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獨家】一天燒百具屍體 殯儀館員怒斥狗官

武漢疫情乃是中共造成的人禍,真相才能拯救生命。2020年2月7日湖北武漢一名保安。(Getty Images)

人氣: 2138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汪有法、何堅採訪報導)中國大陸爆發的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到底死了多少人?湖北某殯儀館人員在憤怒中說出了殯儀館接運和火化遺體的真相,數字觸目驚心。

「要聽真話還是假話」,「說實話,我本人都快崩潰了」,「我們的人員從春節前到現在都沒有休息」,「我們現在的運輸量和火化量是平時的四到五倍」,「昨天總共接運遺體127個,燒掉了116個」。

2月4日,大紀元調查員以特殊身分暗訪湖北省多家殯儀館的高管,從而獲知其中兩家殯儀館每天的實際火化量,是平時火化量的4~5倍。據估計,武漢最大的漢口殯儀館一天至少焚燒225名新冠肺炎死者。詳見另一篇報導:【獨家】湖北兩館每日火化約341新冠死者

暗訪錄音首次披露了,在新冠肺炎第一批死亡高峰爆發前,多數病患並非病逝在醫院,而是被迫在家中等來了死亡。「前幾天我做了一個統計數據,百分之三十八是醫院接來的,百分之六十一是在家裡死亡的。」

該館員怒罵中共官員們:「別相信他媽的那些狗官,他們要亡」,「像他們這樣搞下去,不敢想像啊!」

為保護受訪者,本文使用化名並變音。

調查時間:2020年2月4日

調查錄音之一

調查員:我是中央督察組的,我這汪有法,哎。

尤虎:哎,你好。

調查員:是這樣的,我是抽查一下,問一下。

尤虎:哎,你說。

調查員:就現在的疫情啊,我們看到還在向上漲,你們現在這個工作量,你們目前完成得可以吧?就是目前的工作量你們感覺怎麼樣?還可以完成,對吧?

尤虎:現在壓力很大,現在壓力很大,你要是聽真話還是聽假話(有些激動)?

調查員:你當然要說實話哪,

尤虎:要實話我就跟領導說,我現在我本人都要快崩潰了。

調查員:哦,你講講看,為什麼?

尤虎:壓力非常大,我們現在壓力非常大。

調查員:嗯,為什麼呢?你們現在……

尤虎:如果領導重視這個問題,現在重心在醫院這塊,這塊被人遺忘了,我們現在的運輸量和火化量是平時的四到五倍。

調查員:哦

尤虎:我們的人員從去年,年前到現在人頭上沒有休息。

調查員:哦,就是。

尤虎:而且還得不到人員的補充。

調查員:嗯,那你現在說四到五倍,像昨天你們有多少?

尤虎:我這個數字我不好跟你說,因為我不知道你的真實身分,你光一個電話,按照上級的要求這個數字不准隨便說,只能講個大概的情況

調查員:對,我知道。

尤虎:我不知道你的真實身分。

調查員:哎,這個理解。

尤虎:不能說具體的數字。

調查員:哎,我現在就問你呀,我就是想了解這情況,然後呢看你們人員需要多少?

尤虎:你按照我們的組織程序去詢問,因為你現在是一個電話,我按上級的要求我不能隨便透露數字,可以跟你講個大概的情況。

調查員:好,你現在就跟我講個大概的情況,我現在就需要了解

尤虎:大概的情況我剛才講了,我們現在的業務量是平時的四到五倍。

調查員:哦,四到五陪。那你這個業務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尤虎:啊?

調查員: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麼緊張的?

尤虎:從臘月的29

調查員:啊

尤虎:這個數量在不斷的上升,現在已經達到最高峰

調查員:昨天達到最高峰,是說什麼時候到底最高峰?

尤虎:昨天是最高峰了

調查員:你說的臘月29是12月29是吧?

