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長春警長實名舉證 揭密江澤民殺無赦

人氣 4549

【大紀元2021年01月31日訊】武漢肺炎從爆發至今,一年多過去了,瘟疫並沒有停下肆虐的腳步,而新一波疫情來勢更為凶猛。當瘟疫奪走大量武漢人的生命後,「相信共產黨,跑步進入火葬場」在大陸網絡上引起了廣泛共鳴;當瘟疫重創了世界各國後,「中共撒謊,人民死亡」成為了2020年的國際流行語。

在這場瘟疫中,面對慘痛的現實,越來越多的民眾深刻地明白了真相的重要——「沒有真相人就無法呼吸」,並且記住了「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公民記者方斌、陳秋實等人的可貴。

事實上,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一直有這樣一群人,不顧個人安危地在人群中傳播著真相,他們中的很多人甚至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而原長春綠園區醫院的醫生劉海波就是其中一個。

2002年3月,時年34歲的劉海波被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的警察虐殺,他的遺體被祕密火化,死訊也遭中共嚴密封鎖。19年來,寬城分局對所犯的罪行拒不承認,劉海波的家人有冤無處申。

近日,一位長春的警長提供的一份實名證詞在網絡廣傳,將寬城分局的罪惡撕開了一道口子,還原了劉海波被虐殺時的場景,並將中共江澤民集團「殺無赦」的殘暴罪行公諸於眾。

證人目擊劉海波被虐殺:電棍插肛門裡

提供證詞的目擊證人名叫霍介夫,1970年生於吉林,1993年畢業於吉林公安高等專科學校,2002年他在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的南廣場派出所擔任警長。霍介夫介紹,2002年3月13日晚,他親眼目睹了他所在的寬城分局將劉海波活活打死。

霍介夫說:「2002年3月5日,震驚世界的305案件發生了——3月5日,長春有線電視網被切入,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節目……當時正值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江澤民很惱火,對省委書記王雲坤進行了批評,要求限期破案。於是此案成了公安部督辦的案件。」

圖一:目擊劉海波被虐殺的證人霍介夫的證詞中涉及的人物關係網(大紀元製圖)。

「3月6日晚7點,寬城分局召開中層幹部會議。局長周春明傳達市局會議精神,……同時說明『對法輪功學員要從重、超常規處理』,要求全市6000多名幹警行動起來。這樣我們投入了長時間的偵破和防範的運動中去。」

「3月12日,寬城分局刑警大隊重案2隊抓住了提供住處的參與人劉海波、侯豔傑夫婦。劉海波是長春綠園區春城醫院的放射線科醫生。」「刑警大隊對劉海波、侯豔傑夫婦進行了長時間的毆打和折磨。」

「3月13日晚7時許,我回單位經過2樓時(我們單位在6樓,刑警在2樓),就聽見了審訊聲和打罵聲。我就將門推開一小部分往裡看,看到幾個隊員正在用刑。劉海波被全身扒得一絲不掛,被扣在老虎凳子上,頭被卡著以跪著姿式,有兩個隊員拿著高壓電棍正在使勁往肛門裡電……。劉已大面積紅腫。」

「經偵科的魏國寧也正好在裡邊。我們就問在場的艾力民隊長,為什麼要這樣做。他說必須讓他開口,上邊有要求,沒事。他同時讓我們出去,魏出來對我說,這太殘忍了,會出事的。我說找他們隊長孫立東,叫他們別打了。魏說少管這種閒事。我便自己去找孫,沒找到。我回到辦公室坐立不安,後悔沒能阻止。」

「在樓上待了十多分鐘,我又去三樓找孫立東。在三樓樓梯,我就聽見孫在二樓喊,『另一個屋裡別打了!』有人出來問怎麼回事,他說:『這屋死了。』我在二樓看見劉海波從老虎凳上放下來了,躺在地上,孫過來讓給他穿上衣服,人已斷氣了。幾個人匆忙給他穿也穿不上。這時老魏也下來,正好趕上。孫見我們讓我們趕緊離開。他告訴艾力民別聲張,他匯報上級去了。」

那麼,長春有線電視插播事件的來龍去脈到底是什麼呢?為何劉海波僅因給插播者提供住處就慘遭酷刑虐殺?又是什麼讓江澤民怒火中燒?

