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1975年河南潰壩 23萬人死亡之謎

在46年前的1975年,河南還曾發生過一場特大水災,也因爲人禍,導致23萬人死亡。(「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30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2021年的7月20號,河南鄭州突發大洪水。因爲人為的錯誤,導致重大人員和財產損失,引發了國際的廣泛關注。其實在46年前的1975年,河南還曾發生過一場特大水災,也因爲人禍,導致23萬人死亡。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們跟大家談一談河南發生過的一場特大水災

潰壩事件

2005年5月28日,美國「探索」頻道製作了一期專題節目,叫《世界歷史上人為技術錯誤造成的災害TOP 10》。其中,排名第一的,不是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事件,不是印度博帕爾化工廠毒氣泄露事件,而是1975年8月,發生在中國河南的板橋水庫潰壩事件

1975年8月8日午夜一點多鐘,當人們還沉浸在夢鄉之中時,河南省駐馬店地區板橋水庫突然垮塌,滔滔洪水,如同一枚小型原子彈爆炸產生的巨大衝擊波,向下游飛速狂奔。據河南省水利廳的數據,之後,共有62座大、中、小型水庫連環潰壩,千里平川,頓時成為一片汪洋。

駐馬店、許昌、周口、南陽和舞陽工區5個地區的30個縣市受災。受災人口1015萬多,受災面積1780萬畝,倒塌房屋524多萬間,河道決口2100多處(長348公里)。同時,京廣鐵路被沖毀了102公里,交通中斷了16天,影響南北正常行車46天,直接經濟損失近100億元人民幣。特別是板橋水庫潰壩洪水經過的地方,幾乎遭到毀滅性打擊,不少村莊蕩然無存。

死亡人數之謎

這次特大水災,到底造成多少人死亡呢?根據中共官方對外公布的數據,死亡人數只有2.6萬。

但是,1987年8月,八名六屆全國政協委員聯名發表文章《三峽工程害多利少,不容欺上壓下,禍國殃民》。其中寫到:「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1975年8月失事,猛沖下去,死亡23萬人左右」。另外,據駐馬店下轄的遂平縣文城公社官方記載的數字:全公社3.6萬人中,1.8萬多人遇難。

在板橋潰壩發生35週年時,歷史學者諶旭彬曾寫過一篇文章,叫《中國當代最慘潰壩事故,當年媒體無只字報道》。文中記錄,文城公社魏灣大隊書記吳富堂回憶自己死裡逃生的經歷時說:「舉目四望,一片汪洋大海,看不到一個村莊或一所房屋,只見水面上漂著很多死牛、死馬和人的屍體,渾身光光,從我們身邊漂過。我的心碎了,村上的人完了!家裡的老老少少完了!哭,已經哭不出來了,叫也叫不出聲來了。」

「我們大隊原有375戶人家,1976口人,這次被洪水淹死929人。23戶人家全家遇難,17個孩子變成孤兒,156人失去妻子或丈夫。」

而這,僅僅是一個大隊的死亡情況。關於當時的慘狀,文章中還有一些記錄。

時任駐馬店地區防汛抗旱指揮部副指揮長孔繁斌回憶:「洪水過後,『遠看白茫茫,近看空蕩蕩,進村沒有路,全村沒有一棵樹,做飯沒鍋,睡覺沒有窩』。一切面目全非,樹莊地頭,廢墟旁,坑塘內,遇難人的屍體,男女老幼赤身裸體,橫七豎八,慘不忍睹。」

曾在駐馬店參與救災的醫務人員項小米,也在《記憶洪荒》一書中寫道:「水漫後的原野上,已經找不到一間房屋了。……千里平野,了無生機,大地像被扒光了衣服一樣赤裸著,只是這裡那裡到處可以看見腐爛了的屍體……最初幾天,專門調來掩埋屍體戴著防毒面具的工兵部隊,一個團一天只能往前推進半公里。」

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水庫潰壩事件,也是世界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潰壩事件。

誰在掩蓋真相?

