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為何發禁令 報告揭微信審查四大內幕

人氣 7405

【大紀元2020年09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報導)微信是中國大陸和海外華人中普及的移動通訊軟件,但關於微信蒐集海量用戶數據、威脅個人隱私、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指控和報導屢見不鮮。不久前,澳大利亞最新報告顯示,中共利用微信進行審查已經不分國內或國外,也不分針對民運人士還是各國外交官;且微信審查還幫助中共迫害中國人。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曾表示,微信威脅著美國國家安全,因為中共可以用其傳播錯誤信息、審查批評中共的言論,並竊取用戶私人信息。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國研究員王亞秋在《外交政策》撰文指出,微信是中共扶持起來的,目的是將民眾引入審查機器中,所以說是華人的陷阱。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曾出具報告,揭露微信言論審查,且微信正在對其國際用戶進行監視,以此來加強控制中國境內用戶的審查機制。最近,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簡稱ASPI)的2020年9月第37號政策簡報(Policy Brief)公布了題為「TikTok與微信——策劃和控制全球信息流」的報告,除了TikTok外,該報告也詳細介紹了其對微信審查的調查。

一、海外註冊照樣審查 疫情期間「特殊監管」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先前的學術報告顯示,微信針對中國和海外用戶運行不同的審查制度。但ASPI的最新報告發現,微信海外用戶的消息也越來越多地受到了審查,他們的帳戶也被禁用。

居於美國的民運人士、六四學生領袖周鋒鎖告訴彭博社《商業週刊》,他的微信帳戶在過去七年已被暫停過多次。他說:「微信審查非常明顯,人們對此不再敏感。我的帳戶被當作中國註冊的帳號處理,一直受到監視。」

澳大利亞微信用戶嚴航(音譯:Yan Hang)相信,他在澳大利亞註冊的微信帳戶在2019年被禁止分享天安門大屠殺30周年的相關圖片。在他的帳號被暫停之前,嚴航曾給一個小組發送信息,該小組包含一個用中國電話註冊的ASPI研究人員,但嚴航的信息只在他自己的手機上才可見。

在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西班牙、澳大利亞、德國和馬來西亞的微信用戶,都經歷過類似嚴航的經歷,他們告訴「VICE」新聞,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爆發之初的2020年2月,他們在中國的微信聯繫人在群聊中看不到他們的任何帖子。

2020年8月發布的公民實驗室報告顯示,微信在1月18日至5月14日之間審查了2,174個關鍵字。微信對海外用戶進行審查和監視的情況如此之多,以至於位於華盛頓特區的非營利組織「中國公民力量倡議」(Citizen Power Initiatives for China)與一家律師事務所合作,代表美國微信用戶對騰訊發起了集體訴訟。

ASPI的報告指出,中共政治局於2月3日開會討論中共病毒疫情後,審查更加嚴格;兩天後,中共指示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對中共病毒疫情相關新聞進行「特殊監管」。ASPI的報告強調,如果北京決定需要「特殊監管」,那麼騰訊就能夠並且確實會對外國用戶進行審查。

二、竊取私人信息 騷擾異議人士及家屬

中國公民力量倡議聲稱,「(中共)人民武警利用微信提供的信息騷擾、威脅、壓制和迫害海外民運人士的家人。」

ASPI的報告指出,特別是居住在國外的維吾爾人面臨持續騷擾和恐嚇。

報告提到,一名維吾爾裔美國人之前告知「維吾爾族人權項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他曾被中共國安特工聯繫:「他們(中共國安)只是告訴我們,『我們正在盯著你。無論你走到哪裡,都是個中國人。』即使在國外,也並不意味著他們無法對付你,因為他們(中共國安)控制著你的朋友、你的親人。」

ASPI的報告提到,一名24歲新疆維吾爾人因使用微信聯繫其已出國的家人而被送往「再教育營」。在另一起案件中,一名美籍維吾爾族維權人士遭到一名自稱是「中國新疆地區安全部隊高級官員」男子的威脅。該維權人士的母親在從集中營釋放後與他聯繫,此後他又收到了該高級官員通過微信發來的威脅消息。

