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弗林將軍:中共威脅美國未來

人氣 3566

【大紀元2021年03月13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江元貞翻譯)我們需要知道的是美國這個國家是一場試驗。國有興亡,家有盛衰。美國這場試驗是否會變得越來越好呢?

美國是否還是全世界希望的燈塔?我心裡相信,但是我也知道,現在有一些迫在眉睫的問題需要我們去解決,美國民眾需要做出決定他們到底想要什麼,因為現在這個狀態不會永遠存在下去。

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已經滲透了美國的文化和教育體系,與此同時,國外的一些對手也威脅著美國,其中中共是第一威脅。

今天我們獨家採訪美國陸軍中將邁克爾·弗林將軍,我們將討論美國的這個歷史關鍵時刻以及他認為美國的未來將會如何?

美國的共和國制是否會繼續成功,這是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楊傑凱:弗林將軍,很高興您再次來到我們的節目。

好,謝謝。

美國司法及法律程序嚴重不公平

楊傑凱:我們可以繼續我們上次的採訪,上次採訪反響非常熱烈,反饋很好,也提出一些問題。我們可以先聊一下一個記者的問題,您遭受了構陷您的飽受折磨的官司,人們最大的誤解在什麼?

弗林將軍:我覺得人們的誤區在於他們認為這個體制是公平的,法律程序是公平的,很多旁觀者對這方面有誤解。

從一開始就比較關注這場官司的人來說,他們發現整個機制程序是不公平的,這種不公平針對的不是我個人,這種不公平同時針對的是美國人民,我們整個國家都經歷了我所遭遇的這場官司。這種事情不應該發生在我們這樣體制的國家裡。

不管是行政分支,還是司法,立法分支,他們對法律的濫用,他們對我的這種行為,所有這些都向美國民眾表明我們國家的這三方面的權力濫用及有關的機制機構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他們以不公平的粗暴手段對待這個國家的公民。

很多人跟我說,他們對我的遭遇感到非常抱歉。我對他們說,不要對我抱歉,不要可憐我,我自己也不可憐我自己。我們應該為我們這個國家感到遺憾,感到抱歉。

川普總統本來想為我們國家做一系列很好的事情,可是我們國家卻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這是我們應該去做的事情。

現在全世界都目睹了我這個司法官司,整個過程中,大家都看到這種嚴重的不公平程度。

楊傑凱:現在還有不少人,甚至媒體,今天我還讀到這樣的文章,他們根本不了解你遭遇的事情是怎麼回事。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這是否會讓您擔心?

弗林將軍:我當然感到擔心,不管他們這樣寫文章的目的是什麼。後來,我已經不再擔心別人對我說什麼了,因為我知道他們說的是錯的,而且已經得到證實的。當然他們有自由這樣說。有時候,你會對總統或者戰場上的將軍說,你應該這樣做,應該那樣做,當你設身處地經歷一番我經歷的這種嚴密審查,甚至可以說它是一種懲罰,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這樣的事情根本不應該發生在我們這個國家裡,他們濫用、扭曲腐化了我們國家的法治體系。

宣揚美國是希望燈塔 自己卻突遭攻擊

我一生有33年,就是到世界各地宣揚我們的這個體系,我跟他們說你們應該學我們,以美國為榜樣,美國是希望的燈塔,我們是山頂上了不起的光芒,這是我對全世界的人說的話。

可是突然之間,我本人遭遇的這一切,讓很多人意識到美國出了什麼事了,他們對美國產生了質疑。

真正地經歷我所面對的,你會理解到底怎麼回事,否則你都無法想像所發生的。那段時間,我要做一些非常艱難的決定,我做這些決定,首先考慮的是我的家人和他們的立場。

楊傑凱:這也是我知道的,當時有一位檢察官威脅您的兒子。

弗林將軍:我今天不談詳細情況了,公眾已經知道我的案例了。不管別人如何對我說三道四的或者說一些很不客氣的話,我不會在意,我希望大家去了解真實情況。我後來做了一個重大決定,我更換了律師,有些人就更加惡毒地攻擊我。所以有一些人可能對我不是很了解,或者片面的認識,我覺得他們這樣對我是不公平的。當然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的,這一點我可以接受,我知道了解我、熟悉我的人,他們能理解我的心裡想的是什麼。我覺得這一點美國民眾也看得到。發生這種遭遇後,美國民眾並沒有疏遠我,反而離我更近。

不管如何,民眾他們能夠看到,他們知道我的心裡想的是什麼,這對我更重要。最了解和我親近的人是我太太,我們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她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她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我也知道我自己是怎樣的人,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返回政府工作是為國家 但有一批人不是

楊傑凱:您談論了很多政府面臨的各種挑戰,您在遭遇這一切後,你還想回政府工作嗎?

