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禁野令」讓廣西養殖戶近崩潰

部分竹鼠養殖戶未得補償 廣西脫貧說法存疑

人氣 5260

【大紀元2021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武漢肺炎)的疫情下,中共當局大力鼓吹的「脫貧項目」特種養殖業遭重創。近日,大紀元獲得的內部調查文件,洩露了在中共「禁野令」下,廣西特種養殖戶損失慘重,「幾近崩潰」。部分養殖戶由於得不到補償,已引發聚集、上訪事件。

獨家:中共「禁野令」下 廣西特種養殖戶出現多個問題

大紀元獲得中共廣西社會科學院聯合課題組2020年6月9日內部發布的調查文件《「禁野令」下廣西特種養殖扶貧產業的發展困境與對策建議》。該文件洩露了在疫情下,由於中共政策朝令夕改,令廣西特種養殖戶生存陷入困境,並出現多個問題。

文件洩露,目前,廣西全區特種養殖扶貧產業「面廣量多處置難、轉產轉行脫貧難、損失嚴重補賠償難、群眾恐慌維穩難」等問題凸現,稱「極有可能會對『脫貧成果』帶來衝擊,甚至帶來更大範圍的社會穩定風險」。

在「廣西特種養殖扶貧產業發展情況」一節中提到,廣西人工繁育陸生野生動物共有32個種(類),其中蛇類、竹鼠、蛙類占全區人工繁育量的99.4%。截至2020年3月6日,有養殖戶21,867個,從業人員55,740人,其中,竹鼠養殖業位居全國第一,年產值占全國70%以上。

文件續稱,全區54個貧困縣均涉及野生動物繁育的相關產業,其中,未摘帽的8個貧困縣的存欄量高達243.9萬條(隻、頭),初步估值達8億元左右。全區共有18,127戶建檔立卡貧困戶(46,992人)參與人工繁育陸生野生動物。

(大紀元)

由於當地人工繁育的野生動物存欄量巨大。文件稱,僅實施「生態滅殺」所需資金就要約30億元人民幣。

廣西特種養殖戶,指的是在廣西專門從事陸生、野生動物人工養殖、繁育的人。在廣西省,中共一度利用這類產業來「扶貧」,廣西也因此成了這類產業的重點省區。但是這個產業從去年開始已被禁止,主要因為有中共專家認為竹鼠可能是疫情源頭之一。

2020年1月20日,中共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表示,此次病毒來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動物,比如竹鼠、獾等。

2020年1月24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聯合下發《關於加強野生動物市場監管積極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對竹鼠、獾等野生動物,實施「封控隔離」,禁止「轉運販賣」。

2月24日,中共人大會議通過「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決定。

自此,廣西特種養殖戶遭受打擊,也讓許多靠此「脫貧」的養殖戶損失慘重。

獨家:廣西特種養殖戶「幾近崩潰」 中共憂引發群體性事件

這份中共內部文件承認,廣西依靠特種養殖的「扶貧」產業存在三大問題。

第一:「受影響貧困戶如期『脫貧』難度加大」。文件稱,「禁野令」帶來的行業「巨震」,普遍讓養殖戶遭遇「幾近崩潰」的狀態。這18,127戶貧困戶將直接影響「如期脫貧」,甚至有「返貧風險」。

(大紀元)

文件特別提到,養殖致富帶頭作為「脫貧致富示範標杆」,如今一夜之間從「供不應求」突陷「血本無虧」的困境;加上這些養殖大戶因基礎設施投入大、貸款還款壓力大等造成其補償核算更為複雜。文件稱這一特殊利益群體轉型更困難。

二是「以補償減輕損失實施難度大」。文件承認,科學補償方案制定難與補償訴求兌現急的矛盾日益尖銳。

有89.3%的貧困戶或申請了小額信貸或向親戚朋友借款,還款還貸壓力大。如今受飼養成本增加、銷售無望、補償缺位、轉型轉產出路狹窄等多重困境擠壓,貧困養殖戶的損失進一步加劇。

另一方面,「有證」與「無證」補償權衡難。據資料顯示,全區持證人工繁育動物的養殖場(專業合作社)僅為2,199家,總產值約27.87億元;未持證的養殖場(專業合作社)高達19,668家,總產值約24.35億元。

三是「群眾恐慌焦灼導致的社會穩定風險明顯增加」。文件洩露,近期,廣東、四川等省已發生群體上訪事件,廣西玉林、桂林、北海等地均出現養殖戶拉橫幅聚集、組織上訪等事件,甚至有少數養殖戶在「兩會」期間前往北京上訪。

文件透露,「如補償扶持和宣傳引導不到位,將會導致群體性事件」。

部分竹鼠養殖戶未收到補償 廣西脫貧說法存疑

截至去年年末,部分養殖戶仍沒有得到任何政府賠償。

大紀元獲得桂林永福縣政府辦公室2020年12月4日的《關於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上留言「關於永福縣竹鼠養殖戶補償不合理」的問題回覆》,洩露竹鼠養殖戶不斷在網上投訴當局。

有永福縣竹鼠養殖戶在人民網投訴,「養殖戶們煎熬了大半年時間沒有收入,還在投入大量的人力財力繼續飼養,已經不堪重負。如今自治區出台補償文件……得到的回覆是我們縣外引種簽訂的合同協議,不在補償範圍之內……現在縣林業局即不承認我們是『受影響的農戶』也不承認我們與持證合法養殖場(戶)簽訂合作協議的合法身分。」

永福縣的回覆文件稱,永福縣野生動物養殖場(戶)45戶,其中有22戶不符合補償條件。這22戶被當地政府定性為「無證養殖戶」。

永福縣的說法與上文的廣西社會科學院聯合課題組的調查文件存在矛盾。

廣西社科院的調查發現,多數所謂「無證」的貧困養殖戶,是因為政府急切發展特種養殖扶貧產業,承諾貧困戶(村級集體)「先養再辦證」而出現的狀況。

(大紀元)

去年11月20日,廣西當局宣稱,融水等8個縣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廣西106個有扶貧開發工作任務的縣(市、區)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官方自吹,「廣西歷史性地告別了絕對貧困」。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從內部文件中,可以看出至少這22戶人沒有得到官方的補償。社科院的調查文件說得清楚:養殖戶基本都是貧困戶。換句話說,這22戶至少在2020年12月投訴時候,很可能還沒有脫貧,但是都在去年11月底被廣西官方算在已經脫貧的群體之中。官方幾乎可以肯定在「脫貧」上造假。◇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央視曝脫貧造假 拜登峰會遇尷尬
央視揭習近平老家脫貧造假 陝西當局「闢謠」
中共公布人口普查數據 專家:最差的普查
【內幕】竹鼠傳疫?中共阻外媒接觸養殖戶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中共軍機不打自傷 台海難得安靜
【思想領袖】基辛:用正義判斷 不做有用的白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