尤虎:臘月29應該是元月23吧,22號開始,就感覺不對頭了,這個人數上升有點猛了

調查員:哦,那你們現在是每天是三班倒嗎?

尤虎:不叫三班倒,領導!哪有人三班倒啊?!我現在有兩班到就不錯了。

調查員:哎喲

尤虎:我在這裡每天能睡上兩三個小時已經是很幸福的了

調查員:哎喲,那是你們辛苦了!那現在是如果給你們增加人員的話,需要多少人?可以滿足目前的這個量?

尤虎:哦,增加人員?

調查員:啊

尤虎:如果按照昨天的那個量的話,至少給我增加四十到五十個人。

調查員:四十到五十個人,好,四十到五十個人。那你們現在有多少人?

尤虎:我現在有一百一十多人。

調查員:哦,一百一十多人,你們一共有多少個爐子?

尤虎:我的爐子設備一共有十八台,但是能夠使用的只有十一台。

調查員:十一台。

尤虎:能夠使用的只有十一台。為什麼只有十一台,就是他媽的一幫人去年我本來招標搞的(……非常激動聽不清)我不想給你說了。

調查員:哦

尤虎:基層可難哪!

調查員:那你那些十一台可以工作,不能工作是壞了嗎?還能不能修?

尤虎:有的壞了,有的是完全不能修了。前年好不容易通過市指揮部,從外地找了兩個維修工過來一直到現在封城

調查員:這個我告訴你,我馬上派人來給你維修爐子。啊,你現在是需要什麼?我問你,你現在需要什麼?需要人四十幾個人。

尤虎:我現在需要人

調查員:嗯

尤虎:我們現在人太疲倦了,太疲乏了得不到休息

調查員:嗯

尤虎:你剛才說三班倒,我現在兩班倒都做不到了

調查員:哎喲,那你這兩班到24個小時,那一班就得十幾個小時呀

尤虎:我都連年都沒有回家了,領導哎!

調查員:哎喲,那你一個爐子要幾個人看?是一個人看就行了嗎?

尤虎:我一個人要管幾台爐子,我火化工加上維修的總共才十二個人。

調查員:哦,那你剛才不說你有一百多個人嗎?

尤虎:一百多人還有些女同志,我現在車隊那邊我九台車,每台車派四個人,兩班到,領導你算算,我全館的男同志全部去接屍體了。女同志搞調度,接電話,搞消毒。

調查員:那你一台車一次能拉幾個人啊?

尤虎:以前一台車拉一個人的。

調查員:現在呢?

尤虎:現在把裡面的那些東西給拆掉了。

調查員:哦

尤虎:最少拉兩個。然後,把不是殯葬車的中巴車把椅子卸掉,一次拉七、八個。

調查員:哦,這樣啊,哦,那你十一台爐子那是少了一點。那一台爐子處理一具屍體需要多長時間?

尤虎:五十分鐘。

調查員:五十分鐘。那能不能縮到半個小時?這個能不能縮短?

尤虎:縮不了,縮不了。

調查員:那有些地方說四十五分鐘到四十多分鐘就可以了嘛。

尤虎:那我不知道人家的設備上怎麼回事。

調查員:哦

尤虎:我們燒到五十分鐘。

調查員:對,五十分鐘,那也是夠忙的哪,哎喲那你真是夠忙的呀。

尤虎:我說我就要崩潰了就是這樣。

調查員:那你原來正常的情況下不需要晚上值夜班的對不對?

尤虎:以前按照習俗12點鐘之前要入葬,所以說我們從一大清早,從早上6點鐘開始上班,開始火化,到中午就不幹了。現在的情況是怎麼樣的,我告訴領導,遺體接應過來立即火化不停。

調查員:哎喲,那真是現在夠忙;還有一個,那你現在拉過來的每天能不能完成?有沒有積壓下來放到第二天做的?

