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10年 寧夏高級工程師謝毅強的遭遇

人氣 458

【大紀元2020年11月06日訊】在寧夏石嘴山監獄的5平方米的禁閉室裡,昏暗的燈光24小時亮著。大冬天裡,謝毅強被強行扒去了棉衣、棉褲、棉鞋、襪子,只能穿著單衣褲,穿著拖鞋。之後鐵門上、牆上的小窗口也被打開……他的腳和耳朵凍腫了。

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謝毅強於2017年7月27日二審非法庭審後,被冤判3年6個月,之後被關押在寧夏石嘴山監獄裡,於2020年3月10日出冤獄回家。此前他曾被非法監禁7年,遭受種種的酷刑折磨。

明慧網報導,謝毅強,1964年7月出生,今年56歲。他修煉法輪功後,之前所患的許多頑疾消失了,他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

謝毅強原是寧夏回族自治區質量技術監督局勞動安全衛生檢測中心高級工程師、副站長、單位的技術骨幹,因為信仰法輪功,於2001年9月24日被非法勞教3年;2008年5月10日,被銀川市興慶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

因為中共的非法關押,謝毅強被單位開除公職;在勞教所、監獄遭受了多種酷刑的折磨,幾近失去生命。他的母親在無助、傷心、悲憤和對兒子的無限思念中離世。

2016年9月4日晚上,謝毅強在銀川市賀蘭縣金貴鎮再次被人誣告,被金貴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賀蘭縣看守所。10月中旬,被賀蘭縣檢察院非法批捕;2017年7月27日,被冤判3年6個月。

以下是謝毅強經歷的部分遭遇。

綁架

2016年9月4日晚10時許,謝毅強正在賀蘭縣金貴鎮的大街上一邊行走,一邊找可以回銀川的車,大街上空無一人。

這時,迎面開來一輛警車,突然停在他身邊,從車上下來4個警察,把他圍住,並強行將他隨身攜帶的包打開,發現有幾十張光盤(法輪功真相的內容)。隨後,他被綁架到了金貴鎮派出所。

在派出所,他遭到非法審訊,一整夜被銬在鐵椅子上;第二天,被劫持到賀蘭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看守所的迫害

在賀蘭看守所,謝毅強絕食反迫害。幾天後,他被五六個警察、武警劫持到銀川工人醫院強行灌食。回到看守所後,看守的警察以他會拔灌食管子為由,強行把他銬在鐵椅子上,致使他一夜無法入睡。

兩個月後,因賀蘭看守所拆除,他又被送到了銀川看守所。因不配合獄警的點名,他被送到了五監區。在監區門口點名時,他依然不配合,監區長黃興平朝他踹過來一腳,又過來一個金姓協警猛拉扯他的衣服,他剛穿上幾天的新棉襖被整個撕扯了一大片。

有一次,監區長黃興平看了謝毅強的上訴材料後,說有一部分內容不適合上交,就私自扣壓。他告訴黃,上訴材料是寫給法院的,合不合適由法院來判斷,看守所沒有理由扣押。黃不聽,反而對他晚上打坐又威脅了一番。

關禁閉

2017年7月底左右,黃興平又以謝毅強天天晚上打坐為由,將他關進了禁閉室。禁閉室只有5平方米左右。在地板上有三個固定的裝置,一個是固定雙腳的,另外兩個是用來固定手的。人被固定住了以後,只能直挺挺地平躺在木板上,既不能側過身來,也無法坐起來。每天早上、晚上各放開一次,給幾分鐘的時間,用來吃飯、上廁所。吃飯只給半個饅頭、一小杯水。

幾分鐘後,他又被銬在了木板床上。除了這幾分鐘,其它時間要想上廁所,只能解在褲子裡。

有一次,他給黃興平講了善惡有報的道理,並講了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局長任長霞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遇車禍死亡的事。黃興平一下子就像瘋了一樣,上來用腳猛踹他,用手使勁打他的臉。後來他被送到入監中心體檢時,身體上的瘀傷還有,入監中心不收。第二次送去時,入監中心才收。

公檢法構陷

謝毅強在金貴鎮派出所被非法關押時,警察拿走了他家的鑰匙。沒有出示蒐查證,也沒有帶他、或他的家人在場,警察就非法抄他的家。打開了第一道防盜門後,再把他家的第二道木頭門給撬壞,還將他家防盜門的鎖芯換了。

在他第一次被非法庭審時,檢察院將他母親留下來的遺物也作為了給他定罪的證據。

自他2008年5月被非法判刑了4年,非法關押在銀川看守所後,儘管銀川看守所不通公交車、離家又遠,他七十多歲的母親每星期至少都要去看他一次。高牆鐵網、寒來暑往,老人一直給兒子帶去希望和對他的思念。

他母親用了幾塊白的大床單布,將整本《轉法輪》書抄寫下來,或許是她想把床單送給兒子,或許是想留下來。他母親在巨大的悲傷、思念、世人的不理解、埋怨中,無法承受這些魔難而含冤離世。

