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孔子學院如何滲透德國社會(11)

孔子學院在蠶食西方社會

作者:楊洪

人氣 1062

【大紀元2020年11月21日訊】十一、對文化及其它領域的滲透(下)

目錄

(五)利用西方媒體造勢
(六)借西方宗教團體之名
(七)手伸向藝術領域

接上文:孔子學院慣用的大外宣手段

孔院的滲透是頗有用心的,它的目的是通過滲透來影響和利用被滲透者。

經過長年處心積慮的滲透,孔院有能力來作用於個人和機構,使之為自己說話、辦事。當孔院能影響一個記者、一個媒體時,就不是簡單的滲透而已,而是贏得了一個有利的宣傳工具。

除了媒體,孔院還利用西方社會的宗教團體、藝術來施加自己的影響,因為宗教和藝術和許多人息息相關。

(五)利用西方媒體造勢

孔院舉辦了大量的活動,邀請各界人士如政要、企業家、專家學者等參加,同時邀請當地的西方主要媒體,為自己做宣傳,提高孔院的聲望,打造中共的美好形象。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僅舉兩例:

2019年2月7日,紐倫堡孔院在紐倫堡交通博物館宴會大廳裡舉辦了2019己亥豬年新春酒會,來自紐倫堡大區的政治、經濟、文教、媒體各界近250位特邀嘉賓出席。前德國聯邦議會議員、外交部歐洲事務國務部長克勞澤(Gloser)也到場祝賀。

據孔院網報導,《紐倫堡日報》、《紐倫堡新聞》及《埃爾蘭根日報》在酒會之前分別發表了有關紐倫堡孔院被漢辦評為「先進孔子學院」的報道,並且讚揚該孔院在促進文化交流等方面做出的「卓越成績」,同時還宣傳推廣孔院在新春之際舉辦的一系列慶祝活動。[1]

2017年8月25日,不來梅霍恩高級文理中學(Gymnasium Horn)慶祝建校50周年,同時正式成立該校的孔子課堂,這是全德國第五個孔子課堂。中共駐德國大使館教育處代表、不來梅州教育部代表等先後致詞祝賀。

此孔子課堂的成立被當地眾多的媒體聚焦,其中有不來梅州及下薩克森州最大的報紙《威悉河報》(Weser Kurier)、《不來梅地區報》(Kreiszeitung)、《奧斯納布呂克日報》(Osnabrücker Zeitung)、《西北報》(Nordwest Zeitung)、《焦點報》(Focus online)和德國發行量最大的《圖片報》(BILD Zeitung)。[2]

下面的兩篇媒體報導都被收錄在孔院的網頁上,為自己貼金。

《不來梅地區報》(Kreiszeitung)在2017年8月26日報導了不來梅孔院的孔子課堂,採訪了不來梅孔院常務院長瑪雅‧利訥曼(Maja Linnemann),充分肯定學習漢語的重要性,還引用利訥曼的話:「掌握外語可以開闢新的世界(思想),可以接觸到人們及他們的文化和歷史的文字證據」。文章還有意介紹孔子學院及孔子課堂,刊登不來梅孔院中方院長朱錦的大幅頭像。[3]

《威悉河報》(Weser Kurier)2017年8月27日也對該孔子課堂做了報導,文章還引述了中共大使館特使劉立新(Liu Lixin,音譯)在開幕式上的發言,他說孔子課堂的開設正值不萊梅高中的50周年校慶,「對所有對中國感興趣者來說,這是一個大手筆」。

劉還稱中國和不萊梅之間的關係非常密切,並讚揚不萊梅和中國在經濟、文化、社會和教育層面的蓬勃交流。據此報導,在不來梅有100個中國的公司,學中文的學生可以到這些公司去實習中文。[4]

這兩篇媒體文章從孔院院長以及中使館特使的角度對孔子課堂做了宣傳報導,沒有提及任何被西方社會所關注的話題,如孔院是中共大外宣的機構,孔院限制學校學術自由等等,所以這樣的報導是在為孔院背書,違背了西方媒體公正、客觀報導的原則。

有的媒體還被孔院利用來做中共的實地宣傳報導,例如我們在前文中提到,2010年10月,紐倫堡孔院得到紐倫堡國際關係部的合作,組織了紐倫堡大都市地區的兩名記者到中國實地報導。孔院負責總體的銜接和樞紐工作,並承擔國際旅費。記者回到德國後連篇報導,講好中國的故事,為中共做宣傳,這樣的效果不是孔院舉辦一個演講會、講座能比得了的。