尤虎:火化的,積壓的還不是太嚴重。

調查員:嗯

尤虎:主要的遺體在醫院我們接應不及時。

調查員:哦,就是車少。

尤虎:我們那個狗屁書記馬國強,他還說什麼要我們一個半小時把遺體拉完,拉得了嗎?讓他去試一試拉一下試一下。

調查員:哎喲

尤虎:他媽的狗屁官僚主義(激動喊叫)。他給我們下指標讓紀委督察我們,醫院病人死了以後讓我們一個半小時把遺體拉走。

調查員:對,那是。

尤虎:可能做到嗎?(大聲喊叫)

調查員:那你叫他派車來呀,你叫他派車拉過來嘛,你們負責燒。

尤虎:跟他們要人沒人,要車沒車(激動大喊)

調查員:那你叫書記你說你叫人給我拉過來

尤虎:狗屁書記

調查員:你叫他派車送過來,你說我們沒車,我們燒可以,拉沒那麼多車。

尤虎:我不怕官,我們局長怕官,他敢去說嗎?

調查員:嗨呀,所以說這些事情,可是你們書記匯報說是你們是保證完成,而且現在還是有潛力。

尤虎:狗屁,他媽的。

調查員:你想想看。

尤虎:他媽的該槍斃!

調查員:哎呦!……

尤虎:我這是個基層黨員憑黨性說的話。

調查員:對,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像昨天,昨天你們拉了多少車?跑了多少趟?

尤虎:這個不好說多少車,領導我真的不好說多少車。

調查員:對,沒關係,你不是沒關係。

尤虎:這個基本的組織原則我還是要遵守的。

調查員:沒關係,我至少應該很快給你解決人來,第二個叫你們書記給你派車來。你說你們需要增加多少輛車?

尤虎:我們現在主要是人力的問題,車給我增加個三、四輛就可以了,我的人現在受不了了。

調查員:人給你增加四、五十個人。

尤虎:二十四個小時人不停的去搬運接人,我們現在所有的人男同志全部投上去了,能動的都上去了。

調查員:哦,你們這個一月二十日以前是不是還可以嘛啊

尤虎:一月二十日以前還可以,情況不是太嚴重,但是這個數字是一直向上,向上走。

調查員:那向上走數字從十二月二十日就開始了對吧?

尤虎:應該是從元月的十幾號數字就開始不正常了。

調查員:哦,對,昨天還不是最高。

尤虎:昨天是最高峰值。

調查員:我跟你講昨天還不是最高,現在還在往上增,所以我要打電話來問問你們的承受能力呢,就是這個原因。

尤虎:我真的承受不了了,我昨天我跟我的局長說,我說我要瘋了我自己就要去跳樓了,我說你下的這些任務的真的完成不了,我說,什麼醫院裡面人死了以後,這是我們馬書記說的哈,人死了以後三十分鐘內醫院完成消毒打包;公安部門三十分鐘內完成給家屬的什麼手續,同意立即火化;民政部門三十分鐘內把遺體接走。什麼狗屁書記呀,有點常識沒有哇?

調查員:嗯

尤虎:我們管的範圍多大,我的車開過去半個小時都到不了。

調查員:對呀!你知道他們其它幾個殯儀館情況怎麼樣?

尤虎:只會比我差,不會比我好。

調查員:哦,你跟他有溝通嗎?

尤虎:有溝通啊。

調查員:哎,你最近跟哪個殯儀館有溝通過啊?

尤虎:我跟漢口的殯儀館溝通過,他現在的業務量比我還大,他的壓力比我大。

調查員:你說是哪一個殯儀館?

尤虎:武漢市漢口殯儀館。

調查員:哦,他的比你們那裡壓力還大。

尤虎:它的量比我的還大

調查員:哦,他們是服務範圍是哪幾個醫院啦?

尤虎:它服務的是漢口片的,就是武漢市江岸、江漢、橋口、東西湖區,然後武漢市第一批定點的二十三家定點醫院它承擔了八家。武昌殯儀館承擔了八家,漢口館承擔了八家,這兩個大館,壓力特別大。

調查員:哎,除了這個醫院之外,有沒有這個社區直接給你們拉來的?有些倒在路上的他就不一定去醫院了對不對?

