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三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普林斯頓之戰

作者:宋闈闈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Ranney的油畫《普林斯頓戰役中的華盛頓將軍》。(公有領域)
華盛頓將軍及時趕到了,他揮舞長劍,對士兵們號召道:我勇敢的戰士們,跟隨著我!我們將一起殲滅這群敵人!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Ranney的油畫《普林斯頓戰役中華盛頓將軍集合隊伍》。(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0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位年輕的賓州士兵在他的日記中寫道,這是多麼榮耀的一天!我有幸目睹將軍的輝煌!給我再多的錢,也無法換取我腦中記憶的這一幕!他描繪道:當我看見無數的子彈在他的身邊嗖嗖飛過,他的生命猶如被繫在一根纖細的髮絲上,而萬千的死神就在他身邊飛舞。相信我,那一刻,我不再只是我自己……

話說1777年1月2號,急降溫的冷風將新澤西吹徹,將雨雪後泥濘的道路凍成了硬鐵。從阿遜平克溪的戰場營地上撤退的大陸軍,可謂是輕車快馬,腳底生風,順利轉戰到普林斯頓。

而這些疲憊的士兵,連番征戰和行軍,有的已經一天一夜不曾合眼。現在,又跟隨著華盛頓將軍,踏上了黑夜和寒風中的征途。

而阿遜平克溪對岸,為了轉移英軍注意力,大陸軍帳篷陳設依舊,少量士兵還留在阿遜平克溪營地,整夜熱熱鬧鬧的,弄得火把通明,人聲喧囂的樣子。等到天亮的時候,英軍開始發起攻勢,才發現對岸已經走得空空蕩蕩,只有火堆裡的木柴還未燒盡。康沃利爵士還來不及反省他昨晚誇下的海口,普林斯頓已經槍聲響起,砲聲隆隆了。他只得調轉馬頭,率領隊伍急行軍趕往普林斯頓,撇下那座還浸在凝固的血漿之中的石橋,因為華盛頓的大軍撤退,這座石橋轉眼之間,變得毫無價值。第二次特倫頓之戰,以英軍的慘敗而告終。

莫瑟將軍

1777年1月3日,普林斯頓大戰打響。華盛頓將軍把將士們兵分兩路,分插入普林斯頓兩端。一位來自弗吉尼亞州的將領,華盛頓將軍的多年私交好友莫瑟將軍,他帶領約三百人的隊伍打頭陣,然而,途中和英軍的一支近千人的主力軍狹路相逢。英軍以為,這支打頭陣的先鋒隊伍中,為首的那個人肯定就是華盛頓將軍,於是集中火力圍攻上來。雙方互相開槍射擊,然而兵力懸殊極大,莫瑟將軍明顯不敵,他帶領部下退到路邊的一座果園。然而,英軍開槍打中了他的馬,他被掀下了馬背,落到果園的地上,來不及起身,便被英軍包圍,一柄柄雪利的刺刀刺向莫瑟的身體。英軍宣布:我們已經殺死了華盛頓。

美國畫家 John Trumbull 的油畫作品《莫瑟將軍之死》。(公有領域)
美國畫家 John Trumbull 的油畫作品《莫瑟將軍之死》。(公有領域)

身中數刀的莫瑟被隨後趕上來的大陸軍主力救下,他身上到處是刀傷,頭上被刺了致命的一刀。大戰之中,兵士們無法將他送到後方,便將他安放在一棵白橡樹下。莫瑟倚靠的這棵橡樹,矗立在普林斯頓古戰場上兩個世紀,是一種時間場裡存留的聖物,也是美國精神的傳承。莫瑟將軍滯留在普林斯頓九天後,終於因傷重不治而逝。他療傷的那所房子,也保存至今。他犧牲的地方,後人為了紀念他,將這個郡取名為莫瑟郡。莫瑟將軍的後人中,世世代代出現了諸多為國家服務的優秀人才,如州長和將軍,包括二戰時期美國著名的軍事將領巴頓將軍。

戰火第一線上的華盛頓將軍

話說,和英軍短兵相接的交火中,接替莫瑟將軍的士官也當場中槍而死,前鋒死傷慘烈,正在這時,大陸軍的後援趕到,才不至於全軍覆滅。雙方在一處一百多英畝的平原上開火交戰,到下午,大陸軍現出敗退之勢,火力明顯不足,面對敵軍攻勢,開始往後退。

此時,華盛頓將軍及時趕到了,他揮舞長劍,對士兵們號召道:我勇敢的戰士們,跟隨著我!我們將一起殲滅這群敵人!他迅速集合了退敗中的士兵,重新排成陣勢,呈三方扇陣,大陸軍重新從戰場角落出現,繼續交戰。將軍身跨駿馬,率軍站在第一排。當時的交戰陣勢,都是雙方將士面對面,各呈一字排開,一方一輪,射擊後,換下一排上前,如此輪番射擊。而華盛頓將軍一直矗立在第一排,被打中的機率是相當大的。第一輪射擊之後,硝煙彌漫中,將軍的副官傑次費拉德衝上前去拽他的馬韁繩,試圖像在紐約的吉普灣撤退中,阻止將軍策馬往前,將他從槍林彈雨中拽到相對安全的地方。然而,這一次,他沒能拽動動馬的韁繩,將軍矗立在火線最前端,揮舞長劍,一次次親口對第一排的將士們下達開槍的指令!

