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应对外国干涉 纽政府为政客学者发放指南

图为2021年3月12日,在新西兰奥克兰政策办公室的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发表讲话的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 Phil Walter/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新西兰编译报导)在新西兰安全情报局(NZSIS)透露一名纽公民疑似在为外国情报机构收集信息后,反对外国干涉的问题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为此,总理和内阁部,安全情报局和政府通讯安全局发布了针对政客和学者等高风险行业的新指南,以确保人们能够免受外国干预的控制。

指南政客免于外国干涉的警告

这份新指南包括为新西兰的国会议员和地方政界人士提供的建议。

该指南指出,“并非每一个寻求与你接触的外国国家行为者都是善意的”,而外交官、学者、说客和记者是外国干涉和间谍活动的潜在代理人。这些国家行为者可能对官员负责的政策制定,以及诸如意见分歧、私下观点等内部知识感兴趣。

指南警告政界人士要警惕他人对其“获得不当影响力”的努力:“ 从事不适当的活动,即使这些活动在新西兰不是非法的,也容易使人受到胁迫。”

该指南说,“ 一些自称代表当地社区的基层人员、独立组织可能并不像他们看起来那样”,这些人可能是在为外国特工做掩护。指南要求政客考虑那些联系他们的人是否“对它们的个人、工作或同事表现出不同寻常的或持续的兴趣”。

而在结识新朋友时,政客被告知带上一位“值得信赖的同事”,以威慑外国情报官员,并对提出的任何捐赠、礼物或其它好处进行尽职调查。

其余的警告还包括:

·任何有互联网连接的系统都容易受到能力最强的攻击者的攻击,员工、家人和朋友的通讯也容易成为攻击目标;

·只能使用政府机构提供的官方IT设备,确保安全设置全部启用并保持最新,避免在酒店、机场和咖啡店等公共场所连接免费Wi-Fi。

·去海外出差或休闲时要尽可能少地使用技术,可以考虑使用只含有基本信息的“工作池”手机或笔记本电脑,这些信息回到新西兰后需清除干净。

·向酒店前台提供护照的复印件,而非原件,警惕任何与他们的电子设备有关的“可疑活动”,比如设备发热或电池很快耗尽。

总理:有必要持续审查外国干涉政策

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说,政府还未在提高情报机构透明度方面发挥作用,但她公开表示,有必要持续审查有关外国干预的政策设置。

她说:“我确实认为,在确保新西兰的最佳利益得到保护方面,我们都有很多事情要做。因此,该方面的透明度有帮助,同时可以确保人们意识到存在的风险。”

阿德恩相信,国会议员和部长们已经适应了外国特工试图对他们施加不当影响的风险。她表示,情报机构通过与政党举行会议,并与在海外代表本国的个别政客举行保护性简报会,在提高认识方面做得很好。

新西兰移民局的一位发言人在接受Newsroom采访时表示,移民局“在过去一年中做了重大努力,在各个领域提高了人们对外国干预的意识”,且该部门有针对性地向政党、议员、市长和地方政府官员做了情况介绍。

发言人还表示:“我们还增加了与学术机构的接触,特别是大学和皇家科学院的研究机构,以帮助他们识别和管理与敏感技术相关的风险。”

纽安情局对学术领域发布单独指导意见

安全情报局的指南文件(PSR) 为学术机构和研究人员发布了单独的指导意见,以保护他们的研究不受外国合作的“潜在盗窃、滥用或利用”。

该指南说,虽然政府“积极寻求增加研究和创新体系的国际联系”,但与外国合作伙伴的风险必须被识别和管理,以避免声誉被损害、知识产权损失或新西兰的利益受到损害。

指南文件中写道:“联合研究可能会被利益和道德价值观与我们不同的国家组织和机构滥用……(并且)为怀有敌意者提供机会,获取专业知识、IT网络和研究。”

文件指出,对学术机构和部门来说,过度依赖单一资金来源存有重大风险,无论是来自“单一组织还是单一国家”,因为这可能会让资助方在寻求保护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时向组织施压。

该文件表示,如果发现另一个国家将研究成果用于军事或独裁目的,研究人员及其机构的声誉可能会受到损害。虽然大多数研究都是低风险的,但涉及敏感的国防或国家安全技术,或未来具有双重用途或不道德应用的项目需要谨慎注意。

该文件要求大学在考虑新的合作时进行适当的尽职调查,包括“伦理、法律、国家安全以及金融方面的考虑”,还需考虑“隔离”不同的在线和面对面研究项目,以确保只有持正当理由的人才能看到这些信息。

纽学者对安情局的指导文件持肯定意见

坎特伯雷大学学者、中国问题专家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Marie Brady)曾撰文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利用学术合作为“立足点”,来加强其军事化计划。布雷迪教授对Newsroom表示,政府在教育公众防止外国干涉方面做出更多行动,是件很好的事。

对于安情局专为学术人员提供的指南文件,布雷迪评价道:“这些文件包含了非常详细的信息,包括外国干涉是什么,以及如何防止这种干涉,并凸显出我们的政客和学者是如何成为外国政府的目标的。”

虽然中央和地方政府机构有受过国家安全培训的人员,可以帮助政客和官员处理这一问题,但大学没有这样的专业知识。

布雷迪指出:“大学现在需要让学术人员更广泛地了解这一信息,并制定内部的国家安全和政治伦理政策来匹配这一指导方针。”

责任编辑: 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