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病毒侵法國 首攻武漢友好城市

田雲

人氣 7300

【大紀元2020年03月13日訊】中共肺炎爆發後,中共隱瞞疫情,為了維穩而錯失黃金防控期,導致病毒四處傳播,危害全球。目前,在中國以外,韓國、伊朗、意大利、西班牙、法國等國的疫情呈惡化趨勢。數據顯示,各國受疫情影響的程度與其和中共的關係形成正比,法國也不例外。

法國首例確診地竟是武漢的友好城市

2020年1月24日,在法國西南部港口城市波爾多(Bordeaux),法國和歐洲的首例中共肺炎被確診,患者是一名48歲的法籍華裔男子,曾去武漢出差,回國後於1月23日就診。此例標示,中共肺炎已傳入歐洲。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波爾多市在1998年6月與武漢結為友好城市,而來自中共的病毒竟「選擇」此地為首個「攻擊點」。據陸媒報導,多年來,武漢和波爾多市往來密切。

2010年9月7日至9日,法國前總理、時任波爾多市市長朱佩(Alain Marie Juppé)率52人代表團訪問武漢,與武漢市簽署合作協議,兩地承諾將在政府管理、教育研究、經濟、醫療衛生等5個方面開展全方位合作。

1月24日稍晚,在巴黎又出現兩個確診病例,其中一人剛從中國返回,另一人是其近親。

1月28日,一位年約80歲的中國湖北男遊客在巴黎確診,這是法國的第4宗個案。他與3位家庭成員在武漢辦理了出國簽證,隨團到歐洲旅遊,於1月23日抵達法國,四人先後確診感染。2月15日,這名老人在醫院去世,成為法國和歐洲的首個死亡案例。

截止到3月11日,法國感染中共肺炎的人數為2281例。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按照法國2011年流感大流行防疫政策,目前一些地區已進入疫情第三階段:病毒已經無法遏制,政府的目標轉為儘量減輕疫情後果,醫療系統可能飽和。幾天前,疫情重災區、法國北部瓦茲省的一名醫院院長對《巴黎人報》記者表示,醫護和接聽急救電話的工作人員都已不堪重負,醫用口罩也告急。

2020年3月9日,法國西南部城市波爾多的一名醫護人員在為病人做檢測。波爾多是武漢的友好城市,也是法國和歐洲首例確診的出現地點。(Photo by GEORGES GOBET/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9日,法國西南部城市波爾多的一名醫護人員在為病人做檢測。波爾多是武漢的友好城市,也是法國和歐洲首例武肺確診病例的出現地點。(GEORGES GOBET/AFP via Getty Images)

華為在法國

3月5日,華為公司在法國的首家旗艦店在巴黎揭幕。該店設計考究,狀似宮殿。華為歐洲消費者業務總裁戢仁貴受訪時表示,歐洲代表著海外高端市場,是華為的「戰略高地」。

這一天,法國的中共肺炎確診人數從前一日的285例增長至423例,增幅為48%。

華為自2003年起在法國發展,成為中方在法的最大投資者。2014、2018和2019年,華為三次選擇巴黎作為手機新機型的全球發布地。2015年3月12日,華為全球「美學研究中心」在巴黎落成,這是華為在法直接投資的重要部分。

由於華為的中共軍方背景和該公司的竊密活動,美國政府認為,使用華為5G設備將帶來安全隱患,因此敦促歐洲國家禁用華為。但是,法國不聽美國的警告。

2019年5月15日,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簽署行政令,禁止美國公司使用由那些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公司製造的通訊設備。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宣布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即要求任何向華為出售產品的美國公司必須獲得許可特批。

5月16日,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巴黎舉行的歐洲頂級科技峰會「VivaTech」上公開反對美國的這一禁令。馬克龍以英語發言表示:「法國和歐洲都是務實和現實的。我們都希望拓展就業、商業以及革新。我們都相信合作與多邊主義……我們的觀點不是要封鎖華為或者任何一家公司,而是保障我們的國家安全、歐洲主權。我認為,對任何國家發動一場科技戰或貿易戰都是不恰當的。」

