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應對外國干涉 紐政府為政客學者發放指南

圖為2021年3月12日,在新西蘭奧克蘭政策辦公室的新聞發布會上向媒體發表講話的新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1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淇晴新西蘭編譯報導)在新西蘭安全情報局(NZSIS)透露一名紐公民疑似在為外國情報機構收集信息後,反對外國干涉的問題越來越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為此,總理和內閣部,安全情報局和政府通訊安全局發布了針對政客和學者等高風險行業的新指南,以確保人們能夠免受外國干預的控制。

指南政客免於外國干涉的警告

這份新指南包括為新西蘭的國會議員和地方政界人士提供的建議。

該指南指出,「並非每一個尋求與你接觸的外國國家行為者都是善意的」,而外交官、學者、說客和記者是外國干涉和間諜活動的潛在代理人。這些國家行為者可能對官員負責的政策制定,以及諸如意見分歧、私下觀點等內部知識感興趣。

指南警告政界人士要警惕他人對其「獲得不當影響力」的努力:「 從事不適當的活動,即使這些活動在新西蘭不是非法的,也容易使人受到脅迫。」

該指南說,「 一些自稱代表當地社區的基層人員、獨立組織可能並不像他們看起來那樣」,這些人可能是在為外國特工做掩護。指南要求政客考慮那些聯繫他們的人是否「對它們的個人、工作或同事表現出不同尋常的或持續的興趣」。

而在結識新朋友時,政客被告知帶上一位「值得信賴的同事」,以威懾外國情報官員,並對提出的任何捐贈、禮物或其它好處進行盡職調查。

其餘的警告還包括:

·任何有互聯網連接的系統都容易受到能力最強的攻擊者的攻擊,員工、家人和朋友的通訊也容易成為攻擊目標;

·只能使用政府機構提供的官方IT設備,確保安全設置全部啟用並保持最新,避免在酒店、機場和咖啡店等公共場所連接免費Wi-Fi。

·去海外出差或休閒時要儘可能少地使用技術,可以考慮使用只含有基本信息的「工作池」手機或筆記本電腦,這些信息回到新西蘭後需清除乾淨。

·向酒店前台提供護照的複印件,而非原件,警惕任何與他們的電子設備有關的「可疑活動」,比如設備發熱或電池很快耗盡。

總理:有必要持續審查外國干涉政策

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說,政府還未在提高情報機構透明度方面發揮作用,但她公開表示,有必要持續審查有關外國干預的政策設置。

她說:「我確實認為,在確保新西蘭的最佳利益得到保護方面,我們都有很多事情要做。因此,該方面的透明度有幫助,同時可以確保人們意識到存在的風險。」

阿德恩相信,國會議員和部長們已經適應了外國特工試圖對他們施加不當影響的風險。她表示,情報機構通過與政黨舉行會議,並與在海外代表本國的個別政客舉行保護性簡報會,在提高認識方面做得很好。

新西蘭移民局的一位發言人在接受Newsroom採訪時表示,移民局「在過去一年中做了重大努力,在各個領域提高了人們對外國干預的意識」,且該部門有針對性地向政黨、議員、市長和地方政府官員做了情況介紹。

發言人還表示:「我們還增加了與學術機構的接觸,特別是大學和皇家科學院的研究機構,以幫助他們識別和管理與敏感技術相關的風險。」

紐安情局對學術領域發布單獨指導意見

安全情報局的指南文件(PSR) 為學術機構和研究人員發布了單獨的指導意見,以保護他們的研究不受外國合作的「潛在盜竊、濫用或利用」。

該指南說,雖然政府「積極尋求增加研究和創新體系的國際聯繫」,但與外國合作夥伴的風險必須被識別和管理,以避免聲譽被損害、知識產權損失或新西蘭的利益受到損害。

指南文件中寫道:「聯合研究可能會被利益和道德價值觀與我們不同的國家組織和機構濫用……(並且)為懷有敵意者提供機會,獲取專業知識、IT網絡和研究。」

文件指出,對學術機構和部門來說,過度依賴單一資金來源存有重大風險,無論是來自「單一組織還是單一國家」,因為這可能會讓資助方在尋求保護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時向組織施壓。

該文件表示,如果發現另一個國家將研究成果用於軍事或獨裁目的,研究人員及其機構的聲譽可能會受到損害。雖然大多數研究都是低風險的,但涉及敏感的國防或國家安全技術,或未來具有雙重用途或不道德應用的項目需要謹慎注意。

該文件要求大學在考慮新的合作時進行適當的盡職調查,包括「倫理、法律、國家安全以及金融方面的考慮」,還需考慮「隔離」不同的在線和面對面研究項目,以確保只有持正當理由的人才能看到這些信息。

紐學者對安情局的指導文件持肯定意見

坎特伯雷大學學者、中國問題專家安妮-瑪麗•布雷迪(Anne-Marie Brady)曾撰文稱,中國人民解放軍利用學術合作為「立足點」,來加強其軍事化計劃。布雷迪教授對Newsroom表示,政府在教育公眾防止外國干涉方面做出更多行動,是件很好的事。

對於安情局專為學術人員提供的指南文件,布雷迪評價道:「這些文件包含了非常詳細的信息,包括外國干涉是什麼,以及如何防止這種干涉,並凸顯出我們的政客和學者是如何成為外國政府的目標的。」

雖然中央和地方政府機構有受過國家安全培訓的人員,可以幫助政客和官員處理這一問題,但大學沒有這樣的專業知識。

布雷迪指出:「大學現在需要讓學術人員更廣泛地了解這一信息,並制定內部的國家安全和政治倫理政策來匹配這一指導方針。」

責任編輯: 藍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