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中共南海射導彈 香江危機再起

人氣 6980

【大紀元2020年08月28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首先,有一個很遺憾的消息,就是我們年初採訪過的台灣知名網紅「館長」,傳出遭人槍擊的不幸事件,事件的發生原因目前還不清楚,但我們要在此向館長表達由衷的關切,希望館長一切平安、早日康復。

今天我們要跟大家來聊兩個話題:

話題一:中共南海狂射導彈 能嚇倒美方?
話題二:香港大抓捕 攔截外逃 藏哪些目的?

不過,在進入主題之前,先帶您來看一個消息。距離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已經不到70天,共和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也正在舉行,其中一個特殊的亮點是,來自中國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26日晚上也出席了大會。

他向美國人民講述,自己曾經在中國依法為民眾人權辯護,卻遭到中共迫害與軟禁,他呼籲全世界站出來共同對抗中國共產黨。

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中共是人類公敵,它正在恐嚇自己的人民,正在威脅世界的福祉。在中國,表達不被中共認可的信念或思想、宗教、民主、人權都可能被監禁。整個國家生活在大規模監控和審查之下,美國必須利用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價值觀,集合其它民主政體,共同阻止中共的咄咄逼人。」

相信陳光誠的演講,說出了許多海內外華人的心聲。好,現在來看今天的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中共南海射導彈 能嚇倒美方?

8月26日,香港《南華早報》披露,中共軍方分別從青海與浙江發射了一枚東風26B型導彈以及東風21D型導彈,射向南海海域,引發各界矚目。

從這張圖上可以清楚看到,兩枚導彈分別從青海與浙江的基地發射,最後落到海南島與西沙群島之間的海域。

稍後,美國彭博社報導指出,中共總共發射了四枚中程彈道導彈。對此,美國環太平洋軍演指揮官、海軍中將康恩(Scott D. Conn)回應表示,「我們的海軍力量已經做好準備,隨時應對整個區域內,任何對我們盟友或夥伴的威脅。」

好,大家知道,最近美中雙方的軍事叫陣相當激烈,中共不但在渤海、黃海、東海、南海進行「四海軍演」,美軍的偵察機也不斷近距離偵察共軍的演習現場,讓外界高度關注,美中雙方會不會在南海擦槍走火。

不過,我們要先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中共要發射導彈?而且還一天之內發射四枚,警告的意味相當強烈。

根據媒體引述軍方人士的說法,這次的導彈發射,是為了回應美方的U-2偵察機在25日,飛入共軍在北部戰區的演習禁飛區。當時中共方面批評這是「赤裸裸的挑釁」,極易造成誤判。

我認為,除了「回應美方偵察軍演」的原因之外,中共這次大動作發射導彈,還有幾個重要原因:

第一,恐嚇美國海軍力量。

這次中共發射的東風21D和東風26B導彈,都是所謂的「反艦導彈」,特別是東風21D導彈,更被稱為是「航母殺手」,是專門針對航空母艦進行攻擊的導彈。

雖然我們無法確認,這些反艦導彈的實際精準度有多高?是否能有效地追擊海上不斷移動的軍艦?但是中共發射這些反艦導彈,很顯然是想要警告美方,告訴美方中共有這些導彈,可以威脅美軍航母與軍艦,想藉此逼迫美方在南海退讓。

第二,回應黨內鷹派勢力。

中共日前在黨媒高喊「不開第一槍」,還通過各種渠道向美方通報,中方「不會開第一槍」,消息傳出後,引發中共內部鷹派勢力批評。

例如中共國防大學教授、軍事評論員張召忠就公開批評說,「告訴對方不打第一槍,還要槍幹什麼?」

因此,北京當局選在美方偵察機進入演習區上空後,一口氣發射四枚導彈,除了是向美方吐一口怨氣之外,也是向黨內及軍方鷹派勢力進行回應,安撫他們的情緒,也壓制他們的批評。

第三,對中國人民宣示「不服軟」。

中共自建政以來,不斷向人民灌輸「仇美」、「反美」的思想,將美國樹立成最大的「反華勢力」。

但如今美方大軍壓境,北京卻突然放軟,要求各方「不開第一槍」,自毀中共的「偉光正」假形象。因此北京通過這四枚導彈進行大內宣,營造中共「警告」美方的「強悍、不服軟」形象,從而彌補之前的放軟尷尬。

第四,製造人民恐懼,進可攻、退可守。

我們在上一期「透視共產黨」欄目裡分析過,中共在對外擴張時,如果遇到強勁對手,會對內「製造恐懼,鼓動敵意」,藉此對國內人民發起「仇恨動員」,讓中共進可攻、退可守。

此前,中共已經在上海、北京舉行過戰備演練與空襲演練,試圖對人民營造一種「美國可能攻擊中國」的心理恐懼;現在中共再發射導彈警告美方,可以對內傳遞出「中方軍事反擊美國」或者「抵抗美國」的信息。

這樣一來,如果中共下一步決定要與美方開戰,就能展開國內的軍事動員;如果下一步決定要假裝求和、以拖待變,那麼也可以改口向國內人民宣說,因為考慮到廣大人民的安全,不得不「忍辱負重」,不理睬美方的門外叫陣,從而給自己找到台階下。