ASPI的報告指出,實例表明,中共執法部門可以訪問微信,並蒐集有關海外微信用戶的信息,將其與中國國內民眾捆綁在一起。微信遵守了中共執法部門的規定,允許中共政府跟蹤已出國的中國人的詳細信息,包括具體到,他們在什麼時間和誰在哪裡見面。

據「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a Human Rights Defenders)組織稱,截至4月1日,897起抓捕中有206起涉及的人在微信平台發貼公布有關中共病毒爆發的材料。

三、傳播錯誤信息 利用微信進行政治干預

微信是影響海外華人的工具,因為很多海外華人通過微信瀏覽新聞。但微信嚴格的審查制度導致絕大多數新聞來源只會報導符合中共的新聞,也加劇了這些信息的錯誤問題,因為微信禁止在文章中嵌入超鏈接,從而使讀者很難交叉核實信息,而且這些微信公眾號也不提供實際運營地址,無法考證。

澳大利亞最大微信公眾號的一名員工告訴美國《石英》(Quartz)雜誌,她所在公眾號的文章取材於中共官方媒體,並自我審查任何被中共認為是政治敏感的事情。

ASPI在報告中舉例提到,在2019年澳大利亞聯邦大選期間,微信公眾號「墨爾本WeLife」發布了一張當時的反對黨工黨領袖比爾·肖頓(Bill Shorten)的照片,並加上了一條虛假引述,稱他計劃給予「所有難民綠卡」。當肖頓的澳大利亞工黨直接向騰訊投訴關於平台上錯誤信息氾濫時,騰訊沒有任何回應。

澳大利亞、加拿大、美國和新西蘭等國家政客通過微信與他們的華裔選民溝通時,政治家與其支持者之間使用這些帳戶進行的通信受到中共默認的審查。

ASPI強調,即使政客的信息沒有受到審查,也存在他們可能為繼續留著微信以能夠接觸其主要選民而進行自我審查,這是真正的風險。ABC報導顯示,在澳大利亞2019年大選期間的微信直播論壇上,肖頓被問到「與華為,中國(中共)干涉澳大利亞,億萬商人、政治捐助者黃向墨,以及對中共在澳大利亞的負面看法有關的一系列問題」,他沒有回答其中的任何一個問題。

四、微信審查外國外交文章:三種審查級別

與中共政府部門、發言人、使館和外交官使用推特和臉書促進海外消息傳遞方式相同,駐中國的外交使團使用微信平台,以促進信息交流並發布政府官方聲明。但ASPI的研究發現,美國、英國和印度外交使團在中國發布的微信帖子被以多種方式審查。

ASPI在美國大使館的帳戶中發現了14例受審查的帖子,其中11篇發布於2020年。ASPI檢測到微信的三種不同審查級別。最常見的一種是更改鏈接。美國大使館經常會在微信上發布摘要,然後在帖子底部添加「閱讀更多」的標籤。雖然大多數鏈接是有效的,但與中共敏感主題相關的幾個鏈接會出現問題,並被重新定向到「404未找到」頁面。

微信審查敏感外交聲明的另一種普遍做法是讓這些帖文的分享功能失效。ASPI還發現了另一個實例,「閱讀更多」的標籤會重定向到英文文章,儘管使館發布的鏈接是同一篇文章的中文鏈接。

在中共病毒期間,美國大使館帳戶上被審查的帖子數量急劇增加。ASPI指出,審查頻率的上升趨勢是由於中美之間緊張局勢繼續升級,特別是在諸如中共病毒、香港、人權、貿易和南中國海等問題上。

此外,ASPI在英國大使館的微信帳戶中檢測到兩個被審查的帖子,一次是文章被刪除,另一次是相關文章被禁用分享功能。

在印度駐北京大使館官方微信上,印度總理莫迪有關中印衝突的講話也被刪除了。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中共封不住 開源社區成網民分享信息平台
川普透露交易細節 將TikTok禁令推遲一週
蓬佩奧披露微信TikTok數據落入中共哪些機構
微信禁令受阻 美商務部回應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五中前習換將 共和黨提滅共目標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珍言真語】港龍停飛 前空姐追憶香港價值
【一線採訪視頻版】民眾廈門舉橫幅要中共下台
【遠見快評】新郵件新證人席捲民主黨大佬
【新聞看點】拜登中資項目 賀錦麗等大佬捲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