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北京爆發疫情 實情被掩蓋

人氣 26699

【大紀元2020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方淨採訪報導)「這病毒太可怕了。這東西看又看不見,它的隱藏期很長,在沒有發作之前就有傳染性。」北京市民陳先生(化名)說,中共肺炎病毒猶如看不見的敵人,已流入北京,「病毒是前所未有。因為我們不曉得敵人在哪。看見以後,我們也消滅不了。」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快速,北京包括西城區政府在內多處傳出已爆發羣聚性感染。有消息指稱北京已將疫情處置提升至武漢級別。北京昌平的陳先生22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情況確實很嚴重,現在大家都很緊張,「那個胡同口都裝了門,路上就設了關卡,嚴防死守。」

陳先生也提到,疫情爆發的根本原因是人禍,他指出中共國家疾控中心當初蓄意隱瞞是罪魁禍首,「惹這麼大的麻煩啊,這都是當初國家疾控中心敷衍了事,說『可防可控 不會人傳人』,麻痺了武漢的人民,這罪行不是工作疏忽,這簡直是罪惡。」

「沒有辦法,我們(只能)儘量防備,但是一旦到了失控的地步,我估計沒有人能逃脫,包括那些歌功頌德的,他們也難逃一死。」他氣憤地說。

北京嚴控難防疫情 復工人潮讓防疫臨重大考驗

陳先生指出,北京目前已將防範等級提到最高,「像我們小區出去,在路上就設了關卡,你要有出入證,要體溫檢測,人車、自行車都是嚴格控制,這方面做得是非常嚴格。」

「現在最嚴重的是西城區、東城區,現在中關村也有不少了,有個別醫院,(據)說是友誼醫院,有一名孕婦隱瞞自己的病情,使得這個醫院被感染了。」「現在好一點的就是懷柔,北邊,我在北邊昌平,最近的(案例)有20公里。所以我們現在只是行動不自由。」

「但是我們也是不敢出去,出去回來也是要消毒,出去要戴口罩。」陳先生說大家都儘量減少出去次數,「北京北方有個好處,買的菜存放的時間可以長一點,居民目前來說,沒有搶購,大量囤積也沒有發生,只有少量的儲糧。」

但在北京市區則已風聲鶴唳,他說,「市區特別是發生病例的,那可是如臨大敵。現在已經到了最嚴厲的手段了,不可能再嚴了,再嚴就沒辦法活了,北京現在是做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但他也強調,「重大的考驗還在後面。」

「肯定頂不住大批的返京復工的人,如果這些人到北京來那是滅頂之災,那就是不可控了,如果再來一批人,一天幾千萬人的流動量,那扛不住的啊。」「這麼大的人口量,這麼大的流動量,你怎麼能控制得了啊。」

「沒有辦法,因為我們現在打了半天,那個敵人在哪不清楚,這個仗沒法打啊。敵人在哪?誰是?誰是要去防控的人,找不著,認不出來,在他面前都不曉得,等到你認出來時,他已經活動到很多地方啦。」他說。

病毒無藥可治 政府嚴控下死亡人數永遠是謎

陳先生也提到,病毒行蹤不但無法掌控,而且無藥可治,「我們現在實際上是安慰療法,各種醫生,用各種藥方在那裡嘗試,不斷地試,用這種辦法來解決的。」

他批政府無能,還拒絕外援,「美國的瑞德西韋,療效怎麼樣,我們不知道,沒有任何消息,不讓你知道。美國要派專家來,不要,美國要幫助調查,不讓進。」

「我們現在就是苦苦地等著,病人也是苦苦地等著。大多數病人都是靠著自身的免疫力,免疫力扛不住的,也就是眼睜睜地死了。」他說,「你想,湖北醫院的院長都死了,他能不搶救嗎?可見現在基本上病了就靠你自己,沒有特效藥。」

至於北京目前有多少人染疫死亡,他表示,政府不說,百姓也不知道,「聽說有死人,我們都是看政府公告,政府公告說真相我們就知道真相,說假話我們就不知道真相。」

他強調,中共這個政權是永遠不會跟百姓講真話的,「(中共)一貫如此,我們也聽到很多的消息,不然我們全蒙在鼓裡,還是有很多人傳遞了很多國內國外的消息,但我們只是聽說沒法驗證。」

民怒指中共疾控中心蓄意隱瞞疫情

武漢疫情失控蔓延,陳先生認為是中共國家疾控中心當初刻意隱瞞造成的,「要不是他們這樣忽悠老百姓,那病情能到那麼大嗎?」

他怒指疾控中心,「你們幹這行的,花那麼多錢,建立了國家疾控信息網路,你號稱10個小時就可以從地方傳到中央,你400個小時過了你還在說假話,你這是失誤嗎?養你們這幫混蛋幹什麼的啊?」

「對內一套,對外一套。」他說,「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2月3日外交記者會上說,自1月3日起,30次向美國報告疫情和治理辦法,中國人民怎麼不知道啊,你對內怎麼一點疫情都不透露?」「對國外30次通報,對國內連說真話都捉去訓誡,你們是對中國人民負責,還是對美國人民負責啊?高官厚祿,幹了什麼?」

「醫生之間互相交流一下疫情,你居然把他們抓去訓誡,這8個醫生都是業界的翹楚,你一個警察有什麼資格訓斥他們啊?為的是掩蔽真相。」他說,老百姓只能躲在家裡,被矇騙而一無所知,「這些人犯下的罪行是不可饒恕的。」

他接著說,「災情還沒結束,就開始歌功頌德了,我說,無論你們(地如何)把老百姓人民蒙蔽起來,你們不會覺得(自己)尸位素餐嗎?不覺得無地自容嗎?罪是你們犯的,你還出來當英雄?這什麼東西?」

