是因為在中國已經基本上不存在反對黨和團體了,對吧?每個人,只要中共政權說一聲「我們應該部署這個」,那這就是每個人將會面對的結果。現在中國有比我們更多的互聯網用戶,每個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機,他們的移動APP產業也比我們的規模更大,三年前就已經讓我們黯然失色。

但幸運的是,在過去的兩年中,聯邦通信委員會極大地縮小了這個差距,但是我們仍然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來部署這些新網絡。上屆奧巴馬政府的政策讓我們感到痛苦不堪,他們想做的只是像中共一樣地掌控互聯網,而這屆川普政府正積極籌措資金、獲取設備、部署運營,開始讓這些新的技術為Verizon和AT&T等公司服務。他們已經在多個城市部署這種新技術,這令人感到非常振奮。

所以5G將是有線電視的替代品,如果你不想用有線電視,你就可以用5G。你可以通過空中收到信號,所以這真的非常令人振奮。

記者:的確是這樣。剛才你說到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一直在縮小這個差距,這個差距到底是指什麼?

羅斯林‧萊頓:從企業的角度來看,這個差距的意義可能就是誰將第一個讓他們的國家達到5G標準。

不幸的是,現在在美國,我們有很多藍州,他們基本上持反對川普的立場。他們會說,「好吧,我們就是不希望這些新網絡出現在我們這裡」,或者「如果你想要部署,你必須支付5倍於市場價格的費用,或者其它什麼的」。實際上,這是最反美的做法。我們應該支持競爭,也享受競爭和發展,對不對?享受新網絡帶來更多的便利,更多的技術。

記者:他們是想要保護現有的網絡結構,還是僅僅為了反對總統?

羅斯林‧萊頓:嗯,我會說,兩者都有。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拖美國人的後腿……我們擁有很棒的移動互聯網經濟、數千億美元的規模、數以百萬計的雇員,這是我們能夠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

但是農村地區的人們想不想要新網絡呢?有……

記者:大概是都站起來支持了,最大的公司和所有這些公司都要參與其中……

羅斯林‧萊頓:是這樣的,我們仍然還有70%的經濟需要數字化。還有很大的發展提升空間。的確,我們已經有了移動電話,但問題是你還可以有平板電腦,我的意思是,我們談論的一切,包括聯網智能房屋等等,這才是真正的綠色新政,把高速網絡連接進一步拓寬。而推動這一趨勢的是私營部門,這才是真正令人興奮的。

政府在這裡的角色是制定推動這一趨勢的政策,同時也要阻止地方政府的密友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而侵占新網絡的價值……

記者:就這個話題我可以和你談論一整天,謝謝你。我希望以後還能再次邀請和採訪你,希望以後能常見到你。

羅斯林‧萊頓:謝謝! #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3-09 7: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