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劉銳紹:中共對港人強行宣傳灌輸

人氣 365

【大紀元2021年04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一舒、梁珍香港報導)中共對港人展開全面洗腦,將4月15日定為「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中聯辦主任駱惠寧發表強硬講話稱,中央該出手時就出手,一旦出手必到位;特首林鄭月娥則強調會出台具體措施整治打擊對象,稱未來會加強指導、監督及管理學校、傳媒等涉及「國家安全」事宜。當日,5個紀律部隊學院舉辦開放日,警隊首次公開表演中式步操,與以往英式步操不同,步操完結前,司令員改為廣東話喊出「忠誠護國安,勇毅保家安」口號。

中共單方面強行宣傳灌輸是政治任務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4月15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很容易看出那些活動或宣傳是什麼環境和動機之下出來的。「大家看那個宣傳戰就行了,其實可能這個字眼都不是那麼好,因為宣傳戰是兩邊的。但現在不是,是單方面,用打樁機式的方法打入人的腦裡邊,明知道打進去大家都不接受,因為大家現在那個思維很複雜,大家是一個水的流動那種思維,你打到水裡,怎麼可以打到固定的?但它不理。因為是作為一個政治任務來做的。」

所以大家只要做到把動機和效果分開,大家就理解了。劉銳紹直言:「(中共)這樣做是沒有效果的,但它(中共)會繼續做,「它(中共)覺得繼續做做做做下去,它(中共)認為是會有效果的。」

「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前一天,央視節目「焦點訪談」播出2019年被捕並被指控涉嫌資助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罪的伯利茲籍,現年65歲男子李亨利案細節,稱他「吃著中國飯砸中國碗的雙面人」,還聲稱他長年資助香港「反送中」人士與西方官員見面,並曾經與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學聯前祕書長周永康等見面。

多人在要脅下電視「認罪」是宣傳 大家不會完全相信

節目又透露,李亨利4月2日被當局判監11年,他在電視上「認罪」:「我認罪認罰,千萬不能這樣做,你們一定要知道這是違反國家安全規定的,不可以這樣做。還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反對,就是不可以反對自己的祖國,要愛自己的祖國。」

對此,劉銳紹表示,由於不了解李先生的背景,不直接說該案。但是可以從過去中共處理這一類事件看到它的慣性。「其實過去這種所謂的電視認罪,後來發覺有很多事當事人是被逼認罪的。那很簡單,維權律師王宇,或者國內都很知名的一個名記者高瑜,後來都在電視裡面被迫認罪,但是後來發覺,原來有關方面是用她的家人安全或者是發展作為一個要脅,是吧?」

中共宣傳機器不斷開動 希望達成其效果

「所以你再看一看桂民海,當時是一種給他一個所謂好像有希望交易這樣,肉在砧板上,無奈承認。好了,這類事件一個又一個被講出來,今天即使李先生的事件是真的,但是大家都不會完全相信的了。所以這個其實是一個宣傳,其實是沒有效果的。」

周永康表示與李先生只見到幾分鐘的面,不應被關押。劉銳紹說:「其實這一類東西,大家的焦點放到很細緻的案情裡邊,官方就是想把大家的焦點放進去,而它的宣傳機器是不斷開動,它希望達成它的效果。如果是這樣的話,被它扯到一個死角位了,大家只需要很清楚。好,如果你覺得是公平,你自己都信你自己的事情,你可以讓各方面的所謂的stake holder,也就是利益相關者有平衡的機會去講出不同的版本,讓聽眾讓受眾那個觀眾他自己去判斷,但是官方有沒有呢?沒有嘛。是你(官方)不敢嘛。」

中共目的不是要所有人相信 而是要牢牢控制的話語權

劉銳紹分析,大家就可以從兩個角度去看,一個是動機,它為什麼要這樣做?第二從效果看,如果再遠一點,延伸的後果是怎樣?「它現在這樣做呢,即使你說,哦,周永康、長毛現在不可以辯解,所以這個已經是一個不公平的,即使你是真的官方,假使你是真的,你都令人感覺得到你不真嘛。好了,再看現在的情況,就是官方的目的不是要所有人(相信),它也都知道,很多人不會信的,但它就是要做到一個這樣的,自己牢牢控制的話語權。」

中共的目標是法律也要為政治服務

「接著,完全應驗了國內那句說話,搬來香港,就是法律也要為政治服務,它的目標是這樣,所以它就不理你信不信的。關鍵就是老百姓怎麼去看這些事情。」

劉銳紹說:「如果是當事人,他認為自己的版本是怎樣的,他應該更多的解說。另外要關注一件事,因為官方做這樣的行為的時候呢,很可能已經有其它後備計劃的安排或思考。」

劉銳紹說,當時中共在香港推行「港版國安法」時稱,不是針對所有人的,只針對三類主要的案件,第一,香港政府管不到的,比如外交啦;第二,如果這些事情是涉及到國內比如其它的政治圈子,有關官方層面。「香港當然是,你上邊鬥到怎麼樣,香港怎麼理呢,是吧,那麼它就害怕,在香港出現了某些力量,又跟國內某些和政權不符合的力量結合,這些香港政府處理不到,就轉回去(審理)。」

