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北京女子監獄嚴防「獄情洩露」

人氣 13732

【大紀元2020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金銘報導)北京有個詭祕的地方,導航軟件上都不顯示,疫情是機密,打死人也是機密;兩人不許說話,三人有互監行動制,每天必須寫改造日記匯報……自從今年初中國多所監獄爆發瘟疫後,這裡實行了全封閉管理,看管的人和被管的人一樣沒有了自由,嚴防「獄情洩露」;堪稱人間地獄。

導航軟件上不顯示的地方

北京大興有一條河,叫「天堂河」,現更名為「永興河」。天堂河畔,有一座高牆聳立、電網纏繞的建築群,這是任何地圖導航軟件上都不顯示的地方,也是與「天堂」的名字大相徑庭的地方。

此處就是北京市女子監獄,裡面有上千名北京籍成年女犯及四百餘獄警及職工。

2020年3月,北京女子監獄外墻,高壓電網及崗樓。(大紀元)

2020年初,中國多所監獄爆發瘟疫後,北京女子監獄實行了全封閉管理。2月21日,中共司法部監獄管理局公開3省5座監獄,共計確診505例。截至2月29日,累計報告監所在押人員確診病例已升至806例,詳情沒有對外公開,疫情此後再無通報更新。

可以想像,爆發疫情的中國監獄及其内部的實際確診數量應該會更多,但確診及死亡數字涉及中共所謂的「監管機密」,外界很難知曉。

即使沒有疫情 北京女子監獄裡很多事都是監管機密

據內部知情人曝光,2003年3月19日中午,法輪功學員、北京婦幼保健醫生董翠芳,被拉到北京女子監獄一沒有監控器的平房裡群毆。現場有獄警監督執行,僅幾十米遠的斜上方,就有監獄崗樓,有警哨持槍站崗瞭望。

幾個小時的毆打後,這位年僅29歲的醫學研究生暴斃。董翠芳因講法輪功真相被判七年,當時到北京女子監獄僅僅八天。

董翠芳的母親連夜趕到醫院,看女兒雙腿膀腫,膝蓋以下滿是紫色瘀血,屍體青一塊紫一塊。接下來的一個月,女子監獄以「維穩」為名對董翠芳家人做「思想工作」。

2020年3月,北京女子監獄外墻,高壓電網及崗樓。(大紀元)

在威脅與壓力下,其父母最後只好「接受現實」,拿到了很少的「安慰費」。據說不超過八萬,同時北京女子監獄給董翠芳父母報銷了在北京食宿費、醫療費(其父有糖尿病)。

其父母被規定「三不准」:不准接觸任何法輪功學員;不准向外透露、聲張、宣講有關部門所給的「家屬安慰費」;不准反悔上訴。

董翠芳最後公開的屍檢結果是肺血栓,身上的傷最後確定為「自傷自殘」。當年,北京女子監獄仍然號稱連續19年實現監管「無罪犯非正常死亡」。2004年,一犯人接見時,與探監的家屬提到了董翠芳,監聽獄警認為此犯人「洩露監管機密」,於是董翠芳所在的三分監區進入「嚴管」。

在監舍裡,兩個犯人之間都不准低聲聊天,如果說話被第三個人聽見,就算違反監規。一個犯人還記得,那時北京女子監獄還發放了「服刑人員權益調查卡」,讓犯人填寫後把卡寄回家裡,「一個小卡片,上面有很多表格,讓我們打勾或劃叉,我們不得不都在女子監獄『無打罵犯人』一欄上劃勾了,誰敢說真話啊!?」

北京女子監獄嚴防「獄情洩露

嚴防「獄情洩露」,可以說是北京女子監獄最重要的監管任務。任何時候、任何地點、任何事情,犯人都不可單獨行動,所有行動必須至少三人以上,所謂「三人互監行動制」,犯人每天還必須寫改造日記,向獄警匯報自己的思想。

不僅嚴密監控犯人,北京女子監獄對獄警也是嚴防嚴控,一方面有監獄保密制度制約獄警;一方面從行為到思想,用各種手段監控獄警。

2020年3月,北京女子監獄。(大紀元)

女子監獄獄警的手機是監獄配備的,而且規定手機不可帶進監區,只能放在門口更衣室。女子監獄還曾一度要求獄警必須用塑料透明包袋,以方便進出安檢。

普通獄警如果收到外面寄進去的傳單、信件等,必須上交,不許私自留存,否則屬於違紀。監獄裡,不僅犯人所有的信息都來自於新聞聯播,基層獄警也一樣,因為上崗期間不可以看微信,所以除了新聞聯播裡的內容,獄警什麼都不知道。

