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評共產黨》對一名中國人的影響

鄭光信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徐綉惠/大紀元)

人氣: 139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艾爾蒙地報導)「我生於民國67年3月29日,紀念黃花崗72烈士的青年節。」在浙江溫州土生土長,從小接受中共教育體制洗腦的鄭光信,為什麼會用中華民國紀年,還對「青年節」特別有感觸呢?

無意撿到《九評》如獲至寶

2006年,鄭光信無意中看到一個牛皮紙袋,沒有收件人姓名,也沒有寄件人地址,信封上只寫著「你所不知道的歷史」。當時他覺得很神祕,因為自小對歷史的好奇,鄭光信將牛皮紙袋帶回家,發現裡面有一張光碟和一本精美的小冊子:《九評共產黨》(簡稱《九評》)。

他說:「真的是如獲至寶。」有些東西是鄭光信在生活迷茫過程中思考過的,還有一些是教科書上從來沒有的內容,又是他平時生活中也不會發現的,如1967年廣西道縣422大屠殺,這些文革期間殘忍的事件進入鄭光信的視野。

中共造假歷史真相

一如其他中國人,自小鄭光信就在中共「流水線」的洗腦教育下成長,也很少質疑學校老師和領導的話語。

但有兩件事讓他印象深刻,五年制小學畢業那年,發生了八九六四事件,他聽到大人們說:「中國完了,死了這麼多大學生。」當時農村比較貧窮,電視還是稀缺品,鄭光信到鄰居家中看黑白電視,大學生當時批判中共領導人的橫幅讓他震驚。升上初中後,學校將六四定義為「動亂」,還有一本小冊子說明,每個學生都得讀,初二還得考試。

後來,讀專科學校,鄭光信選了文科,對世界近代史、中國近代史、中國古代史都很有興趣,成績也名列前茅。他記得聯考前夕,歷史老師說:「同學們,抗日戰爭中心在重慶,但記住了,考試的時候要選延安。」

鄭光信說:「我至今難忘老師當時的話。考試答案與歷史真相是不一樣的,我們知道就好。」

《九評》使鄭光信三觀發生改變

1999年後,鄭光信開始在溫州當地的「信用社」工作(後來變成地方銀行)。他說當時金融系統福利相對其它工作還是比較好,而且沒有太多競爭。溫州發展了許多低端的加工業,許多僑民回流,大筆的外匯流入。

鄭光信認為文科給予他的訓練是獨立思考、判斷,在工作中他逐漸認識到現實與理想、所學歷史與真實的差距,儘管收入豐碩、生活無虞,但他越來越苦悶。所以當讀到《九評共產黨》以後,鄭光信彷彿找到了出口。他說:「2006年大陸的網路(封鎖)還沒有那麼嚴格,當時還可以上YouTube,我對整個歷史有了不一樣的認識。」

他從神祕牛皮紙袋裡的光碟看到了「一寸河山,一寸血」,看到中華民國軍人犧牲傷亡慘重,陸、海、空三軍傾覆出動,空軍幾乎全滅,鄭光信說:「這些都是網路上可以查到的數據。日本人的資料裡,被共軍打死的只有八百多人,中共怎麼會是抗戰主力呢?」

對鄭光信而言,《九評》一書就像一個催化劑,讓他的「三觀」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加入了「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隊」,開始接觸這個遭遺忘的歷史群體,鄭光信說,「中共對他們百般折磨,活下來都是九死一生」,當時這個組織的慈善成分比較多,就是去關懷國民黨老兵,製作紀念杯販售,幫助籌款。

慈善組織被中共收編

「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隊」這個組織後來被中共收編,改為「溫州市歷史學會抗日戰爭研究中心」,鄭光信說:「統戰成分太多了,成員也分化了。」後來許多敏感話題都不能提,但他們仍在不同的場合活躍。

鄭光信加入了「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隊」,前往探視國民黨老兵。(鄭光信提供)

鄭光信認為,1937至1945年8年抗戰期間,中國其實是遭到蘇聯共產主義侵略軍、日本軍隊、漢奸和朝鮮僕從軍的攻擊,他戲稱「中共」是主張大陸獨立於中華民國的偽政權,應被稱為「陸獨」。

鄭光信表示,像他一樣有這種想法的人並不少,在浙江境內和廣東等沿海地區接受程度很高。2017年12月,他和同樣了解中共造假歷史真相的朋友們,帶著中華民國和美國國旗到台州臨海市的永豐鎮茶寮楓嶺步道登山,下山時竟遭到中共派出所、交警和國保三個單位的警力搜查,警察直接拔了他們的車鑰匙,要求對每個人搜身,騷擾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放行。

地方銀行是中共官員的提款機

2009年,鄭光信接觸「信用貸款」部門後發現:「地方銀行根本就是中共官員的提款機。」因為這些官員們可以用很低的利息向銀行借錢,一般沒有背景的中小企業主、老實的商人根本不可能貸到這麼多錢。

鄭光信表示,大陸所有的公司都不是獨立機構,董事會之上都還有一隻無形的手,每間股份公司裡都會有「黨委」,而「黨委」這隻黑手就是地方政府與銀行形成利益共同體的橋梁。雖然中共政府明文規定「公務員」不能有兼職,但據鄭光信所見,在中國的公務員多半有不合法的貸款,從事各種商業交易。

他說:「中共官場,不貪、不色,沒有領導敢用你。劣跡斑斑的才可能進入高層。」鄭光信認為中共是全球最大的邪教、最大的黑社會,最大的暴力恐怖集團。

中共官員多半有美國簽證

鄭光信工作單位的領導為了保住自己烏紗帽,經常對下屬施加壓力。他說:「這些人都是共產黨員,可是他們的孩子都送到了資本主義國家去留學了,而他們卻明確告訴我,一是不准我去台灣,二是不准我來美國。」

他說這些領導,每次開大會時總是攻擊、詛咒美國,但每個人都多半有美國簽證,時不時地還會來美國考察一下,而子女還留學海外。鄭光信說:「這是共產黨官員家族標準配備,罵美國是工作,去美國是生活。」

近期,美國通過申請簽證者需要提供五年內的社交媒體帳號,以抽查申請者有無極端反美的言論,鄭光信說:「我倒希望美國政府能重新審查這些已拿到美國簽證的極端反美者,應該立即註銷他們的美國簽證,讓他們去朝鮮好了。」

因對政府表達異議而遭傳喚

鄭光信曾因對政府表達異議而遭強制查抄,電腦被扣壓。他遭到兩次傳喚,受到各種刁難和盤問,在作出各種屈辱的保證後才被釋放。

擁有一雙子女的鄭光信為了小孩的教育決定移民。他說一方面是認同美國的價值觀,二來是不想小孩在中國接受扭曲的洗腦教育。在浙江已經找不到乾淨的土地和天空。他說:「秋冬都是灰矇矇的,颱風後才可以看到藍天。」

採訪結束前,鄭光信說:「中共不代表中國,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責任編輯:李欣

評論
2019-09-27 5: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