這一切還得從當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遇挫說起。

一意孤行發動迫害的背後——妒嫉

江澤民能力小、心眼小、妒嫉心大,這在中共內部早就不是什麼祕密。當年在中南海高層,喬石、李瑞環二人無論是威望、資歷、還是能力,都遠在江之上,因此喬、李都是公認的江所嫉恨的人。

法輪功自1992年從長春傳出後,靠著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裡就傳遍了中國的大江南北。無論是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還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民眾中廣受歡迎的程度,都讓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極為妒嫉。

至少早在1997年,江澤民就動了要迫害法輪功的歪念頭。當時公安部就已經派國安人員以學練法輪功為由,潛入各地煉功點,收集各地輔導站負責人的名單,伺機收集迫害法輪功所需要的「依據」。

1998年,以喬石為首的部分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詳細調查和研究,得出一個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喬石對法輪功的客觀公正令江澤民愁腸百結。

1999年2月,美國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1999年夏,江澤民欲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遭到了其他6個政治局常委的一致反對。朱鎔基說:「他們最大願望無非就是健身而已……我們不能再用搞運動的方式解決思想問題,這樣不利於經濟建設這個大前提,更不利於國家對外開放的形象。」

江澤民氣到立馬發飆,手指著朱鎔基的鼻子聲嘶力竭地喊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啊!……。」對法輪功創始人的強烈妒嫉,已經使得江澤民不能再容忍法輪功再存在下去。就這樣,江不顧其他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於1999年7月20日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電視插播的導火索:「天安門自焚偽案」

1999年以前,由於上億的法輪功學員普遍修心向善,往往都有很好的人緣和廣泛的群眾基礎。儘管江澤民利用整部國家宣傳機器對法輪功極盡全力地污衊和栽贓,但是民間仍有很大範圍一群人對法輪功是理解、同情和支持的。

與此同時,江企圖用暴力和洗腦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幻想也未能實現,每天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大法鳴冤的學員絡繹不絕。

因此,為了挑起中國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江澤民、曾慶紅、羅干等一夥費盡心機,自編自導了一場世紀騙局來嫁禍法輪功。

2001年1月23日,正是大年除夕日,全國民眾大都在家裡與親人團聚,吃餃子,打撲克,看電視。突然,電視上出現了令人觸目驚心的畫面,在天安門廣場上,有5個人往身上澆汽油並點燃了自己。熊熊的火焰與拿著滅火器滅火的警察,還有燒得面目皆非的小女孩,這一切將人們的心都揪了起來……

央視一口咬定「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並在「自焚」案發僅兩個小時後,第一時間將這起所謂的「突發事件」的英文稿件迅速向全球轉發。美國獨立製片人丹尼·謝克特(Danny Schechter)質疑說,這相當不尋常,因為往往中共官方媒體對於敏感事件不會有即時報導,通常首先必須得經過層層審查。

中共喉舌媒體利用新年這段時間,在全國範圍不厭其煩地對「自焚」事件進行了轟炸式的報導,成功地引燃了很多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然而,熊熊的火焰後卻藏著中共不可告人的祕密。

細心的民眾發現,央視播出的「自焚」畫面中破綻百出,很多地方都違背基本常識:「自焚」主角王進東的衣服已被燒黑,但兩腿之間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卻完好無損;中共報導稱12歲的劉思穎做了氣管切開手術,然而四天後小女孩竟能說話唱歌;「自焚」事件現場,出現多名警察攜帶大量滅火器巡邏,並在「案發」後90秒鐘之內便將火撲滅;所謂的「突發事件」,卻有攝影機全程跟蹤拍攝,有遠景、近景、和各種特寫鏡頭,還有鏡頭的拉伸和切換……