第五,恐嚇台灣,增加武力犯台壓力。儘管中共這次發射導彈的地點集中在南海,而且恐嚇對象是直指美方,但是過去在1996年的第三次台海危機,中共也曾經發射多枚導彈威脅台灣,因此這次的南海導彈,某種程度也可以對台灣收到恐嚇作用。

同時,這批導彈也可以與台灣那些高喊「首戰即終戰」的親共政客內外呼應,對台灣社會擴大心理戰,試圖壓制台灣內部的反共意志。

好,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做任何重大動作,往往都有多方面的考量與布局。不過,這次的導彈發射,真的能收到恐嚇美方的作用嗎?恐怕未必。

美方在26日就宣布,制裁24家參與南海軍事化工程的相關中國企業。此外,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在夏威夷演講時,也強調美方捍衛印太區的決心,美方「不會向任何國家讓出這個地區,連一吋土地也不會」。

埃斯珀也表示,美方希望繼續與中共方面合作,但是呼籲中共要回到國際秩序的軌道上,遵守承諾。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北京也沒有遵守對國際社會許下的諾言,包括保衛香港的自治,不將南中國海軍事化。」

特別是,埃斯珀日前更投稿《華爾街日報》,強調「五角大樓已經準備好應對中共了」。文章中強調中共軍隊只是服務中共的黨衛軍,不是為國家服務、為憲法服務的軍隊,不過美方已經做好應對共軍的軍事準備。

大家想想,美國國防部長,親自寫文章,投稿到世界知名的媒體上,告訴全世界美方已經準備好應對中共的軍事力量了。這意味著什麼?這不僅是國與國之間的最高軍事警告,同時也是公開告訴國際社會,美軍不會對共軍退讓。

因此,我們不能排除美中雙方可能會在南海擦槍走火,但應該會控制在小規模的軍事摩擦,讓彼此的內部壓力獲得一定抒發,但不至於走向大規模戰爭。不過,美中的貿易協議恐怕也很難落實下去了。

話題二:香港大抓捕 攔截外逃 藏哪些目的?

過去這幾天的香港,可以說是相當不平靜。除了疫情的威脅依然不散,香港警方也再次對反送中抗爭者展開了秋後算帳。

8月26日,民主黨兩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與許智峯等16人,遭到警方逮捕,警方指控他們涉及去年的「7·21元朗白衣人攻擊事件」以及7月6日的屯門遊行事件,涉嫌觸犯「暴動罪」和「妨礙司法公正」等罪名。

這起事件,不但引發各界批評,最離譜的是,香港警方對「7·21元朗白衣人攻擊事件」的說詞,提出了完全不一樣的新見解。

我們節目的老朋友可能還有印象,去年7月21日,元朗地鐵站闖進一群手持鐵棍或木棍的白衣人,對地鐵乘客進行無差別攻擊,造成許多民眾嚴重恐慌與受傷。

雖然有人向警方報案,但警方卻遲遲不來,或者紛紛走避,甚至關上鐵門拒絕市民報案。還有民眾拍到,警方疑似與白衣人關係密切,互動良好。這起事件,也因此被質疑,背後是否涉及了「警黑勾結」。

不過,現在警方卻聲稱,7·21當天不是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而是「兩派人士之間的暴力衝突」;還說是議員先到場、糾集群眾,而不是白衣人在下午就到場聚集;並且說,整起事件是雙方的「不愉快」導致衝突。

看到了嗎?港警的說詞,可以說是公然竄改歷史而不臉紅,而且硬是把受害者打成了加害者,把原告打成了被告。這種比電影還荒謬的情節,不但引發各界抗議,被批評是秦朝「指鹿為馬」的現代版,許多媒體還特意將當時的新聞記錄翻出來,還原真相,以正視聽。

緊接著,隔天27日有媒體披露,在8月23日曾有12名香港青年試圖搭船前往台灣,結果被廣東海警攔截逮捕,過程中一度傳出海警曾經開槍掃射。被捕人員當中,包括了曾經被控違反國安法而被抓捕的「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

海外媒體還披露,在今年7月,已經有兩批香港青年搭船前往台灣高雄,尋求庇護,這項脫逃行動也被稱為「新黃雀行動」。黃雀行動,是指19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有群香港義士,專門協助中國民運人士逃往海外的行動。

而這次李宇軒等人的行動,原本是想要改變路線,轉往台灣屏東,但沒想到還是被攔截。相當人士表示,這個行動的路線可能被中共掌握堵死,沒有人敢再這樣逃離香港了。

好,看到這裡,大家可以發現,中共海警與香港警察正在聯手對香港進行新一輪的秋後算帳。不過,中共與港府選在這個時間點行動,有什麼特別目的呢?我認為:

目的一:對香港進行外科手術「微掃蕩」

就像我們之前分析預測的,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前,北京與港府基本上會通過法律戰與行政戰的方式,對檯面上多位比較活躍的抗爭者進行抓捕打壓,我稱之為「微掃蕩」,微觀的掃蕩。

