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中共開放戶籍難解制度性危機

4月8日,中共發改委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通知,稱年內全面取消或放開放寬落戶。(圖片來源: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35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4月8日,中共發改委印發《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通知,稱將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年內全面取消或放開放寬落戶。這是中共實施戶籍制60年來最大幅度的鬆綁,其動機和所產生的影響,透射出中國社會的一些焦點和焦慮。

戶籍制度的前世今生

戶籍,在中國最早成型於秦朝。然而現行的戶籍(戶口)制度,卻是中共繼承自前蘇聯的,用於控制中國民眾的一種嚴苛手段。

最近十餘年來,隨著經濟發展,中國戶口已經越來越阻礙人力資源的優化配置和地區間的合理流動,成為經濟發展的障礙。

事實上,中共1954年憲法規定公民有「遷徙和居住的自由」。1958年,中共出台《中華人民共和國戶口登記條例》,正式確立了戶口制度,將中國民眾死死地捆綁在戶口上,便於中共對中國人進行嚴密控制。

也就是說,中共的戶籍制度起初就違反了它當時的憲法,是違憲違法的「非法條例」。

中共體制內對戶籍制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經濟和社會層面:1. 削弱了經濟要素的自由流動,阻礙了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不利於形成全國統一的勞動力及人才市場。2. 阻礙了城市化進程,人為製造出城鄉階層間的巨大鴻溝,將中國人按照戶口的「含金量」劃分為三六九等。3. 遏制了消費市場的發展。大量城市務工農民,連基本的生存條件及安全感都沒有,身分不明工作不穩,城市需求及消費畸形發展。

對於中國戶口最初的、也是其最重要的用途──控制民眾,中共體制內的研究只能是避而不談。

開放落戶的背後隱祕

不過在當今的技術和現實背景下,戶口的初始目的,早已被智能身分證、手機監控、「天網平安」、大數據應用等等整合而成的「全民監控系統」予以實現。

而且,中共的全民監控系統對民眾的控制力度,遠遠超出了戶口。最新曝光的第三代身分證具有定位功能、可被公安隨時定位的消息,就是力證。

儘管數十年來,中國社會各界要求取消戶口的呼聲不斷,但一直遭中共拒絕。甚至河南省會鄭州市2003年曾試行取消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的「戶籍新政」,但旋即被叫停。

直到2014年中共國務院發布《關於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首次提出「取消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性質區分和由此衍生的藍印戶口等戶口類型,統一登記為居民戶口」,之後各地才陸續施行戶籍改革,取消了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彼時「天網」攝像頭已經遍布全國,「平安城市」「雪亮鄉村」監控系統已在全國全面鋪開。

2014年7月30日中共國務院發布通知,宣布取消農業和非農業戶口區分。圖為農業戶口本。(大紀元資料室)

對中國人控制力度遠超戶籍的「全民監控系統」,並不僅僅只有視頻和網絡監控,從社會信用到公共福利等涵蓋中國民眾一生、方方面面的一切信息,都被中共強制納入到全民監控系統中。

例如中共2014年首次宣布建立「社會信用系統」,利用社會信用這種財務訊息,將全國民眾的言行都納入監控。

2019年1月28日人社部發布一個《促進人才順暢有序流動的意見》,提出要全面放開建制鎮和小城市落戶限制。其中,針對中國民眾最關心的養老和醫保、要如何改動以適應開放戶籍,人社部的意見是「推廣通過公安信息比對進行社會保險待遇資格認證模式」。

也就是說,即使是在放開落戶的過程中,中共也沒放棄利用養老醫保這些與民眾切身相關的社會福利,來推進、強化全民監控系統。

既然戶口控制民眾的作用現已名存實亡,中共為何一直拒絕徹底淘汰戶籍制,而是實施所謂的戶籍改革來逐漸放開落戶?

中共在改革戶籍制度過程中,先後推出了暫住證和居住證。圖為北京市的居住證。(大紀元資料室)

因為戶籍改革的難點,不在於取消戶籍,而在於戶籍背後的公共服務和社會福利。

如果剝離了背後的就業、補貼、教育、社會保障等公共服務和福利,戶口如今在中國並無多大「含金量」。中共不願廢除戶口的關鍵,主要在於公共服務嚴重不足,無法與城鄉間可以自由流動的人口相匹配。

不過,近年來中共推進戶籍改革的步伐突然加快。2月21日,中共發改委公布《關於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提出: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加快消除城鄉區域間戶籍壁壘。

3月18日,石家莊市出台「零門檻」落戶政策,成為全國首個全面開放落戶的都會城市。零門檻落戶實施後兩天內,就有逾千人落戶石家莊。

2019年以來,全國已有多個城市降低落戶門檻,西安、廣州和海口放寬了落戶的年齡限制,常州、西安取消了購房落戶的面積限制,而南京則降低了落戶的社保繳納門檻。

發改委4月8日通知出爐後,可以預見,除了13個城區常住人口超過500萬的超大、特大城市之外,其餘的二三線大中城市很快將會全面放開,或取消落戶限制。

從去年底到現在,中共在過去5個月中,在戶籍改革上的推進,比之前5年的動作都大得多。

中共為何突然在戶籍改革上如此急迫?