如此巨大的災情,當年,中共的新聞媒體卻沒有報道。2003年,新華社記者張廣友在《炎黃春秋》第一期發表《目睹1975年淮河大水災》一文,披露當時,張廣友問負責救災的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這次水災如何報道?」紀登奎回答說:「中央領導已經決定這次水災不作公開報道,不發消息,特別是災情不僅不作公開報道,而且還要保密。」張廣友對此不理解,當即反問:「為什麼?這麼大範圍的大水災能保住密嗎?」

紀登奎說:「這是中央領導的決定」,你們的任務是「宣傳抗洪搶救中的先進人物、先進事蹟。」

關於這場特大水災,至今,中共沒有公開發表全面的調查報告和系統的事故分析。據說,水利部淮河委員會1979年有過一個調查報告,但沒有公開發表,一直被當作保密文件,鎖在保險柜中。

直到美國「探索」頻道的節目在中國播出後,不少網友還將信將疑,在論壇發帖求證說:「板橋水庫事件是真實的嗎?是不是國外媒體的惡意杜撰?」有網友回覆說:「我就是那次事故的倖存者。那真是一場不堪回首的噩夢!」

潰壩的真實原因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潰壩事故發生的呢?颱風、大暴雨,這是客觀因素。但是,人禍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1990年,黃河文藝出版社出版《75.8浩劫內幕紀實》透露:潰壩前夕,1975年8月6日,板橋水庫革委會副主任在救災會議上說:「防汛倉庫裡沒有鐵鍬、草袋,更沒有一兩炸藥,只有幾根小木棍和幾隻民兵訓練用的木柄手榴彈。」

8月7日中午,留在水庫督陣的駐馬店地區革委會副指揮長陳彬宣布,水庫處於緊急狀態,派人火速到駐馬店救援。地區防汛指揮部打電話問水利局,是否預備了麻袋和草袋,回答是:沒有;他們又問供銷社等部門,回答同樣是:沒有。沒有麻袋,沒有炸藥,沒有鉛絲,沒有木材……什麼都沒有。

當時的駐馬店,正深陷文革浩劫中,山頭林立,各派忙於內鬥,防汛事務早被拋到九霄雲外。

板橋水庫建於1950年代,位於淮河支流汝河上游。到50年代末,淮河上游建造了九座大型水庫和無數中小型水庫。在1958年大躍進運動的推動下,駐馬店地區水庫建設蜂擁而上,至1969年,新建水庫200多座,主要目的都是蓄水。

當時,一位名叫陳惺的水利專家指出:在平原地區以蓄為主,重蓄輕排,將會對水域環境造成嚴重破壞,因為地表積水過多,會造成澇災;地下積水過多,容易成漬災;地下水位被人為地維持過高,則會導致鹽分聚積,易成鹼災。澇、漬、鹼三災並生,結果不堪設想。

但是,陳惺的忠告不但沒人聽,相反,他還被批判犯了所謂的「嚴重右傾錯誤」,後來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發配河南信陽勞改。

1990年,著名作家錢鋼在採訪中得知:1975年8月特大洪水到來前,淮河上游已經隱伏了嚴重的危機:河道宣洩不暢,堤防不固,許多「病險水庫」隱患未除。更嚴重的是,對於板橋等大型水庫的潛在危險,當時的人們並沒有警覺,「垮壩」二字,在人們心目中根本就不存在。

據水利專家王維洛講,造成板橋水庫潰壩的直接原因是,水庫泄洪道的閘門銹死。自50年代後期水庫工程擴建以來,水庫的閘門一直沒有用過,也沒人去檢查。當8月7日特大暴雨降臨、超過警戒水位時,當局才下令去打開閘門排水。但是,在這最緊急關頭,17個泄洪閘,僅5個能打開,其餘12個全部打不開。迅速上漲的洪水沖垮了大壩,潰壩時最大出庫瞬間流量為每秒7.81萬立方米;6小時內,向下游傾瀉的洪水多達7億多立方米!