最為關鍵的是,法輪功嚴格禁止修煉者自殺,認為自殺是有罪的。所以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都不會自殺或自焚。儘管「自焚」偽案漏洞百出,但當時很多人並不會認真去思考,因為人們壓根兒沒有想到,一個政府會如此的耍流氓欺騙百姓,自己製造這樣一個惡毒的案件來嫁禍自己善良的國民。

18位勇士不畏生死:「長春電視插播」的來龍去脈

「自焚」偽案發生後,江澤民以此為藉口,升級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以至於法輪功學員的處境越來越艱難。與此同時,當法輪功學員向民眾講訴真相的時候,驀然發現,很多曾經理解和支持法輪功學員的民眾不再願意傾聽,取而代之的是,鄙視與憎恨的眼神隨處可見。

在中共極權統治下,全中國是一個消息封鎖的社會,人們被灌輸了對法輪功的仇恨,長此下去,從淺了說,如果心中帶有仇恨,人們也不會快樂;從深層次說,民眾對法輪大法的仇恨,會不會像當年古羅馬民眾對基督徒的仇恨那樣,給他們自己帶來不幸,甚至帶來生命危險?怎麼樣能把自由、正確的訊息和真相傳遞給可貴的中國人呢?

2002年3月5日,18名法輪功學員挺身而出,利用插播切割技術,打破了中共黑幕的層層封鎖,使長春有線電視網絡八個頻道同時播出了真相電視片《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長春市近十萬觀眾直接收看了真相電視片,一時間全城沸騰。

美國《標準週刊》(The Weekly Standard)針對「長春插播」發表了重磅長篇報導:《進入細微的電波——幾位不為人知的中國烈士如何幫助全世界的自由事業》,文中這樣記錄了當時的長春:法輪功的節目在八個頻道播放了50分鐘,積聚了超過10萬的觀眾。隨著消息的傳開,觀眾越來越多,人們互相打電話,說他們會馬上打開電視。在一些居民區,當地中共官員變得絕望,切斷電源,使街道陷入黑暗。在其它居民區,比如在文化廣場附近,人們走到街上慶祝:禁令結束了!法輪功平反了!幾個修煉者從工廠和藏身之處走出來,公開發資料。鄰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著紅袖標的老太太都接近他們。每個人都在說話,跑過去,笑著拍著他們,祝賀他們……

然而,為了讓這些可貴的人們明白真相,插播真相的多名法輪功學員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圖二:參與長春插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上圖)從左至右依次為:劉成軍、梁振興、侯明凱、雷明、劉海波。(下圖)從左至右依次為獄中被酷刑折磨的劉成軍、梁振興。(大紀元製圖,圖片來源:明慧網)

電視插播真相的消息很快便傳到了中南海,江澤民如坐針氈,惱羞成怒,直接下達密令「殺無赦」,長春全城戒嚴大搜捕,短短幾天內,長春地區有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抓捕,而參與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中,多人被活活打死(圖二),其中就包括前面提到的為插播勇士們提供住所的劉海波醫生。

插播事件後記:行善作惡兩重天

劉海波被虐殺後,親眼目睹中共與江澤民「殺無赦」罪惡的霍介夫警長,因不願與中共合謀,遭到了中共的打壓。

霍介夫說:「3月16日下午l時30分,分局召開刑警和部分科室科長會議。周春明說法輪功學員劉海波死於心臟病,要求各單位抽調警力看太平間,抽女警看已被送進醫院的侯豔傑。我這時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說,我們科不行,劉是打死的,這樣的工作我幹不了。我被中止開會。」