老人的這幾塊寫有《轉法輪》書的布,卻成了兒子的罪證。在法庭上,謝毅強講出了這個故事,並告訴法庭善惡有報的道理。

初審,他被非法判刑2年4個月。上訴後,終審卻對他非法判刑3年6個月,又加了1年2個月。

寧夏石嘴山監獄的迫害

被非法判刑後,謝毅強於2017年11月30日被劫往寧夏石嘴山監獄。當天,他就被直接關進了禁閉室,5平方米左右的禁閉室,昏暗的燈光24小時開著。大冬天裡,他只能穿著單衣褲,穿著拖鞋。

房間裡有個便池,返上來的臭味與陰森的環境加深了人的恐懼感。要上廁所,必須先打報告,允許後才能上廁所;每天沒有早飯,只有午飯和晚飯。每頓飯半個饅頭、一小杯水,沒有菜。要想多喝一點水,只能蹲在便池邊,用手截取點水喝。

見他被關了四五天也沒有「轉化」(放棄修煉),警察就將鐵門上送飯的小門打開,牆上的窗戶開得更大,以致他的腳和耳朵都凍腫了。

又被關了五六天後,他被轉到另一間禁閉室。在那裡,雖然飲食基本正常了,也允許穿棉衣,但每天播放十六七個小時的高音喇叭,循環播放。播放的內容主要是對中共的歌功頌德、對法輪功的造謠、誣陷。

有幾次甚至24小時播放,讓他根本無法入睡,每天都昏昏沉沉,而且還經常被要求高聲唱紅歌;甚至到後期,被要求點名時,要高聲答「到」,然後轉過身蹲下,並雙手抱頭;還有站立反思等。

在巨大的身體和精神上的折磨下,他的身體越來越差。有一次,他透過鐵窗,看到外面亮晶晶的、白白的,以為下大雪了,其實根本沒有下雪。他的主意識越來越弱了。

4個月後,即2018年3月28日,他又被轉到石嘴山監獄的一監區,一個更殘酷的地方。那裡有幾間房子,專門為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用的。

法輪功學員一個人住一間大房子,房間的門和窗戶用黑布包裹起來,打開長明燈,不讓你有時間的概念。犯人充當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每天三四個班,每個班兩個包夾值班。他們要求法輪功學員按規定的姿勢整天坐在小板凳上,不能彎腰、伸腿,不能擺動身體、不能靠床、更不能站起來等。

一個因故意殺人被判死緩的、滿嘴只有粗俗、下流話的犯人做包夾犯人的頭目,要求包夾犯每天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過了一段時間後,他們又給謝毅強換上了一種10寸高左右的小板凳,這種小板凳是從銀川監獄傳過來的。那年他被非法關押在銀川監獄時,當時從北京前進監獄來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劉光輝等人給銀川監獄「傳授」了這個刑法。當時被非法關押在銀川監獄的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受過此刑法的折磨。坐了6天小板凳後,他的臀部就被磨爛了。

直到2020年3月10日他才出獄。

在非法勞教迫害中 幾經生死

謝毅強在2001年9月被非法勞教3年,關押到寧夏第一勞教所。

在那裡,因身心遭受摧殘,加之衛生差、營養不良,謝毅強全身潰爛,密密麻麻的膿包遍及全身,奇癢難忍,需要不停地用衛生紙擦流出的膿。嚴重時,屁股上的一些肉成絮狀,不能正常行走。

有一天深夜,謝毅強將被子掀起一角,他身上發出的腐臭味立即將室內其他熟睡的人全部熏醒。

勞教所怕他傳染,將他調到了一間沒有暖氣的監捨。正是冬天,他穿著棉衣,蓋上被子睡覺,還被凍得瑟瑟發抖。

有一天,警察給他戴上手銬讓他出工,發現他站都站不住,才作罷。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了幾個月。

水泥廠的粉塵和死老鼠

謝毅強身體狀況稍有恢復時,獄警每天將他拉到三大隊的磚廠,讓他雙手抱著電線桿,然後用手銬銬住,任憑風吹雨打、日曬、直到收工。

後來,謝毅強被轉到水泥廠勞務隊,在出灰、包裝等粉塵最大的區域內幹活。滲入肌膚的水泥灰很難洗掉,每天收工後,謝毅強都得用洗衣粉搓洗全身。一次洗澡時,水流很細,一會兒就沒了,他將最後一點水接到口中,準備漱口。

當他打開水箱觀察時,發現是一隻腫脹的老鼠堵住了出水口,他頓時覺得整個身體,甚至每一個細胞,都在作嘔。

如今,謝毅強又在中共所謂「清零」為藉口的大面積「轉化」的迫害中遭到嚴重的騷擾。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法輪功學員高兵遭寧夏監獄施「約束衣」酷刑
遼寧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手段
毒打火燒手指 河南新密監獄酷刑迫害法輪功
甘肅女子監獄非法關押逾30名法輪功學員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DC大兵轉移 蓬佩奧發神祕數字
【西岸觀察】不忍士兵睡車庫 川普開放自家賓館
【唐青看時事】習近平五軍壓境 拜登蒙在鼓裡?
【時事縱橫】史無前例 美兩總統同時遭彈劾
【解密時分】諾查丹瑪斯預言:彭斯和美國大選
【遠見快評】蓬佩奧暗示參選?拜登施政遭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