弗林將軍:無法回答。我覺得如果要為政府工作,或者說為國家工作,假設現在美國總統希望我回來再做一點事情,那你知道美國總統之所以向你提出這個請求,是因為他需要你的幫助,這個要求就是非常強有力的一個要求。所以我覺得問題的關鍵不是說能否想怎樣,而是你願不願意為你的國家服務。

為國服務,這個理念深植我心。這不等於說每一個人都要去參軍,參加海軍、空軍或者海軍陸戰隊,也不等於每個人要為政府工作,因為民眾可以在不同崗位去為國服務。不管你認為你這一生的使命是什麼。你可以是一個老師,一個醫護工作者,你可以服務與不同領域,你擅長的領域。你所創造的價值,是為一群人服務,對他們非常有幫助。

對我而言,當我要做出選擇的時候,我會非常認真考慮,當然我會考慮到我的家人,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我也會考慮我的信念信仰。我希望我血液裡流淌的這些價值觀符合要求我去為國服務的那個人的價值觀,比方說美國總統,我們兩個人的價值觀在一定程度上是相符合的,如果價值觀不相符,那可能相對來說就難一點。

當然人們會思考應不應該做,能不能做,在你做決定的時候,這確實是一個很重大很慎重的決定。而且我覺得這個決定比個人來得更加崇高。所有為我們政府工作的人都應該有這樣的精神,他們為政府工作,不是為了個人的職位如何提升,不是為了個人野心,你真的想相信他們有更崇高的內涵,也許我太天真,這是我個人的弱點。但是人們希望他們有更崇高的內涵,想去為國服務,但是實際情況並不總這樣。

我後來返回政府工作的時候,發現實際情況不是這樣。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慢慢發現我們的價值觀和政府裡其他人的價值觀不一樣。所以當時我覺得我返回政府工作是要為國服務的,卻突然意識到有那麼一批人,他們是為自己服務或者是為其他的一些東西服務,而不是為這個國家服務。

這批人不守規則 而美國偉大在於奉獻

我們現在仍然不很清楚他們到底為什麼服務,但是我覺得這個狀況挺危險,有這麼一批人,他們做的不是變通和通融規則,實際上他們是根本就不守規則。所以我覺得最終是你有沒有奉獻的精神,而不是想不想的問題。

楊傑凱:是否可以談一談我們國家現在面臨的一些威脅,特別是您有很多年軍隊情報方面的背景。我比較好奇的就是您剛才說您不確定這些人,他們服務的對象是什麼或者說他們為誰服務,您指的是什麼呢?

弗林將軍:我覺得他們應該服務於我們這個國家,這是最重要的,每一個為政府工作的人,他們是有宣誓就職那個程序的,這是一個非常強有力的宣誓,而且這個規定已經進行很多年了,一直以來也沒有太大的變化。這個宣誓對國家對我們的憲法而言都是非常強有力的一個聲明,對要服務的那個個人而言,這是一個強有力的宣誓,特別在軍隊,你的服務有的時候它代表的是巨大的犧牲。如果你是服兵役的,有的時候你不得不上戰場,甚至你可能會為國捐軀,我們都知道這一點。

昨天我和一位被授予金星勛章的父親有一段感人的對話,他的兒子2006年在伊拉克為國捐軀了,他當時是陸軍游騎兵。我們知道,這種犧牲,這種奉獻,這樣的理念是我們國家之所以偉大的原因,因為有這樣的人民他們願意去為我們國家去服務,特別是我們軍隊裡的這些年輕人,他們都是有英雄精神的。

他們去遙遠的戰場,甚至他們自己都不完全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去那裡。有的時候,他們會遇到那些國家的不喜歡他們的人,而他們之所以要這樣做,就是因為他們當時選擇這樣做,他們相信站在他左右邊的戰友,他們對於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有一種自身的感受和意識,以及一種與生俱來的對自由的珍惜。他們也有父母親,有兄弟姐妹,有配偶有子女,但是他們卻到遙遠的戰場上,甚至為國捐軀,所以我覺得這樣的人都是非常特殊的。

這批人自私 為腐敗文化服務

楊傑凱:非常感謝您的回答,您剛才說有一些人他們會違反政府的規則,他們服務於國家以外的一些對象,您覺得是什麼呢?

