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用歷練豐富音樂 籍音樂傳遞美好

專訪昆士蘭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陳弦

澳洲昆士蘭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陳弦。(昆士蘭交響樂團提供)
【字號】    

【大紀元2020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楊裔飛澳洲布里斯本報導)陳弦(英文名Shane Chen)的名字來自喜愛音樂的父親。從小在音樂方面顯露出天賦異稟的他卻未按照既定軌道在藝術之路上走下去。歲月荏苒間,天才少年已成家立業,為人夫人父。輾轉浮沉後,與音樂夢漸行漸遠的陳弦此時卻坐在了澳洲昆士蘭交響樂團(Queensland Orchestra)首席提琴手的位置上。他的人生路上發生了什麼?本文帶您走進陳弦的世界。

童年展露才華

陳弦出生在中國杭州一個音樂愛好者的家庭。「我父親很喜歡音樂。我的名字就是『琴弦』的那個『弦』字。我從小就對音樂很敏感,我爸説(讓我)學小提琴。我也很喜歡,大家就一拍即合。」父母爲他請了老師進行專業訓練。

學琴練琴是件苦差,但陳弦從不用父母督促。

「喜歡嘛,自己就能堅持了。」他説,「 (有段時間)到了一個程度,當我自己要練時,我爸媽說:哎,停,別練別練,夠了夠了。」

陳弦說自己很幸運,有開明的父母,也遇到了好的導師。

他説,父母看中過程,並不注重結果,沒有給他任何壓力。「他們對我的鼓勵也很多。陪我玩啊,給我買玩具啊,給我鼓勵啊。(給了我)一個很健康的學琴的環境,沒有任何的壓力。」

非常重要的另一點是,他一路走來,都有好導師的指導與陪伴。

陳弦說,王家陽老師是香港演藝學院客座教授,「他是(我)小時候的老師。我後面其他老師也都很優秀。他們更像是上天(對我)的眷顧,(我練琴)到一個階段,就有一個老師來了。」

「當時我是王老師最好的學生。老師去訪問,自然就把最好的學生帶上了。」 陳弦說的是自己9歲那年登上了香港演藝學院(Hong Kong Academy for Performing Arts)的舞臺。首演時他擔任香港醫學會管弦樂團的小提琴獨奏,一鳴驚人。

接下來就有好幾個音樂教授請他演奏,隨後吸引了世界著名的表演藝術學校——坐落於美國紐約林肯表演藝術中心的茱莉亞學院(The Juilliard School)的試奏邀請,該學院準備錄取他。但最終因爲年齡太小、語言的問題、對國外的生活不瞭解等多方面原因,他的父母婉言謝絕了國外對他的邀請。

音樂如水包容一切

不同經歷豐富音樂表達

陳弦回國升中學後,慢慢興趣多了。「上初中了就開始玩了,運動、游泳、打籃球;玩吉他、唱歌,有很多想玩的,」陳弦回憶說。

後來因為國內考大學壓力很大,加上剛好趕上留學熱,「千禧年的時候(2000年),大家都説出來讀個書也蠻好,」陳弦父母就送他來澳洲了,學的專業是商科。

「想從商,學個金融,電腦啊,那時候電腦很吃香嘛。就是出來走一走,學學西方的一些東西,」畢業後陳弦去了一家物流公司工作。

出國後,他曾嘗試做過街頭藝人,用這種最純粹的藝術表演形式抒發著自己對音樂的那種溶在內心深處的熱愛。

「音樂就像水,可以將很多東西溶入其中,很多的思緒、很多的情感,它是表達你的經歷的一個渠道吧。」陳弦説,「你看過不同層面的人、不同層面的事物,經歷過一些事情,感悟到生活不同層面的時候,你會覺得,如果理解得對,會對音樂產生一些好的影響。就是個人怎麽去看待這個成長經歷,學到了什麽。」所以他認爲,這段時間的經歷與自己的音樂之路沒有衝突。

對於陳弦來説,「音樂是生活的一小部分,是很高尚、很美好的東西,但也只是一小部分。(因為)再美好、再偉大的東西,其實比起整個世界都還是微不足道,都只是一部分而已。」

