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調查顯示新西蘭網絡傷害在封鎖期間激增

调查顯示新西蘭網絡傷害在封鎖期間激增。圖為2010年12月28日在德國柏林舉行的混沌計算機俱樂部的年度混沌通信大會參加者。 混沌計算機俱樂部是歐洲最大的計算機黑客網絡,其年度大會最多可吸引3千名參與者。(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安琪新西蘭編譯報導)一項新的調查顯示,在3級和4級警報期間,新西蘭許多人遭受了與之前相比更多的網上傷害。在去年收到的人身威脅或恐嚇性的網絡通信中,超過1/3是在為期7週的封鎖期間發生的。

根據網絡安全機構Netsafe對1100多人進行的代表性調查發現,在4級和3級警報期間發送的有害數字化內容增幅最大的是最嚴重的類型,包括鼓勵人們自殺、復仇色情片以及人身傷害威脅。

與正常時期相比,長期殘疾和LGBTQI(同性戀和跨性別者)社區成員在這一時期更容易受到傷害。穆斯林也是被傷害的目標,有些甚至達到死亡威脅的程度,必須報警處理。

在過去的12個月中,約有40%的受訪者(484人)至少收到了一種有害的數字通訊。其中41%的人在3月26日至5月14日的七週期間及之後經歷了這種情況,當時政府要求人們在中共病毒(Covid-19)警報級別4和3的情況下呆在家裡。

在封鎖期間,男性(46%)比女性(36%)經歷了更多的網上傷害。

向非營利的在線安全組織(online safety organisation)發出的求救呼籲增加了60%,其網站流量增加了160%,澳大利亞和英國的類似組織也經歷過這種現象。

Netsafe首席執行官Marting Cocker說,封鎖期間網絡傷害增加可能是壓力和上網機會同時增加的結果。

心理健康基金會首席執行官Shaun Robinson表示,調查結果「令人難過」,但並不令人驚訝。「新西蘭確實存在欺凌和暴力的陰暗面。」他說,「恃強凌弱會對人們的心理健康和幸福產生深遠的負面影響。」

網絡空間本身就有很大的風險,也使得網絡欺凌更容易發生,因為責任更少。Robinson 說:「人們不必以相同的方式盯著被他們欺負的人,因此與後果有一定程度的隔離。」

Netsafe的調查結果顯示,由於人們被限制在家中,身體暴力已經以另一種形式轉移到了數字領域。網絡空間本身就有很大的風險,也使得網絡欺凌更容易發生,因為責任更少。

根據《有害數字通信法案》(Harmful Digital Communications Act), Netsafe有法律責任支持有害在線內容的受害者,並為受害者尋求幫助,比如將這些內容從互聯網平台上移除。在更極端的情況下,受害者可以向警方報案,但根據該法案,進行刑事調查的門檻很高。

伊斯蘭婦女委員會發言人Anjum Rahman說,她希望看到一些關於網絡傷害的肇事者的研究。「如果你想減少這些東西,就需要知道是誰在做,這些東西來自哪裡。」她說,對受害者來說,充分解決網絡傷害和追究肇事者責任的過程需要簡化。

新西蘭有多種法律和機構對網絡傷害負有責任,包括Netsafe、警方和首席審查辦公室,但一些受害者表示,這些法律和機構都沒有足夠的「叮咬力」來採取行動打擊網絡傷害的肇事者。

責任編輯: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