還有的媒體明顯地是為孔院站台。2020年隨著中共造成的疫情在全世界蔓延和帶來的危害,國際社會越來越看清中共的邪惡本性及其稱霸的野心,因而對作為中共大外宣的孔院的批評聲越來越強烈,這自然波及到了在德國的孔院及其院長們。

在此背景下,在紐倫堡孔院院長徐豔的主動要求下,紐倫堡的新聞俱樂部(Presseclub)於2020年10月20日給她舉辦了一場「新聞答辯會」,主持人提出問題,許豔解答,最後聽眾可以在現場或網上提問。[5]

會議進行了近兩個小時,國際人權組織(Internationale Gesellschaft für Menschenrechte)、德國西藏倡議組織(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 e.V.)等均提出了問題。在會上徐豔從各個角度極力為孔院、為中共背書,而迴避人權話題、孔院涉及間諜活動的問題等。之後,有媒體一邊倒地重複徐的辯解,而完全忽略現場聽眾提出的關於中共對維吾爾族的信仰和文化破壞的問題,法輪功學員被禁止在孔院執教等等問題。

例如,《北巴伐利亞州報》(Nordbayern)於2020年10月21日發表了《為中國宣傳?紐倫堡孔院為自己辯護》一文。[6] 報導說,針對紐倫堡孔院不提及三T (Tanwai, Tibet, das Tian’anmen-Massaker 1989, 台灣、西藏、八九年天安門屠殺)的問題,徐豔解釋說:「我們是一個語言、文化學院,而不是政治平台。」

然而正是在這個會上一位法國的女攝影師提到,在戈壁灘上一座上千年的穆斯林清真寺被毀掉,維吾爾族人的老房子被拆掉。她問徐豔:孔院是傳播文化的,是否能談談這個問題。

徐豔解釋為這是中國的新發展帶來的結果,主持人艾西爾(Georg Escher)反駁說,這些老房子被拆掉了,這個文化就被消毀了,並問「(中共)是要建立一個新城市,還是要銷毀這個城市裡的文化呢?」 徐豔無語。而這一點該報根本不提。

再如紐倫堡地方報《市場鏡報》(Marktspiegel)於2020年10月22日發表了《孔子學院:讓本地區了解中國》一文,同樣涉及到孔院不涉及三T的問題。報導說,徐豔對此解釋為孔院的任务不是提供一个政治平台,这些話题可以在文化活动中涉及。而報導也不提那位女攝影師提出的問題。[7]

與之相反,德國西藏倡議組織於2020年10月23日發表了題為「孔子學院回應批評」的聲明,指出徐豔對待西藏及少數民族文化上的態度與中共完全保持一致。[8]
本報告的第十三、十四部分中,筆者會針對徐豔的個人「新聞答辯會」做詳細的分析。

(六)借西方宗教團體之名

孔院為了擴大自己的影響,充分利用當地的資源,為其所用。用紐倫堡孔院院長徐豔自己的話講是「接地氣」。這是中國的一個名間俗語,意思是接觸大眾的生活習慣。

紐倫堡孔院不僅和當地的政要、企業家、學者等各屆人士「接地氣」,同時還和宗教團體進行合作,進一步擴大自己的活動範圍,更廣泛地籠絡人心。

2012年5月9日,紐倫堡基督教青年會(CVJM:Christlicher Verein Junger Menschen)舉辦了中德畫展的開幕式。全球基督教青年會前主席Martin Meissner、廣州基督教青年會祕書長、廣州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副局長、香港基督教青年會祕書長,還有孔院院長徐豔應邀出席。

據維基百科介紹,基督教青年會是基督教非政府性質的國際社會服務團體,會員來自125國,逾5,800萬人,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他們根據社會人群提供各種社會服務工作。該組織不是一個傳教組織,也不是慈善機構,而是以傳遞愛心、促進社會和諧為目的。[9]

2012年是中德建交40周年,德國政府把2012年定為「中國文化年」。這個畫展是在此背景下舉行的,藉此建立紐倫堡、廣州、香港三市的多領域的聯繫。而該畫展從策劃到實施都得到紐倫堡孔院的大力支持。[10]

也就是說,孔院是這個畫展的幕後導演,要達到的目的和基督教青年會是不一樣的,因為孔院的主子是中共。習近平說:「孔子學院是世界認識中國的一個重要的平台」。[11]

宣傳中共,正是孔院要達到的目的,不管它組織和參與什麼樣的活動,都萬變不離其宗。

紐倫堡孔院還不只一次和基督教青年會合作,比如:2012年2月22日,紐倫堡孔院應紐倫堡基督教青年會的邀請,參與了青年會舉辦的「兒童力量日」活動。孔院的「中國體驗日」當時吸引了很多的小朋友來參加。[12]