第三類是什麼呢?劉銳紹說,假如國內有些民間的力量與香港的一些力量結合起來,就涉及中共政權和國家安全。「這三類,它強調就是這三類不涉及到很多香港人的,它當年這麼解說的時候,其實就露了底子出來,如果是這樣的時候,現在它講的這些案件,涉及到的某些香港人,仍然是香港的,不是在外國的,這裡的人士又會不會被它用政治化了的法律,來創造或者開創了把這些人士送去國內審的先例呢?」

劉銳紹希望他是過分憂慮,「但是現在這樣的氣候,和它們這樣的執政思維,我希望我是杞人憂天,我真是希望我是錯的,但是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和它用過這樣的例子,是吧,所以我想大家繼續關注吧」。

劉銳紹新書《萬獸預言》反映現時人生現象,人性和獸性一線之隔。(劉銳紹提供)

《萬獸預言》反映現時人生現象 人性和獸性一線之隔

最近中共學者田飛龍再次炮轟香港的親北京的建制派內部過去有「兩面派」,同時拿中共和西方利益,也有人「欠缺能力,不思進取,不主動作為,不積極履行管治責任」,令香港社會運動走向更「危險」方向。

對「兩面派」問題,劉銳紹以他最近的新書《萬獸預言》的內容分析了現時的情況,他經歷48年的採訪,包含很多人生的現象。「人性和獸性往往是一線之隔,有時人類的獸性,是比動物的獸性更禍害深遠,因為動物你最多是廝殺,但是你不會破壞了這個世界,人類掌握了高科技,又有那麼多的武器等等,人類是可以破壞世界的,所以那個傷害力比野獸更大。」

劉銳紹在書裡寫了很多「黑色預言」,他說,「黑色預言」其實就是講人類的獸性,「我寫的時候呢,是沒有那麼多『雙面人』的那些,或者沒有什麼『忠誠廢物』,『廢柴學者』,沒有的。我寫的時候就是有感於人類,我也都不是講中國,你說我裡面有沒有講美國,或者外國都有這樣的事例呢?你可以有的,你不要說我這個是反黨,專門針對中國,不是的,我是講人類」。

「紅色預言」部分則包括很多關於青年人怎樣面對、理智的處理這樣的困境。劉銳紹說:「有的人就說,你不是在教現在的年輕人怎樣去抗爭?我說不是啊。當年共產黨還沒有執政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呀。我歌頌共產黨還沒有執政的時候的那些東西而已。你們不可以說我教唆吧。」

只要「左」就行了 上面(中共)就會欣賞了

劉銳紹:為了吃魚肉的貓只會左轉。只要「左」就行了,上面(中共)就會欣賞了。(劉銳紹提供)

劉銳紹說,書裡的兩個預言很適合今天會發生的「雙面人」之類。是什麼呢?「其中一個預言就說一隻貓,貓要吃魚,那個主人首先就把魚骨綁在它的左腳。它要吃的時候,左腳不能伸前的,它要彎下身來去吃,但是彎來彎去,它都吃不到。左腳不能伸前,就一直團團轉,一直向左轉。接著主人就說,唉,看你這麼辛苦,不給你魚骨吃了,給你一條魚尾,哇,這麼多肉,然後就給你魚肉,那隻貓就一直轉轉轉,永遠是向左轉。主人看這隻貓這麼聽話,就停下問那隻貓。

左的另外一邊是什麼方向,貓怎麼回答呢?貓回答左;左的前面是什麼方向?左;左的後面是什麼方向?又是左,它只知道回答一個左字,接著就有肉吃了。這種情況就等於是現在,我不知道是在說誰,總之向『左』就行了,『左』,上面就會欣賞了。」

中共猶如墨魚抹黑 把周圍的環境變成不正常 才顯得它正常

「另外一個預言,就是『墨魚抹黑』。大家知道墨魚噴墨,把水搞得很污濁。結果大家就會罵它。你說罵忠誠的廢物,『忠誠廢物』又罵那些人是『廢柴學者』。

接著現在又說捉『雙面人』出來,這就像墨魚噴墨一樣,噴了以後,污染了環境,但是墨魚看到,因為墨魚本身是灰白色的,那它噴出來以後,周圍的環境是黑的,是否可以襯托它相對是白的?它發現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管外面的人怎麼罵它,它就一直周圍噴噴噴噴噴。到最後它得到這麼一個結論,原來要將周圍的環境變成不正常、長期的不正常、大範圍的不正常,所以它才會變成正常。」