「會後他們找我,我就講了自己的觀點。我說為什麼法輪功要切入有線電視?這是一個主要問題。死人了,應該按國家賠償法賠償,為什麼我們不敢承認呢,我們怕什麼,取締法輪功就缺乏法律依據,定為邪教更是牽強。再者說,在中國當代道德敗壞社會風氣淪喪的時期,更需要這樣一個群體。我說了許多,他們靜靜地聽完後告訴我,你被停止工作,等候審查。」

接下來,霍介夫警長被中共以「支持法輪功」的名義拘留15天,後來被免職開除;2002年6月底他逃離了大陸來到海外。儘管遠離了自己的故土,霍介夫先生保全了自己的良知,從此獲得了身心的自由,為自己的善心選擇了一個避風的港灣。

再來說說親手虐殺劉海波的寬城分局刑警大隊長孫立東。

2004年7月6日,「孫立東之死」登上了中共喉舌新華網的頭版頭條。儘管新華網稱孫立東因超負荷工作而「累死」,但顯然孫的眾多同事都很清楚,孫之所以暴死在辦公室,是因為身負血債終須還,孫手下的刑警親口說孫是迫害大法弟子遭報應了。

孫立東的暴死在長春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男女老幼都紛紛議論,很多曾經參與過迫害的警察家屬要求他們轉換工作,害怕連累自己和孩子,也有些參與者也膽戰心驚,不願再為江澤民充當打手了。

無獨有偶,當年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參與者們也都以不同的形式償還他們犯下的罪惡:親自導演「自焚偽案」的原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於2008年47歲時同時患上胃癌和肝癌,痛不欲生中他哀求醫生放棄搶救,歷經9個月的折磨後離開了人世;而昧良心播報「自焚偽案」、陰陽怪氣煽動仇恨的央視喉舌羅京,則在2009年患上淋巴癌,死前口腔嚴重潰瘍,舌頭潰爛,疼痛難忍,不能說話,年僅48歲;而在2005年「自焚偽案」四周年之際在《焦點訪談》上重炒自焚騙局的央視女主播方靜,於2015年患癌死在了台灣,年僅44歲……正所謂:「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殷鑑不遠,2020年1月23日,時值「天安門自焚偽案」(2001年1月23日)19周年之際,武漢宣布封城,全人類都知道瘟疫來了。時間如此巧合,是不是上天的提醒和警示呢?在過去一年中,瘟疫的傳播路徑清晰地顯示,武漢肺炎直奔中共與親共者而來,因而也被稱作「中共病毒」。

結語

劉成軍、劉海波等插播勇士雖然已經離去多年,但千百萬個法輪功學員並沒有因為懼怕而停下傳播真相的腳步。在他們二十年如一日的堅持下,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了解了真相,看清了中共的邪惡與殘暴。

插播事件開創了打破封鎖傳遞真相的正義之先河,繼那以後,法輪功學員又陸續研發了動態網、無界瀏覽、自由門等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軟件,讓越來越多的民眾得以看到外界的真實資訊。截止到2021年1月底,已經有超過三億七千一百萬的中國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瘟疫還在加速肆虐,無論是天象的預警,還是古今中外預言的警示,都直指更大規模的瘟疫即將來襲。

當歷史翻過這一頁後,倖存的人們回頭再看插播事件以及法輪功學員的傳真相舉動,相信一定會別有一番感慨。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孫立東「累死」和劉成軍劉海波被打死
電影《永恆的五十分鐘》線上播出
恐懼真相插播 中共設10萬獎金「舉報」
揭自焚真相 警察證詞:劉海波一夜間被打死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大祕或晉升 北京急刪紅歌內幕
【有冇搞錯】美中衝突 比冷戰更「熱」
【時事縱橫】台灣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門叫囂
【微視頻】恆大賣房抵債 債主應小心後續問題
【秦鵬直播】房產泡沫要破 中共準備恆大倒閉?
【橫河觀點】兩岸CPTPP較勁 中共明擺著丟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