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僱民工強占民宅 民眾聲援遭噴辣椒水

人氣 680

【大紀元2019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上海虹口區景雲里是一排石庫門三層小樓建築,因一群文化人聚集而聞名。居住在景雲里7號的程紹蟾,出國回來後發現房子被一群農民工占據,日前熱心民眾王寶妹聞訊前往聲援,遭警方噴辣椒水、摁在地上帶到警署關押。

王寶妹的朋友胡可師、徐濤、張國光三人前往四川北路警署關注,質疑警方無故抓人,警方回答抓人是配合調查。王寶妹在當天晚上10點半左右回到家,而且是在答應警方不追究警察過失的情況下才被放回家。

有網民表示:「警察用辣椒水、手銬,三個男人摁住王寶妹,有這樣的配合調査?無語。」

訪民宮敏賡表示:「還不明白嗎?中共獨裁就是黑社會,黑社會就是中共獨裁組織!」

王寶妹等人被警察噴辣椒水。(受訪者提供)
王寶妹等人被警察噴辣椒水、上銬。(受訪者提供)

熱心人路見不平

景雲里石庫門,建於1924年,當時是日本僑民集中區,1949年戰後收回就沒再維護。現在,上海當局想方設法要趕走房主,試圖把此地變成紅色根據地。

王寶妹、胡可師、徐濤、張國光、錢克儉等人並不認識屋主程紹蟾,單純只是看不過去政府的行為而前往聲援。

程紹蟾的房子原來是租賃房,她買下來了,在這裡住了二十年。她後來遠嫁美國,但戶籍還在上海,來來回回兩邊住。上海政府在沒跟她談的情況下,法院就作出判決房子屬於國家了。今年5月底她從美國回來,發現房子裡面很多藝術品、古董全部不見了。

王寶妹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幫她買了點生活用品,她在景雲里住了一個多月,她又去了美國。沒多久當局又將我們給她買的房間的東西收掉了,又弄了一批農民工進去。她這次(7月5日)回來,十幾個農民工不讓她進去;她不甘心(被趕走就)也住進去,就睡在一個角落地上。」

僱農民工占據房屋

王寶妹表示,「我們聽到消息過去,幾個農民工說:『政府叫我們住的,給我們200塊錢一天,我們就住進來了。這房子不是她的,是國家的。』我就覺得很奇怪,怎麼是國家的?那這家家戶戶不都是國家的?」

24日,程紹蟾和農民工發生一些爭執,所有人都被帶到警署,下午3點多農民工被放出來了,她還被關押在那兒。到晚上王寶妹等人去警署交涉,警方說要關24小時,他們無權過問。

25日,程紹蟾放出來後,王寶妹們也趕過去看她,那房子已被封起來了,不是用封條封的,是用二條鋼板焊接封住大門。程紹蟾去區委辦公室,區委的人說是拆遷組來封的,他們不管,她沒辦法又回來了。

政府派來的黑社會人士。(受訪者提供)

遭警察噴辣椒水、戴銬

王寶妹在外面聲援抗爭房屋主權,警察來後對她噴了三次以上的辣椒水,把她摁在地上,戴上手銬後將她帶去警署,到晚上10點半才放人。王寶妹說,「我現在眼睛還很痛,皮膚都過敏了。」

「政府在刑事犯罪」

程紹蟾告訴記者,「這房子是我的,我沒拿過(政府)一分錢,也沒簽署過任何檔(文件),但是我家兩次被他們打砸搶,所有個人財產都沒了。這房子如果要徵收總要有個來龍去脈,政府行為我有權知道。但是他們現在想要這座館,我去美國參加一個葬禮回來,十幾個工人住在裡面,破壞我的房子結構,把我的供水表給拆了,電源給切斷了。他們又住了12天終於給趕走了。」

「但是他們還在我大門口把守看著我,他們說是政府叫他們來看著我的。我又不是犯人,他們也不是警察,就這樣胡搞。28日,民工的頭兒吳扣平還跑來威脅我,我報警(但警察)不出警。三年來從來沒有一個有政府身分的人在我面前出現過,我去政府問情況也被他們趕出來。」

程紹蟾表示,「他們趕我走,發展計劃首先給我看看,是為我?為社會?因為他們做了很多前科,破壞這個社會的基礎文化、編造歷史都為他們個人集團或一夥服務的。他們用司法和警察來逼我一個老太婆,公民連基本權利都無法保障談什麼文化?」

前往聲援的胡可師也表示,「政府方面沒有給(程紹蟾)女士任何一個合法的法律手續就這樣做。在我的理解當中,這恐怕屬於刑事犯罪的範圍了。」#

程紹蟾在景雲里。(網絡圖片)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上海公民堅守家園抗強拆 被困屋頂三天
聾啞人守護家園6天 上海當局凌晨強拆抓人
從醫生到訪民 兩會間上海顏芬蘭被精神病
強拆致無處棲身 七旬老人上海市政府前喊冤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俄軍投降視頻曝紅 曝作戰重大變化
【秦鵬直播】揭密:李文亮最後時刻如何度過
【探索時分】烏軍向赫爾松進軍 俄軍南線潰敗
【新聞大家談】廖亦武:世界性災難源於此
【財商天下】聯合國:停止加息 否則衰退將甚於08年
【馬克時空】俄軍被打懵 烏軍閃電戰為什麼能成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