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女回武漢救母:衝破封城 身陷「死循環」

人氣 22886

【大紀元2020年01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何堅採訪報導)「媽媽被感染了,看了10天門診都沒住上醫院,被等成了病危」,正在武漢一間醫院中等候的陳女士,向記者訴說自己家的遭遇。

她說,「身邊很多朋友,親人一直等到死、都沒能等到確診,沒能住上醫院」,「我也怕,真的很怕……感覺就像生化危機、世界末日……但還是從國外趕回來了」,「我們不救她,媽媽說不定已死在家中了」。

大紀元在採訪調查中發現,武漢以及各地的許多普通家庭,正處於同樣的困境。

中國中共肺炎病患 被逼入「死循環」

剛從國外趕回武漢救母的陳女士說,在1月23日武漢封城前,1月18日母親就因發燒去長航醫院看門診,當時醫生沒有跟她確診,只說是疑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感染,先讓她打針,說是打三天針觀察如果有好轉,應該就不是。

「媽媽病情未見好轉,當時漢口醫院成為定點醫院,於是22日爸爸帶著媽媽,去漢口醫院看門診,前面有一千多人排隊,沒辦法,只能回家,第二天再去。」

23日在武漢市漢口醫院,醫生檢查後,說肯定就是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肺炎(新薩斯),但不能給確診的書面文字。

陳女士說,「最諷刺的是,現在政府不是說中共肺炎病人都是免費診療嗎,但醫院就是不給你確診」,「醫生就是按照這個病治,但他就是不給你確診,他都是『疑似肺炎感染?請複查』。」

「政府所有的政策都很搞笑,我給你免費治療,我給你安排; 然後你真正去找他,他說要醫生確診,去找醫生,醫生不給你確診,就是都走表面功夫。」

而且,每間醫院的床位都成為極度稀缺的資源。「我給我媽媽找了很多醫院,都說沒有床位,他們只是告訴我們說哪裡有床位,然後我們趕過去,結果要麼是已經滿了,要麼就是說,你們必須通過社區、我們不接受個人。」「我們去找社區,社區又說要上報街道,街道然後說還要上報給衛生單位,也沒有給(診療)名額,就說等著吧,就是這樣『死循環』」。

陳女士說,如果不是自己有些社會資源,從國外趕回來為母親尋找醫院,可能母親早已死在家中。不過,陳女士說,自己家的遭遇遠不是最悲慘的。

「我在一個微信群裡,裡面都是求助的,一個比一個慘,看了別人的,我都覺得我不慘了。」

陳女士說,有一家五口人死四個,有單親媽媽帶著兒子,兩個人都感染了沒人照顧。「我身邊就有活生生的例子,我同事老公的外公感染了住進醫院,被下了病危,她自己也被感染了,她才生孩子一個月啊。」

只是,又有多少病患或疑似病患,能夠熬過這種「死循環」?無數熬不過,或延誤了寶貴治療時機的中國人,在煎熬中等到的只是死亡,以及家屬們的悲憤和絕望。

中共肺炎在中國難確診,真的是資源短缺?

不少大陸媒體也曾報導過,武漢急缺包括檢測試劑在內的醫療資源,不過這種「短缺」另有隱情。

據陸媒先前報導,在中共疾控中心認證的生產試劑盒的企業中,僅輝睿一家企業就已向各地供應了五六萬人份的試劑盒;而捷諾在1月16日時就已生產了可供七萬五千人份使用的試劑盒,兩家生產單位出品就夠十多萬人測試。陸媒指,「但令人困惑的是,試劑盒至今仍供不應求。」

陳女士的親身經歷證實了媒體的報導。「我跟醫生說我媽需要做核酸檢測,要確診,否則不能轉入專門的醫院,例如金銀潭醫院是專門治這個,是最好的醫院,但它需要病人檢測確診,才能轉。可是醫生說試劑盒有限制、每天只能做那麼多(檢測),他們也在等(試劑盒),可以幫我媽媽排隊等。」

大紀元此前曾報導過這種怪相背後的內幕:在中國大陸,檢測試劑盒必須由中共的疾控中心來發放。而知情人士披露說,中共通過檢測冠狀病毒的試劑盒發放來操控疫情數字,「一個是控制各地感染人數,另一個是控制各地的死亡率」。

