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土地金」上繳 分析:當局集中「財權」

人氣 2140

【大紀元2021年06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曉彤、駱亞香港報導)6月4日,中共財政部聯合三個部門發布通知稱,將目前由中共自然資源部門負責徵收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等四項政府非稅收入,轉為由稅務部門負責徵收。之後引發輿論關注,不僅有分析指出中共通過收繳地方「財權」強化了中央集權,亦有業內人士表示此舉或會導致地方城投違約,此外,有資深投資人士認為這背後深層的問題是地方依賴土地出讓收入已難以為繼。

中共財政部網站在6月4日發布了一項名為「關於將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礦產資源專項收入、海域使用金、無居民海島使用金四項政府非稅收入劃轉稅務部門徵收有關問題的通知」(簡稱「通知」)。

該通知稱,將由自然資源部門負責徵收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礦產資源專項收入、海域使用金、無居民海島使用金四項政府非稅收入,全部劃轉給稅務部門負責徵收。從2021年7月1日起,在河北、內蒙古、上海、浙江、安徽、青島、雲南省開展徵管職責劃轉試點;並從2022年1月1日起,開始全面實施徵收的劃轉工作。

通知中還提到,以前年度和今後形成的應繳未繳收入以及按規定分期繳納的收入,由稅務部門負責徵繳入庫,具體徵收機關為國家稅務總局有關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稅務局確定。而由自然資源部(本級)負責徵收的該四項收入,徵管職責轉由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負責。

該消息發出後,持續引發市場討論。

分析:北京收繳地方「財權」 強化中央集權

6月5日,前香港資深傳媒人士王劍在「王劍每日觀察」的節目中分析認為,中共當局在進行的財政改革,也在強化中央集權。王劍指出,該「通知」中提及的這四項收入之前在徵收之後是放入地方政府國庫,現在要進入中央政府的國庫。不僅土地出讓金,礦產資源專項收入也是很大一筆收入,這是中央在集中「財權」。

對財權的集中徵管可以回溯到2018年。2018年7月,中共當局完成了對國稅地稅合併,根據中共的國稅地稅徵管體制改革總體安排,接下來是推進劃轉社保費和非稅收入徵管職責。此前,地方政府通過社保局徵收社保基金,自從上年11月1日起,中國多地稅務部門開始將企業職工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徵收。

王劍分析說,這個稅務部門也是國稅局,加上今次的土地出讓金轉交國稅徵收,地方政府逐步失去了地方稅收、社保費、以及土地出讓金這些收入,作為地方政府只能等中央給錢,而中央則強化了集權。接下來會涉及到中央和地方如何分配資金的問題。

此前,中央向地方常規轉移支付的機制是「層層下達」,王劍說,自從2020年疫情發生之後,當局採用財政資金直達機制,國務院要求省政府不要扣留,做過路財神。近期,中共國務院正在將這項機制常態化並擴大範圍。

開發經理:中央收緊錢袋子 或導致城投違約

對於此次統一徵收對地方政府以及房地產業可能帶來的影響,一間大陸房地產公司開發經理李女士表示,土地出讓金是地方政府的錢袋子,現在中央要掌握這個錢袋子。她並從四個方面指出影響。

首先是影響房地產商拿地。李女士說,以前房地產商會幫地方政府哄抬地價,出現「地王」,一些地方政府也因此收了很多土地出讓金,但其中不少資金,之後地方政府會變相退回給地產開發商。其次,土地出讓金占地方政府收入很高的比例,中央也不知道地方政府到底有多少家底,集中徵收之後,有利於中央摸清地方政府的實際財務情況。

2020全年,中國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為84,14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5.9%;同期,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10,0124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0.9%。土地出讓收入占地方一般公共預算的比例達到了84%。

此外,李女士分析指出,土地金上繳,地方政府不可以隨意支配土地金,間接而言,地方政府的信用降低,未來可能會出現地方城投公司的債務違約。

而第四個方面則是中央要防範金融風險,調控房地產價格,並防止系統性崩潰。李女士分析說,中央想真正控制樓市,避免風險,就要從兩方面排雷,一個是銀行和一個是地方政府,所以不能繞開土地財政,地方政府是抱著靠賣地賺錢的邏輯思路。中央也認為地方政府過於依賴房地產業,消極執行中央出台的調控抑價政策,導致房價持續上漲。

李女士認為今後大陸樓市的特點將是:央企參與度提高、中央推行房地產稅。

投資人:土地出讓金已難以為繼

美國資深投資顧問Mike Sun在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時指出,中共出台該政策暴露了一個更深層的問題——土地出讓金已難以為繼。他表示,中央在將「財權」上收,但有不少分析說支配權仍歸地方政府所有。在中國大陸,土地是歸中共當局所有的,所以中共不稱其為賣地,叫做過有土地出讓收入,是按照租金的形式來徵收,收入歸地方政府所有,這其中涉及的是地方政府和中共中央之間如何進行收入分成,利益分配的問題。

Mike分析指,雖然表面看是一個收入分配問題,但是深入看下去,會發現地方財政依賴土地出讓金已難以為繼。從99年城市住房改革開始,國有土地出讓金持續上升,將未來幾十年的收入提前透支,土地賣得差不多,未來可以賣的地越來越少。在疫情嚴重的2020年,土地出讓金收入增長15.9%,而今年首4個月,這項收入同比增長了35%。按照這個速度賣下去,長遠來看,這方面收入會在未來不短的時間內見頂。

Mike認為,因為在其它的經濟領域,中共很難找到增長點來增加政府收入,所以中共要開始徵收房產稅,房產稅開徵可能是中國的最後一張牌。

2016年,方正證券整理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從1999年城市住房制度改革開始到2015年,國有土地使用出讓金收入增長了63.3倍。1999年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僅為514億元人民幣,在2014年達到4.26萬億,2015年降至3.25萬億。其間,出讓金占地方財政本級收入的比例也從9.2%上升到39.2%。根據先前官方數據計算,2020年土地出讓收入占地方一般公共預算的比例達到了84%。@

責任編輯:李薇#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中共猛批躺平族 李克強憂就業?
千百度:躺平主義和加速主義,哪個對社會衝擊更大?
【翻牆必看】大陸戾氣瀰漫 惡性血案頻發
【唐浩視界】躺平癱中共?三孩政策曝四大危機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中美艦載機殲15vsF18 誰勝算?
【時事縱橫】董經緯官媒露面?武毒所連爆醜聞
【拍案驚奇】遭威脅再抓百人 蘋果最後社論火了
【財商天下】三萬重兵入京?美籲重金賞投誠
【秦鵬直播】蘋果絕唱感動華人 中共刪基因數據
【新聞看點】武漢多種病毒早傳播?NIH為何刪資料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