對任何專業、任何人或事,他都沒有成見與偏見,在他看來那些事物中都有可以借鑒的。「我不覺得別人特別厲害、我特別渺小,也不覺得自己特別厲害、別人特別渺小。大家是平等的,都可以互相學習、互相借鑒。音樂可以借鑒其它的事物,別的東西也可以音樂獲得啟悟。」

澳洲昆士蘭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陳弦在演奏中。(昆士蘭交響樂團提供)

籍音樂抒懷 傳遞美好

在物流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後,陳弦覺得這個工作並不適合自己的個性。

他説:「商務(類的工作)不需要很多的情感在裡面,而我是一個比較感性的人。所以這樣的工作,時間長了就(感到)這不是我想要的。」

「我是個完美主義者。所以(看到)不好的東西時怎麽辦?人性總有醜陋的一面,怎麽辦?藝術就可以去感染、去激起美好的感受、消除不好的感受。人家借酒消愁,我彈個曲子也可以消愁。」由此,陳弦決定走回專業的音樂之路,用音樂表達美好情感,傳遞美好的感受。

用水的剛柔並濟迎接挑戰

陳弦說,他很贊同「性格決定命運」這句話。他說,每個人有自己的性格特徵,或者說叫「標記」(trademark)。他認爲,自己的特質或標記是「水」,柔中帶剛,有韌性。

上天給的天賦是埋沒不了的,終有一天仍會閃爍。

2011年,陳弦考入位於墨爾本的澳大利亞國家音樂學院(Australian National Academy of Music),重拾音樂夢想的同時,他也開始在澳洲的音樂舞臺上嶄露頭角。

就讀澳大利亞國家音樂學院的陳弦說自己在同學中年紀是最大的。「我老師(有)三個孩子,我(也有)三個孩子。」

但是自己也只能拼啊。人家晚上去party,我去練琴,」他晚上9點左右開始練琴,練到凌晨2點,中間還要給孩子換尿布。

「我最大的孩子那時候才4嵗,老二2嵗半,最小的6個月」,他説早上孩子起來了,自己也得跟著起來,「還要養家餬口。那時候每天都是睡不夠的。那怎麽辦啊?只能拼啊!因為自己喜歡。然後是責任,你不能放棄啊。」

憑著對音樂的熱愛與自己性格中的堅忍,陳弦走過了這段艱難時期,同時在音樂事業上獲得了突破。

在澳洲國家音樂學院競爭性大得「不可思議」的協奏曲比賽中,陳弦進入了決賽。澳洲廣播公司舉辦的「2012年交響樂澳洲年輕表演家獎」,陳弦是入圍弦樂決賽的三位選手之一。

澳洲昆士蘭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陳弦在演奏中。(昆士蘭交響樂團提供)

陳弦開始活躍在室內樂各個團體。他先後擔任了Flinders Quartet四人樂隊和墨爾本室內樂團(the Melbourne Chamber Orchestra)的主要小提琴手。他還擔任過阿德雷德、塔斯馬尼亞交響樂團、墨爾本室內樂團及維多利亞交響樂團的小提琴獨奏。

2018年陳弦成為昆士蘭交響樂團聲部首席第一小提琴(Principal First Violin),踏上了他音樂之路更高的一個舞臺。

昆士蘭交響樂團網站上這樣介紹陳弦,「(他)帶著頗多成就橫空出世,突然出現在澳大利亞的音樂界。」

分享成功祕訣 寄語家長

陳弦說,其實在哪裡都一樣,競爭都很激烈。他取得成功主要有三個方面:努力、天分、交流。華人有個共同點,就是很努力。努力肯定是少不了的。再加上天分。音樂很需要天分。第三個就是個性,個性也是很重要。自己很開朗、健談。尤其音樂、藝術,交流這個東西很重要,不像搞科研,埋著頭研究就好了。」

在他看來,音樂這條路很苦。想從事專業音樂之路首先必須是喜歡。「因爲你不喜歡的話,或者爲了某一種目的去練的話,你到後面肯定很辛苦。」

其次要開心。「如果沒有什麽興趣的話,千萬不要逼自己,家長也不要去逼孩子,」他說,如果家長不是音樂專業的,就更不要去逼孩子。

他認為,人生中還有很多路可以走。如果孩子真的有天賦,自己也喜歡,還能吃苦,那麽家長要多鼓勵孩子,給孩子營造輕鬆快樂的學習氛圍。

責任編輯:劉頌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