「我們很清楚,當有人追到疾控中心的時候,追到高福的時候,高福是給疾控中心的有一個叫做保證書,保證不洩密,他報告的不是,說沒有證據說明高福這個醫療疾控中心(派出的專家組)到武漢以後回來是報告的可防可控人不傳人。」

他表示,整個過程層層疑點都顯示政府當局的腐敗和輕視人命,「當把這個情況報告到疾控中心以後,疾控中心立即向國務院匯報,國務院的人說上面不同意,請問上面是誰?他們的上面還能是誰?而後來又向美國通報疫情,外交部的發言人她為什麼向國外要報告疫情?對國內說人不傳人?你們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還有病毒從哪而來?零號病人沒找著,也沒有努力去找這個人,41例裡面有13例是沒有到過華南海鮮市場的,追根究柢這些事情也應該是同時進行,還沒有把這些問題解決,就開始歌功頌德了。」他說。

政府壓縮數字 掩蓋真相 往基層推責任

陳先生還提到,「政府為了穩定人心想盡了辦法,其中一條就是數字進行壓縮,從我來看,政府的數字可信度不高,為什麼?武漢社區的檢驗是畫指標,你這個地方給你一個兩個指標。」

「對於病情比較嚴重的,他只做一次測試,而其他的人卻沒有測試的機會,沒有機會怎麼能夠把這個人頭算進去呢?不就是巧妙地隱瞞了人數嗎?而最後責任絕不在你這兒,你的責任是(算到)社區(頭上),是你(社區)沒有把人數報上來,而我沒有錯,你給的人家多少機會啊?」

由於政府規定病人要先經社區認定確診才安排醫療,他強調,政府搞的這個權力下放實際是變相推責,讓百姓和社區產生矛盾對立,「他所謂把權力下放到基層,你這個權力人家沒辦法行使,基層有什麼辦法呀?要有房子,還有醫院,還有醫生,還有專業人員,都沒有,你下放給他們權力,你不是給權力,你是推責任。」

而最終可憐的是老百姓,「在武漢有一些人,因為輪不到檢測,又只能關在屋裡,而且只要有了一個(感染),家裡全都被感染,一家六口,(有的)一家九口,除了一個小孩沒感染以外,全都感染了,等待他們的是什麼呀?」

「但是把這些人接到醫院,又能怎麼的?醫院又沒有這個能力,湖北的省委書記說我們準備很充分,很充足,你什麼都沒有,老百姓遇到這個事了,你說有什麼辦法,沒辦法。」

對於政府還對外宣傳只有中國才有這個能力控制這個疫情,他譏斥:「胡說,國外做不到?國外能這樣子說假話嗎?能夠警察出來訓誡醫生嗎?」

「中共是一個一元化的(體制),只對領導負責,不對事實負責,也用不著對人民負責,這才是根本的問題。你(中共政府)現在調動千軍萬馬去吩咐上前線,因為這些資源都掌握在你手上,這不是你的強大,這是你的霸道。」

中共體制下,「捂住你的嘴,堵住你的耳朵,讓你什麼都不知道」

對於網路上此時傳出一些歌頌政府控制疫情和民眾相互救助的感人故事,陳先生指出,「這些所謂老百姓,不見得就是我們老百姓,是他們(中共政府)僱的水軍。還有,網上只許說這樣的話,不許質疑,這才造成了一種形勢,好像人民都在歌頌他們。」

他也提到在中共一貫的愚民政策下,確實有很多百姓被欺騙愚弄,「這些愚民都這樣,薩斯(SARS)的時候是這樣,60年過苦日子的時候也是這樣,在這樣一個體制下,他只能這樣,可以肆無忌憚地去表揚,去歌功頌德,但誰也不敢追究責任。」

「因為從薩斯以來,從60年過苦日子以來,我們都是被蒙蔽的人,60年那麼苦的時候,我那時候正在讀書呢,學校領導做報告,說現在情勢大好,國際情勢大好,國內情勢大好,省裡情勢大好,市裡情勢大好,學校情勢大好。好嗎?人都餓死了,他還在說好。」

他嘆息:「但你除了這以外,你還能聽到什麼啊,餓死的人你能去看嗎?你看得見嗎?現在情況不又是一樣嗎?」

他表示目前疫情真相仍被掩蓋,「我們只能在微信上看,我們和誰都沒有辦法說話。」「我們轉發的東西也是政府的公告,我們只能說有兩種不同的評價,至於信息來源,我們全靠的是微信裡面傳播的,有些信息是假的,有些是我們沒辦法接受的,看法也是分歧很大。」

即使知道真相,說真話也有危險,「我要說多了,我就有了危險。」他指出在這個體制下,「摀住你的嘴,堵住你的耳朵,讓你什麼都不知道,這種情況如果還要延續,還不改過來,將來的危險就在不遠處。」

責任編輯:劉毅#

相關新聞
疫情下北京再現陰霾天 部分地區重度污染
【拍案驚奇】多地爆疫情嚴重 張家口警持槍巡邏
台灣歌手大支再推新歌 呼籲向中共追責
內蒙石油加工公司煤氣管道著火 至少4死傷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4.30疫情追蹤:甘肅經濟十萬火急
【紀元播報】獨家:各地祕密培訓 中共層層瞞疫情
【紀元播報】名家專欄:媒體學舌北京前應三思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治下 中小企業家血淚控訴
【一線採訪視頻版】遭當局威脅 武漢志願者噤聲
【珍言真語】薛浩然:董梁「舊電池」重啟 林鄭無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