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際特赦報告港警濫用暴力 何俊仁籲收集證據

民主黨前主席、立法會前議員、現任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律師。(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6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1日訊】(大紀元梁珍香港報導)國際特赦組織9月19日發布最新調查報告,指香港警方任意並使用不必要武力拘捕「反送中」示威者,扣留期間,更以激光筆直射雙眼等報復性暴力對待示威者,部分已達到酷刑程度。

該組織訪問的示威人士中,85%的受訪者因為被警方毒打而必須住院治療傷勢。國際特赦組織促請港府儘快成立獨立公正的調查委員會。

民主黨前主席、立法會前議員、現任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律師表示,現在發展的最新情況是,普遍的市民真是希望設立一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查出真相。但這個要見到成果也需要時間。

現在香港人急於要面對、要處理的,就是市民的確是有很多人想要表達意見,對這個現狀不滿。但是每天所面對的是越來越嚴重的警察濫用暴力。尤其是前線的警察、防暴隊或者是速龍隊。

從7·21白衣人暴打市民就已經非常震驚整個香港;到了8·11那天那麼多人受傷;更使全香港震驚的是8·31,警察好像變成了7·21時候的白衣人那樣,亂打普通的市民,被打的有很多都不是示威者。同時,對很多已經被制服了的人,繼續使用不必要的暴力,導致有很多人骨折,有很多面部受傷,而且很多是沒有抵抗力的人,用手摀著頭的人仍然被警察用棍子去亂打。

這些畫面每天都能在全世界媒體上看到,有些是主流的媒體,有些是社交媒體。

但是警方很多時候作為一個執法者,他有很多方法去遮掩或逃避責任,包括速龍部隊。現在他們沒有後顧之憂,就是因為他沒有警號、他又蒙著面,所以他可以怎麼傷人都可以,他怎麼去用暴力你都追查不到究竟是哪一個人。

示威者他蒙著臉最多就是打爛一些玻璃、破壞一些公物,但是速龍部隊他的傷害是對人的傷害,他用很嚴重的暴力傷害人,你都不知道是哪個幹的。將來就算你追究也好,不就警隊賠錢囉,個人是沒有責任在裡面的。所以這是一個最大的問題了。

最恐怖的是,現在的警察好像是沒有「王」管了。現在似乎低級的、在第一線的警察是可以不服從上級的。當他要做事的時候,上級指揮的人是不敢喝停他的。政府包括特首或者政務司司長,都不敢對警察提出要求,包括要求警察文明、專業去執法,做領導的都不敢提。甚至政務司司長說了幾句有些事沒做好、表示歉意的話,立即被一些基層的警察工會當眾侮辱。所以其實現在警察是失控的。

尤其是警察裡面,在前線的有一部分人,真是同黑幫的做法沒有多大分別。而且你可以看到他們的態度是極其狂躁的。這麼狂躁怎麼可以去執法呢?拿著武器,在這樣的環境下,用只是適當和最小的武力去維持法紀?他是不會的。

如果警察只是公正地執法,用適當的暴力,有時就算是過了一點界,大家都會包容和理解的。但現在是太過分了。已經是每一個人看到都是搖頭,都會覺得痛心、難過和憤怒。

這個就是香港人民目前的處境,每天所要面對的問題。

何俊仁提到,「法輪功」這個受害團體,現在受到全世界很多的支持。法輪功學員堅持「真善忍」, 反迫害20年,他們收集了很多記錄、很多錄像,並將這些資料、證人等等的供詞公諸於世。所以很多外國政府願意給法輪功這個受害群體一定的支持,雖然他們是不會因為宗教的理由來支持某一個宗教群體,但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受害的群體,一個受武力迫害的群體。

何俊仁認為,這個是香港人可以借鑒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樣東西是不能夠屈服。然後,在不屈服的情況下保護自己,保存真相。真相揭露出來,大家看到了,就會知道真正罪惡的源頭是什麼。

現在港人要做的是整理所有這些資料,儘快向全世界作出呼籲,包括國際組織,包括許多民主、自由、尊重人權的國家,大家一齊聲討現在香港目前每天都在施刑的警察,制止警暴。#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9-09-21 3: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