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16)暗度陳倉

作者:戟楓
暗戰赤龍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64
【字號】    
   標籤: tags:

第十六章 暗度陳倉

看到許青平嚴厲地盯著他,徐大勇有點慌張:「對不起,青姐,是吳哥,我說錯了!」

「我不是指這個!」許青平身子繃直了,直視著徐大勇。

「噢,你是說我代吳哥送花啊!這有什麼啊!吳哥待兄弟不薄。我不管部裡怎麼看,哪怕吳哥現在是個鬼,我也照樣認他是我哥。」徐大勇反而坦然地玩起混不吝來。

「僅僅是這樣嗎?」許青平並不相信徐大勇的話。

「那你以為怎樣啊?」徐大勇倒是反詰問道,讓許青平不知從哪裡問起。

「你是如何和偉光聯繫的?從哪個時候開始的?」

「這個暫時保密啊!」徐大勇嬉皮笑臉地應付道。

「只要能讓你青姐開心,我徐大勇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徐大勇這滴水不漏的表白,再次讓許青平不好開口追問下去。

沉默一會兒,送茶的小妹進來,將沏好的茶壺放在桌面上,恭敬地退出。

「那我怎樣給偉光回話呢?」想了一會,許青平放緩口氣問道。

「這個好說啊,您青姐有任何話,我都有管道轉達啊。」徐大勇大包大攬地回答。

「哦?什麼管道啊?」許青平輕聲詢問。

「啊!這個不能說。」徐大勇緩過神來,連忙拒絕。

「啪!」許青平拍響桌子,站起身來:「徐大勇你什麼時候做起雙面間諜了?給我說清楚,否則我現在拉你去部政治部。」

看到許青平凝眉怒視,徐大勇徹底慌了:「青姐,咱不能這樣啊!我只是帶個話啊,也是為了您和吳哥好啊!」徐大勇聲音慌亂地祈求道。

「嗯!你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別人派你來釣魚的。」許青平放緩口氣說道。

「你真的想知道?不去告發我?」聽到許青平的解釋,徐大勇試探地問道。

「當然啊,你是我從小看大的朋友,也知道你對我好,我肯定不會害你!但現在你知道部裡派系鬥爭很激烈,你不給我透底,我怎麼相信你啊!」許青平推心置腹地說道。

「哦!這就行,我就知道青姐你不是那樣人,踩著別人肩頭向上爬的。吳哥也交代了,為了讓你相信,可以給你透底。」顯然徐大勇來時做了多種思想準備。

兩人重新坐下來,徐大勇拿起茶壺給自己和許青平斟上半杯茶,開始敘述。

原來徐大勇在五年前,將賺來的錢投資美國房地產,就自己主動找到中情局願意充當一個線人。

開始中情局並不十分相信他,但是經過多次的檢驗,徐大勇雖然不能得到特別有價值的資料,但國安部門一般的人事關係,人事調動,徐大勇還是能夠確認。

中情局便將他當做一個長久的潛伏物件培養,並不要求他去獲得容易暴露、危險性較高的情報,而是採集確認一般的情報,這樣徐大勇五年來基本沒有暴露的機會。

聽到徐大勇這樣敘述,許青平還是感到驚愕。一般被中情局發展為線人,或者為了信仰、意識形態,或者為了金錢利益。像徐大勇這樣自動送上門,這讓許青平感到奇葩,大勇這腦袋瓜的思想脈絡確實另類。

看著許青平異樣的眼神,徐大勇大概也明白許青平心中所想,便坦然說道:「這有什麼啊,狡兔三窟呢,何況我徐大勇。你也知道這樣下去,肯定是船毀人亡!與其那時候腥風血雨,人仰馬翻,何不現在就給自己找好退路呢!」

徐大勇這坦誠的表白,確實讓許青平對他另眼相看,沒想到這混不吝心思還真深,想得蠻長遠。

「嗯!大勇你先回去,待我好好想想,再給你回話。」

「好的,青姐,您就好好想吧!吳哥那裡不急。」徐大勇輕鬆地站起身來,向許青平告辭離去。

聽到徐大勇那麼輕鬆地回話,許青平心裡卻沉重起來。

她知道吳偉光聯繫她的目的,只有他母親能讓他如此上心,哪怕有暴露一個潛伏線人的危險而主動聯繫她,可是這確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從部裡傳來消息,針對這次疫情機密檔的曝光,上層結合多個涉外情報部門,檢討未來的危害程度,以及應付的措施。同時把吳偉光的案情提高到國家安全委員會控制的級別,統籌多個部門協作將其緝拿歸案,或者阻止其進一步曝光機密檔。

這給許青平又增加了心理壓力,未來針對吳偉光的行動不再是部裡說了算了,而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參與意見,無疑對解救吳偉光母親增加了不少難度。

