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部之役 巴頓將軍的神蹟之戰

作者:仰岳
四星上將喬治‧巴頓。(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4598
【字號】    
   標籤: tags: , ,

1944年冬季,對二戰時期的美軍而言是一段最為煎熬的日子。雖然納粹德國已逐漸走向敗亡,但是這個時期美軍面臨著歐陸數十年來最艱苦的寒冬,前進的每一步都艱苦萬分。

12月希特勒為求最後一搏,集結30個師發動了突出部之役,初期讓美軍遭受重大損失,其陣亡人數接近2萬,是美國在二戰所經歷最血腥的一役,也是在勝利黎明前最黑暗的一段。

位於比利時與盧森堡交界處的亞爾丁森林,是一個長達130公里的「幽靈戰線」。這地方地形複雜,天氣多變。二次世界大戰時,盟軍與德軍在此對峙了兩個多月,雙方都難有進展。1944年11月,希特勒計劃用30個師的兵力,在這裡發動一次強力的反攻,希望一舉消滅盟軍在此地的4個軍團,迫使盟軍上談判桌。若此次作戰成功,希特勒就可以集中全力,應付東線的蘇俄。

此時盟軍總部普遍認為德軍已沒有再展開攻勢的能力,雖然英軍的情報部門曾發出警告,但盟軍總部不以為意。1944年12月初,喬治·巴頓將軍George Smith Patton, Jr.,1885—1945)率領的第三軍團已行軍到了附近,他率先察覺到了德軍的異常狀況並向盟軍總部提出警告,但也沒有受到重視。

12月16日的早晨,25萬的德軍精銳部隊如洪水般從森林裡洶湧而出,撲向施內艾費爾(Schnee Eifel)地區的美軍部隊,初期美軍損失慘重,第106步兵師中2個團近8000人被迫投降。歐洲戰區司令艾森豪威爾將軍聞訊急調101空降師前往此地的交通樞紐——巴斯托涅駐防,德軍聞訊,集中7個師的兵力圍攻。和德軍比起來,盟軍兵力處於1:5的劣勢,而且當時大雪不斷,盟軍難以空投支援,情勢危急。

巴頓將軍似乎早預料到了即將到來的戰況,他將第三軍團分割成幾個不同的戰術單位,又召集所屬師長,預先規劃了向北部行軍的預備命令。

不久後他接到了召開緊急會議的電話,12月19日上午,巴頓準時到了凡爾登的會議現場,聽了當前敵情報告後,大感震驚!原來德軍進展速度出乎意料地快,前頭部隊即將威脅盟軍重要的補給港口安特衛普港,在巴斯托涅的友軍危在旦夕。

會議中各將軍們面色凝重,會場氣氛一片低迷。艾森豪威爾將軍說道:「目前形勢,對我們而言是一個機會,而非災難,希望在座各位別有不高興的表情。」

巴頓第一個打破沉默,他回應道:「我們乾脆放膽讓他們一路衝到巴黎,然後我們就可以把將他們切斷吃下去……不管德軍如何橫衝直撞,即使逃到老鼠洞裡,我都可以把他們給抓出來。」

這話一出,與會的將領們一片哄堂大笑,讓室內緊張的氣氛稍微緩和了一些。

艾森豪威爾又說道:當前最大的難題是救援在巴斯托涅的101空降師,若此地被奪,我們的麻煩就大了,在座的有誰可以擔負此任務?

此時會場一片安靜。只見巴頓將軍立即回應:我可以在48小時之內,以3個師進行反擊。

巴頓此語一出,會場一片譁然,因為大家都明白這是個高難度的行軍,必須在複雜的地形上將龐大部隊前進方向做90度的大調整,況且要在當前氣候惡劣的情況下,48小時之內長途跋涉一百多公里,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而艾森豪威爾也回覆:請閣下切勿開玩笑,在這種天氣狀況下,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巴頓胸有成竹,認為一定可以辦到,他又補充說:「我只要有三個師的兵力,就足夠對當地的德軍實施奇襲。」就這樣,艾森豪威爾批准了他的行動。

展現神蹟巴斯托涅戰役

會後,巴頓將軍隨即發動行軍的命令,他在給妻子的信中寫下了此時的心境:「我很有信心,可以獲得一次偉大的成功,我相信這是上帝為我安排的一戰。」

然而第三軍團在這次行軍途中,遭遇濃霧、大雪不斷,所有的道路都結了一層冰,車輛只能緩步前行,一整天下來只前進了十多公里。當天夜裡,巴頓收到了未來幾天的天氣預報:接連不斷的大雪。這時他底下的將領們紛紛向他提議,是否將部隊暫停一下?

