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年為何有重大災難?

人氣 622

2020年庚子年,中國爆發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COVID-19),由於中共和世衛組織隱瞞,導致疫情迅速蔓延至全球。截至美東時間5月15日,全球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超過455萬人,死亡人數逾30萬人。美國確診病例超過145萬人,死亡近8.7萬人。5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說,中共病毒對美國的危害,超過了珍珠港事件和「911」恐怖襲擊。

然而,擅長觀測的古人很早就發現,一些重大災難多發生在庚子年。每當年份運行到庚子這一年,自然災害變多,突發事件頻發。因此,中國民間一直流傳著庚子預言、庚子之災、庚子大坎、庚子輪迴的故事。但經過往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都已得到證實。

其中,最近的幾個年代有,1960的庚子年,中國開始了持續三年前所未有的大饑荒;非洲17國相繼宣布獨立;美國正式介入越南戰爭;智利發生9.5級大地震,導致14萬人死亡。

而1900的庚子年,八國聯軍(英、美、法、德、意、日、奧、俄)進入北京,導致中國陷入空前災難,這場動盪被稱為「庚子國難」;印度發生大饑荒,數百萬人餓死;歐洲爆發罷工浪潮。

而且這樣的大災之年,每60歲一輪迴。就如同星辰的執行軌跡一般,冥冥中驅使著歷史在驚人的相似裡循環往復。

那麼什麼是庚子年?

庚子年是中國傳統的60甲子紀年法,古人早已發現,一些震動世界的大事往往會發生在庚子年。

庚子年:生肖:白鼠(金鼠),納音:壁上土。庚子是厚德之土,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能克眾水,不懼眾木來害。因為木到子位乃破敗之地沒有了氣力。庚子年,納音為壁上土,戊土為雲。戊癸化火,火為日,故為天雲日承。乃氣過孚虛之土。若得重土相資,則水木不剛,弱遇官鬼而不刑,則衰絕自保。水土同宮,子為刃,極至而反,盛於亥而衰於子,陽出而陰伏。

有人認為,庚子年的各種災難,與地球和銀日線的位置密切相關。地球處於太陽系,太陽處於銀河系,因此宇宙中,對地球影響最大的便是太陽和銀河。

當地球運行到太陽和銀河中心之間、三點成一線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它們的這種特殊同軸位置引發了3個空間彎曲,好像三個發射信號的大鍋,從而形成一個特殊的能量共振場。

這種共振,相當於數以億萬計的射線和能量波被槓桿放大後、再雙面包抄地球,引發的磁場干擾可以想像,自然而然會加速地球上生物的各種不尋常反應。

大家知道在太陽系中,土星和木星體積最大,對地球的影響也最大。這些質量巨大的行星的引力讓地球保持接近正圓的穩定運行軌道,從而使其可以從太陽那獲得持續穩定的光照,這是生命繁榮昌盛的基礎。

但是當他倆也跑到銀日線上湊熱鬧,對地球就不那麼友好了。而土木地三星匯合於銀日線周期,正是每六十年一輪迴。每六十年中的這一年,正是庚子年。

2020年,正是進入千世紀的首個庚子年。由於地球自轉且公轉,每2000年北極星會發生變化,人們稱之為歲差現象。2020年歲差與庚子年並行,相當於雙重變化的迭加,地球就更加吃不消了。

人是大自然千千萬萬生命中的一分子,道家說天人合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既然生存在這個宇宙,自然也受到宇宙能量的影響。

「天人合一」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理念。中國古人認為天高高在上,左右著人世間歷史的興衰和人間的禍福;君王受命於天,如其不能順天意而行,有錯誤和過失,那麼上天就會以怪異天象和天災給予警示和譴責。

2020年的瘟疫古書中均有預言

今年的瘟疫起源於中國武漢。其實這場瘟疫在一些古書中均有預言。在《孔聖枕中記》預言今年還有大水患,蟲災等;《黃帝地母經》中預言,瘟疫2021年將解決,難留下一半人,倖存者生活富足。《黃曆》(又稱《皇曆》或《通勝》),相傳是由黃帝創製,古代由政府頒發的曆書,公布來年的年號、節日、節氣,反映自然界時間更替和氣象變化的客觀規律,指導勞動人民的農業生產,也作為政府公文簽署日期的依據。

