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抑油價 美國與多國協商聯合釋放原油儲備

人氣 967

【大紀元2021年11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白宮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週四(11月18日)證實,美國已經與中國等國家討論聯合釋放石油儲備的可能性,以滿足石油需求和抑制油價

普薩基在回答提問時說,拜登總統的國安團隊成員參加這一討論。她說,「這是我們與一些夥伴國家正在進行的討論。」

中國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週四對媒體表示,他們正在努力釋放原油儲備,但拒絕對美國的要求置評。

這意味著,中國——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費國和最大的石油進口國——首次將與美國協同釋放原油儲備。

路透社週四最早引述知情人士的來源報導此消息。

報導說,美國拜登政府已要求包括中國、印度和日本在內的全球一些最大的石油消費國考慮釋出石油儲備,協同降低全球能源價格。

在路透報導白宮的討論後,美國原油和全球指標性的布蘭特原油下滑,後者跌破每桶80美元。

拜登尋求多國協作轉移國內壓力

據一位參與討論的美國消息人士稱,美國釋儲的份額必須超過2,000萬至3,000萬桶才能影響市場,未來可能通過出售或者借支從美國戰略石油儲備中釋放,或者兩者兼顧。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戰略儲備國,有六億多桶石油儲備。

美國和盟國以前有過協調釋放戰略石油儲備的先例,比如在2011年OPEC成員國利比亞戰爭期間。

但是拜登總統的這一做法仍然不尋常。他面臨國內的政治壓力,經濟活動正在從疫情初期時的低谷反彈,而汽油價格和其它消費成本卻在上漲;美國國內油價自從他上任後漲了一半。

民主黨在國內選舉中節節敗退,黨內擔憂影響2022年中期選舉結果,要求拜登拿出政績吸引選票。

拜登週三指示聯邦機構調查國內油價上漲是否涉及非法漲價,矛頭指向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雪佛龍(Chevron)等美國石油巨頭。雖然這種指示通常都是象徵性的,但已顯示拜登開始關注民生問題。

同時,聯合消費大國釋放石油儲備、控制全球油價的舉措也反映了美國對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和產油國盟友感到失望,因為他們拒絕了華盛頓提出的加快增加供應的呼聲。

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國一直按照每天增加40萬桶的速度來緩慢提高石油產量,逐漸取消2020年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導致燃油需求下降後的石油減產。石油輸出國組織及其產油盟友將在12月2日召開會議,決定2022年的產量計劃。

日韓官員對釋放儲備降低油價反應冷淡

消息人士稱,最近幾週,拜登和他的高級助手已經向包括日本、韓國和印度在內的親密盟友以及中國討論了協同釋放庫存石油的可能性。

日本經濟產業省一位官員說,美國已經要求東京在應對高油價方面展開合作,但他不能確認這一要求是否包括協同釋放儲備。這位官員說,按照法律規定,日本不能通過釋放儲備來降低價格。

韓國一位官員證實,已收到美國關於釋放石油儲備的請求。

「我們正在徹底審視美國的請求,但我們不會因為油價上漲而釋放石油儲備。我們可以在供應不平衡的情況下釋放石油儲備,但不是為了應對油價上漲,」這位官員告訴路透社。

北京配合華盛頓釋放石油儲備 市場看法不一

中國在9月首次向一些國內煉油廠公開拍賣國家原油儲備。當時競價交易了約738萬桶儲備原油,主要來自中東。

北京在11月早些時候表示,它將動用其國家燃料儲備來抑制飆升的柴油和汽油價格。

中國的戰略石油儲備量是不對外公開的。2019年,國家能源局披露,包括國家儲備、石油公司和商業油罐儲油的總儲備可以維持80天的需求量。

諮詢公司Energy Aspects今年稍早估計,中國的國家石油儲備約有2.2億桶原油,相當於15天的需求量。

諮詢公司思亞能源的分析師桑吉克・蒂(Sengyick Tee)告訴路透社:「中國對戰略石油儲備(SPR)的釋放有自己的計劃。(我們預計)第二次拍賣規模應該與第一次類似。」

也有機構對此表示樂觀。花旗分析師週四在一份報告中說:「亞洲現貨石油市場依然緊俏⋯⋯各國協同釋放戰略石油儲備(SPR)可能會產生更大的影響,即使只是暫時的。」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中共首次釋放儲備石油 以緩解原材料價格上漲壓力
【財商天下】北京動戰備儲油 失大宗商品定價權
民調:拜登滿意度降至41%新低
拜登亞洲行推「印太戰略」刺痛戰狼 王毅跳腳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清零惹大禍?習二十大連任遭變數
【十字路口】拜登組亞洲小北約?四大戰線點火
【財商天下】中共突然示好澳洲 力拓案是前車之鑑
【舞蹈三劍客】寶圓嚇傻啦!志成竟然… |「摯友對決」精彩幕後
利世民:中共凝固流動資產 債務違約或致房產危機
【時事軍事】美國讓俄軍品嚐「神劍」更香的留給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