但是,巴頓堅持要繼續日夜不停地行進,他說:友軍的士兵們正在一一地死去,我們不能等待。我要在夜間行軍,早上就要發起攻擊,我們若不成功,就不要活著回去了!!

巴頓在日記中寫道:「在攻擊發起前夕,每個人都憂心忡忡,我似乎永遠是那道曙光,而上帝與我同在,我永遠是那道光。我們也定將獲勝,願上帝幫助我。

他找來了奧尼爾牧師,請他寫出一篇祈禱文來請求神的幫助。當時的參謀馬丁布萊曼森記錄下當晚的場景:當晚巴頓將軍巡視了部隊,走在街上,他謙卑地跪在街頭獨自向神祈禱。場景如同古希臘英雄阿奇里斯在特洛伊城牆前,向天神宙斯祈求給予晴天、把濃霧驅散的祈禱一般,他念了祈禱文:

「全能慈悲的天父,我們謙卑地懇求您節制這惡劣的天氣,賜予我們戰鬥所需的好天氣。請您開恩傾聽我們這些軍人的呼喚,以您的神力,助我們不斷取得勝利,粉碎邪惡敵人的壓制,在人間與諸國為您伸張正義。」

之後他又要求隨軍牧師製作祈禱卡片發給全體官兵,一同祈禱尋求神的支持,就這樣,隔天早上天氣放晴了,巴頓的第三軍團得以繼續前行。

1944年12月25日晚上,第三軍團的第4裝甲師成功到達巴斯托涅,打開了一條救援被圍美軍的補給線,一天的激戰後,他們已經鞏固了入城通道,並且陸續搬運出城內的傷兵。後續部隊順利抵達,鞏固了巴斯托涅的防禦。

德軍聞訊後召集大軍反攻,幾天之內連續發動了17次的攻擊,但是都徒勞無功。德軍總指揮倫德施泰特得知巴頓已親自到了前線的訊息,不禁感嘆說道:一切都結束了!

戰後,媒體不斷報導巴頓解救巴斯托涅一戰的成就,認為他率領的第三軍團是美軍史上最強大的戰力之一,然而戰後巴頓並不貪天之功,他說這是神助我完成使命,我個人微不足道。

奮戰至生命的最終

到了1945年初,德軍全線撤退,突出部之役到此已結束,盟軍勝利在望。然而此時巴頓將軍認為戰爭並沒有完結,他向總部說道:蘇俄共產集團將是未來最大的威脅,未來美蘇之間必有一戰,因此必須儘早搶在俄軍之前占領柏林以結束這場戰役。

然而盟軍傾向依靠蘇俄的軍隊來清除納粹德國的最後抵抗,以便抽調兵力用於太平洋戰場,巴頓制定了幾個大膽的進攻計劃也遭一一的否決,日後他在日記中顫抖地寫下了對未來局勢的擔憂:

「美國未來的命運將如何?世界的命運將如何?」

「我眼睜睜地看著共產集團的勢力日益擴張,這世界上有誰能夠制止???」

這個時期,巴頓的心情是複雜的,他日記的記述以及給家人的信,比過去的時期更多,日記中也不斷出現禱告、請求神指引方向的字句。

巴頓的遠見雖然沒有得到盟軍總部的重視,但他仍兢兢業業地執行自己該完成的任務,蘇俄共產集團的軍隊不斷在占領區內燒殺擄掠,奪取資源,並且不斷吸收納粹黨的精英加入共黨,巴頓將軍讓軍隊保護在占領區各地的物資,他開放了第三軍團迎接戰後流離失所的難民,短短幾個月內營救了超過一百萬的難民。

他頂著一切壓力,讓前納粹黨的精英人士擔任戰後政府的官職,抵擋共產國際對德國的滲透,就如同他在戰場上對敵軍作戰中的態度,不斷奮戰到底。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這一年,也是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年。

他到法國拜訪戰友戴高樂將軍,受頒贈了二枚勛章並接受了巴黎的榮譽市民稱號。戴高樂將軍盛讚巴頓第三軍團的成就,因為他在法國南部快速橫掃德軍的作戰,才得以讓戴高樂的軍隊順利進入巴黎,光復了法國。巴頓在這裡走訪了凡爾賽宮,欣賞太陽王路易十四留下來的珍貴藝術品,戴高樂也帶著巴頓將軍到了榮軍院,拜謁了英雄拿破崙的安葬之地。

後來巴頓在巡視部隊時幾次遭到意外事件,他在日記中透露出擔心自己將不久於人世的訊息,也許,當時的他已經意識到,有更大的使命在來生等待他去履行…….