許青平由於過去和吳偉光的關係也特別受到關注,由於安全部針對吳偉光的多次抓捕行動都以失敗告終,損失了人員,浪費了時間,於是中聯部的余副部長也藉此參與進來。

他從香港歸來,路過廣州,便把許青平叫到中聯部廣州辦公地點瞭解情況。

這個過去東南一個省的宣傳幹部,借著和上峰過去有一定工作關係,青雲直上,從一個廳局級幹部直接提拔到中聯部擔任副部長,控制監督港澳粵重大涉外事情,有最終的拍板權。

不得不說這些政壇紅人,各個都膽大妄為,行事乖戾,常常打破行業規則。他直接向許青平建議,利用吳偉光的母親誘捕吳偉光。

這是許青平一直避免發生的事,可是面對余副部長咄咄逼人的態度,許青平只能暫時答應回去策劃一個方案,進行誘捕行動。

許青平鬱鬱不樂地駕車前往吳偉光的別墅,卻在門口徘徊,許久不進去。

這裡過去是許青平經常來的地方,吳偉光還在這裡的時候,許青平也幾乎只要是吳偉光在廣州,便會在星期天光顧這裡。

砂石路通向別墅的院子,院子裡花草茂盛,前後兩顆橄欖樹枝葉繁茂,雖然不高,卻和兩層的別墅樓房平齊,讓整個別墅處於綠蔭之中。

過去她和吳偉光不是在院子裡收拾花草,就是坐在二樓陽臺面對對面的青山霧嵐,看書、品茶。

許青平望著二樓陽臺,那個西式風格的陽臺,低矮的玻璃屏,斜翼而出的遮陽層上鋪設著紅色的琉璃瓦,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這是個溫馨、愜意之處。

看到王淑華走出門,許青平迎了上去。王淑華似乎察覺到許青平的情緒不高,想想也知道是為吳偉光的事情。

對於吳偉光的情況,王淑華還是能從吳怡青的隱語裡大致瞭解,知道吳偉光一直處於安全的狀態就讓她很高興了。豈料現在他們把目標轉向她,而使得許青平糾結萬分。

「青平,萬事有定數,我們就順其自然吧!阿姨給你煮了你喜歡的蓮子湯,放了冰糖,在鍋裡呢,快進來喝吧!」王淑華寬慰著許青平,兩人走進一樓客廳。

許青平坐定客廳的桌子旁,王淑華進了廚房去端蓮子湯,一會功夫王淑華給許青平端來一碗蓮子湯。

品嚼著清爽、潤滑的蓮子,啄飲香甜的湯汁,許青平感到一絲溫暖。

「阿姨,你一個人住這裡孤單嗎?」許青平輕聲詢問道。

「不孤單啊,阿姨最近準備一些資料,想寫一份家族回憶錄。就是頭腦不太靈光了,寫得慢。」王淑華輕柔地看著許青平,像看著自己的女兒。

「對了,青平你學歷高,學識也好,幫阿姨參謀參謀。」說著王淑華起身去書房,一會功夫拿出來一大疊資料,有照片、過去的報紙,還有一些家族人寫的回憶錄。

原來王淑華一家是廣東開平縣的一個望族,祖父那一輩得過清朝的舉人,發落到開平縣為官,於是在開平開枝散葉,成為開平縣的一個望族。

民國時候開始家境敗落,但是由於過去家境富裕,王淑華三姊妹都受到良好教育。

大姐民國時候嫁給泰國的一個華裔富商,早已經移民泰國;王淑華和妹妹留在大陸,都先後參加革命工作。王淑華嫁給了吳偉光的父親,是一位鐵道部門高級工程師;妹妹一家由於她丈夫的美國親屬關係,改革開放後,全家移民美國;王淑華本人是文革前的大學生,一直從事輸變電行業的科研工作。

一家人早已各奔東西,成家立業,目前在大陸只有王淑華一個人。

翻看著過去民國時候的照片,許青平感慨萬千,那時候的年輕女子梳著西式髮型,身著旗袍,格外富有書卷氣。

王淑華指著三姐妹發黃的照片介紹道:「我大姐最有貴婦相,所以被她丈夫看中;我們倆妹妹,都是調皮搗蛋的主,最讓父母操心。」王淑華動情地說道,似乎又回到了過去的美好年華。

「阿姨,大姐現在還健在嗎?」許青平好奇問道。

「健在,她現在應該八十二了,大我六歲。」

「哦!」許青平輕吟著,仔細端詳著照片上那個梳著短髮,面目清秀,身材婀娜的女子,漸漸一個主意湧上心頭。

作者:戟楓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座海島經過一年多建設,早已經是一座規劃整齊的軍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軍營宿舍,一座座訓練場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島的各個角落。
  • 多數單位為了向領導顯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級領導賞識,能夠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虛作假,虛報完成和超額完成上級數字和指標...
  • 這裡各個部門主管、海外間諜關係都和部裡的其他幾位副部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表面對他很恭敬、順從,但執行任務就大打折扣。
  • 中共為了讓高價藥占領市場,在交易中讓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價藥,迫使生產廉價藥的藥廠關門。而且鼓勵藥廠每年推出改頭換面的高價新藥上萬種,不顧人民死活地壓榨病人
  • 張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實,趁著大陸的官員、富豪不在,到外邊打野食,補充感情和慾望的缺失,但張素梅一次也沒有幹過,知道這裡風險很大,而且自己年歲增大,經不起風浪。
  • 民以食為天,全面地和美國冷戰、甚至局部的熱戰,都會使得國內經濟雪上加霜。
  • 由於共產黨搶走了農民的土地,拆掉了他們的住房,所以現在變得上無片瓦、下無葬身之地,在他們死後還得花1~2 萬元,甚至10~20萬元買塊1~2 平方米的墳地。
  • 這時節加州的陽光是強烈刺目的,蔚藍的海面上氤氳著水氣,一層層海浪怕打著細軟的沙灘,給這夏日帶來清涼...
  • 中共官員利用私有化大撈錢財,其貪腐程度遠比抗日勝利時期國民黨接收大員大撈勝利財要嚴重惡劣得多。
  • 吳偉光開心地望著海面翻滾的浪花,小黃在旁也樂得說道:「吳sir,你說這次中共會不會嚇怕了?」「不會,在他們眼裡這些走狗不值錢的,但走狗們會嚇怕的。」吳偉光樂呵呵地解釋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