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77)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第四個叫唐正。

唐正是唐灣巷的一個鄉紳,抗戰前在上海經商。813後歇業在家,大家看他為人正派,樂善好施,又有文化,就推選他為鄉長。

當時鄉公所內只用二個聽差,一個管外勤,一個管內勤,鄉里裡裡外外所有事務都由這三個人去做。鄉長每月二石五斗米錢,聽差每月一石五斗米錢,都是自吃飯。

唐正家裡有稻田桑樹田十餘畝,魚池二隻,總計二十多畝。有一次大並到唐家收取抗日捐,正巧遇上日偽軍也來他家,大並迴避不及,日寇當場逮捕大並要押回據點。

唐正見此情景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說道太君,這是我城裡的侄兒,他是到家裡來看望我的。日軍不信,唐正又說如果有假,你可以拿我鄉長的頭。就這樣他把大並保了下來,使大並逃過一劫。

唐正不僅保護過共產黨,而且保護過地方上好些被日偽軍抓進兵營的老百姓。唐正做四年鄉長後,共產黨認為唐正不是共產黨人,所以買通紳士,把唐正換了下來。這次土改鎮反運動,大並忘恩負義,把唐正劃成惡霸地主反革命分子,關押等後處決。

唐正的妻子楊小妹聽到消息哭得死去活來,唐正的妹妹唐士娣一邊勸一邊提醒她,唐正作鄉長時幫過共產黨的忙,也救過他們的命,你去找找他們看,也許能找到一個還有良心的,現在哭也無用,當務之急只好是死馬當活馬去醫。

楊小妹為救丈夫性命,去求王大並,求他看在昔日曾救過他的面上,饒唐正不死。但不料被大並臭駡了一頓,最後對她說,我接待妳就是給妳面子,不然把妳綁起來送刑場,與妳丈夫一起槍斃。

楊小妹碰個釘子,一路走一路想,家裡地產房產都被搶光了,丈夫一槍斃,自已和子女今後再怎麼活下去,她想跳進旁邊的小河自殺。後來她再一想,我一死,子女無人撫養也要死。

突然她想到唐正還救過一個叫錢風的共產黨人,於是她硬著頭皮找到錢風。這時錢風在南湖剿匪司令部當參謀,他聽了唐妻的訴說,二話未說立刻帶了二名士兵,拿好司令部的介紹信就到關押唐正的區政府,送上介紹信後說道:「唐正與我們捕獲的湖匪案情有關,我要立即將唐正帶回司令部審訊,待弄清後再還給你們處理。」

然後錢風將唐正帶回司令部關押,一關就是一年。那時縣裡的鎮反殺人數位已經超額完成,於是錢風就把唐正押了回去,錢風人不知鬼不覺地救人一命,後來唐正只判管制二年了結。

第五個梅灣小學教師蔣定一。

蔣定一是三青團的分隊長(小組長),平時不問政治,認真教書。但鎮反時給他扣上三青團骨幹和敲詐勒索、欺壓良民、姦淫婦女等罪狀,槍決湊數。

第六個中央大學畢業生袁祥生。

抗戰勝利後袁祥生在縣民政課當課長,他的妻子王豔英長得又白又嫩十分標緻,人稱賽西施。解放前王大並見過她,早已垂涎三尺,大並做了鎮長更是朝思暮想。袁祥生被捕,王大並定他為第一批槍斃的死鬼。

因袁祥生在地方上是公認的好人,有很多受過袁祥生幫助救濟的民眾紛紛向縣書記肖澤和大並反應,要求對袁祥生寬大處理。肖澤、大並明知道袁祥生並無罪惡,但他們為了完成殺人百分比和私利,哪肯放他。

後來在公判大會上,大並還大罵為袁祥生鳴冤叫屈的群眾是袁祥生的走狗反動分子,若還敢多嘴,定作反革命分子論處。

袁祥生槍斃後,大並高興得幾夜未眠,他吵著要和共患難的妻子阿芬離婚,阿芬堅決不肯,罵大並陳世美忘恩負義。

原來阿芬與大並從小就是一對青梅竹馬的情人,因為大並父親亡故後,缺少管束,養成好吃懶做,整天在賭場,無錢娶阿芬。後來阿芬也因母親去世,父親娶了後娘,那後娘心狠手辣,把阿芬賣入妓院。

以後大並投奔共黨武工隊,在46年的一次戰鬥中被捕關入死牢。阿芬得知後,把畢生積蓄湊出,買通官吏救了大並一命。大並出獄後曾跪在阿芬面前發誓道:「我一定要把妳從火坑中贖出,娶妳為妻,永不變心,若違背諾言,天誅地滅。」

大並做了鎮長後,看中袁妻王豔英,袁祥生一槍斃,他就與王豔英勾搭上了,並逼著阿芬離婚。阿芬再三央求大並不要離婚,但遭拒絕,並百般辱駡阿芬,阿芬在一氣之下上吊自盡。阿芬一死,激起廣大幹部和民眾的不滿和憤怒,他們紛紛向肖澤反映要求嚴肅處理。