尤虎:有,前幾天我做了一個統計數據,就是前幾天的數據啊,不代表這幾天,這幾天醫院有所改善,前幾天我做了一個統計

調查員:哦

尤虎:百分之三十八是醫院接來的百分之六十一是在家裡死亡的

調查員:哦

尤虎:所以說這個就醫的情況很不好,前幾天。

調查員:對

尤虎:你想想,百分之六十多在家裡死的

調查員:哎喲!

尤虎:當然在家裡死的不一定是那個肺炎哦,我說的那個數字沒有區分肺炎和非肺炎。

調查員:對,現在大部分都是,對。

尤虎:就這麼個情況。

調查員:哎喲!

尤虎:武漢市這幫狗官把這個城市管理得一塌糊塗。

調查員:嗯,是,是有些問題,哎呀,真的是你們辛苦了啊,你們辛苦了!啊,我們儘快,要叫他們儘快的解決這些問題。

尤虎:好,好好。

調查員:好,謝謝,謝謝!

尤虎:以上我說的是憑著一個共產黨員的黨性說出來的。

調查員:嗯,知道了,好好,那就這樣。

尤虎:好,謝謝。

調查員:辛苦了!多保重。

尤虎:謝謝領導關心。

調查錄音之二

……

調查員:你好,剛才我們通過電話。

尤虎:啊,你好。

調查員:我放下電話呢,就給你們這個市裡的領導講了一下情況,讓他們趕緊派車來,他們答應儘快給你派車來。但是呢他們也說個情況,我在想這可能情況有時候溝通不夠啊,他說呢昨天呢,你們不至於那麼忙嘛,說你那裡可能就四五十個不至於忙成那個樣子。我就想著要核實一下是不是這樣的?

尤虎:領導,你能不能派人實地到我這邊來別問我,到我車隊的調度室查我們的派調車單,行不行?

調查員:哎,現在是這樣的啊。

尤虎:然後看看我的,從源頭查起,我每一個遺體從哪個醫院拖過來的,幾點鐘拖的,幾點鐘火化的。

調查員:對。

尤虎:好不好?領導!

調查員:哎,對。

尤虎:你別相信他媽的那些狗官(非常激動)。

調查員:對,現在是這樣的。

尤虎:他都要亡!!(高聲喊叫非常激動)

調查員:為什麼中央派我們這個督查組到這來,就是因為我們有些情況了解不到,這些領導為了當地的工作啊,這個成績啊,這個形象啊,他有時候不一定給我們說真實情況。

尤虎:對。

調查員:所以呢,我們要實地的找你們基層的問一下,就這個原因

尤虎:我跟你負責的說。

調查員:嗯

尤虎:昨天是我們最多的一天。

調查員:昨天是多少?你能不能告訴我一下,他說四十多個不到五十個,是不是這樣的?

尤虎:我就姑且相信你一下。

調查員:嗯,你說。

尤虎:我昨天總共接運的遺體127個,燒掉了116個,然後確診數,哎確診數是8個,我拖的127個中間根據死亡證上確診的是8個,寫的疑似的是48個。我這是全部有死亡證書在我手上的。

調查員:嗯,好好,我知道了,那他們還只是說了一半。哎喲就是縮水呀,他就是覺得好像是他們工作做得很到家了,下面呢很多的是抱怨,哎,這個是,我知道你們很辛苦啊,你們一線工作很不容易,這些領導呢他也不見得了解真實情況,行,那我知道了。

尤虎:真的希望中央重視。

調查員:好,你放心好了。

尤虎:像他們這樣搞下去,這這這個不敢想像的啊!

調查員:是啊,行,我知道了,好。

尤虎:謝謝領導!

相關報導:【獨家】湖北兩館每日火化約341新冠死者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20-02-09 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