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研究:加國9成最低收入者所在家庭並不窮

研究顯示,提高最低工資,可能會造成更多低技能工人失業。圖為2017年11月2日,有安省人要求省府提高最低工資。(Shutterstock)
人氣: 260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11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Isaac Teo多倫多報導/楚方明編譯)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研究發現,在加拿大,絕大多數領取最低工資的人,是與家人生活在一起的青少年或年輕人,其家庭並非是低收入家庭。這項研究讓人質疑,提高最低工資標準是否有助於人們脫貧。

53%的最低收入者是青少年和年輕人

這項名為「誰在加拿大掙最低工資」的研究顯示,加拿大92.3%最低工資收入者所在家庭的收入,高於加拿大統計局所劃的低收入線。在現有數據中,最新年份是2019年,當時,超過一半(53%)的人年齡在15歲至24歲之間,在這個群體中,84.1%的人與父母或其他親戚住在一起。

10月28日(上週四),該項研究的聯合作者、菲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本‧艾森弗(Ben Eisen)表示,「為幫助低收入工作者,常用的策略是提高最低工資。但是,實際數據引起人們質疑提高最低工資能起多少作用,因為大多數最低工資收入者並不生活在低收入家庭。」

大多數最低收入者不是家中主要掙錢者

該研究解釋稱,在最低工資人群中,大多數人是第二或第三收入者,並不是家庭的主要經濟支柱。

作者注意到,2009年至2019年,所有省份都呈現出提高最低工資的「強勁」趨勢,其中,卑詩省、亞省、安省、魁省和愛德華王子島省把最低工資提高了20%以上。從增長的時薪金額和百分比來看,亞省的增幅最大,分別增長了4.75元和46.4%,其次是卑詩省,分別為3.99元和42.6%。

但研究發現,只有7.7%的最低工資收入者實際上生活在低收入家庭,與那些非低收入家庭相比,這一比例相對較小。

根據統計局2018年的數據,亞省只有6.6%的最低工資收入者生活在低收入家庭中,在有數據的8個省中,比例最低,愛德華王子島省最高,為18.2%。安省、魁省和卑詩省分別為7.2%、9.4%和7.9%。

數據還顯示,在加國領取最低工資的員工中,只有2.2%是有一個或多個未成年子女的單親家長。

提高最低工資會造成很大傷害

該研究所在2016年發表的早期研究發現,提高最低工資會造成「相當大的傷害」,尤其是對低技能工人。

2016年的研究還發現,加拿大的數據顯示,最低工資提高10%,15歲至24歲的青少年和年輕人的就業率就會下降3%至6%。研究的結論是,鑒於最低工資收入者和貧困家庭之間「微弱」的聯繫,用提高最低工資的政策援助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這種做法粗糙欠考慮。

《提高最低工資:誤入歧途的政策,意想不到的後果》一書的作者說:「人為地提高勞動力成本,提高最低工資,可能會顯著降低青少年和其他低技能工人群體的就業率。」「除了直接減少就業,提高最低工資還可能導致工人的工時和其它福利(如在職培訓)減少。」

加拿大央行在2017年的分析中表示,最低工資的變化可能會長期影響就業和投資。它援引的研究認為,長期影響可能比短期影響「大得多」,因為提高最低工資會影響企業在招聘和培訓工人以及投資自動化方面的選擇。

央行在報告中表示:「隨著最低工資水平的提高,企業可能會加大投資自動化,以替代勞動力資本,這甚至可能會影響進入和退出市場的企業類型。」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