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调查显示新西兰网络伤害在封锁期间激增

调查显示新西兰网络伤害在封锁期间激增。图为2010年12月28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混沌计算机俱乐部的年度混沌通信大会参加者。 混沌计算机俱乐部是欧洲最大的计算机黑客网络,其年度大会最多可吸引3千名参与者。( Sean Gallu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安琪新西兰编译报导)一项新的调查显示,在3级和4级警报期间,新西兰许多人遭受了与之前相比更多的网上伤害。在去年收到的人身威胁或恐吓性的网络通信中,超过1/3是在为期7周的封锁期间发生的。

根据网络安全机构Netsafe对1100多人进行的代表性调查发现,在4级和3级警报期间发送的有害数字化内容增幅最大的是最严重的类型,包括鼓励人们自杀、复仇色情片以及人身伤害威胁。

与正常时期相比,长期残疾和LGBTQI(同性恋和跨性别者)社区成员在这一时期更容易受到伤害。穆斯林也是被伤害的目标,有些甚至达到死亡威胁的程度,必须报警处理。

在过去的12个月中,约有40%的受访者(484人)至少收到了一种有害的数字通讯。其中41%的人在3月26日至5月14日的七周期间及之后经历了这种情况,当时政府要求人们在中共病毒(Covid-19)警报级别4和3的情况下呆在家里。

在封锁期间,男性(46%)比女性(36%)经历了更多的网上伤害。

向非营利的在线安全组织(online safety organisation)发出的求救呼吁增加了60%,其网站流量增加了160%,澳大利亚和英国的类似组织也经历过这种现象。

Netsafe首席执行官Marting Cocker说,封锁期间网络伤害增加可能是压力和上网机会同时增加的结果。

心理健康基金会首席执行官Shaun Robinson表示,调查结果“令人难过”,但并不令人惊讶。“新西兰确实存在欺凌和暴力的阴暗面。”他说,“恃强凌弱会对人们的心理健康和幸福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网络空间本身就有很大的风险,也使得网络欺凌更容易发生,因为责任更少。Robinson 说:“人们不必以相同的方式盯着被他们欺负的人,因此与后果有一定程度的隔离。”

Netsafe的调查结果显示,由于人们被限制在家中,身体暴力已经以另一种形式转移到了数字领域。网络空间本身就有很大的风险,也使得网络欺凌更容易发生,因为责任更少。

根据《有害数字通信法案》(Harmful Digital Communications Act), Netsafe有法律责任支持有害在线内容的受害者,并为受害者寻求帮助,比如将这些内容从互联网平台上移除。在更极端的情况下,受害者可以向警方报案,但根据该法案,进行刑事调查的门槛很高。

伊斯兰妇女委员会发言人Anjum Rahman说,她希望看到一些关于网络伤害的肇事者的研究。“如果你想减少这些东西,就需要知道是谁在做,这些东西来自哪里。”她说,对受害者来说,充分解决网络伤害和追究肇事者责任的过程需要简化。

新西兰有多种法律和机构对网络伤害负有责任,包括Netsafe、警方和首席审查办公室,但一些受害者表示,这些法律和机构都没有足够的“叮咬力”来采取行动打击网络伤害的肇事者。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