生死時速尋床位:權力陰霾下 百姓掙扎求生

1月28日,歷經艱難的陳女士終於趕回武漢,但此時媽媽的病情在被等待中,已經變得更為嚴重。

陳女士說,在她回來的前一天,父母走到漢口醫院看門診,結果醫院先是告知有床位,可以住上醫院了,叫他們晚上來。然後老兩口晚上去醫院,一直等到凌晨突然說沒床位了,「就讓我媽坐在門診外的走廊上吸氧,也不讓她打針。我媽人都不行了,就讓她這麼等著,這中間一定是有背景的人插隊(搶床位)。一直等到凌晨5點,才讓他們回家。然後我媽病情就再一次加重了。」

1月28日中午,陳女士趕回家,就看到「媽媽就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很慘」。

「我發了朋友圈求助,他們就告訴我哪些地方有醫院,我就帶著我媽,開車去找床位。」「開到中法醫院附近,封路被警察攔下,我跟他求情,就離醫院只剩兩公里,讓我過去,他說我不管,除非你開證明。我實在沒辦法,打電話給社區,社區開了證明,拍了照,才放行。」

不顧武漢當局的私家車禁令,終於開車趕到中法醫院後,陳女士被告知「沒有床位」。

「然後又去了中部戰區總醫院,就是以前的廣東軍區醫院,醫院說沒有。然後就去了榮軍醫院(湖北省榮軍醫院)也是說沒有床位。」

陳女士說,「有人跟我說那裡有床位。你打電話過去,你明知道他有床位,你說你送病人過去,他會說你聯繫社區,由社區統一安排,我們不接受個人,社區就說跟我要資料說要上報,要等安排,然後你打給120,120說你要跟醫院確定好有床位,我們才送。這不就是一個死循環嘛。」

「其實床位都內定了。」陳女士說自己也找了關係,「實話告訴你,我們找了很多的關係,都有哪個醫院當官的那種,都沒有辦法。」「能輕症住進醫院,絕對是關係特別特別強大的那種。現在都在找關係住院,每個人都是有求生欲嘛。」

 

28日白天,找了一圈的陳女士,沒能尋到一個床位,只能載著媽媽回家。但到晚上,母親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對,「臉上發黑,嘴發黑,呼吸很困難」。「 我很怕,趕緊拖她去漢口醫院,一去,護士就給她測血氧,只有40了,正常人是95-100,40就很危險,我們就說要緊急輸氧,醫生卻說沒有氧氣了,我說人都快死了,還沒有氧氣,他說那你說怎麼辦啊?」

無奈之下,陳女士又在網絡上發帖呼救,才讓醫院重視起來,漢口醫院回應她說「可能哪個醫院有個床位,要我聯繫一下」。「 去了那家醫院,開始也說沒有床位,但看了我媽的情況太嚴重了,就多方協調,才給安排住進了ICU重症室。」

「當天晚上送進醫院的時候,醫生出來跟我們談話,當天晚上就下了病危通知書,說治好的機率和存活的機率各一半,要我有心理準備。」

「這不是天災,是人禍」

陳女士說,華南海鮮市場在12月8日就已經爆出來「中共肺炎」,但消息被政府封鎖。「我的一個醫生朋友,她同事在醫院上班,披露了這個消息後,還被警察叫去喝咖啡,說不許對外講。」

「我媽媽因為不知道這些,1月份還到華南去買東西。就是因為政府隱瞞,才搞成這樣。政府不但不作為,隱瞞疫情,還對外宣傳這病是有限人傳人、傳播力感染力致死率都比SARS弱,結果現在又改口說超過了SARS。」

「我身邊好多朋友,好多同事,他們的親屬和家人都感染了,而且現在出院率治癒率,絕對是低於死亡率的。死亡率是高,好多人死了,有好多人到死都沒有確診,都沒有住上醫院,很無助。」

截至本文發稿,陳女士還在醫院等著,說她母親隨時不行。陳女士說:「這不是天災,是人禍。」◇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更新】肺炎擴散三十國和地區 武漢死亡率高
受中共肺炎影響 首都機場取消546航班
【新聞看點】中共肺炎洶洶 5大認知誤區需知
【拍案驚奇】中共肺炎疫情 連帶三大併發症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蓬佩奥王毅輪流轉 歐亞須選擇
【重播】美眾院:對抗中共 必須果斷行動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習喊話 黨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語】美禁中共黨員入境 律師:趕緊退黨
【拍案驚奇】拜登辯論兩敗筆 紅二代對習四不滿
【薇羽看世間】美總統大選辯論 有人怕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