弗林將軍:我覺得主要他們是自私的,他們為那種自私的因素而服務。他們為一種腐敗文化而服務,我們的政府現在存在著這樣一種腐敗的文化,當然這種文化不是短短幾個月形成的,比如說對我們競選團隊的監視,對這個政府過渡期間的監視。

具體地說2017年對川普總統當選前後的監視行為,這種腐敗文化不是短短一年形成的,花了十年甚至更長久時間形成的,而這種文化就存在於我們政府最核心的這些機構裡。

我覺得有這麼一批人,他們所效力的就是這種文化,他們在這種腐敗文化中起者帶領和推動作用,我不會具體說名字。一直在關注我的人,他們可以自己去了解,他們知道我指的是哪些人。我覺得這種文化最嚴重的就是缺乏問責制度。

這對於我們的共和立憲國家來說很危險,因為我們絕對尊重法治。我到海外,和很多盟友,我們的合作夥伴及其他國家都談了我們是一個法治國家,他們應該學習我們這點。

這是很嚴肅的問題,我們一直以來都在做這樣的工作,我們相信美國就是這樣的一片土地,那麼多非法移民想來美國,那麼多人在敲全世界美國大使館的們,想進入美國,因為美國充滿希望和機遇。

但是,現在我們政府的最高層卻出現這種非常過分的行為,政府最高層機制,這種腐敗文化的產生不是短短六個月或一年發生的,是很長時間,逐漸演變到這種程度,現在正在暴露出來了。

所以我要祈禱的是這種不恰當的行為能夠得到整治,有的時候這種行為已經構成犯罪。我祈禱的就是這種行為能夠得到整治,即便不在這個地球上,我也希望能夠在其它地方能夠把它恢復過來。

楊傑凱:和美國民眾現在能看到的或者已經暴露出來的相比,您覺得這裡面的水到底有多深?

官僚沼澤很深 華府變得面目全非

弗林將軍:我覺得非常深,而且在各個不同機制裡。比如您所工作的這個媒體領域,有的時候有人說99%都是好的,問題是不可能只有最頂端的那個人不好,周圍都是好人。

所以我覺得這個深度有一定程度了,一個機制的文化會給這個機制定性,你希望你這個機制裡的人有怎樣的行為,這會給你這個機制定性。比方說我對待你的方式,就是我希望被對待的方式,這是很簡單的一條黃金法則。

當你沒有被這樣對待的時候,特別是法治被濫用的時候,對我們這樣一個立憲共和制國家就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法治是我們的根本之一,是構建我們結構的重要因素。

當我說涉水很深的時候,看一看我們周圍的各種各樣的機制機構,確實是有相當深度了。當然不同的機構牽涉進去的程度也不一樣。

華府大家都管他叫沼澤,那華府現在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肯定和1950年、60年代、70年代,當時的那些機構已經是非常不一樣了。所以我們國家的這些機制機構,它們變化的原因有很多,不管是因為戰爭還是因為官僚的惰性和不作為,這種文化已經不符合我們憲法的精神了,可是憲法仍然是我們國家的立國根本之一。當這批人做事的方法,這種責任制,已經違背了根本的時候,他們就是在傷害我們國家的憲法,把構成我們國家的因素撕得四分五裂。

不知道是否有人願意承擔這個責任,把它修復回來,否則無法解決我們面對的。我給你一些具體的例子,就是我們國家發生的類似問題可能不會在這麼高層面發生,我不想確認,其實我們整套機制從上到下全部都腐化了,但是我認為最高階層的領導,他們要以身作則做出榜樣,他們要服務於這個國家,只有這樣,我們國家才能往前走,才能往好的方向變化,人們對我們國家的機構產生更多的尊重。

政府官僚機構忘記為誰工作

現在人們已經失去了對政府的信心和尊重,比方說這個法治機構,情報機構,這會傷害我們的國家,我們想努力的方向。其實,最終買單的是美國民眾,是美國民眾給了我們一切。當我們談論政府時,我們要明白如果沒有民眾就沒有政府,所以我們要時不時提醒自己,我們是服務於美國民眾的,我們不服務於這些機制和機構的,我覺得很多人已經忘記了這一點。