答案顯然不會是中共宣稱的為了民眾利益,中共用戶口將中國人禁錮了60年,之前都沒急著鬆綁;如今的急迫自然與民生福祉無關。

中共的急迫,應該是被迫,是中共迫於無奈,需要不惜一切手段來刺激經濟。

2019年中國經濟形勢極度嚴峻,中共內外交迫下亟需手段來刺激經濟,推延債務危機。這其中,發展經濟的關鍵在於擴大內需,推延債務危機的重點則是穩住房市。

放開落戶和城鎮化,就是中共選擇的政策突破點。中共寄希望於開放落戶後,人口流動能刺激房市和消費。

放開落戶難解危機

只是,放開落戶很容易,但戶口本背後潛藏的危機卻難解。

1. 最直接,也最表面的危機就是人口危機。中國出生率已急劇下降,正面臨人口老年化和勞動力不足的危機。

發改委4月8日的通知,顯示中共似乎選擇了「抓大放小」的戰略,由過去推進城市均衡化發展,轉向為重點推動城市群、都市圈發展的戰略;都市圈之外的數量眾多的中小城市並未得到政策傾斜,實際落入被放棄的境地。

如此一來,數目龐大的三、四、五線城市和鄉鎮未來可能面臨人口加速流出的局面,房市和經濟形勢可能變得更加嚴峻,進一步下滑。

不過,即使是人口介於100萬至500萬、收到開放落戶政策紅利的大中型城市,人口危機也不一定得以緩解,反而可能會陷入搶奪人口的激烈競爭。

根據華創證券的研究,南京、杭州、武漢和西安等城市因為推行開放落戶的「人才新政」,2017年戶籍人口增速達到近5年的峰值,落戶增長率是城市自然人口增長率的4-6倍。華創證券還發現,人才新政推動的戶籍人口提升,明顯推動了購房需求。

然而,發改委的最新通知意味著,除了北上廣深等13個超大城市外,其餘的大中型城市在落戶政策上,幾乎被拉平到同一起跑線,即將陷入爭搶人才、人口的搶人大戰。

以最先取消落戶限制的省會城市石家莊為例,經濟發展遲緩導致近5年來石家莊常住人口增長數量大幅落後於其它城市。3月18日的「零門檻」落戶政策原本為石家莊增加了不小的吸引力,但如今的最新通知又將其打回原形。其它那些率先鬆綁落戶的大中城市亦不例外,未來都會面臨如何吸引或留住人口的問題。

2. 不過,戶籍改革最大的障礙還是公共服務不足,各地政府無力提供與城市人口相匹配的教育、醫療、社保等公共服務。而這一障礙對於中共而言,是徹底的無解難題。

以社會保障中的養老為例。中共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餘約4.8萬億元;整體上好像不是入不敷出,但確實已經是寅吃卯糧。

2017年中共人社部曾預測,中國老年撫養比將由目前的2.8:1達到2050年的1.3:1,即2050年1.3個人贍養1個老年人。

2019年4月10日中共社科院發布《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預測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到2028年當期結餘可能會首次出現負數,而累計結餘到2035年可能會耗盡。

也就是說,按照社科院的最新測算,不用等到2050年,2035年時中國人就會老無所養。

更糟糕的是,真實情形可能比官方預測的更為嚴峻。

中共實行的是統帳結合的養老金制度,即社會統籌與個人帳戶相結合。社會統籌部分的養老金為現收現付,由現在的年輕人交錢支付給現在的老年人養老;個人帳戶部分的養老金不斷繳納積累,用於年輕人退休以後的養老所需。

然而社科院今年2月發布的《社會保障綠皮書》顯示,目前個人帳戶養老繳費已經被用於支付當期退休者使用,結果造成職工個人帳戶為空帳。這就是說,年輕人現在繳費留存的養老錢,已經被花掉了。

而且,雖然整體上中國養老金有結餘,但具體到各地差異極大,逾半省份養老保險當期收不抵支。

從中共財政部公布的2019年養老金中央調劑情況看,是廣東、北京、浙江、江蘇、上海、福建、山東等7個省市,在補貼其餘的22個省份。

再加上中共龐大的官僚系統所產生的養老、醫療等社保開支,更是一筆收支嚴重失衡的巨大負擔。

因此,開放落戶對於各地城市而言,有可能緩解人口流入城市的養老等社保資金缺口的危機,有可能解決政府的燃眉之急,但卻無助於養老等危機本身的解決。

因為無論是養老危機,還是城市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不足的問題,肇因都是政府沒錢,政府把從中國民衆身上收繳的稅金都用在了貪腐、維穩和政績上。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二線城市和部分經濟強勁的三四線大中型城市,房市未來很可能會因為人口流入而走高。與之相應,三四五線城鎮的房市前景可能會更不樂觀。

另外,儘管發改委通知中稱,2019年底所有義務教育學校要達到基本辦學條件「20條底線」要求,實現公辦學校普遍向隨遷子女開放,完善隨遷子女在流入地參加高考的政策。但在中小學學位不足的現實條件下,人口熱點城市是否有意願以及有能力,向落戶新人子女開放學校和高考,就是一個現實的難題。例如,已實現零門檻落戶的石家莊,其教育系統仍在研究是否對新落戶家庭開放入學。

而醫療、住房、社保等公共服務更是如此,各地城市多是有心無力,難以負擔擴大的公共服務。

發改委的人口新政,似乎只是著眼於中共刺激房市和消費的眼前目標,卻未顧及中共體制衍生出的教育、醫療、養老等一系列社會和經濟危機。

落戶放得再開,人口流入得再多,中共體制的危機依舊難解。#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9-04-11 11: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