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美加夏令時結束 別忘將時鐘撥慢1小時

人氣 1234

【大紀元2020年10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南綜合報導)季節變化,帶來了夏令時的結束。週日(11月1日),美國和加拿大民眾需要將時鐘在凌晨2點時撥慢1小時。人們因此可能會獲得額外的1小時睡眠時間。

比起今年3月撥快1小時的夏令時之開始,這是一個更受歡迎的變化。然而,這額外多出來的一個小時,可能會讓你更早起床或以其它方式改變你的睡眠時間表。

把時鐘改回來的真正原因,是為了獲得一些額外的日光光線。隨著冬天的到來,天色越來越暗。受到光線的影響,調節睡眠時間,這可能會影響到人體的24小時生物鐘。

《今日美國》報導,新澤西州蒂內克市費爾利‧迪金森大學心理學教授埃莉諾‧麥格林奇(Eleanor McGlinchey)解釋說,「早上的額外光線是有益的,也是我們在秋季實行夏令時的主要原因之一。」

參議院議案建議全年維持夏令時

9月,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兩位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和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在參議院提出了一項法案:讓美國常年保持夏令時時間。

他們說,在COVID-19大流行的情況下,這將使生活變得更輕鬆,因為這將使國家少了一份擔憂。

「我們的政府在過去7個月裡向美國人提出了很多要求,讓國家保持夏令時只是我們可以採取的一小步,以幫助減輕負擔,」盧比奧說。他主張在放學後的時間裡增加日照,以促進健康和福祉。

另外,幼兒的父母經常會被這一時間調整所困擾。曼哈頓的一位母親麗莎‧辛格(Lisa Singer)最近在社會公益請願網站Change.org發起了請願,希望紐約州長庫默(Andrew Cuomo)永久保持時鐘不變。

辛格說,她8歲女兒迪倫的睡眠模式會因此而特別受到影響,父母們因此干擾而「精疲力盡」。

「人們的免疫系統正在受到影響,」她說,「回想起迪倫小的時候,我曾經害怕調時間。」

2020年初,紐約州參議員詹姆斯‧斯庫菲斯(James Skoufis)提出了一項法案,將紐約州改為永久標準時間。然而,他的努力因COVID-19和政治家們專注於其它議題而停滯不前。

根據斯庫菲斯的發言人,這位來自哈德遜谷地區的民主黨人,(若再當選的話)計劃在明年重新提出該法案。

夏時制的歷史

夏時制(或夏令時)的概念可以追溯到一個多世紀以前,當時英國建築師威廉‧威利特(William Willett)於1907年在《浪費日光》中提出了改變鐘錶時間的想法。而更有效地利用日光的建議可追溯到美國前總統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據悉,富蘭克林在1784年訪問巴黎時,他寫了一封信給《巴黎日報》的編輯,呼籲喜愛過夜生活的巴黎人應該早睡早起,以「鼓勵人們用陽光代替蠟燭,來節約能源」 。

夏威夷和亞利桑那州的大部分地區不遵守夏令時。在波多黎各,關島,美屬薩摩亞和美屬維爾京群島的美國領土上,也未觀察到時間變化。

一些州已採取措施使夏令時永久化,而另一些州則希望擺脫時間的改變,不實施夏令時。但是,這些更改需要聯邦批准。

世界各地約有70個國家/地區實行夏令時。北美、歐洲的大部分地區以及南美和新西蘭的部分地區都遵守該條款,而中國(一度實行但半途而廢),日本,印度和大多數國家則不這樣做。

健康與保健

根據紐約市臨床心理學家和睡眠專家考特尼‧班克羅夫特(Courtney Bancroft)的說法,多獲得一個小時的睡眠確實會對人們產生一些影響。但一般來說,秋季的時間變化比春季的時間變化要容易得多,因為春季我們會損失一個小時的睡眠時間。

「有許多研究表明,心臟病發作和車禍實際上減少了​​很大一部分,因為當我們將時鐘後移時,我們獲得了額外的一個小時睡眠時間,」班克羅夫特說,「同樣,當我們在春季調整時間的變化中失去一個小時睡眠時,心臟病發作的增加也有一個顯著轉變。」

大多數人睡眠時間表的最大變化是,你可能會發現自己自然而然地更早醒來,班克羅夫特說,這實際上可能是有益的。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冬令時時鐘回撥 如何保持睡眠規律?
最後一次撥表:俄羅斯永久使用冬令時
換冬令時節能小提示
冬令時期間需注意交通安全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思想領袖】如何突破科技巨頭審查制度
【未解之謎】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壞
【拍案驚奇】台染疫驟增 以色列妙計重創哈馬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