互相揭發 最後害人終害己

劉銳紹認為,這本書輻射了現在的情況,抓「雙面人」就是內鬥,「因為文革的概念大家是以武鬥為主的,香港我不希望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是前期還不是就用這些東西嗎?你揭發我,我揭發你,其實我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運,我看到很多的這一類先攻擊別人到後來被別人攻擊,周而復始。」劉銳紹告誡人們,現在「今日吾軀歸故土」,但是「他朝君體也相同」,害人終害己。

「國內或者說是政治,我常說,不要光說哪一個國家或者哪個政權。政治是為今我所用,不是為我所用,為我所用都要有一個原則的,為今我所用是為我此刻的需要。我這一刻的需要跟以前的需要也不同。我這一刻的需要跟未來的政治需要又不同,所以為今我所用。你以為可以為官方這一刻的需要服務的時候,你就踩油門了,你就不斷逢迎了,到了最後『狡兔死走狗烹』,是政治定律。所以這些事我說不要那麼積極啊。」

鼓勵投白票或不投票的始作俑者是當權者

說到香港選舉制度會變成怎樣?劉銳紹問,究竟是誰在鼓勵投白票或者不投票呢?是誰推動這件事情最努力?「老百姓問這個問題了。然後老百姓自己回答了這個問題。當然啦,推動得最有力的是政府嘛!」「我本來就沒想過什麼投白票的問題,而政府你現在提出,那我就想一想,其實根本政府是最大的推動力,然後又有人提出了,有一句很精闢的話。有人就說,投白票不犯法,鼓勵人投白票是犯法,他的重點放在後面。但是大家聽到了,咦, 第一句,前面那句是什麼?投白票不是犯法的,鼓勵人投白票是犯法。換句話講,你是否鼓勵我投白票是不犯法的?人家將他的焦點放在第一樣事情上。」劉銳紹指出,始作俑者是有權力的人。

政府往往作繭自縛 自己首先犯法監控

劉銳紹說,贊成政府落實它的願望,不要鼓勵人投白票了。「所以有很多人就建議了,建議選民用你們認為適當的方式投票。首先這句話是否犯法?不會吧,適當的方式,你贊成,你按政府的規定你自己選,是可以的,這是適當的方式,但是必須看對象,講完這句話以後,我怎麼知道誰聽到了?大家都會用他自己認為適當的方式。」

於是帶出第三個問題,劉銳紹說:「若有人投白票或者在選票裡表達某些事,你(當權者)認為是違法的,然後大家就會問,你怎麼知道的,你只知道有一張這樣的票,你不知道是誰投的,理論上。如果你知道,再去追究的話,老百姓就會問你怎麼會知道呢?如果你知道,你是不是有監控呢?如果有監控,那是不是政府首先犯了法呢?因為香港投票是祕密投票,這些就是作繭自縛了。」

大紀元印刷廠遭襲擊 (中共)猶如獵豹獵取羚羊 最終跌下懸崖

4月12日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遭到暴徒襲擊。劉銳紹表示反對任何暴力,他說面對這樣的蠻橫跟暴力時,怎麼處理呢?他以書裡面其中有一個羚羊智慧寓言做了很好的比喻,他說,羚羊時速80公里而已,獵豹110公里。一般來說,獵豹一定抓得到羚羊。獵豹是110公里,就是相差30公里。

但是按動物學家的研究,獵豹去追擊羚羊,成功率只有五分之一,五分之四是失敗的,為什麼?劉銳紹說:「原來羚羊生理機能,就是向前跑跑跑跑跑,當獵豹很接近它,一抓,抓下去那一剎那,羚羊的生理機能是可以突然間停下來轉彎的,獵豹就停不下來,會繼續向前衝。那麼所以往往去到那一剎那的時候,那個羚羊如果知道會跑的話,那隻獵豹那就衝過頭了,接著如果是懸崖,自己掉下去了。還有一個巧妙的,動物學家教我的。

原來呢,獵豹它雖然可以跑110公里時速,但是它的持久力3分鐘而已,2至3分鐘。羚羊雖然跑80公里,但是它持久力可以跑半個小時。這些就是智慧了。」@

請完整訪問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劉銳紹:中共不計後果摧毀香港
【珍言真語】劉銳紹:林鄭失寵 港官六神無主
【珍言真語】劉銳紹:人大將改香港特首選規
【珍言真語】劉銳紹:中共改港選制 輸打贏要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遠程精確打擊導彈 點中共死穴
【珍言真語】周小龍:國安警察恐嚇流氓式執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