大並曾是肖澤狐群狗黨中的得力幹將,肖澤本應保他,但1949年後共產黨表面上已走上正軌,所以大並一類人已逐漸失去利用價值。而且大並是肖澤醜惡歷史的見證人,所以對肖澤的前程構成潛在威脅。因此肖澤順水推舟借刀殺人,把王大並置之死地,以絕後患。

於是肖澤問王大並,你是要反革命分子的妻子當老婆呢,還是要黨?王大並回答說我要老婆。肖澤立即批示:王大並為討反革命分子妻子為妻,逼死妻子,是混入黨內的壞分子,開除出黨,押送淮河工地勞改。

這正是王大並偷雞不著反蝕了一把米,真的得到了報應。王大並被押到治淮工地勞改,每天天不亮就要出工勞動,晚上點了燈還得苦幹,若完不成規定的土方任務就不讓休息。而大並是何許樣人,他從小貪吃懶做,遊手好閒,成天泡賭場,吃不了苦,所以不到一年就累死在淮河勞改工地。

第七個被槍斃的叫朱福寶。

唐正做了四年鄉長,共產黨鼓動鄉紳們要改選鄉長,目的是讓共產黨或親共的人來掌控地方政權。但找不到有錢、有文化、有聲望,又民眾信得過的共產黨人,後來找到了一個叫朱福寶的鄉紳。

他出身學生,1926年參加共產黨,曾潛伏在浙西一帶搞打家劫舍殺地主搞暴動。1927年清黨追捕他時逃回家鄉,他經過反思,改變了原來的立場,認識到打土豪、分田地、殺人放火太不道德,因此自動脫黨。抗戰時在家閒著。

地下黨認為他是老革命老黨員,要利用他鄉紳的聲譽。開頭他不肯,後來經過做工作才答應。但他提出我以獨立人士身分做鄉長,為當地群眾服務,不接受任何黨派左右。後來經過共產黨的秘密操作,撤換了唐正,朱福寶成為梅灣鄉長。

在抗戰時期這鄉長實在難當,明的是日偽政權的鄉長,日偽的治安、老百姓的糾紛、被抓百姓的安危和各種捐款攤派都要找他。但暗地國民黨忠救軍、土匪游擊隊也都要找他。

特別是共產黨新四軍竄到江南以後,他們的隱藏、吃住、傷病員的秘密醫治、與日軍的周旋、共產黨的各種捐款,也都要找鄉長,他哪方面都不能得罪。特別如果得罪了共產黨,你就會不得好死,白天做不到、但晚上他們會把你拖出活埋。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這群失群離散、遠離親人的右派在荒無人煙的北大荒,忍受著精神肉體上的折磨,現在又受饑餓的煎熬,90%的人都患上浮腫病,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但農場當局還要用欺壓手段,逼迫他們出工幹活,給患嚴重浮腫者只是開點麩皮米糠豆渣一類所謂營養品而已。
  • Heaven
    農場當局用連壓帶騙等方法讓難右白天幹活,到了晚上還要挑燈夜戰,三個月後,農場用難右們的鮮血和生命,在不給任何報酬下,築起一條10里長的水渠,他們用卡車敲鑼打鼓到總場報喜領賞去了。
  • Heaven
    北大荒的氣溫急劇降到零下20度,四壁潮濕而室內只生著一隻小火爐,室內溫度在後半夜驟降到零下10度左右。這群書生平時缺乏鍛煉、體質差,而農場天天供應難右吃的只有窩窩頭和只有一點油花的白菜湯,因此嚴重缺乏營養。
  • Heaven
    共產黨不僅用群眾鬥群眾的方法,叫他們對設定的「敵人」進行殘酷鬥爭,而且還要叫他們互鬥,自相殘殺。一些知識界的敗類過去一直當毛共的鷹犬,以左派整人者自居,在文革中得到了報應。
  • Heaven
    他要用權謀,有計畫的摧毀知識分子的靈魂、人格、自信、尊嚴,和社會普遍對這一群體的尊敬。建政不久,他就借批判武訓,對知識分子進行所謂思想改造,其實質是打壓陷害和折磨知識分子。
  • Heaven
    為什麼共產黨一得政權,就要把屠刀指向自已同胞,大開殺戮,像蘇俄東歐朝越柬等那樣,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共產黨信奉馬列主義、階級鬥爭。
  • Heaven
    錢明麗珍想起戰火紛飛在前線和敵後的戰鬥年代,自已用頭顱和鮮血換來的新中國,竟是中國人民和自已的一個苦難的牢籠。它帶給中國人民和自己的,不是幸福和快樂,而是鐵鍊枷鎖——共產黨可任意宰割的制度。
  • Heaven
    據我接觸的幹部和人民群眾中瞭解,他們都認為右派是好人,是代表他們說出了心裡話。而毛澤東是倒行逆施,代表的是邪惡反動。
  • Heaven
    反右運動是共產黨建政後指鹿為馬,誣陷忠良,矛頭直指廣大人民群眾,破壞經濟規律、自然規律,破壞工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安定,摧毀中華民族文化文明道德的開始。
  • Heaven
    這幾年來肖澤利用共產黨的政治運動,已將對他構成直接威脅的人一個一個懲倒、關押和流放外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