北京想要通過這種「外科手術」式的手段,一方面是精準地抓捕主要的抗爭者或意見領袖;另方面也是要「避免傷口擴大」,也就是不要製造大規模的警民衝突或鎮壓,避免驚動美方與國際社會,反而招來更多的制裁與圍堵。

目的二:削弱臨時立法會泛民主派力量

港警這次逮捕的對象,包括兩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而出手的時間點,又在原訂的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夕。雖然中共方面已經下令讓現有立法會議員繼續「延任一年」,但顯然這次抓捕行動,還是針對民主派政治人物而來。

北京與港府希望未來的立法會,不但不要增加民主派的力量,反而要設法裁減。因此港府先宣布選舉延後一年,讓立法會民主派力量不會增加;同時發動「微掃蕩」,抓捕民主派議員,一步步地削弱民主派力量與發言聲量。

一旦這些民主派議員被判刑確定,不能排除親北京的建制派會動用《基本法》79條的相關規定,設法剷除這些議員,削弱民主派勢力,從而有利於北京指揮立法會,通過更多北京想要的法案。

目的三:深入實踐中共入侵模式:FDDCC

我們曾經在「透視共產黨」欄目裡介紹過,「極權入侵」的五個步驟「FDDCC」,也就是:製造社會恐懼(fear)、造成群眾依賴(dependency)、分化群體內部(division)、製造衝突鬥爭(conflict)以及強化控制人民(control)。還記得嗎?

現在,這次的大抓捕,就是這個入侵模式的新一輪落實行動。

首先,這次抓捕顯然可以製造社會恐懼,用來恐嚇香港市民不敢再上街抗爭,甚至不敢在網絡上輕易地表達抗爭言論,藉此達成箝制言論、削弱抗爭的作用。這就是「fear」。

其次,此刻香港疫情依然嚴重,香港市民的防疫健康依然需要依賴政府決策;再加上警方持續抓捕抗爭者,中共還設法封堵抗爭者的逃亡路線,這樣一來,可能會促使留在香港的人們不得不更服從、依賴政府的指令。這就是「dependency」。

並且,香港警方對抗爭者的負面指控與扣帽,加上親共媒體的攻擊炒作,就能一步步引導更多人將抗爭者視為「麻煩製造者」,逐漸忘記了反送中抗爭的初衷,從而將更多香港市民與抗爭者分化、對立起來,升高彼此的敵意與誤解。這就是「division」。

當香港人民被分化、對立起來之後,北京與港府就可以進一步通過輿論戰、法律戰等手段,來鼓動香港內部「人民鬥人民」、「群眾鬥群眾」,利用香港人打擊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這就是「conflict」。

最後,中共未來會再發動更大規模的掃蕩行動或者人民內部鬥爭,藉此掃除多數的抗爭者,或者讓多數人不敢再抗爭,這時候,中共就能更深入地控制香港社會。這就是「control」。

目的四:扭曲是非善惡 鎮壓香港人良知與道德

這一點,可能是最嚴重、最深遠的傷害。在中共歷史上,特別是早年的政治運動期間,發生過多次「指鹿為馬」、「指善為惡」的政治鬥爭,中共用暴力與高壓,強迫人民去認同中共的顛倒是非、扭曲善惡,強迫人民放棄自己的良知與道德。

中共的目的,就是要讓人們放棄心中的良知、人性與道德,逐漸地被「一切黨說了算」、「黨就是真理」的黨性給填充改造,最後讓人們變成了沒有良知與道德標準的「麻木人」或「行尸走肉」。

這種手段,跟當年秦朝的趙高在朝廷上公然宣稱「鹿就是馬」的情景高度相似,不但是中共用來宣示權力、鞏固權力的方式,也是用來摧毀人性、讓中共更好操控人群的極權改造手段。

目的五:對美方虛張聲勢

當然,這次的逮捕行動,也是北京與港府再次低調地向美方表達「不服軟」的姿態,特別是日前美方宣布對林鄭月娥以及多位中共官員實施制裁後,港府的動作一度趨緩。

現在,北京與港府再次發動抓捕行動,某種程度也是在暗中向美方表達,他們沒有被美方的制裁嚇倒。只是,這樣的行動,會不會招來美方更多的反制與制裁呢?我們等著看。

好,我們再重複一次,北京與港府近日對香港再次發動抓捕與攔截外逃,主要有幾個目的:
目的一:對香港進行外科手術「微掃蕩」
目的二:削弱臨時立法會泛民主派力量
目的三:深入實踐中共入侵模式:FDDCC
目的四:扭曲是非善惡 鎮壓香港人良知與道德
目的五:對美方虛張聲勢

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訂閱之後,請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這樣您就有機會收到我們的新節目通知了。

我們下次再會。

夏末

露涼秋風起
雲纖彩初曦
凌山流曙綻
劃夜鳴清啼

唐浩

大紀元《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十字路口】外媒專訪武漢病毒所長 透露玄機?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脅 利用網紅當外宣?
【十字路口】數字人民幣急飆 香江經濟墜落
【十字路口】中共病毒變異 北戴河會後內鬥加劇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直播】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