今年2月13日,法國政府宣布,華為不會被排除在法國5G網絡設備供應商之外,但可能會受到限制。

2月27日,華為宣布,將在法國建立其位於中國境外的第一個大型工廠,初期投資為2億歐元。

武漢P4病毒實驗室

疫情爆發後,一些關於新冠病毒來源的推測和分析指向了武漢病毒研究所。該所擁有的中國首個生物安全四級的P4實驗室,是由法國按照梅里埃在里昂的P4實驗室模板幫助中國建設的,被中共媒體稱為「一帶一路」的典範、中法兩國在公共衛生事業領域科技合作的重要象徵。

今年1月25日,法廣發表了《法媒爆中法武漢病毒實驗室P4合作項目為何引發爭議》一文,提到法國的挑戰網站刊登了《法國—中國之間的危險關係》一書中有關中法合作建設P4病毒實驗室的內容。

文章介紹,2003年,中國科學院向法國政府提出協助中國開設同類病毒研究中心的要求。但是,有些法國專家擔心,中方會使用法國提供的技術來研製化學武器,法國情報部門當時向政府提出嚴正警告。

儘管如此,在時任法國總理拉法蘭(Jean-Pierre Raffarin)的支持下,中法雙方在2004年希拉克訪華期間簽署了合作協議,確定法國將協助中國建設P4病毒中心,但是協議規定北京不能將此技術用於攻擊性的活動。拉法蘭曾經就此表示:「兩國政府首腦簽署了合作協議,但之後行政部門百般阻攔。」

法廣的報導還寫道,法國對外安全總局指出,法國里昂的一家建築設計所RTV原定負責武漢P4實驗室的工程,但是,2005年,中共官方選擇了武漢當地設計所IPPR(中國中元國際工程有限公司華中分公司)負責工程。據法國安全部門調查,IPPR設計所與中共軍隊下屬部門有密切關聯,這些部門早已是美國中央情報部門的監督目標。

由於上述安全擔憂以及協議具體落實部門的一再延遲,再加上2008年法中之間的外交危機,導致武漢P4病毒中心到2017年才正式投入運作。

2017年2月23日,時任法國總理貝爾納·卡澤納夫(Bernard Cazeneuve)訪問湖北武漢,出席了武漢P4實驗室的剪綵儀式。

據陸媒報導,卡澤納夫表示,法國為能夠與中方成功建設中國第一個P4實驗室而驕傲。他還說,疫情無國界,推動P4實驗室在武漢的建設將成為應對新發疾病的「橋頭堡」。中科院副院長張亞平則稱,希望實驗室在未來能為中法兩國在新發傳染病防控等領域深層、廣泛的合作中發揮積極的作用,造福中法兩國和世界人民。

法廣的報導還說,有法國政府官員向記者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例如,中方當初承諾僅在武漢修建一個實驗室,然而後來發現,中方已經修建了多個實驗室,而且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

對於鼎立支持援建P4實驗室的拉法蘭,中共稱其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在關鍵時刻為中國投下重要『信任票』」,並於2019年9月授予其「友誼勛章」2020年2月15日,拉法蘭向中共環球時報-環球網發去一段支持視頻,用中文喊道「武漢加油。」

2020年3月12日,一個法國男孩在其關閉的學校的大門前閱讀關於中共肺炎的信息。 (Photo by PASCAL GUYOT/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12日,一個法國男孩在其關閉的學校的大門前閱讀關於中共肺炎的信息。 (PASCAL GUYOT/AFP via Getty Images)

法國的親共軌跡

法國是西方大國中第一個與中共建交的國家,1964年1月27日與中共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2月10日與中華民國斷交。時任總統戴高樂奉行獨立於美國和北約之外的外交政策,所以向中共靠近,儘管其本人對共產主義並無好感。