但是軍隊裡面對這一點是比較清楚的,他們還知道他們服務於誰,而很多其他政府官僚機構已經忘記了,他們到底為誰工作,真是這種情況。這不光是最高級、州一級,地方以及社區一級,為不同級政府工作的這些人已經忘記了,他們其實是為人民工作,他們的薪水是人民支付的,這個就是我們系統裡的一個現狀。

人們會問這個問題怎麼解決呢?這個就像解決全球變暖問題一樣,沒有辦法解決,如何控制住它,我覺得就是在不同級都需有正確的領導精神。在美國最高級包括美國總統,我們要不斷地提醒我們自己,我們到底是為誰服務,為誰工作。我覺得這一點做得遠遠不夠。

我知道,這一點做得遠遠不夠,包括總統本人,包括行政分支的這些最高層領導,政府立法機構的最高層領導,當然包括國會,包括司法部門的最高層。我覺得司法部門需要記住,就是我們是為美國人民工作,特別是那些終身任命的職位,我們從來聽不到他們的任何消息,除非他們在做決策的時候。他們在做判決的時候,偶爾在華府智庫討論的時候,你會聽到一點點他們的消息,但是他們跟美國人的接觸遠遠不夠。

其實司法部門是非常強有力的一個分支部門,我們知道一直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他們需要跟美國民眾更常規地進行對話,現在美國民眾對他們已經不信任了,對所有這些機構已經不信任了,所以我覺得我們需要重新建立一些途徑,我們需要想辦法來恢復美國民眾和政府之間的這種信任。

外部威脅 最大問題保護美國經濟引擎

楊傑凱:在您的談話中經常提到問責或負責任的問題,因為之前您在軍隊和情報部門很多年,我想請你概括談一談美國目前面臨的外部威脅是什麼?美國需要注意的最主要的問題是什麼?

弗林將軍:我覺得最大問題就是我們要保護好經濟的引擎,保護我們的創新力,保護我們的經濟體系,這樣我們才可以維繫國家的繁榮。特別在過去的四年,有很多事情出現,比如能源獨立,這是個很重要的事情,我們要確保取得一個平衡,維持經濟的強大發展,不去濫用它,打個比方就是從10萬英尺高度來談問題降低到6萬和5萬的高度來談這個問題。

美國有外部競爭對手,有對抗者,他們和我們的政治系統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相信他們的系統比我們更好,他們有長期的計劃,要取代和主宰現在的世界範圍的經濟和政治體系,包括中國、俄國、伊朗。

還有第二層次的威脅,比如北朝鮮,他們和世界上的某些地區存在著特殊關係,比如北朝鮮和中國的關係,和俄國的關係。因為伊朗有一些地緣政治問題,所以我把它歸到俄國和中國這類型。

他的可利用資源雖然無法讓伊朗變得非常繁榮昌盛,但是他們可以生存,主要他們是一個危險的國家。還有一批比如委內瑞拉這樣的國家,之前向民主的國家發展,但後來卻慢慢走相反方向,變得越來越不民主,他們的選舉變得越來越不自由不公平,朝著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甚至是獨裁主義的方向在走。

特別中共挑戰 兩套意識形態在對抗

如果要擔憂什麼,晚上睡不著覺,我覺得令我擔憂的主要是中國因素。不是說我們不想去解決,但是我們要考慮從什麼立場去解決,就像一場橄欖球比賽,作為橄欖球運動員,你要站什麼位置,往前走,往右走,還是保留在原地防守狀態?

