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死者家屬:「我不能再沉默」

59歲卑詩男子住院期間接種疫苗後病逝

輝瑞生物技術公司研製的COVID-19疫苗,原計劃於2023年5月2日完成臨床實驗和主要研究,但該公司提前2年申請全面使用許可,於今年8月獲得批准。
人氣: 2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9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曹一存加拿大溫哥華報導)加拿大卑詩省基隆拿市居民、59歲的泰瑞.胡默爾(Terry Hummel)在住院期間接種輝瑞疫苗數小時後出現嚴重副作用反應,病毒檢測結果從接種疫苗前的陰性轉為陽性,經過近一個月的搶救,於9月12日不幸去世。

死者的侄女梅麗莎.迦納(Melissa Garner)追蹤了她的舅舅從確診、搶救到離世的全過程,她在給《大紀元》的信中這樣寫道:「我不能再沉默,夠了!真的夠了!現在是時候告訴大家我的親身經歷。」

迦納詳細紀錄了整個過程:

2021年8月16日,是我的舅舅從基隆拿綜合醫院出院(Kelowna General Hospital)的日子。在出院之前,醫生對他進行了COVID-19測試,結果為陰性。隨後,他被注射了第一針輝瑞疫苗(Pfizer)。

回家後的第二天,即8月17日,他早晨醒來感到身體非常不適。8月19日,他被再次送回基隆拿綜合醫院,當天的兩次PCV核酸檢測結果均呈陽性

8月20日,我與舅舅交談了近一個小時。他告訴我,他在打完針後就開始不舒服。我從他的聲音中聽出了他的恐懼,如果你也能聽到,你就會更明白為什麼我必須要調查這一事件。

8月21日,我讓舅舅向他的醫生詢問早期治療的方法,如服用伊維菌素(Ivermectin)和大劑量的維生素。就像印度正在做的那樣,效果很好(在印度的一些邦在允許染疫患者使用伊維菌素後,疫情下降了90%)。我甚至讓一位護士把Ivermectin這個詞寫下來,交給醫生。

8月24日左右,我與照顧舅舅的護士交談,這位護士證實舅舅所說的是真實的。他出院前的COVID-19病毒檢測確實呈陰性,結果一出來就被注射了輝瑞疫苗,隨後就病了,他確實感染了COVID-19。入院後開始接受標準的COVID治療,儘管他有其他嚴重的健康問題,如肝臟問題。

8月30日,醫生已經給他使用85%的高濃度給氧。在同一時間,他的醫生聯繫了我的媽媽,問她是否應該讓患者舒服地死去。她對醫生表示,對治療方法表示擔憂,並要求停止給他用藥。

在停止治療後,他的狀況開始出現了一點好轉。

9月3日,我問舅舅的護士,為什麼在一天前的檢測還是陰性,而在注射輝瑞疫苗後的幾個小時,他就患上了COVID19,這說不通。我問,如果我接觸了COVID,多長時間後會開始感到不適,她說4-5天,但可能在14天內都不會有症狀。我問這是否應該向衛生官員報告。她說讓我打電話給內陸衛生局。

當日,我打電話報告了此事,但沒有人理會我所說的,他們聲稱沒有活病毒通過疫苗進入身體,我堅持要求對此進行調查。

後來一位內陸衛生局的女士給我回電話,說她把這個案子轉給了她的上司,我要求她提供該案件的檔案編號,他們說已經將檔案通過電子郵件發給衛生官員。

9月6日我接到一個電話,衛生局官員表示不能把我舅舅的病例作為「可能與疫苗相關的副作用」上報,因為這不符合他們定義的副作用標準,他將被歸類為確診病例。對此我表達了我的擔憂。

為什麼他們不願意調查這個問題?如果他們不能在疫苗可能造成的副作用方面盡職盡責的進行追蹤,那我為什麼要讓我的身體依賴於這種實驗性藥物?

9月7日,我接到了一個回電,被再次告知這一病例不會被報告。更糟糕的是,我的舅舅不能被豁免施打第二針疫苗。這令人費解。我舅舅當時使用的呼吸機給氧濃度已調到95%。我告訴對方我的舅舅在打完第一針後就感染了。眾所周知,感染後你的身體會自己產生抗體,我們的免疫系統就是這樣工作的,人們似乎人們都忘記了這一點。我不會退縮,並敦促醫生上報這個病例。

9月7日,我繼續與舅舅的醫生交談。我問她醫院裡有多少病人接種了疫苗。她支支吾吾地說,他們不提供這些報告。我問他們是否在跟蹤已接種疫苗的病人情況。她的回答也很不明確,我認為這意味著「沒有」。他們沒有跟蹤。

9月8日,我被告知,舅舅的情況現在可以被豁免第二針。他的病例現在已經被報告。證實他的病例現在已報告給BCCDC(卑詩疾病控制中心),並通過電子郵件通知了我媽媽。

9月11日,經過兩天的電話溝通和等待,我終於和一位護士談上話,他告訴我舅舅的給氧濃度已下調到70%,我高興極了,並要求能再次和舅舅通話。她說下午2點可以。

等我打過去,是另一位護士,他非常和善,他們都非常和善。

我問一位護士醫院裡有多少人在打了1劑或2劑疫苗後感染病毒。他說他不知道。我問他,疫苗反應是否被追蹤。他說:我認爲可以通過醫療紀錄來查詢。我問他為什麼不在他們醫院的數據控制圖表上,他說不知道。

我舅舅今天用了很多藥,當我和他說話時,我只能聽到呼吸機的聲音。所以他的情況先好後壞。醫生告訴我舅舅還能夠活10天,我要做的是確保政府保留著一切錄,

9月12日 舅舅泰瑞.胡默爾(Terry Hummel)去世了,享年59歲。(1962年12月16日-2021年9月12日)

我的結論是,這件事情並沒有被正確地上報。他們讓一個躺在病床上的人接種疫苗,除非像我這樣固執,否則大部分(副作用)病例不會被上報。這是我的親身經歷,這不是別人告訴我的。

我覺得人們需要知道這件事,而我的舅舅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人們需要知情同意 (Informed Consent,指受試者被告知一項試驗的各方面情況後,受試者自願確認其同意參加該項臨床試驗的過程,須以簽名和註明日期的知情同意書做為證明。 受試者同意書 (Informed Consent Form) 是每位受試者表示自願參加某一試驗的證明。)。–梅麗莎.迦納(Melissa Garner)」

專家:疫苗仍處於臨床實驗階段

輝瑞疫苗日前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全面授權使用,不過加拿大Covid-19護理聯盟(CCCA)指出,實際上輝瑞疫苗仍然處於臨床實驗階段,該疫苗的研發起始日為2020年4月29日,原計劃完成主要研究的日期為2023年5月2日。

輝瑞生物技術公司於5月初申請全面許可後不到4個月獲批,這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100多年歷史上做出的最快的疫苗批准決定,專家認為,這一決定的背景是許多美國人對疫苗接種猶豫不決。

根據加拿大公共衛生局公布的數據,截至2021年9月3日,全國共收到14,702宗與COVID-19疫苗接種相關的不良反應報告,其中3,967宗出現嚴重副作用反應。◇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