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阿瑟的巔峰之戰──仁川登陸戰

作者:仰岳
1950年9月15日,聯合國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在麥金利山號巡洋艦(AGC-7)上觀看仁川灘頭情況。(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4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般認為,麥克阿瑟將軍軍旅生涯的顛峰,是韓戰中的「仁川登陸」戰,這一戰也是他的謝幕之戰。這場經典的作戰計劃波折不斷,屢遭質疑是不可能的任務,在事前普遍不被看好。但在最後的戰前會議中,麥克阿瑟以演說的方式進行了約十分鐘的簡單報告,讓與會的高階將領們一致信服,最後決定支持他,使得仁川登陸戰最終得以順利進行……

1950年6月25日凌晨,朝鮮(北韓)領導人金日成派遣朝鮮人民軍進攻韓國,僅三天就攻下韓國首都漢城,一般認為這是韓戰的起點。對此聯合國安理會於6月25日決議,認定北朝鮮軍隊對韓國施行的武裝攻擊,已構成對和平之破壞。各國組織「聯合國軍」參戰,美國總統杜魯門授權出動美國海、空軍進行攻擊,隨後美國第8集團軍進入戰場,與韓國軍隊一同防衛釜山地區,阻擊朝鮮人民軍。

當時身為美國駐遠東部隊總司令的麥克阿瑟將軍,立即下令將駐紮於日本的軍艦開往釜山支援,這時朝鮮的軍隊不斷增援,美軍沃爾頓‧沃克將軍也奉令率美軍第八軍團反擊,然而由於二次大戰後,當時的杜魯門政府大幅削減對亞洲的國防預算,導致駐亞洲的美軍彈藥、人力都十分短缺,也因而在戰事中身處劣勢。

1950年9月份時的釜山環形防禦圈。(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鑒於事態逐漸嚴重,7月7日,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成立聯合國軍司令部,7月8日,麥克阿瑟被任命為總司令。一方面沃克將軍在釜山周邊至洛東江一帶構築了環形防衛圈,抵住了朝鮮軍的進攻,同時為打破僵局,麥克阿瑟亦提出了仁川登陸計劃,認為應該對北朝鮮的後方實施軍事行動,切斷人民軍之補給線,才能反轉局勢,但隨即因風險太大而遭到否決。

八月初,朝鮮陸續投入了十三個師的兵力,沃克將軍組織的釜山環形防禦圈僅能維持守勢。對此麥克阿瑟再次提出了仁川登陸戰的計劃,並表示希望至少要在九月中能付諸實行,這也就意味著這場兩棲登陸作戰能準備的時間僅剩一個多月,比美軍在近代戰役中的任何一場登陸戰役的準備時間都還要短。

當時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布萊德雷將軍認為這幾乎是不可能的計劃,杜魯門總統也反對這場計劃,而海軍軍令部長余曼將軍則表示這個計劃需要幾週慎重的評估。三週後的八月二十三日,余曼將軍與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中主要的相關高階將領們,到日本東京與麥克阿瑟進行了關於仁川登陸的作戰會議討論。

聯合國軍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中)與美國陸軍參謀長勞頓‧科林斯上將(左)、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福雷斯特 P‧謝爾曼上將(右)合影。(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會議上,海軍的代表不斷地強調登陸仁川是非常危險的行動,每日登陸的最佳時間點僅有二個小時,此地的飛魚海峽航道狹小曲折,水雷蹤跡難以預測,只要一艘軍艦遭擊毀,其它的軍艦就無法再通行。陸軍參謀長柯林斯上將認為仁川距主要戰場太遠,即使拿下也無法對敵軍造成立即影響。會議中幾乎所有將領都反對這次行動。

麥克阿瑟環顧四周,他回想起父親在生前對他的告誡:道格,戰爭會議只會造成懦弱與失敗主義,指揮官必須做決定,並且以個人力量和他主張的正確性讓那些與會者能接受。麥克阿瑟不單是一位偉大的將領、政治家,也可稱為演說家,此時,他起身對在場的將領們進行了一場演說形式的報告,演說的全文如下:

目前,大部分的共軍部隊都在圍攻沃克將軍的防禦外圍我相信他們對仁川並沒有加以適當的防衛各位所提到有關此登陸計劃是不切實際的辯論正好可以保證此計劃的出奇制勝因為敵軍指揮官也相信,沒有人會膽敢做如此的嘗試其實這就是在戰爭中能制勝的因素

海軍根據地理水文提出的反對意見確實有事實上的理由但是這種理由並非全然不可能克服我也相當信任海軍實際上我對海軍的信任也來自於他們本身的自信然而如果不根據我提出的奇襲計劃,那我們只有像目前一樣,繼續待在釜山的外圍持續慘烈犧牲沒有解救全局的任何希望各位忍心讓我們的軍隊像殺牛的屠宰場一樣在釜山的周圍等待宰割嗎?誰將對這樣的慘劇負責?我絕不希望負擔這樣的責任!