我們要理解我們在世界上占了一個什麼位置,是什麼立場,保留這個立場需多長時間,比如中國,他們採取什麼樣的方法在擊破我們的防線,他們採取什麼樣的防守辦法來防禦,他們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接我們的招,欺騙我們的方式等等,這是一個很大規模的遊戲、一個局,後果非常嚴重的一場遊戲、一個局,這是兩套意識形態在進行對抗,而這兩套體制是無法共存的。

中共現在的人口大概是16億左右吧,我們現在大概3億3千萬,從人口的角度來看,不對等,此外他們的經濟情況,他們的基礎人權問題,正在加強的軍事力量,這段時間以來,俄國和中國之間建立的關係問題。

大概五年前,俄國和中國簽訂了一個非常重大的軍事協議,包括培訓、武器銷售等,另外還簽了一個能源協議,這些事情是我們需要注意的。不是購買新的武器系統或者購買航空母艦這麼簡單,這屬於具體事物,關鍵是他們之間建立的關係,這些關係正在發生怎樣的變化。

就像當年美國和盟友之間善加利用聯盟關係的話,今天我們很可能在納粹主義的祭壇前面卑躬屈膝,我們無法擊敗希特勒。有人可能不同意,但是當時的這種聯盟,對大家都有利。我們擊敗的不僅僅是軍隊,我們需要擊敗的是一套意識形態,這是我們需要理解的。

現在人們覺得俄國、中東還有中國之間這種關係不重要,我覺得我們要注意他們的這種聯盟關係,這很重要,它不僅僅像交朋友做貿易這麼簡單,形成一個聯盟,一個合作夥伴關係,有很多因素。

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從美國總統這個角度來考慮,其核心是要保障每一個美國公民的安全。確保我們想要的繁榮及法治,我們的系統能夠正常運作,舉個簡單的例子,就像一個小孩打911報警,那警察就會來幫助他解決問題。有的時候就這麼簡單。

但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非常複雜,可是到目前,我們的當局還在陷入各種各樣的戰爭,現在是2020年年末,我們還在爭論我們應不應該從阿富汗撤軍,及伊拉克的局面。我覺得這個世紀開始,我們的政府在策略方面犯的最大錯誤就是讓我們陷入了伊拉克,更不要說利比亞了。

總統他在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情報機構會提一些建議,總統需要考慮的是為他的國家著想,為人民著想,就是我們要以哪些正確方式,完善利用聯盟關係,不等於說聯盟關係就一定是朋友,我們要善加利用聯盟關係,智慧地處理事情,我們不想參戰,不想讓美國陷入這些,那我非常想說我們需要世界和平,大家和睦相處,但是現實往往不是這樣,不是開玩笑,歷史已經告訴我們。我們現在已經參戰19年了,還沒有停止。

自從2001年911以來,我們一直在參戰,現在仍有美軍駐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那裡還有人想要殺害美國士兵,當地的美國士兵,他們會把它看作是戰爭。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比如去星巴克買咖啡,他們根本不理解是怎麼回事。我們需要問的是什麼是反常現象,和平是反常現象還是戰爭是反常現象,我們想要長期的戰爭還是短期的和平,我們回顧一下歷史的話,看看歷史上發生的軍事行動,你會發現世界好像從來沒有停止過戰爭。我們需要理解地緣戰略聯盟的重要性。

共產黨在滲透美國教育體系

楊傑凱:您剛才提到意識形態方面的對抗,美國自由民主體制受到了挑戰,中國是一套共產主義體制,上一次我採訪您的時候,我們也談到了現在社會主義,還有其它的這種類似的理念,在美國國內的影響變得越來越大,想聽聽您的看法。

弗林將軍:這種意識形態方面的對抗不僅僅發生在美國國外,在美國國內,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進步主義和自由主義正在滲透美國。

我們簡短地看一下歷史上發生的事情。在上個世紀末到這個時期過渡的那段時間,美國共產黨當時已經在美國存在相當長時間了,今天仍然存在著。現在有這麼一個黨派叫民主社會黨,它是存在的,我們是不是可以把它看成是一種共產黨的進化呢,它們自己也會進化,會改變這種政治意識形態。所以我剛才說的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進步主義和自由主義,這些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我覺得如果暫時撇開歷史的因素,或者暫時撇開公民的因素,我們可以去思考的就是美國現在的這個教育體系,授課的方式,它講述的方式,在發生變化,在發生移位。不管是小學、初中高中、本科還是研究生,現在實際上已經在推廣、在宣傳那種意識形態理念了。

那一段時間之後,一代人大概是25年到30年,所以一段時間之後,整個教育體系就開始偏離,他們不再講那些讓美國變得偉大的因素,實際上學校講授的是反對美國的一些因素。

當然,我不是反對言論自由,我也不是說你不能教這些東西,我自己就學過這些東西,但是我是知道他們教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了解我們的教育體制,我也了解教育體制中的不同年級和層次,所以我知道他們在偏離。

