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瘟疫大流行過後 世衛將被重新評估

人氣 7280

【大紀元2020年03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自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中國武漢爆發以來,世界衛生組織一直和中共當局保持一個腔調,沒有及時將此病毒的威脅公告全球,很多專家對此表示沮喪,並稱,疫情過後,世衛將會被重新評估。

福克斯新聞引述專家的看法指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從一開始爆發到目前在全球肆虐,世衛屈於政治壓力而拖延公布疫情的威脅風險:世衛先是拖延宣布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為國際公共緊急事件,後來又拖延將該疫情定性為全球大流行,使各國沒有儘早對疫情保持警惕。

世衛對台灣的提醒充耳不聞

世衛組織今年1月在推特上寫道:「中國當局進行的初步調查沒有發現明顯證據證明,中國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人傳人。」

這一聲明降低了人們在疫情爆發最關鍵的頭幾週內的防範意識,導致病毒迅速擴散,不僅擴散到中國大陸各個省份,而且也向海外輸出。

福克斯新聞報導,實際上台灣官員聲稱,他們早在去年12月就提醒過世衛在武漢爆發的病毒有「人傳人的危險」。 但是,台北領導人本週表示,世衛並未將這一消息傳遞給其它國家,對台灣的提醒充耳不聞。

當美國政府在1月31日發布旅行禁令來阻止中共病毒從美國邊境進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當時卻警告說,阻止疫情蔓延不需要實施廣泛的旅行禁令和限制措施。他說,這些措施可能會增加「恐懼和污名化」,且對全球公共衛生基本沒啥益處。他建議其它國家不要效仿美國。

世衛兩次延遲宣布疫情威脅

佛羅里達州生物醫學專家阿提拉·赫特倫迪(Attila Hertelendy)告訴福克斯新聞說,(世衛組織)一直在通過低估(病毒)威脅程度試圖做到政治正確。當他們在1月下旬將病毒的全球危險性評估為「中等」時,該組織就已經失去了一些信譽。

赫特倫迪表示,對於一個為世界人民、各國政府和商業界提供疫情建議的國際機構,他們(世衛)行動太慢,受到官僚主義和政治正確的束縛。「他們(世衛)有很多優秀的員工在為他們工作,我的很多同事都是他們的顧問,他們只需要聽取他們(顧問和員工)的意見,迅速採取行動。」

美國羅格斯新澤西醫學院(Rutgers New Jersey Medical School)的醫學和流行病學教授斯坦利·魏斯(Stanley Weiss)認為,缺乏遏制疫情的早期行動尤其令醫學界感到沮喪。

魏斯表示,令他感到沮喪的是,世衛組織在開始階段很明顯十分害怕將疫情的威脅程度從流行病歸類為大流行,而從中國疫情中所收集到的所有證據都表明這應該是(瘟疫)大流行。

「從歷史上看,世衛組織的一個強項就是其善於建立(對疾病的)共識。而對於這場疾病,我們需要領導能力,而不僅僅是建立共識。」 魏斯說。

佛羅里達州傳染病專家丹娜·格雷森(Dena Grayson)表示,世衛組織等待太久才把這個疫情指定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這一指定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能夠為中國周邊國家的衛生官員拉響警報,開始為應對疫情傳播做準備。

同樣,在疫情爆發後的數週內,世衛一直抵制將這一病毒定性為能夠引發全球關注的「大流行」,直到3月11日,才不得已做出這一宣布。

「這很可能大大延誤了其它國家為這個致命病毒事先做好準備。」格雷森說。

在魏斯看來,是否世衛組織為了迎合某些國家的政治利益而經常忽視科學,這是一個問題。

世衛成為中共的一支手臂

福克斯說,一些批評家指控世衛組織已充當中國共產黨的一支手臂。

傳統基金會國際監管事務高級研究員布雷特·捨費爾(Brett Schaefer)表示,中國(共)一直在壓制它認為有害的信息,這對世衛組織而言並非什麼新鮮事。

「因此,其(中共)在向世衛組織和國際社會報告有關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的細節時,它沒有做到透明和真實就不足為奇。實際上,這並不是第一次。」 捨費爾說,「2003年,中國(共)隱瞞並否認傳染病暴發(SARS)長達數月之久。」

