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喬州科布縣共和黨早餐會紀念六四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王瓊亞特蘭大報導)6月1日早上8點,喬州科布縣共和黨早餐會在科布縣共和黨總部舉行。活動一開始,科布縣共和黨主席傑森·M·謝潑德(Jason M. Shepherd)先生向與會者提起30年前發生在天安門的中共屠殺六四學生的事件,並播放了一個約為2分鐘的視頻,以示紀念。之後,謝潑德先生邀請Johns Creek市議員林怡正先生為關於喬州美籍華裔是如何影響當地競選,以及臺灣在美中貿易之戰中所扮演的角色發表演講。

謝潑德先生談到,紀念30年前發生在中國天安門廣場前,中共對要求民主的學生進行屠殺的意義在於:「中國大陸的人口有超過10億,這些人是那麼祈求自由與開放。迄今,中共政府也不承認自己屠殺了學生;而且到現在國際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學生死於屠殺;之後,又有多少因此而受到逮捕並關進了監獄的學生。所以,當我們與中共打交道時,我們應該記住這些,同時觀察它是否真的變得更開放了,真的變得更民主了。」

謝潑德先生還談到:「我們看到30年前,中國大陸學生要求民主的運動受到了正壓,兩年後柏林牆被推倒,共產主義退出了歐洲。我們希望中國大陸也發生改變,重獲自由。紀念六四具有非凡意義的。… … 現在當我們幫助中國大陸發展經濟時,我們是否真的讓中國大陸獲得了自由。有時,從表面上看起來,好像一切都很繁華,但其實很多中國大陸公司還是由中共政府控制的,所以我們需要記住,當我們與中共做生意時,我們實際上是在為其獨裁助紂為虐,給他們經濟實力來迫害中國人。這應該是中美雙方談判內容之一,因為美國歷來是向其它國家輸出自由的國家,美國的立國之本是民主。已經過了30年,我們應該幫助中共意識到這是一件很錯的事情,當時我們知道中共很害怕承認他們鎮壓了六四運動,因為擔心會成為當下全民反對中共運動的導火索。中國大陸的經濟變得繁榮了,中國人的個人收入也非常可觀,當人們生活過得更好時,他們對精神上的追求也就更多了,所以他們希望獲得更多自由。」

謝潑德先生還談到自己一直非常關注、中共每隔十年就有一次對中國人民的血腥正壓,包括已經歷時二十年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我有關注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以及其他不同宗教團體、以及西藏人的迫害。」他接著說:「其實美國共和黨一直在尋求不同的方式,讓中國大陸獲得更多自由。例如好萊塢對喬州當地政府所立的法案表示不滿,可是他們對到中國大陸、埃及等許多有人權問題的國家拍攝卻沒有問題。共和黨是一個保守政黨,我們相信個人自由,尊重個人公民自由權利。我們知道與中共政權需要建立一個人脈關係,以便更好的互動往來,我們已經做到了這一點,我們向中國大陸開放了貿易與文化。但現在是到了我們需要說無法接受令人失望的現狀了,這也是川普總統正在做的。我不認為川普總統反對自由貿易,相反大部分共和黨員推崇自由貿易,因為最終是消費者在付關稅,而不是公司。川普總統只是想利用關稅作為談判的槓桿,他是一位眾所周知的談判大師,我相信人權是談判中的一項。雖然現在很多美國人都已忘記了,幾年前,中共向美國售賣有毒兒童玩具,但是共和黨還記得這些往事,我們與中共的貿易協議是不平等的。中國大陸是美國國債的最大債主,中國也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但是現在到了我們需要站起來向中共提出人權問題的時候了。」

林先生的精采演講獲得在場觀眾起立鼓掌。他介紹到了自己1999年從臺灣遷居到美國的經歷,首先他得學習英語,出生於基督教徒家庭的他,在經過了一番努力學習英語的過程中,他也熟悉了美國社會。5年前,他參加競選Johns Creek市議員,並贏得了競選。

他談到:「五年前,當我開始參加競選Johns Creek市議員一職時,我是受到一位州議員的啟發,他說:『最大的遺憾是一個好人無所作為。』當時我是一名積極的投票者,可是周圍的中國朋友們對政治都不怎麼關心。當時有人鼓勵到我說,『如果有一位華裔參選人,那麼會有更多美籍華裔參與到競選投票中來。』現任的國會議員Jody Hice當時也鼓勵我,並希望我能參選。之後,我決定參加競選。從那次競選後,Johns Creek華裔投票率從5%增加到了60%。當時,有很多華裔自願者投入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來為我助選。在競選結果出來之前,我告訴朋友:『無論自己是否能夠當選,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們調動了華裔人們參與政治的熱情,我個人是非常感謝大家的幫助,也為大家的巨大付出而感動。』此後,2016年的總統大選,華裔們為川普總統的競選付出了數以千記小時的投入,他們將川普總統的執政方針傳到了當地的社區。」

林怡正談到了中美貿易中,臺灣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他說:「當自己離開臺灣時,臺灣還在戒嚴中(Martial Law),4到5年後,這樣的戒嚴才被取消。很多土生土長的美國人,不如來許多來自共產極權國家的新移民,知道民主自由的珍貴。在過去的10年裡,我親眼看到 美國在朝著非常錯誤的方向發展,這也是為什麼自己一直非常關注美國的政壇。」林先生應用了自己所學到的一句話,他說:「偉大的領導者並不一定是能力最強的人,但他們是當有益的變化到來時,反應最快的人。偉大的領導者或許會在不需要做出改變時,做出相應的改變;但好的領導者一定會在時機到來時,爭分奪秒的做出相應變化;相反,遜色的領導者會將登上時機列車的車票放在桌子一角,沒有任何反應。」最後,他是這樣結束自己的演講:「我的兩個小孩都已結婚了,我將有孫子一輩,我希望他們成長在一個我曾憧憬的偉大美國。」◇

責任編輯:郝莉

評論
2019-06-08 8: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