我們在前文中已分析過,孔院利用各種機會和形式激發青少年學習漢語的興趣,是為了借用語言和當地人溝通,推廣實施中共的政策如「一帶一路」。

再如,2020年7月24日至30日,紐倫堡孔院和巴伐利亞州基督教青年會(CVJM)在Wernfels城堡(位於巴州法蘭克中部地區)共同舉辦了「城堡上的中德夏令營」,邀請中德青少年參加。

據北京外國語大學(是建立紐倫堡孔院的中方大學)網站報導,在7月25日的夏令營開營儀式上,紐倫堡孔院高級顧問委員會主席、巴伐利亞州前州長貝克施泰(Günther Beckstein)致詞肯定該夏令營的活動,他強調孔子學院和青年基督教會都是致力於促進人和人之間溝通交流的人文機構,說這也是他堅定支持孔院的原因。孔院院長徐豔在發言中強調孔院作為中德文化橋梁的重要性。

報導說,在五天的活動中,「學員們都產生了去中國親身感受的強烈興趣」。[13]

我們在前文中介紹過,中共駐德國大使館教育處、中共駐德國法蘭克福總領事館教育組官員曾分別到海德堡大學孔子學院,推廣漢語。他們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純粹學漢語或通過學習漢語來洪揚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共的目標是,通過孔院的漢語教學傳播共產主義思想理念,並把漢語打造成「未來的語言」,為自己統治世界打基礎。

所以,孔院院長徐豔聲稱孔院是中德文化的橋梁,是具有迷惑性的。貝克施泰把孔院視為人文機構並因此而大力支持它,是否被孔院表面的假象所迷惑?還是另有原因?

在此,我們隨便提一點,貝克施泰正是巴伐利亞基督教青年會的贊助者。他在早年長期參加基督教青年會的活動。[14]

貝克施泰本人還於2013年10月31日隨紐倫堡訪問團一行23人到廣州參加了由廣州、北京、香港、紐倫堡四地基督教青年會合辦的中德藝術作品聯展開幕。聯展以「連結」為主題,目的是以藝術為紐帶擴展合作關係。[15]

紐倫堡孔院在各領域,包括利用德國宗教團體,為中共做出了「貢獻」。

(七)手伸向藝術領域

不只是政治、經濟、教育領域是孔院看重的,它還把手伸向更多的領域,比如藝術領域。這個領域是影響、改變人們意識形態的重要場所。藝術家們的審美觀、人生觀,對善惡的評判標準都表現在作品中,直接作用於觀眾。

人們之所以至今仍然讚美德國作曲家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的樂曲、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大師如達芬奇、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的繪畫,是因為他們的作品以歌頌神為宗旨的,表現高尚的境界,給人積極向上的美好情懷。

 

試想,一個身處傳統文化被破壞殆盡的中國,如果一個繪畫者長期受中共黨文化思想薰陶、不相信神佛,他的思想理念與西方的傳統價值觀大相逕庭,他不會去表現歌頌神佛的作品,不會對人起正面的作用。

再想,一個宣傳中共黨文化的機構——孔子學院舉辦畫展,當然也不會去讚美神佛,而是維護中共宣傳的意識形態的東西,是和中國的傳統文化背道而馳的。

2018年10月21日,全球首家孔子學院「藝術空間」在紐倫堡成立,這是紐倫堡孔院又一個所謂亮麗的「品牌」。該孔院每年邀請一位中國藝術家在當地交流訪問兩三個月並舉辦個人畫展。

據新華網報導,「藝術空間」內還有一個藝術圖書館,向當地民眾免費開放。孔院收藏和購置了一批來自中國或與中國相關的當代藝術領域出版物,並訂閱藝術雜誌供讀者閱讀,同時定期舉辦圖書推介活動。[16]

這裡指明的是,孔院購買的是與中國相關的當代藝術領域出版物。中國有5,000年的文化,而中國當代的所謂藝術,是中共極權統治下的變異了的「藝術」,和歌頌神的高境界的藝術大相逕庭。

如前文所述,紐倫堡孔院曾在2016年舉辦了「藝術家眼中的孔子」展覽,中西方參展者可以根據自己的理解來解讀孔子。用畫作來解讀一位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孔子,這本身就是對這位聖人的極大不敬。

在紐倫堡孔院於2019年2月7日舉辦的豬年新春酒會上,埃爾蘭根—紐倫堡大學校長兼紐倫堡孔院理事長何有信教授(Prof. Dr.-Ing. Joachim Hornegger)在發言中特別強調,孔院加強了藝術領域的工作,並說紐倫堡市將競選2025年「歐洲文化之都」,「孔院的藝術畫廊必將為紐倫堡增添一份獨特的風采」。[17]

把中共黨文化的東西打入西方藝術文化的殿堂裡,被視為「一份獨特的風采」,這不正是中共利用孔院「軟實力」要達到的效果嗎?