災難發生後,還有專家告訴到當地採訪的新華社記者張廣友,說:「中國是個少林國家,森林覆蓋率本來就很低,(1953-1957年)農業集體化中的『殺豬砍樹』,(1958-1960年)大躍進運動中的大煉鋼鐵,以及(1966-1978年)農業學大寨運動中的開荒修梯田,使國土的森林和植被覆蓋率大大減少,水土流失愈趨嚴重,結果是『吃了祖宗飯,造了子孫孽……上游山區森林植被率低」,也是潰壩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這些原因,其實當颱風和暴雨來襲時,如果有準確的氣象預報,也會有利於防範。但是,當時,河南鄭州氣象台,兩派群眾組織正在打派仗,沒有觀測,那個雷達壓根兒就沒有開,沒記錄。

中國古人講:人命關天。但是,在1975年8月板橋水庫潰壩事件發生前,從中央到河南省,從駐馬店地區到板橋水庫,中共的各級領導不但沒有採取任何強有力的預防措施,連最基本的氣象預報、最基本的防洪物質,以及最基本的通訊保障都沒有。深更半夜,成千上萬老百姓在睡夢中被奪取生命。之後,因為炸壩、飢餓、疾病等,導致23萬人喪生。

這次潰壩事故,是天災,更是人禍。它是中共建政後漠視生命、爭權奪利、極左殺人的一起典型案例。

今年的節目就到這兒了,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讓我們走近中國著名翻譯家傅雷,一起回顧他最後走過的那段絕望、淒涼的歲月。
  • 中共兩會期間,習近平在出席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提到「三千孤兒入內蒙」的歷史事件,並將其描繪成中共領導下的「民族大愛」。然而,了解這段真實歷史的人卻說,那是一齣能夠讓「說的人悲痛欲絕,聽的人傷心落淚」的人間慘劇。那麼,歷史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 在文革時期,有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叫「樣板戲」。這些灌輸「階級鬥爭」和暴力思想的荒謬之作,為文化大革命推波助瀾,是中國人不堪回首的記憶。然而,有幾齣「樣板戲」,經過精緻化的藝術包裝後,至今仍在海內外上演,充當中共的洗腦工具。《紅色娘子軍》 就是其中之一。
  • 被中共高調宣傳的「千人計劃」以巨大的名利誘惑海外華人學者,然而70年前「中國石油之父」蕭光琰的悲劇應引以為戒,滿懷熱情的蕭家才子被騙回國後到底遭遇了什麼?
  • 京劇《智取威虎山》是文革時期的八大樣板戲之一, 劇中的「座山雕」被描繪成一個盤據在東北深山裡的土匪惡霸,打家劫舍,無惡不作。然而他的原型謝文東卻是真正的抗日英雄。
  •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讓我們走近《天仙配》的女主角嚴鳳英,一起回顧這位黃梅戲大師那短暫、絢麗而坎坷的人生。「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綠水青山帶笑顏。」一曲傳唱大江南北的《天仙配》,成就了中國五大劇種之一的黃梅戲,更讓人們記住了一個墜落凡間的「七仙女」——嚴鳳英。
  • 他曾是一位樂善好施的中國鄉紳;他曾是小有名氣的讀書人;他本是淹沒在近代歷史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卻因一部「紅色經典」而走入了大眾視野。他,就是《苦菜花》裡王柬芝的人物原型——馮鑒之。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們將走近《苦菜花》這部電影,一起回顧一位反派人物原型的真實人生。
  • 這首《何日君再來》的背後卻有一段曲折辛酸的故事。怎麼回事呢?我們先從這首歌的誕生說起。
  • 上官雲珠曾是紅遍上海灘的電影明星,她有過一段眾星拱月般的藝術歲月。她憑藉一張毛澤東的紙條躲過了成為「右派」的厄運,卻因為一封信引得江青醋意大發,最終在「文革」中被逼上絕境,以慘烈的方式結束了人生。
  • 他曾是中國共產黨第二任最高領導人,被稱為無產階級革命家、理論家和宣傳家。卻因為留下一篇《多餘的話》,死後被批判,父母被掘墳。他是誰?他到底說了什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