先父靠信仰創建美國 制定憲法

所以美國這個國家是一場實驗,我們當時的建國先父是知道的,他們盡他們最大的努力,去學習世界歷史,他們從1500年1600年甚至更遠的世界歷史當中吸取教訓,從1700年世界發生的變化當中,吸取教訓。

根據他們所學,他們的知識和他們的信仰創建了美國,制定了憲法,給憲法又做了一些修訂,還添加了權利法案等。這是進化當中的一個實驗。

你是否知道有拜占庭這個帝國,有的人根本不知道拜占庭是什麼,他還以為是一種飲料呢,拜占庭是古代的一個帝國。那帝國就會有興衰,國家會有興衰。美國這場實驗是不是越做越好越來越成功呢?是否仍然是人們希望的燈塔?我心裡是希望這樣的。

但是現在美國這場實驗出現了一些問題,需要我們去解決。美國公眾要做一個選擇,他們想要什麼,我們不可能永遠這樣存在下去,歷史告訴我們不可能永遠這樣存在下去,這是一個事實。

當展望我們未來的時候,我願意相信歷史仍然給我們留了一些時間,我不知道,比如我的孩子這一代,我的孫子孫女這一代之後會是什麼樣?我希望他們能夠很長壽,如果我的孫子孫女們能夠健康的成長,能夠活到我父母那個年齡,到時候這個社會會變成什麼樣?到時候這個世界上的趨勢又是什麼樣?我們會有戰爭還是有和平?有興衰還是有變遷?我自己也學過了一點歷史,我們看一看歷史上的這些變遷,有的時候歷史確實是會重演的。

美國機制仰賴於公民

楊傑凱:麥克弗林將軍,對美國開什麼藥方呢?

弗林將軍:現在美國人民覺醒了,和過去幾十年相比甚至之前的任何時候相比,美國人民比之前更加覺醒。

我們生活在信息時代,我們能獲取大量的信息,他們在尋找真相,他們是醒過來了,美國民眾百分百熱愛這個國家。

我們國家根本因素之一是我們的家庭價值觀,我覺得面臨的另外一個威脅就是我們的家庭現在在瓦解和分裂。當我們談論家庭的時候,不僅僅是指我們的親兄弟姐妹、我們的父母親,這是家庭的核心。

家庭概念同時也包括你生活的周圍的各種各樣的因素,延展出去的家庭的概念,比如你的教堂,一個社區你去祈禱的這些地方,上帝仍然是這個國家最根本的因素,我們做的任何事情裡面都有上帝的因素,都有神的因素。

我們立國先父,當時他們寫憲法的時候,他們的靈感就來源於聖經,這是溶於我們血液當中的東西。現在有一些人有一些因素想要取代他,不可能,這是溶於我們血液中的。我們不完美,我們也承認我們不完美,但是我們寬容他人的心胸也是巨大的,這是美國民眾的一種精神。

你犯了錯,你也承認你犯了錯,我們諒解你,我們向前看,這是美國的精神之一,我們向前展望。

現在我們仍然在經歷選舉的後遺症,特別是這次選舉對我們整個歷史上來說,都是一次嚴峻的考驗,是前所未有的,在美國歷史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我作為一個美國民眾,這讓我感到非常羞愧,特別是我還在政府高層工作過,在全世界面前這讓我們感到非常羞愧。我們一天到晚對別人指手劃腳,指點別人的選舉,可是現在我們連自己國家的選舉都搞不定。

向前看,我們必須要想辦法讓美國政府和美國民眾之間達成諒解。人們必須要認識到就是美國現在這些政府的機制和機構是仰賴於美國公民的,不是說我們交稅或者是我們給他們付薪水。美國千千萬萬辛勤工作的普通老百姓,還有軍隊裡千千萬萬的男男女女們,在為這個國家做出犧牲。

除了軍隊還有其他的人也在為這個國家做出犧牲,所以我們必須要想清楚美國人是什麼樣的一群人,我們的未來想要什麼樣的未來,在我們之前,有數以千萬計的人為這個國家做出了犧牲,我們要理解為政府服務的人所做出的貢獻,如果我們沒有辦法通過更負責任的機制來達成諒解,當然有一些領域,我們現在必須要做出改革,比方說教育體制必須要做出一些改革。