現在正處於西方自由世界威信的轉捩點數百萬的東方人正在觀察著一切共產集團的陰謀家目前正選擇亞洲作為赤化世界的目標,它已經明顯地透露了其邪惡的真實面目,敵我雙方搏鬥的地區在韓國洛東江一線我們此刻正在與敵人廝殺中

共產集團在歐洲的戰爭目前僅限於鬥嘴的程度但是在亞洲它已經拿起武器實戰了。我們如果和共產主義在亞洲的戰爭失敗了,那歐洲的命運也將陷入重大的危機之中反之,如果我們作戰勝利那歐洲以及世界將免於受到戰爭的災禍,從而確保自由

我們如果在這裡下了錯誤的決策或者讓時間平白流逝而失去良機,就萬事休矣!戰事勢必將陷入無法挽救的狀態命運的時針正滴滴答答地在耳邊響著如果我們不採取行動,只有走向死亡!

如果我的估計不正確如果遭遇到無可克服的狀況,那我就會親臨前線把軍隊撤回,那時受損害的只是我個人在職業上的聲望但是,仁川戰役絕不會失敗,我相信該場戰役必將成功!

在麥克阿瑟說完後,會場一片寂靜,不久後余曼將軍站起來回覆道:「謝謝你!這是個偉大的精神呼籲。」不久後,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同意了麥克阿瑟的計劃。

仁川登陸作戰示意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9月15日,麥克阿瑟將軍親率登陸部隊前往仁川,當日凌晨戰場的上空出現了一道彩虹,這似乎預告了勝利的前兆,在約三百多艘軍艦和五百多架飛機的掩護下,7萬美軍一舉成功登陸了仁川,幾個小時內就攻下了月尾島,之後美軍又成功在半島東海岸的元山登陸,朝鮮的共軍被攔腰切斷,潰不成軍,在南北夾擊之下,戰情急轉直下,一個月內有十三萬的北朝鮮軍隊遭俘虜,9月28日,盟軍攻下了漢城(今首爾)。

仁川登陸戰後,麥克阿瑟認為應趁著勝利的時機利用外交手段立即施壓蘇俄及朝鮮,或越過三八線,一路北上徹底結束戰爭。然而此時杜魯門政府卻持續觀望,英國也表示反對盟軍越過三八線,就在爭論不斷的情況下,讓中共有了可趁之機,在中共超過百萬「人海戰術」的襲擊下,又將戰線推回三八線,成了僵持之局。1951年4月,因為和美國政府的想法產生很多衝突,麥克阿瑟遭到了杜魯門總統的撤換,他認為自己的「一手好牌」後來就這樣被國內的政客給打壞了。

儘管壯志未酬,但「仁川登陸戰」這半個月的進攻,一直被視為是韓戰中決定性的戰役,麥克阿瑟當年的膽識與堅持,有效地阻擋並擊退了朝鮮共軍的攻勢,他的戰略和洞察力至今仍啟發著後人。走過那段歷史,在接下來的七十年裡,共產主義的威脅讓朝鮮半島始終都不曾真正平靜過,但以現今的國際情勢和反共浪潮來看,或許徹底結束這場爭戰的契機正在悄然展開。

參考資料:

◎《老兵不死:麥克阿瑟新傳》高佛瑞‧皮特 原著  許綬南譯  麥田民國87年出版

◎《麥帥回憶錄》麥克阿瑟原著,王家出版社。@*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 1944年冬季,對二戰時期的美軍而言是一段最為煎熬的日子。雖然納粹德國已逐漸走向敗亡,但是這個時期美軍面臨著歐陸數十年來最艱苦的寒冬,前進的每一步都艱苦萬分。12月希特勒為求最後一搏,集結30個師發動了突出部之役,初期讓美軍遭受重大損失,其陣亡人數接近2萬,是美國在二戰所經歷最血腥的一役,堪稱是在勝利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 1950年的韓戰,是傳奇名將麥克阿瑟親自指揮的最後一場戰役,當時希望避免與中共或蘇聯產生直接衝突的美國杜魯門政府不顧一切地將他解職,之後麥克阿瑟到國會發表經典演說《老兵不死》,結束了他五十二年的軍旅生涯。
  • 華盛頓將軍與拉法葉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領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譯為福吉谷,也有直譯為鍛造谷,而這兩個名字,都蘊含著深刻天意,十分寫照現實。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陸軍的鍛造之地,淬火錘鍊之地,是絕境中的華盛頓將軍在白雪皚皚的森林深處,單膝下跪,獨自對天哀鳴禱告的祈禱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鍛造谷的大陸軍,已然改頭換面,煥然一新。當後世的人們回望這場歷時八年的獨立戰爭,會油然慨歎:鍛造谷,的確是獨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華盛頓將軍高貴的純金一樣閃亮的人品,在軍隊裡擁有的絕對的感召力,也是國會的諸位議員們所畏懼看見的——他們既忙著趕走一定要對他們行使統治權的英王喬治三世,也提防著喬治·華盛頓成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這樣一種微妙心態下導致的制衡和對華盛頓將軍的壓制,在獨立戰爭期間從來沒有停止過。
  • 在華盛頓將軍的內心,他被這個年輕人從第一眼就展示出來的純真高貴的教養,熱烈真摯的內心,以及這一天在戰場上展示出的無畏無懼的勇敢——深深的感動和折服。後世的史學家說,華盛頓將軍在19歲的拉法葉特身上,看見了年少時的自己!
  • 1777年的這個夏天,大陸軍在費城和新澤西的軍營中,拉法葉特侯爵走入華盛頓將軍的生命裡,開始開創他這一生的傳奇故事的黃金篇章。在軍營裡,拉法葉特迎面相逢了他生命中最要好的兩個朋友——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和約翰·勞倫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