據說,將軍的副官傑次費拉德因為不忍親眼目睹將軍中彈,從馬上墜落的慘景——自己用軍帽摀住了臉。然而每一次敵軍射擊之後,硝煙彌漫中,高頭大馬上的將軍卻依然完好無恙地出現在戰士們的視線中,巍峨偉岸,安然無恙,毫髮無損,簡直是一尊打不倒的戰神!此情此景中,副官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竟然哭了起來,跑上前,握住將軍的手,一個勁地流著淚親吻,感謝上帝,您還活著!感謝上帝!而將軍微笑著,拍拍他的手,安撫道,繼續戰鬥!今天是屬於我們的日子!

戰後,一位年輕的賓州士兵在他的日記中寫道,這是多麼榮耀的一天!我有幸目睹將軍的輝煌!給我再多的錢,也無法換取我腦中記憶的這一幕!他描繪道:當我看見無數的子彈在他的身邊嗖嗖飛過,他的生命猶如被繫在一根纖細的髮絲上,而萬千的死神就在他身邊飛舞。相信我,目睹了那一幕的那一刻,我不再只是我自己……

華盛頓將軍身先士卒,在戰場第一排親自督戰的精神,感染了全軍,大陸軍愈戰愈勇,普林斯頓大戰,以美軍告捷而畫上了休戰符!

十天之內,特倫頓之戰、阿遜平克溪之戰、普林斯頓大戰,華盛頓將軍領著他的飢寒交迫的將士,在兵役到期退伍導致的可能瓦解軍隊的危機中,獲得了三次大獲全勝的戰役!這一次次的勝利,使得美國獨立,不再是一群書生的熱血夢想。美國猶如一艘揚帆的小船,正在脫離宗主國的錨繩,在槍林彈雨的追緝中,揚帆啟航!正如後世的美國人民所感恩銘記的——神賜予美國以華盛頓將軍!◇#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根據史料的記載,1776年12月25日的白天,是一個陽光燦爛的聖誕好天氣,然而,日落之後,氣溫急速下降,而後下起了雨夾雪,還颳起了旋風。朔風吹雪,直撲人面,在這樣一個聖誕夜的午夜,華盛頓將軍帶領士兵渡過德拉瓦河,來到對岸新澤西攻打敵軍。
  • 美國畫家 George Caleb Bingham 的油畫作品《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公有領域)
    華盛頓將軍不但要面對大兵壓境,更面臨著大陸軍內部更大的難題要解決。打完了勝仗的大陸軍,眼看就要難以為繼——因為國會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後一天為止,估計要離開超過六千人。在飢寒交迫的軍營中硬挺了這麼久的士兵們,早就歸心似箭了。
  •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進攻,明早再戰。當晚的軍事會議上,有軍官提醒康沃利,在紐約的布魯克林高地,大陸軍一夜之間渡過東河的往事——說不定今夜又會重演,所以,應該連夜再度發起進攻,不然,明早華盛頓將軍和他的士兵就不見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圍大陸軍,則有如囊中取物一樣容易。
  • 圖為美國畫家約翰·特倫布爾(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倫頓俘獲黑森軍》
    特倫頓一戰,從根本上扭轉了戰局,大陸軍俘虜了所有活著的黑森兵,敲著鼓吹著號,押著他們回營,過了幾天,這些戰俘又被押著在街頭遊行了一次。所經之處,人民歡呼鼓舞,高興極了,也打破了「美軍畏懼黑森軍」這一謠傳。而已經在聖誕節踏上返回英國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將軍的緊急軍令叫下船,回到紐約,帶領了上萬精兵,急行軍前往新澤西普林斯頓,展開反撲戰。
  • 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美國總統就職典禮是國際社會近期關注的焦點之一。這次的就職典禮有重兵把守,而且因為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而禁止民眾到現場觀禮,所以格外引起人們的關注。人們可能會好奇,在美國創建初期,總統就職典禮是什麼樣子?
  • 瘟疫
    有人說,歷史總是不斷重複;也有人說,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我們從近代的流行病爆發,似乎可以驗證這樣的說法。從1720年到2020年,每隔100年就有嚴重的疫情出現,這是偶然發生的嗎?以下概述這幾場瘟疫:
  • 《獨立宣言》的作者托馬斯·傑弗遜,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智慧的,同時也是最不愛開口說話的那個人,他說出的話多是金句,他是這樣表達對法國的情感的——我們美國人都有兩個祖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法國!
  • 圖為美國畫家William Trego的油畫《進軍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領域)
    1777年的冬天,華盛頓率領部隊來到費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讓軍隊休養生息,渡過美國東部漫長的寒冬。後來的史書傳記都說,這個冬天大陸軍處境最為淒慘,日子最不好過。
  • 那段驚心動魄而又溫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動,已成為歷史中的輝煌一筆,記錄下全世界聯手抵制共產主義獨裁的智慧和勇氣,始終閃耀著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輝。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這,也是當今世界裡,人們所需要的。
  • 這樣的一封信,深深地溫暖了將軍的心。雖然將軍沉靜少言,自小就具備強大的自我約束能力,素來喜怒不形於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於肉體凡胎,只要是人,就會有對於冷暖和傷痛的感知。在內外交困的鍛造谷,他對內需要安撫無力舉炊的軍隊,對外需要面對國會和同僚對他百般設限的刁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