「有了這段歷史,世衛組織還願意不加審視地接受中國(共)的聲明,令人震驚。世衛組織領導層在宣布該疫情為國際公共緊急事件的決定中太易受到政治壓力的影響,這一問題需要解決 。」 捨費爾說。

世衛組織是聯合國的一個專門機構,在1948年成立,該機構被賦予廣泛的任務,負責監督公共衛生風險和監督對緊急事件的應對措施。世衛組織總部位於瑞士日內瓦,有194個會員國,年度預算約為21億美元。

批評人士譴責世衛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時試圖掩蓋中共的不當行為,反而讚揚中共當局對疫情的應對。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角色引發關注。譚德塞一直在為中共唱讚歌,而對北京掩蓋疫情以及打壓披露疫情真相的醫務人員的做法卻絕口不提。

儘管譚德塞沒有接受過作為一名醫生的培訓,也沒有全球衛生管理經驗,但他還是於2017年當選為WHO總幹事。他上任後採取了一系列令人嚴重質疑的舉措,比如任命當時的辛巴威獨裁者穆加貝(Robert Mugabe)為「WHO親善大使」。

中共最近承諾提供2,000萬美元,幫助世衛組織抗擊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譚德塞對此表示感謝。中共與譚德塞的母國埃塞俄比亞關係密切。中國也已成為埃塞俄比亞的最大貿易夥伴。在34億美元的鐵路項目中,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了29億美元的貸款。

但是,最近,在鐵路等項目未能產生開發商所期待的現金流之後,中共對埃塞俄比亞的投資並不滿意。福克斯的一篇報導說,如果中共退出埃塞俄比亞,這個非洲國家的經濟恐將陷入困境。譚德塞迫切需要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利益衝突使譚德塞和他作為世衛總幹事的行為處在中共的審視之下。」福克斯說。

世衛將面臨重新評估

佛羅里達州傳染病專家格雷森說,儘管世衛組織是一個有用的組織,其科學專家絕對是世界一流的,但不幸的是,像所有太多的組織一樣,政治有時會阻礙其採取決定性行動。

傳統基金會國際監管事務高級研究員捨費爾斷言,一旦這場疾病大流行消退,將會有對世衛的某種重新評估。

「如果該組織表現良好,成員國政府將更有信心讓其擔當更大的角色。如果該組織失敗,成員國將尋求對其進行改革或建立替代機制。」 捨費爾說,「在2014年的埃博拉危機期間,世衛組織因應對行動緩慢且無效而受到強烈批評,而會員國則敦促(世衛)領導層進行改革以解決這些弊端。從(世衛)對COVID-19的回應中可以明顯看出,該機構有必要做出更多改變。」

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訪問學者,公共衛生和傳染病專家羅傑·貝特(Roger Bate)表示,膨脹的官僚機構需要被審查,以便能夠在早期階段就能阻止另外一起像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這類的大流行。

貝特說,COVID-19提醒我們為什麼世衛重要,為什麼當世衛沒能起到應有的作用時,我們都為此付出代價。

貝特還強調,無論流行病在哪個地方爆發,世衛組織必須更加坦率地要求採取地方行動。

佛羅里達州生物醫學專家赫特倫迪認為,劇本必須被更改。

「遵循政治正確的議程在21世紀是行不通的。」 赫特倫迪說,「簡而言之,他們(世衛)需要專注於恢復信譽,承認錯誤,保持透明並準備好能夠迅速而自信地做出一些棘手決定。」#◇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美國航母上軍人染疫 中共「甩鍋」謠言再起
WHO專家受訪 裝聾拒談台灣 網友譁然
阻病毒蔓延 魁北克對省內8地區下旅行禁令
渥太華市公衛局檢測中共病毒常見問題答疑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沃勒:中共的病毒宣傳操控世界
【拍案驚奇】川普針對中共五連擊 港人兌美元
【直播】5.30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600萬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爆首例死亡 公安局癱瘓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浴池爆確診 當局恐慌
【十字路口】中共入侵5步驟 川普檄文砲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