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議員:社媒敢封禁美國總統 讓人不寒而慄

圖為澳洲自由黨議員、前駐以色列大使沙馬(Dave Sharma)。 (AAP Image/Dean Lewin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天睿綜合報導)推特永久封禁美國總統川普的帳號不僅讓其股價暴跌,也在澳洲激起一片反對和質疑聲。澳洲議員表示,一家私人公司能剝奪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總統的發聲平台,這讓人不寒而慄。還有作家認為,推特的角色已經轉變為對平台內容進行審查的出版商,這或許為該行業埋下了毀滅的種子。

自1月6日發生美國國會大廈暴力事件後,推特公司於1月8日晚宣布永久封禁川普總統的個人帳號,並稱該帳號構成了「進一步煽動暴力的風險」。週末過後,市場首先做出反應。1月11日,推特股價暴跌12%,市值抹去了50億美元。

澳洲自由黨議員、前駐以色列大使沙馬(Dave Sharma)1月13日在《悉尼晨鋒報》上撰文說:「一家只對股東負責、按照自己制定的政策和原則行事的私人科技公司,在沒有司法程序保障或正當程序之下,決定將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總統從當今最重要的政治媒體上『去平台化』。」

沙馬表示,即使你認同推特的做法,但任何在意言論自由的人都應該對這整個事件感到「不寒而慄」。

「在沒有參照任何法律,也沒有任何法庭參與的情況下,川普的政治聲音被剝奪了,被壓制了。這種情況應該發生在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嗎?」他寫道。

他還提醒左派政治人物不要對川普推特帳號被封禁感到幸災樂禍,因為他們日後也難免會嚐到被審查的滋味。

「推特的舉動打開了名副其實的潘多拉盒子,而且很難再關上。」 沙馬寫道:「為什麼川普被噤聲了,而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呼籲消滅以色列時卻沒有被噤聲?或者當中共將其在新疆的種族清洗政策描繪成性別平等計劃時,中共卻沒有被噤聲?」

沙馬認為,推特正在慢慢進入出版商的角色。

《澳洲人報》專欄作家阿爾布雷希森(Janet Albrechtsen)1月13日發表評論文章,她呼籲是時候在法律框架下將推特作為出版商來對待,而一旦被視為出版商,這可能為社交媒體巨頭埋下了毀滅的種子。

阿爾布雷希森寫道:「社交媒體平台使用廣泛的算法來控制我們所見、所讀和所聞,更不用說推特在美國大選期間對冒犯其政治敏感度的內容發出虛偽的警告了。這些巨頭們經常說,即使他們想控制自己平台上的言論,也無法控制。我們現在知道這也是胡說八道。社交媒體平台可以而且確實在控制(其平台上的)內容。」

她認為,在推特開始扮演出版商的角色、恣意控制和審查其平台內容之際,其它出版商卻要遵守傳統出版法,這不公平。「推特封禁川普帳號的決定,從邏輯上應該意味著第230條的結束。」

通信規範法》第230條規定了社交媒體平台不需要為用戶發布的內容負責。川普總統多次表示要廢除該法律。

阿爾布雷希森認為,大多數全球社交媒體平台的權力和影響力都超過了政府,傳統的反壟斷措施對他們沒有效果,唯一簡單有效的做法就是將社交媒體平台當作出版商來對待。

「社交媒體公司需要對適用於其它出版商的法律負責。而法庭也應該以界定誹謗罪的方式來確定其責任」。她寫道,「澳洲和其它地方的法律將需要修改,以明確社交媒體公司是一種新形式的出版商,從而使他們了解自己的責任。」

去年7月,澳洲政府宣布將出台首個媒體業行為規範,要求谷歌和臉書等社交媒體平台必須向澳洲媒體機構支付原創新聞費用。澳洲政府目前正在審議該法案。社交媒體巨頭多年來一直爭辯說,他們只是為公眾提供討論平台,不對內容負責。

新州自由黨參議員布拉格(Andrew Bragg)認為,封殺川普的社交媒體帳號是一個分水嶺,證明社交媒體巨頭是出版商,要對用戶發布的內容負責。

澳洲副總理、暫代總理職務的麥科馬克(Michael McCormack)也曾批評推特審查言論,財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表示推特封鎖言論自由的做法讓人感到不舒服。

澳洲自由國家黨議員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還在臉書上諷刺推特對共產黨是一個標準,對保守主義者是另一個標準。◇#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