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13)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徐駿回到家裡,想起這些天來親眼看到的和明興告訴的,感到萬分恐懼,夜不能寐,惡夢連綿。妻子愛琴對徐駿說最近風聲越來越緊,我們周圍已有很多人被活活打死了,有的關進牢房,有的押送到農村,我看你還是暫時離開北京,到老家避避風頭,家中孩子由我照管,只要你平安,我吃什麼苦也不怕。於是她為丈夫準備行裝後上床休息。

突然一群紅衛兵踢開房門闖了進來,喊道老反革命,你躲在家裡繼續害人,不問三七二十一將徐駿邊打邊拖來到了一所中學。徐駿看到操場上跪著一大批人,紅衛兵命徐駿跪下,逼迫他交代如何混入革命隊伍充當美蔣特務的。徐駿卻介紹自己革命經歷,紅衛兵說你在表功,就拿銅頭皮帶和學校被毀課桌椅的櫈腳抽打徐駿,打得他滿身是血,昏死過去。

紅衛兵順手就用尿盆裡的尿潑在他的頭上,徐駿甦醒後再逼他交代,又將他打暈,再用尿潑醒他,如此反覆了幾次,最後他再也醒不起來,於是紅衛兵把他拖到一旁的死人堆裡。清早一輛火葬場的大卡車開進學校,徐駿等六具屍體被扔到卡車裡,然後卡車又開到別的胡同拉死屍去了。

火葬場自文革開始以來屍滿為患,到八月下旬死屍堆積如山,陣陣惡臭引來大批蒼蠅和滿地的蛆,後來火葬場只好把好幾個死人放在一起燒。輪到燒徐駿死屍時已經是第三天了,一個叫婁瑞元的燒爐工人看到這個躺著的漢子還張著眼睛不停地淌著眼淚,他知道這是一個被打死後又活過來的倖存者,於是他對一旁的孫小三說,這個人又活過來了,我們積積德,不把他送進爐內焚燒,俗話說救人一命如造七級浮屠。孫小三說,管他是死還是活,只要是他們送來的,我們照燒不誤,反正我們多燒一個可以多拿一份獎金,被打死的都是階級敵人,這些人多死一個好一個。婁瑞元說自從共產黨來了,至今被整死了那麼多好人,天理難容。

徐駿死到第三天,突然有了一點知覺,感到渾身疼痛,先是嗅到一股刺鼻的臭味,他張眼一看,旁邊躺著的多是血淋淋的死人,他腦海裡出現著拋棄父母,二次被捕,死裡逃生,打倒國民黨後受到誣陷坐牢,妻離子散,好不容易成立新家又遇上這個文革,被活活打死,丟下妻子兒女,覺得自已命苦,對不起父母和妻室兒女,想到這裡淚如雨下。

他剛才聽到這二位燒爐工人的對話,他有氣無力地開口說,師傅求求你們行行好,把我送進燒屍爐去吧。孫小三聽了覺得很新鮮,問道此話怎講?徐駿道,你讓我活命,但共產黨容不了我,它早晚要把我害死,那時我還會受更大的迫害和痛苦,你們把我送進焚屍爐,可以一了百了。孫小三聽他一說,倒下不了手,他說老婁我們把他抬到小屋裡去,下面輪燒別的死屍。就這樣把徐駿從死亡的路上又拉了回來。

徐駿進了一間又悶又臭的小屋裡,裡面還躺著一位只剩一條腿的殘廢人,他是在另一隻燒屍爐中活下來的。不久二人交談起來,原來這人叫李國忠,他是北平的一位中學生,出於民族正義感,為反擊日寇侵略而報名參加國軍,先後參加武漢、襄樊、長沙、桂林、衡陽等地保衛戰,最後在衡陽浴血奮戰41天,因腿部中彈鋸去了一條右腿。

李國忠說事情發生在1944年6月28日,日軍用了11軍12個師團兵力,在飛機坦克大炮的狂轟濫炸後,先後三次發起總攻。當時守衛衡陽的部隊是國軍第十軍方先覺軍長領導下的三個師,我在三師當連長,我們在方軍長的領導下反覆與日軍衝殺。方軍長身先士卒,和戰士們一起憑藉殘垣斷壁和日軍反覆衝鋒爭奪,我在戰友們的屍體上衝來衝去,後來日軍射來一顆炮彈,我失去了知覺。等我醒來發現自己腿部中彈,但此時見到日軍衝進守衛陣地,我也顧不得疼痛,立即組織還剩下的十多個戰士拼命反擊,把日軍打了出去,堅守陣地三天,因此失去了及時治療的機會。

三天後,腿部出蛆,最後只好把腿鋸掉。我第十軍17,000多名戰士與日軍血戰了41天,斃傷日軍五萬多,是抗戰史上以少勝多的一次好戰役。後來我們被日軍打散,我雖只有一條腿,但仍與失散在農村的將士組成游擊隊繼續打擊日軍,抗戰勝利光榮退休。

共產黨奪得政權後,我靠打白鐵皮、修鋼精鍋掙錢度日。鎮反肅反運動誣陷我是歷史反革命,受盡淩辱和折磨。我曾多次向中共當局申訴:我為國家民族存亡,棄學投筆從戎當兵,抗擊日寇侵略,怎麼是反革命?他們答你為國民黨抗日就是反革命。

這次文革又將我打死,臨燒時活了過來。你長期為共產黨革命,請給我評評,我抗日打日寇盡忠報國怎麼是反革命?難道你毛澤東派潘漢年去勾結日寇,達成共日聯合夾擊國軍的秘密協定,甘願當漢奸、做民族敗類的賣國賊,倒成了革命?真是黑白顛倒是非不分,這是秦劊的賣國邏輯。你共產黨除了能在全國搞大規模的整人害人殺人運動,帶給國家人民無窮災難、殺戮、饑餓、貧窮外,還帶給了人民什麼?

