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村墨談】墨爾本民運聯盟專題訪談

作者:高木

墨爾本民運聯盟部分成員合照。左起:潘永忠、余世新、蔣罔正、廖天琪、高健、梁友燦、張偉強。(主辦方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15日訊】2020年2月10日,墨爾本民運聯盟、獨立中文筆會、民主新青年聯合主辦的《墨村墨談》武漢肺炎香港問題座談會。雖然一開始以茶話會的形式舉辦,但是由於邀請到的嘉賓在各個領域有一定的特殊性,通過YouTube傳播有了一定的反響。眾多海外媒體對【墨爾本民運聯盟】這個組織的特殊性感到好奇。

美國、台灣、香港一些媒體要求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輪值)潘永忠先生對《墨爾本民運聯盟》的核心成員進行訪談。訪談會由廖天琪女士主持,墨爾本民運聯盟主要成員齊聚一堂,先後發言。

廖女士首先邀請墨爾本民運聯盟成員進性自我介紹,並詢問了墨爾本民運聯盟的運作方式。據墨爾本民運聯盟祕書長張偉強介紹,墨爾本民運聯盟全稱是澳大利亞中國民主運動墨爾本聯盟,是一個在澳大利亞註冊的非盈利性非政府組織。聯盟採取會員制,每位成員入會需要繳納相應費用,祕書長每2年選舉一次,可以連任。

關於聯盟的歷史和形成過程,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輪值)梁友燦先生首先發言。他說墨爾本民運聯盟的成立,要追溯到自從民運高潮褪去、民運組織大分裂、人數銳減之後。

當時身在墨爾本的繼續堅持民主抗爭的有識之士召開會議,在魏京生先生來澳洲的時候,正式共同成立了「澳大利亞中國民主運動墨爾本聯盟」。

墨爾本民運聯盟監事長高健先生回憶了聯盟一路走來的坎坷歷史。墨爾本民運聯盟是在民運高潮褪去的逆境中誕生的,當時一來澳洲政府集中解決了六四流亡海外的民主運動人士身分問題,二來正值民聯民陣合併失敗的重大挫折的歷史時期。在最困難的那一年六四來臨之際,民運組織僅剩下2人,高健先生獨自來到楊曉鷗先生家,二人促膝長談,最後決定,傾盡全力堅持到最後,兌現萬潤南先生「旗幟不倒,聲音不斷」的諾言,攜各自妻子兒女,組織了那一年的六四紀念活動,墨爾本民運聯盟就是這樣堅持下來了,後來隨著人們逐漸消除恐懼,有識之士紛紛加入,局面才逐漸熱鬧起來。

墨爾本民運聯盟成員、中國民聯澳洲最早的公開盟員之一、澳洲資深民運人士楊曉鷗先生回憶了創立之初的歷史背景。

他說,墨爾本的中國民主運動活動可以追溯到1984年「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澳洲分部」在墨爾本註冊成立,墨爾本可謂是澳洲的「海外民運發源地」。楊曉鷗先生自1988年12月加入中國民聯以來,一直堅持參加民主運動。儘管海外民運經歷低潮,民陣民聯合併失敗,組織分分合合,墨爾本民運聯盟在高健先生的感召下一直堅持旗幟不倒,同時以自發和區域自治為原則,不介入高層紛爭,唯下不惟上,吸納了各民運組織的有識之士,才最終保留了這一民主碩果。

廖天琪女士聽後非常感慨,她進一步詢問了澳洲民運聯盟舉行的運動。對此,高健先生表示,聯盟成員是在解決各自經濟獨立問題以後再來參加民主運動,不以任何經濟目的來舉行民運活動。同時,聯合了多個社區組織,互相扶持、參加彼此活動。

在反送中運動、反滲透運動中,墨爾本民運聯盟成員出錢出力出人,從未缺席。高健先生表示,即使西方政客都投共了,墨爾本民運聯盟也一定會堅守到最後,對中共說不。

墨爾本民運聯盟理事、澳大利亞漢藏民間交流促進會執行長、資深民運人士余世新先生進一步介紹了漢藏交流方面的活動成果。

聯盟和藏人素來關係密切,素來參加活動,自從達蘭薩拉考察歸來,余世新先生和齊家貞女士、阿木先生深受觸動,決定用餘生致力於漢藏之間的交流。於是漢藏民間交流促進會便成立了,迄今為止一共頒發了8屆漢藏交流特別獎。

廖天琪女士對聯盟為各個民族發聲的義舉感到非常欽佩。

墨爾本民運聯盟副祕書長、民主新青年組織召集人,民運後起之秀蔣罔正先生發言,他回憶了自己自2017年以來投身海外民運的經歷。他曾去過新加坡、悉尼、阿德萊德,最終決定留在墨爾本。

蔣罔正先生表示,墨爾本民運聯盟的包容和道德感召力使他非常感動,他說高健先生曾告訴他,我們不求什麼,只求任何加入聯盟的人,在每年六四都能站在中共駐墨爾本大使館門口參加活動,僅此而已。

廖天琪女士感慨地說,我們永遠要為六四的亡靈進行紀念。對歷史的遺忘就是在為暴政添磚加瓦。

高健先生也表示認同,他強調,墨爾本民運聯盟之所以能夠有此號召力,能夠在全世界民運組織中碩果僅存,要感謝所有人能夠肝膽相照,也要感謝每位成員能夠自給自足,不靠民運獲取經濟利益,從而保持了民主運動的初心不受外在因素動搖。

廖天琪女士提到這種局面能夠形成,可能也與墨爾本的相對友好、容易生存的經濟社會環境有很大關係。

張偉強祕書長補充道,每個願意參加的人,我們民運都是歡迎的,這些都是出於信仰,哪怕只來過一天,也是為民主出了一份力。

最後在廖天琪女士的倡議下,與會人士每人對武漢疫情和香港局勢做了總結性看法。

與會嘉賓一致認同,武漢肺炎是一場人禍,中共意識形態滲透實際上是一種真正的病毒,而冠狀病毒只是中共病毒的一種表現形式。中共病毒不除,災難將會反覆重演。

張偉強祕書長認為,香港反送中說明香港人已經認識到香港民主社會已經處於危險之中。只有守住香港這個民主的橋頭堡,中國民主才有希望。

余世新先生認為,李文亮的死體現出中國人的悲哀,說一句真話,要麼投入監獄,要麼成為英雄。

廖天琪女士表示,疫情工作會議不由專家召開,卻由一群完全不懂的常委召開,來決定行動,這是非常可笑的極權政治的特點。

梁友燦先生表示,言論自由可以救命,如今一切災難是缺乏言論自由造成的,祝願中國人早日克服疫情,恢復健康。

楊曉鷗先生一針見血指出,這次的病毒應該改名為CCP(中共)病毒,自中共建立以來就一直存在了,CCP的問題不解決,病毒將永遠存在。

高健先生發言表示,這次武漢病毒和香港事件都是黑天鵝事件,對中共打擊是很大的,中小企業倒閉和失業潮也將來臨。他對中國人民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只有疼了,才有希望覺醒。

採訪會在團結愉悅的氣氛中落下了帷幕。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輪值)潘永忠先生和與會的民運人士一致表示,這次訪談加深了民運成員之間的相互理解,特別是加深了全世界對墨爾本民運聯盟的理解。

墨爾本民運聯盟繼承了海外民運事業的衣缽,延綿不絕30餘年,可謂碩果僅存,希望全世界有識之士,有實力有能力的同道中人,能夠加入這個自由人的共同體,一起為實現心中的理想不懈努力。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