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染疫致死或疫苗不良反應

一位患者家屬追索真相的經歷

當梅麗莎把患者的不良反應症狀匯報給內陸衛生局時,對方表示無法提供可追蹤的檔案號。(Shutterstock)
人氣: 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10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梁月加拿大溫哥華報導)加拿大卑詩省基隆拿市梅麗莎.迦納(Melissa Garner)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講述她在舅舅從確診感染COVID-19病毒、搶救到離世的過程中,她對疫苗副作用和衛生部門處理方式的疑慮。

梅麗莎的舅舅、59歲的泰瑞.胡默爾(Terry Hummel)因肝病住院5天,今年8月16日在基隆拿綜合醫院出院前接種了輝瑞疫苗,第二天即感不適,8月19日送回醫院,PCV核酸檢測結果從接種前的陰性轉為陽性,於9月12日不幸去世。

患者打疫苗後的反應

據泰瑞的護士後來告訴梅麗莎,8月16日泰瑞注射完第一針輝瑞疫苗之後,當即就感覺不適:渾身難受,噁心。護士很不解,因為泰瑞注射輝瑞疫苗幾個小時前測出來還是陰性,護士聲稱這是連鎖反應。

出院後,泰瑞變得越來越糟糕,反應遲鈍,3天後泰瑞再次被醫院收治,進院後他的PCR測試為陽性。

8月19日,梅麗莎跟泰瑞通電話,他說很難受,覺得噁心。他告訴梅麗莎他打完疫苗後就不適,不明白為什麼打完疫苗後會這樣難受,他真的非常的害怕,因為他不知道他將會發生什麼。他的聲音很絕望:「我的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打了這個疫苗不應該生病呀,但是現在我病了。」梅麗莎感覺聽起來舅舅十分恐懼,因為不知道接下來在自己身上會發生什麼。

梅麗莎表示,她必須要為舅舅做點什麼,「如果你也能聽到,你就會更明白為什麼我必須要調查這一事件」。

醫院沒有關注打疫苗後的染疫病例

就在泰瑞因感染COVID-19住院大概一後,他開始失去了理性思維和與外界溝通的能力,他不能正確判斷事物,有好幾次他甚至搞不清楚日期。

通過跟基隆拿綜合醫院醫生的對話,梅麗莎發現了更蹊蹺的事情。梅麗莎問醫生:「你們醫院有多少病人是注射了疫苗後仍確診感染COVID-19的?」醫生的反應令人震驚,她開始支支吾吾,然後說,「我們並沒有拿到那樣的報告。」

梅麗莎問:「你們沒追蹤基隆拿醫院的患者情況嗎?就是已經打過疫苗,卻感染了COVID-19住院了的人?」醫生重複了剛才的說辭,「沒有,我沒有收到任何報告」。

梅麗莎最後一次與護士對話時,護士說「你知道,這並不是我們現在追蹤的東西。」梅麗莎問「難道不錄在他們的病歷本上嗎?」護士說,「我們不會問這樣的問題。」

梅麗莎認為,「醫院方沒有詢問是否注射了疫苗,直接就診斷患者得了COVID-19,這非常令人擔憂,他們是如何得出疫苗是否有效這個結論呢」?

梅麗莎認為,他們真的沒有在關注這個問題。

要求衛生局追蹤疫苗不良反應

梅麗莎進一步與內陸衛生局(Interior Health Authority)進行了溝通。

當梅麗莎把泰瑞的病例匯報給內陸衛生局,要求給一個可後續跟進的檔案號,通話的女士表示沒有檔案號。梅麗莎追問:「那請問你們怎麼追蹤病人?」她說通過卑詩醫療卡來追蹤他們。

梅麗莎問,「如果你寫報告,你會寫入報告的例子嗎?」她說「不,我們直接把這個發到衛生廳長那,他看完後,我們會做出相應回應。」

梅麗莎說:「請認真研究,測出來陰性,結果打了疫苗後立刻就病了。在過去的18、19個月裡,我們一直被這些無症狀感染者病例嚇到。人們染疫了沒有症狀,卻測試出陽性來。而泰瑞在打疫苗前幾個小時測試還是陰性的,這一定與疫苗有關。」

幾個小時後,接電話的女士回電表示已經把這件事情上報給她上司了。

9月6日梅麗莎收到內陸衛生局一位上司的回電,這位女士嘗試解釋泰瑞可能是假陽性,她堅持PCR檢測可靠準確,堅持「你知道的,我們不打算關注這個問題。」

梅麗莎表示:「不,如果你想要讓我注射疫苗,我需要知道我們的公共衛生廳正在完整的錄一切,並調查所有可能性。是所有注射疫苗後所有的可能性。我有一個16歲的孩子,我需要知道你們真的關注了這個問題並且匯報了這件事情。」

衛生局的女士同意報告衛生廳長。

患者病危  險被注射第二針

衛生局的女士9月7日又給梅麗莎來電,建議,「我們會持續關注他的事件,但是我們不會豁免他的第二劑疫苗」。他們聲稱那是COVID-19,還打算給他打第二針疫苗。

當時泰瑞還吸著95%的氧氣。梅麗莎對衛生局的女士說「他現在已經快要死了,為什麼還要給他注射另外一劑?為什麼你還告訴他要再打一針?我要求你認真看看這件事情。你們這些人需要研究這個問題。」

9月8日梅麗莎接到衛生局的女士來電,說泰瑞已被註冊為輝瑞疫苗不良反應。不需要再打加強劑或者第二劑疫苗了。

9月11日,梅麗莎去電與護士交談,得知泰瑞吸的氧氣已經降到70%了,她真的很高興,以為爭取的一切都有了回報。護士還說兩點左右可以與泰瑞通電話,然後再無音訊了。

當晚6點梅麗莎的媽媽說,接到醫生電話,泰瑞自己放棄了。醫生說他們在給泰瑞提供人道關懷。可是家屬之前與泰瑞通話並沒有聽到他這樣說。

第二天,9月12日泰瑞走了。

死因是COVID-19還是疫苗致死

梅麗莎沒有看到死亡證明,她問了泰瑞的女兒,死亡證明寫的是因感染COVID-19致死,梅麗莎現在仍在與之交涉,她要求明確泰瑞的死因不是COVID-19而是接種疫苗致死。

梅麗莎曾跟衛生局部門的某人講過這個故事,她說:「你不是唯一的一個,有很多很多的人在想辦法為死亡證明做抗爭,因為死因寫著COVID-19。」

梅麗莎認為那不是COVID-19,沒有人重視這件事情,人們在死去。梅麗莎把她的經歷發了社交媒體。她認為人們需要知道發生了什麼、需要知道醫生沒有對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的病例進行標記、目前這種事情仍在發生著。

記者9月28日發郵件並致電留言,請內陸衛生局相關辦公室(Patient Care Quality Office)就Terry Hummel疫苗致死事件的過程及親屬投訴內容的真實性進行核實,但到目前為止尚未收到回覆。」 ◇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