《黃曆》中的《黃帝地母經》預言有關2020年太歲庚子年,爆發中共肺炎。書中陳述「人民多暴卒,春夏雖淹留,秋冬多飢渴,高田猶得半,晚稻無可割,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鼠耗出頭年,高低多偏頗,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

意解:「人民多暴卒」,讓人想到中共肺炎患者在街頭倒斃的畫面;「秋冬多飢渴」,暗示饑荒的發生;「晚稻無可割」,意指農作物歉收;「秦淮足流蕩」,似乎在描述大陸民眾因疫情而有家歸不得、四處流浪的慘狀;「吳楚多劫奪」,表明浙江和湖北等地盜匪猖獗,出現搶奪物資的情況,或指引發政變;「見蠶不見絲」,系指工業停產、經濟蕭條;「山頭起墓田」,則預示大量的人死亡,山頭出現一片片墳墓。

古書《孔聖枕中記》預言爆發中共肺炎

2020年庚子年,大陸爆發的中共肺炎,在古書《孔聖枕中記》裡也有預言。資料顯示,《孔聖枕中記》是一本托名孔子所著的預言書,相傳在孔子的枕頭裡被發現。全書以六十年一甲子為一系列,分上元、中元、下元甲子六十年,逐年對自然與時事進行預測。

該書的早期版本有清朝同治、光緒及民國版本。書中有關庚子年的描述如下:「庚子疾病廣,虎狼滿山川。百錢換升米,河水沖斷船。早禾略興旺,晚稻收不全。秋冬豆麥熟,燕地蟲害田。子貢曰:天降瘟疫,地起狼煙,谷米昂貴,河水泛淹。何以商籌救濟時難?吾以為內而安民,莫如輕財平糶;外而除賊,莫如集眾練團信,能行此又何患焉?」也就是說,庚子年會發生瘟疫、戰爭(或兵變)和水災,以及糧食歉收、物價上漲,再加上蟲害。這讓人想到正在大陸四處掠食的草地貪夜蛾,逼接中國邊境的蝗蟲大軍。

《黃帝地母經》預言2021瘟疫將過去

《黃帝地母經》中陳述:「太歲辛丑年,疾病稍紛紛。吳越桑麻好,荊楚米麥臻。春夏均甘雨,秋冬得十分。桑葉樹頭秀,蠶姑自歡欣。人民漸蘇息,六畜瘴逡巡。卜曰:辛丑牛為首,高低甚可憐。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也就是說瘟疫要到2021年才能解決,人口會有很大的損失,如果能留下來一半就很不錯了。留下來的人,將進入一個歷史新紀元,生活幸福富足。

劉伯溫暗示「三字真言」能帶來平安

《劉伯溫碑記》一再警醒世人,所謂「天道無親,惟德是輔」,只有對於天地的敬畏、善良的德行,才是真正的避禍之道。而「善」在碑記中出現了數次,「行善之人得一見」,「世上有人行大善」,「除非善乃能保全。」

在碑記結尾,劉伯溫用拆字的方式,像謎一樣,告訴人們最為寶貴的三個字: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三點加一勾,八王二十口,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是「真」字(「真」的古代寫法)。「真」的上部似「七」,下部由「人」、「一」組成;將「引」字的「弓」進了「口」,就是「目」字,「引」字中「一豎」移至左側,這「一豎」加「目」組成「真」的中間部分。

「三點加一勾」,是「忍」字。這裡是將「三(個)點加(到)一(個)勾」中,將一「點」加到「勾」上部「刀字頭」中,成了「刃」,將二「點」加到「勾」下部「厶」中成了「心」,上下從新組合成「忍」。

「八王二十口」,是「善」字。善自上至下由八(倒放)、王、廿、口組成。

這三個字,就是「真、善、忍」。

如果人們想知道如何避疫保命,可以了解碑記中道出的「真言」。碑記最後還寫道:「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責任編輯:李欣

相關新聞
庚子年的輪迴 2020中國會發生什麼大事
張林:又逢庚子年,中國要巨變!
王赫:庚子年首月 中共地動山搖
【愛麗話五千】以干支紀年法推算 庚子年大事多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浙江紹興倉庫起火 濃煙滾滾
【直播】川普訪問Puritan製藥廠發表講話
【羅廚尋味】蜜汁叉燒雞排
【新聞看點】不想背鍋?李克強戳穿華麗泡沫
【胡乃文開講】天熱流汗好難受!9大茶飲消暑止汗又提神
【紀元播報】郝海東投震撼彈 美議員籲世界抉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