法國還是第一個在大學設置中文系的西方國家,第一個舉辦「中國文化年」和批准設立中國文化中心的國家。目前,中共在法國設有18所孔子學院,中法之間結成102對友好省區市,近4萬中國學生在法留學,逾10萬法國學生在學習中文。

法國視中共為平衡與美國利益關係的戰略夥伴,需要中共在某些政治議題上的支持,並在很多方面依賴中國的市場。2008年,法國總統薩科齊會見達賴喇嘛導致了中法外交危機,但是總體來看,法國對中共的態度一直相對友好。

2020年3月2日,法國瓦茲省克雷皮(Crepy-en-Valois)地區的醫護人員接到疑似病例的報告後趕來調查。(FRANCOIS NASCIMBENI/AFP via Getty Images)

馬克龍與中共的交道

2017年3月2日,法國總統候選人馬克龍公布了政治綱領,他承諾如果當選,將推出一攬子財政計劃並刺激經濟復甦。3月3日,馬克龍接受《巴黎人報》採訪時表示,自己是「毛澤東主義者」,他還引用了鄧小平的貓論:「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

2018年1月,已經成為總統的馬克龍結束首次訪華後、回答法媒提問時說:「我們必須改變對中國的看法。如果我們能夠放棄成見,調整做法,中國對我們來說不但不是威脅,反而是機會。」

馬克龍在2019年10月21日表示,期待推動中法「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進入新層次。

2019年11月5日,馬克龍帶領大型法國企業代表團參加了在上海舉行的國際進口博覽會。這是歐盟主要國家首腦第一次出席「進博會」,被指具有為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背書之意。

11月6日,馬克龍與習近平在北京會談時表示,法方對中國企業赴法合作持開放態度,不會針對中國企業關上市場大門。法方願推動「一帶一路」同歐盟歐亞互聯互通戰略對接,共建綠色「一帶一路」。

馬克龍訪華期間,在多次公開發言中都未提及中共對人權的嚴重侵害,因此招致批評。外界評論,這位法國總統更熱衷於談生意。跟隨他訪華的法國企業簽下了高達150億美元的合同,涉及航空、能源、農副產品等領域,包括20家法國公司獲得了向中國出口家禽、牛肉和豬肉的許可。

11月6日,法國駐上海總領事紀博偉(Benoît Guidée)在「選擇法國」新聞發布會上說,法國企業踴躍參加第二屆進博會,「這足以說明法國企業高度重視中國市場,想要在這裡捕捉商機。」

馬克龍的內閣成員中,不乏親共人士。例如,法國總理愛德華·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曾多次訪問中國,為不少法國華商所熟悉,地產商黃學勝就是他的好友。當菲利普還在勒阿弗爾市擔任市長時,他曾建議黃學勝在該市競標建造了一個商貿中心。

前內政部長、法國第二大城里昂市市長傑拉爾·科隆(Gérard Collomb),是第一個響應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法國政客,他也是中國的常客。

經濟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Bruno Le Maire)也曾多次訪問中國。他在參加總統大選黨內初選時,得到了華商孫文雄的大力支持。

美國已經多次告誡西方,必須正視中共的威脅,應當直面中共挑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等政要明確區分「中國」與「中共」。然而,法國卻把中共視為戰略夥伴,不斷加強以利益為前提的合作。

這次疫情充分表明,法國親共所得到的「回饋」,不是它想要的「機會」,它幫助中共建成的病毒實驗室也根本沒有造福兩國人民。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疫情最前線】法國醫援 北韓高層誰感染?
陳思敏:力挺一帶一路 意大利慘淪歐洲最大疫區
【疫情透視】意大利疫情與親共政策
中伊戰略夥伴關係是伊朗新冠疫情爆發根源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重播】川普8.3新聞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
【薇羽看世間】轟炸黃岩島?美軍名將們的啟示
【新聞看點】TikTok命運?蓬佩奧:川普受夠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