他的個人傳記作者在前言中的一段話,是他生命最佳的記載:

巴頓卓然不群,他一生中似乎要完成一個偉大的使命,就像過去基督的聖徒在追尋聖杯的下落一樣,他要竭盡全力去實踐那一切。他一直努力不懈,他隨時提醒自己不可自滿,直到生命的最後。

參考資料:

《巴頓將軍新傳》馬丁·布拉曼森 原著,黃文範 譯,黎明文化事業公司,民國七十七年四月出版

《巴頓將軍》雀爾斯·懷登 原著  朱大明 譯 世新出版社印行

《巴頓將軍私人日記》(法)包爾斯·勞倫 著  黃昱 譯  時代文藝出版社@*#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川普(右)和巴頓將軍(左)極為相似。(大紀元)
    「唐納德‧川普讓我想起了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將軍之一──巴頓將軍。巴頓將軍總是說錯話,但他是最好的將軍之一。他為我們打贏二戰做出了貢獻。川普就像巴頓。川普是未經雕琢的鑽石,他會是美國了不起的領袖。」 川普的一位支持者這樣說。
  • 有人說川普總統是巴頓將軍轉世。不比不知道, 一比嚇一跳。兩人外貌相似,性格也有許多相同點。
  • 巴頓在日記寫道:在攻擊發起前夕,每個人都憂心忡忡,我似乎永遠是那道曙光,而上帝與我同在,我永遠是那道光。我們也定將獲勝,願上帝幫助我。
  • 1945年3月,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最後一年的歐洲戰場,德軍全線撤退,美國陸軍上將喬治‧巴頓指揮的第三軍團已跨越萊因河,這時距離納粹德國敗亡的日子已近。在此巴頓將軍休了幾天假,抽空去了意大利的古城柴爾,漫步在林間小道回憶過往,遠思長想。在二千年前的英雄凱撒大帝遠征高盧(現今的法國)將神傳的古希臘文明帶入歐洲各地,打下了西方的文明基礎。
  •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孫立人指揮新38師重回野人山,從印度反攻緬甸日軍,發明了叢林迂迴戰,先後攻克了於邦、喬家、太白家等要塞。捷報頻傳,舉國上下歡騰一片,孫立人將軍,再次成為全國乃至世界媒體讚譽的焦點。
  • 與巴頓將軍齊名的麥克阿瑟將軍,他在國會發表的演說《老兵不死》(Old Soldiers Never Die)不只讓在場的國會議員不分黨派的給予如雷的掌聲,而許多在收音機面前的聽眾們更是感到落淚盈眶。
  • 關於美國二戰將軍巴頓不少人已經耳熟能詳。他在突出部戰役中,率25萬官兵潛心祈禱而後奇蹟般獲勝的經歷,為許多人帶來啟示。此刻當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蔓延全球時,重新回顧這段歷史或許能為我們帶來力量。巴頓是一名非凡的將軍,即便戰事發生逆轉、在眾人擔憂無法取勝的關頭,他做出的最後努力是向上帝祈禱、尋求來自神的力量。
  • 巴頓將軍是美軍近代最傑出、也最富傳奇色彩的將領,他親身參與兩次世界大戰,其軍旅生涯中,面臨著正邪交戰的關鍵時刻。世人對他的研究多半在於他的戰術思想及指揮風格,然而往往忽略了他對神的信仰,為著神意而戰的歷程......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Ranney的油畫《普林斯頓戰役中的華盛頓將軍》。(公有領域)
    而每一次敵軍射擊之後,硝煙彌漫中,高頭大馬上的將軍依然完好無恙地出現在戰士們的視線中,巍峨偉岸,是一尊打不倒的戰神!此情此景中,這位副官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跑上前,握住將軍的手,一個勁地親吻,哭著說,感謝上帝,您還活著!而將軍微笑著,拍拍他的手,安撫道,不用怕!今天是屬於我們的日子!
  • 1950年的韓戰,是傳奇名將麥克阿瑟親自指揮的最後一場戰役,當時希望避免與中共或蘇聯產生直接衝突的美國杜魯門政府不顧一切地將他解職,之後麥克阿瑟到國會發表經典演說《老兵不死》,結束了他五十二年的軍旅生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