她們使用監獄電話與家人通話,而監獄電話都是被監控的,局域網絡也被是監控的,獄警說話都非常小心。女子監獄還規定,獄警不許在微信、微博上寫帖子評論各種話題。

2020年3月,北京女子監獄。(大紀元)

有關疫情及法輪功,在北京女子監獄都被視為敏感話題,獄警之間不會討論與官媒口徑不一的論調。因為監獄等級森然,按常規升遷晉級已屬不易,獄警之間都互相提防、互相監督。一般獄警也不敢自己破網翻牆的。

每個獄警黨員都有兩個生日

北京女子監獄四百個獄警,竟有24個黨支部,黨員占獄警總數的74%。現任北京女子監獄監獄長邢玫認為,每個獄警黨員都有兩個生日,一個是出生之日,一個是政治生日,政治生日就是獄警成為預備黨員的那一天。

為「鞏固基層戰鬥堡壘」,為黨員加「加油、充電、補鈣」,北京女子監獄給每個獄警都慶祝「政治生日」。政治生日當天,要重溫入黨誓詞,對黨員進行談話,強化讓黨員「不忘入黨錚錚誓言」。

2020年3月,北京女子監獄的衛戍區。(大紀元)

北京女子監獄三監區的黨支書記是監區長張海娜,是「一心向黨無悔」的獄警榜樣。三監區區獄警大部分都是黨員,目前三監區除關押女子監獄所有的京籍法輪功學員,還關押著信基督教的人。

據從裡面出來的人說,此區以強制洗腦、勞役迫害犯人,製造各種高壓恐怖氣氛。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由公開暴力,變為隱蔽暴力,非常陰險。獄警慫恿犯人掐法輪功學員的大腿等部位,一般人不會發現。

法輪功學員趙留紀被大腿被掐得青紫,神志已經不十分清醒了。張印英被單獨關押在一個班,被犯人進行隱蔽迫害。犯人往她短褲裡塞污衊大法話的字條等,手段十分下流。

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不能和別人說話,否則就要挨罰寫檢查,每次檢查不能少於三頁紙,如果寫不出來,就讓全監舍人陪著,不許睡覺,惹得全監舍謾罵。檢查至少要連續寫半個月;法輪功學員也不准與其他人對視,否則就視為「東張西望」,違反監規,一經發現就要全體討論,說是討論,其實就是犯人圍攻謾罵;還要抄寫《習近平講話》等;每天吃飯前還要唱紅歌,一天唱三遍,早、中、晚都唱,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學習雷鋒好榜樣》等。有的學員光張嘴不出聲,被張海娜發現了,又是寫檢查。

獄警抱怨:我們和犯人一樣沒有自由

近二年來,北京女子監獄對在押人員的「改造」,不再是過去的「教育、文化、勞動改造」,而是「以政治改造為統領」,有些區的犯人改造,要對黨旗宣誓。每天特定時段,監獄都將紅歌、新聞聯播以及中共政治教育同步輸出到每個監舍的電視,「紅色教育、革命教育、愛國主義教育、中國夢教育」直達到各個角落。

2020年3月,北京女子監獄外墻,高壓電網及崗樓。(大紀元)

疫情期間,犯人不再勞動,北京女子監獄宣講「在疫情防控期間彰顯的中國力量、中國速度和中國精神」,讓犯人及獄警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進行表態。有犯人說:「天天被強制洗腦,還不如幹活呢!」

獄警也私下抱怨:「我們和犯人一樣沒有自由,不能正常下班回家,和傻子似的,只知道中央台的新聞聯播,疫情的真實情況一點都不知道,也不敢說。」

中共肺炎期間,很多獄警連續工作長達兩個月,一天無休。期間不可以與家人微信聯繫,只能用監獄電話與家人通話。休息的女獄警回家也不許隨意走動,休息14天上班後,先要在監獄宿舍備勤14天,才可以進監區。

2020年3月,北京女子監獄的崗樓。(大紀元)

如今北京二波疫情爆發,北京女子監獄所在的大興,是北京疫情高風險區,病例多,所以北京女子監獄再次如臨大敵,嚴加防控。倒休回家的獄警不許隨意外出,每天都要給女子監獄報備行蹤軌跡。

據悉,北京女子監獄的大部分獄警,及原北京女子勞教所的警察,都居住在北京的大興區。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十三年前發生在北京女子監獄的人命案
內蒙古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忍迫害
2015年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
2015年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2)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女軍醫掩蓋身分在美被捕
【紀元播報】習被指是中共滅亡「總加速師」
【一線採訪視頻版】孫春蘭急赴大連的背後
【有冇搞錯】北斗三號開通 中美軍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語】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脫鉤戰
新唐人最新紀錄片《大疫襲來》即將播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