從小學就宣誓效忠美國 但教育文化在變化

弗林將軍:這些事情,他們是可以解決的嗎?他們可以管控嗎?一個比較簡單的例子,我小學的時候是在羅德島州的Middle Town的一個小學校,小規模的公立學校,當時我的一些同學現在依然是我的好朋友。每天早上進教室,這些老師都是非常好,我還記得有Steve老師,當時他們是教我們五年級,我們每天進教室做的第一件事情,我們站起來把手放在胸口,然後對著教室裡的美國國旗,我們說宣誓效忠詞,我們每個人都要這麼做,當時我雖然不懂什麼意思,我們那時才五年級不管哪一年級,我們都要起立,要說宣誓效忠詞,那些詞本身就非常的強大有力。

我宣誓效忠,作為一個孩子,當時不懂宣誓效忠的意義,但是今天我坐在這裡,我當時做的事情已經深深地融入我的血液裡,這種文化已經深深地融入到我們許多人的血液裡。你說的話,他其實比你個人更崇高更偉大的東西,所以這個國家的每一個公立學校,只要你從聯邦政府那裡領取撥款,為什麼不能讓孩子們站起來說宣誓效忠詞?每天一次或者至少每個星期一次。

校長打開廣播,跟大家說,孩子們今天我們來說一遍效忠詞,這有什麼問題嗎?

因為這些學校他們是從聯邦的領取撥款的。他們現在學的卻不是那些令美國變得偉大的事情。這只是一個簡單的例子。

人們會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想法,我們為什麼不這麼做呢?因為你如果不這麼做的話,當然聯邦政府就可以不給你撥款,如果你們本地的社區想做自己的事情的話,你們可以自己決定,但是你就無法從聯邦政府那裡獲得撥款。這可以說是一個胡蘿蔔加大棒策略,這個例子我真的不想用胡蘿蔔加大棒這種說法。但是我們需要教我們的孩子真正重要的事情,這對我們國家來說是重要的一些東西,這是孩子們獲得公民教育的唯一機會,除此之外就沒有了。

因為看一看我們的這個教育體制,特別是公立學校,我覺得這方面的教育是非常缺乏的,我不是指責老師,我們的老師工作得都非常辛苦,我是在說這個教育文化,它已經在發生變化了。

我小的時候,其實教我比較多的是我爸爸,他教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一個黃金法則。

但是我媽媽教我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活到老學到老,永遠不要停止學習。

我希望我們國家的孩子們能夠學習對我們國家重要的事情,有什麼錯嗎?

這是我對於我們國家未來的一點點想法和展望,因為他超級重要,如果我們不這樣做的話,美國這場實驗遲早會消失的,就像歷史上其他的那些國家一樣。

我不喜歡這樣的事情發生,我相信我們能夠存活下來,我們需要非常有能力的人帶領我們走過這個階段。有時候也需要我們做出很重大的變革,來走過這個階段。

感謝大紀元媒體的作為

楊傑凱:最後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弗林將軍:下一次可能輪到我來採訪你,因為我知道你有很多好的想法。看這個節目的很多觀眾,也是非常有水準的,我很感謝大紀元媒體的所作所為。我知道你們都是尋求真相的人。

你是尋求真相的人,你做的事情不僅僅是採訪這個簡單,不管你作為個人還是你們的這個團體,你們都在尋求真理、尋求真相。

我覺得這也是現在民眾正在尋找的,如果你們做的不是這件事情,你們不會成功。你們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你們在尋求真理、尋求真相,否則,人們現在根本不願意花時間來理會媒體,他們真的受夠了媒體這種無理取鬧的鬧劇。

所有這些大的媒體機構,他們的收視率在大幅度的下降,因為他們沒有講真話,老百姓一眼就能看出來是怎麼回事。

楊傑凱:好的,弗林將軍非常感謝你的到來。

弗林將軍:謝謝!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鮑丁絲:如何應對美教育衰落?
【思想領袖】普拉格:左派毀美國 如何拯救?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G7強硬懟中共 七點斥北京霸凌
【橫河觀點】報應太快?政法委「點火」成殘骸
【時事縱橫】中共暗布戰局?布林肯連發警告
【秦鵬直播】遭追蹤火箭中共惱怒 美防長回應
【財商天下】人口危機溯源 中國計劃生育真相
【直播】布林肯聯合國安理會發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