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親共團體借佛教之名慶竊國 墨爾本民眾抗議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奕墨爾本採訪報導)2019年9月28日,由親共團體主辦的「中秋素食嘉年華大型文藝晚會」在墨爾本博士山(Box Hill)市政廳舉行。據白馬市(White Horse)市議會活動經理透露,晚會主辦方是「澳洲華人佛教協會墨爾本分會」,用英文申請場地時,並未提及任何與「國慶70年」相關的信息;然而「慶祝祖籍國成立70周年」卻堂而皇之出現在活動現場的大屏幕以及中文廣告上,主辦方也隨即改頭換面。

28日下午4點30分,為抗議這場為中共歌功頌德的晚會,墨爾本數十位華人在場外高舉旗幟和標語表達訴求,並在現場播放哀樂、擺放花圈,為中共送葬。參加晚會的很多賓客都駐足觀看標語,還有人和抗議人士進一步討論了中共的獨裁統治。

2019年9月28日,親共團體舉辦為中共歌功頌德的晚會,一些墨爾本華人在場外抗議。(Valson Hoo)

中共授意用謊言申請場地 主辦方和晚會主題前後不一

抗議活動發起人之一、墨爾本《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表示,「我們在兩週前,看到這個在中文報紙上登的晚會廣告。」「我們和市議會聯繫後,議會說他們用的是『佛教協會』來申請的場地,然後她給我們出示了晚會主辦方在申請時,填寫的英文廣告信息。」

阮傑
墨爾本《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Valson Hoo)

據Eventbrite網站顯示,該晚會英文廣告所突出的活動主題僅體現出「2019年中秋素食嘉年華」,與「國慶」没有絲毫關聯,主辦單位是「澳洲華人佛教協會墨爾本分會」。

圖為由親共團體主辦的「中秋素食嘉年華大型文藝晚會」的網上英文廣告。(屏幕截圖)

然而在晚會的中文宣傳單上,第一行就明確突出「熱烈慶祝祖籍國成立70周年」,下方的主辦單位則改為「世界文化交流協會墨爾本分會」和「世界糖尿病國際組織慈善機構」。

圖為由親共團體主辦的「中秋素食嘉年華大型文藝晚會」中文廣告海報圖片。(李奕/大紀元)

「他們以這個慶祝活動的名義,實際上是為共產黨『歌功頌德』,宣傳共產黨政策,這是對澳洲的文化滲透。」阮傑說。

遭全世界圍堵 親共團體被迫借「佛教活動」掩蓋「國慶」意圖

探究晚會主辦方為何在英文廣告中避免使用「國慶」一詞, 阮傑認為,「現在全世界,包括澳洲在內,都在圍堵中共政權、抵制中共滲透,他們害怕使用『慶祝中國國慶』的敏感字眼,所以搞出『佛教活動』的名堂來掩蓋意圖。」

晚會舉辦之前,在多個華人社區領袖向市議會工作人員反覆說明晚會宣傳方面的虛假信息後,白馬市議會負責批准場地申請的經理承諾,在晚會期間會派人來現場查看,若出現掛出五星旗等與歌頌中共有關的行為,會勒令其撤下,或要求中止活動。

當天經場內人士證實,會場內未懸掛五星旗和國慶標語。

賓客參加 僅為享用晚會免費素食

在晚會現場的墨爾本華人透露,除部分中領館工作人員外,參會的賓客多為不明真相的長者。一些剛進入會場的長者還在探討外面的抗議示威。很多前來參加活動的賓客僅僅是為了享用晚會提供的免費素食。

這位華人還表示,儘管有十幾個親共僑團僑領到會發言,「建國70周年」慶典的主題受到有意淡化。

「國慶實際上是中共掠奪政權的70周年,它不是國家的建立,它盜用了『中國』,」阮傑表示。

「只有從辛亥革命勝利之後、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之後,中華民國政府才用『中國』作為『中華民國』的簡稱。中共為了欺騙中國人民,盜用了『中國』二字,它根本沒有資格代表中國。」

多個華人社區民眾抗議中共暴政

墨爾本民運聯盟副祕書長蔣罔正。(Valson Hoo)

墨爾本民運聯盟副祕書長蔣罔正說:「雖然很多地方商會的僑團已經慢慢淡出一些活動,但澳洲政府還是應該按照《反間諜和反外國滲透法》,好好調查中共通過醫療、衛生、宗教等名目成立的隱性社團對澳大利亞的滲透,不要讓中共通過各種手段,暗中操縱在澳華人,取得對澳洲內政的話語權或影響力。澳洲的民主自由和主權完整需要得到捍衛。」

參加當天抗議的還包括來自新疆、香港等海外華人社區的墨爾本民眾。

來自香港的馬丁(Tommy Martin)與太太。(李奕/大紀元)

來自香港的馬丁(Tommy Martin)與太太一同來到抗議活動現場,夫妻二人自「反送中」運動以來,一直走在抗爭前線錄製視頻,在社交媒體上進行直播。「十一期間,打壓只會更嚴重,」迫於形勢,馬丁不得不帶家人來到澳洲暫時避難。「他們的手段越來越殘酷,」「暴力的源頭就是共產黨。」

Alim Osman
澳洲維州維吾爾族社區主席歐茲曼(Alim Osman)。(李奕/大紀元)

「維吾爾族人至今備受煎熬,」在抗議現場,維州維吾爾族社區主席歐茲曼(Alim Osman)表示,「中共的極權統治下,近五百萬維吾爾族人遭到迫害,占中國境內維吾爾族人口數量的一半。」

他說,這讓新疆成為了「開放式監獄」,「人們害怕因向外界說出實情而被抓到集中營。」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