徐駿聽了李國忠的這席話,羞容滿面無話可答,但在他的腦海裡再現了1938年從軍抗日報國,當他的旅在溧水一帶與日軍的一個大隊(團)遭遇時只是打過幾槍後,就一直向南逃到太湖邊。徐駿曾代表連裡一百多位戰士向旅長請戰,要與日軍血戰到底。旅政委說這是中央戰略部署,上級的命令,誰敢違抗,軍法論處。徐駿想一個旅,還不能去對付日軍一個團。共產黨的八路軍、新四軍從來就是見了日軍就逃的軍隊,他們是擺擺樣子嚇唬老百姓的,但他們在蘇北黃橋卻一下子包圍和消滅參加過台兒莊與日軍血戰的國民黨軍韓德勤部隊近萬人,想到這些內心覺得羞愧。

他對李國忠說,一樣是中國軍人,你們有在疆場殺敵,保衛祖國的光榮機會,稱得上是中華民族的英雄,中華民族的歷史和後人將會永遠記住和感謝你們。而我們這群人曾用生命為共產黨打天下,建國後卻給國家人民帶來了無窮災難,所以我們不但沒有功,而是有罪,在歷次運動中包括在文革中受罪是應得下場。

徐駿從燒屍爐裡逃了出來回到家裡,妻子愛琴、孩子永泉和剛出生二個月的女兒見到他奇跡般生還,高興得手舞足蹈,但沒幾天大禍又從天而降。毛澤東授意中央文革,要把首都變成清如水明如鏡的一塊淨土。徐駿的傷還沒有好,這天晚上一群員警闖進家門,不由分說把他從床上拖出,押上警車送到看守所。

徐駿押在看守所,原出版社華青馬上派人去逼徐駿妻愛琴搬家,說道我單位的房子是臨時借給你們住的,現在出版社的書沒有地方放,你丈夫已去勞改,房子必須還給單位,還說誰叫妳不聽華社長的話,去嫁給一個反革命分子。逼來逼去把她逼急了,愛琴跺腳罵道,徐駿是君子、是好人、是人才,華社長是流氓強盜,趁人之危,逼人於死地。

後來愛琴無奈只好帶著兒子永泉、女兒秋英搬到姐姐家的廚房內安身,靠40多元工資養活三口人,生活十分淒凉。事後華青還說她不聽我的話,我就要叫她吃苦頭。愛琴不畏艱苦,頂住風言風語,天天在眼淚和孩子的陪伴下,熬過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的不眠之夜。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暗戰赤龍
    得到這位「叛逃」人員相助,可以釐清近幾年來美國中情局在中國的臥底不斷被清算的真相,查清潛伏在美國情報系統內部內的「鼴鼠」...
  • Heaven
    1960年12月雲南宣武暴動,有417人參加,他們的口號是實行二次土改、平分土地、土地回老家、不交公糧、不賣餘糧、解散食堂等口號。
  • Heaven
    中共高官在會上簡直像一群瘋子、瞎子和聾子……真像安徒生童話中皇帝的新衣一樣,他們跟隨在毛澤東皇帝屁股後面遊街,恬不知恥地拼命吹棒毛澤東的光榮正確偉大。
  • Heaven
    要各地按大躍進上報的糧食產量數字,向農民強徵糧食,搜刮出更多的糧食。農民因糧食被徵光沒有糧食吃,開始浮腫餓死。
  • Heaven
    不僅和蘇聯的赫魯雪夫弄得反臉,而且東歐共產黨國家和幾乎所有世界上共產黨都遠離他,他第一次出征就被釘子碰了回來。
  • Heaven
    在知青們再接再厲的巨大力量衝擊下,終於把中共不得人心的上山下鄉政策衝垮,幾千萬的知青才逐漸回城、就業、成家
  • Heaven
    幸虧她插隊農村的大女兒育紅和其他知青一起衝垮了共產黨的上山下鄉政策, 回城做了工人,認了這位給她和原來家庭帶來災難的母親
  • Heaven
    她們除了進城當工人,上工農兵大學和當兵,再沒有別的辦法了,但要走這條路,必須先要巴結共產黨的頭頭。
  • Heaven
    現在知青回不了城、參不了軍、上不了大學、結不了婚,所以只能在這裡學習當年毛共領導一幫子窮光棍,做賊、做流氓
  • Heaven
    欺騙學生說,農村是廣闊天地,在那裡大有作為,提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把知青騙到農村,以解決由於毛澤東發動文革,造成國民經濟崩潰的惡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