不過,據北巴伐利亞報2020年10月28日報導,在德國的五個為之競爭的城市中紐倫堡落選。這五個城市為:开姆尼茨、汉诺威、希尔德斯海姆、马格德堡和纽伦堡(Chemnitz noch Hannover, Hildesheim, Magdeburg,Nürnberg),其中开姆尼茨被選中。[18]

總之,孔院共通過各個領域在滲透、影響西方的傳統文化,蠶食西方社會。

(待續)

*****
[1] 《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舉辦豬年新春酒會》,2019年2月7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动/活动回顾/2019/event/1188.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4日。
[2] 《不來梅霍恩高級文理中學孔子課堂舉行開幕禮》,2017年8月25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index.php?pid=bremen/2017/0825,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6日。
[3] Zugang zu neuen Welten,2017年8月26日, 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bremen.de/img/Kreiszeitung26082017.pdf,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9年1月29日。
[4] Schüler am Gymnasium Horn lernen Chinesisch,2017年8月27日,https://www.weser-kurier.de/bremen/bremen-stadt_artikel,-schueler-am-gymnasium-horn-lernen-chinesisch-_arid,1640497.html,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年8月28日。
[5] ZU GAST IM PRESSECLUB: Dr. Yan Xu-Lackner,20.10.2020,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vnXaip85rk&feature=youtu.be
[6] Propaganda für China? Nürnberger Konfuzius-Institut wehrt sich,21.10.2020,https://www.nordbayern.de/politik/propaganda-fur-china-nurnberger-konfuzius-institut-wehrt-sich-1.10535040,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1月8日。
[7] Konfuzius-Institut: Die Region über China Informieren,22.10.2020,https://www.marktspiegel.de/nuernberg/c-panorama/konfuzius-institut-die-region-ueber-china-informieren_a63805,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2月6日。
[8] KONFUZIUS INSTITUT REAGIERT AUF KRITIK – TIBET INITIATIVE NIMMT STELLUNG,23.10.2020,https://www.tibet-initiative.de/konfuzius-institut-reagiert-auf-kritik-tibet-initiative-nimmt-stellung,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1月24日。
[9] 基督教青年會,https://zh.wikipedia.org/wiki/基督教青年會,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3月14日。
[10] (紐倫堡基督教青年會中國畫展開幕式,2012年5月9日,http://www.konfuzius-institute.de/?pid=nuernberg-Erlangen/2012/0509_cn,原始内容存檔於2020年12月25日。
[11] 許琳:《孔子學院是世界認識中國的一個重要的平台》,2016年3月7日,http://www.gov.cn/zhuanti/2016-03/07/content_5050374.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7日。
[12] 《「兒童力量日」裡「體驗中國」》,2012年2月22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动/活动回顾/2012/event/397.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4日。
[13] 《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舉辦城堡上的中德夏令營》,https://oci.bfsu.edu.cn/info/1129/6365.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2月17日,
[14] https://www.cvjm-bayern.de/website/de/cb/ueber-uns/bayrische-cvjm-stiftung,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1月8日。
[15] 《廣州、北京、香港、紐倫堡四地基督教青年會中德藝術作品聯展精采開鑼》,2013年11月4日,http://mzzjj.gz.gov.cn/xwdt/ttdt/content/post_2618597.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10月4日。
[16] 《全球首家孔院藝術空間在德國揭牌》,2018年10月22日,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10/22/c_1123594651.htm,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8月5日。
[17] (紐倫堡—埃爾蘭根孔子學院舉辦豬年新春酒會,2019年2月7日,https://www.konfuzius-institut.de/cn/文化活动/活动回顾/2019/event/1188.html,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年9月14日。
[18] Chemnitz wird Kulturhauptstadt: Die Entscheidung zum Nachlesen, 28.10.2020, https://www.nordbayern.de/region/nuernberg/chemnitz-wird-kulturhauptstadt-die-entscheidung-zum-nachlesen-1.10556064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孔子學院如何給西方人洗腦
清除教育滲透 川普政府關半數美國孔子學院
揭孔子學院推廣漢語的真實目的
孔子學院慣用的大外宣手段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遠見快評】中共回應突降調 美日艦圍觀遼寧號
【時事縱橫】英加回擊大外宣 溫家寶諷習遭禁?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重播】美前情報總監:中共為何是頭號威脅
【微視頻】劉長樂賣鳳凰股份 馬雲的螞蟻還遠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