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華裔移民二代出征伊拉克 難忘與同袍最後對話

紐約出生的黃伯聰學歷高 從軍證明華裔熱愛這個國家 先後投身伊拉克、阿富汗戰爭

人氣 430

【大紀元2021年0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宜君紐約報導)黃伯聰(Wilem Wong)在紐約市曼哈頓華埠出生、成長,是紐約華裔美國退伍軍人會(American Legion Post 1291)成員,今年陣亡將士節,黃伯聰從紐約市警局(NYPD)退休,結束了近20年的警察生涯。

阿富汗戰爭中,黃伯聰(左一)與當地聘請的翻譯人員。
阿富汗戰爭中,黃伯聰(左一)與當地聘請的翻譯人員。(黃伯聰提供)

這期間,他先後在2007年、2011年參加伊拉克戰爭(Iraq War)和阿富汗戰爭(Afghanistan War),服役範圍囊括陸軍與海軍;他在戰場上痛失戰友,屢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兩次投身戰爭 備感古來征戰幾人回

2007年,黃伯聰前往伊拉克接受陸軍軍事訓練,他和新澤西警察凱利(Dwayne Kelley)最初都被分配至第353民政司令部(353rd Civil Affairs Command),當時,黃伯聰的軍階為上尉(captain),而凱利則是高他一階的少校(major)。

2008年,凱利一次突兀的提問,對黃伯聰而言,彷彿是死神刻意按下的警鈴。

黃伯聰說:「他(凱利)在1月問我:『我們是否可以換隊』,我說:『我不認為我可以換隊,因為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換隊。』」且黃伯聰的軍階比凱利低,因此他不能自行決定是否換隊,應由凱利向黃伯聰的長官詢問。

黃伯聰在伊拉克巴格達駐軍時,也不忘警察身分,在當地舉辦國際警察節5公里路跑活動。
黃伯聰在伊拉克巴格達駐軍時,也不忘警察身分,在當地舉辦國際警察節5公里路跑活動。(黃伯聰提供)

隨後黃伯聰前往巴格達的勝利營(Camp Victory),主要負責當地省級選舉、全民掃盲和經濟發展方面等重大措施,並成功主辦了近八百人參加的國際警察週5公里路跑(National Police Week 5K run);而凱利最後服務的單位是第432民政營(432nd Civil Affairs Battalion)。

5個月後,2008年6月24日,凱利死於埋伏在會議室的炸彈攻擊,犧牲時僅48歲,當時距離黃伯聰生日不過幾天。

黃伯聰說:「軍人不喜歡遲到,通常會早點過去開會。所以(凱利)提前15至20分鐘到達,但會議室裡已經有人安放了炸彈,而會議室裡只有(凱利)部隊。炸彈爆炸了,是鋼珠炸彈,炸裂物殺死了他(凱利);即使他穿防彈衣,(炸彈)仍可能擊中他的臉而殺了他。」

「他是個大個兒,一個非常好的人;不幸的是,他死了且留下一個女兒。」黃伯聰說,並指新澤西迪克斯堡(Fort Dix)因此以凱利的姓名為其中一座城門命名。

儘管凱利已經過世13年,黃伯聰仍牢牢記得昔日戰友的忌日,「因為那是我生日的前幾天,所以我沒法忘記。」與死亡僅一步之遙的往事,讓黃伯聰在採訪當天憶及往事時,眼神仍難以遮掩震驚與痛心。

伊拉克戰爭是黃伯聰從軍以來首度參與戰爭,經歷數次致命攻擊。他在駐守巴格達昔日的海珊宮殿、今日「綠區」(Green Zone)時,曾在2008年3月23日的「復活節星期天」(Easter Sunday),遭遇敵軍在深夜投數十顆巨石偷襲,險些喪命。

2021年陣亡將士節前,黃伯聰與其他軍人前往紐約市布朗士伍德勞恩公墓,在陣亡將士墓前放上一面美國國旗。
2021年陣亡將士節前,黃伯聰與其他軍人前往紐約市布朗士伍德勞恩公墓,在陣亡將士墓前放上一面美國國旗。(黃伯聰提供)

今年陣亡將士節來臨前,黃伯聰先和其他軍人前往紐約市布朗士的伍德勞恩公墓(Woodlawn Cemetery),那裡埋葬了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近八千位陣亡將士;黃伯聰一行人就在這些英雄塚旁邊,放上一面小小的美國國旗,永誌不忘前人的犧牲。

黃伯聰說:「我在不同的時間,記得不同的人,例如凱利;另一個人也是市警局的警察,當時他是陸軍中士,在伊拉克戰爭中陣亡。」

華裔移民對陣亡將士節的另一番體會

黃伯聰父親的祖籍為中國廣東台山,母親則是香港新界人,雙親當年也希望家中的大兒子能夠當個平凡的白領階級。但是黃伯聰在就讀紐約大學經濟系時,即便環境好且就業資源豐富,他仍感到自己想走出一條與尋常華裔青年不同的路:從軍。

圖中背對讀者且穿有「NYPD」字樣上衣,站在司令台的人就是黃伯聰。他當時策畫了國際警察節5公里路跑活動。
圖中背對讀者且穿有「NYPD」字樣上衣,站在司令台的人就是黃伯聰。他當時策畫了國際警察節5公里路跑活動。(黃伯聰提供)

黃伯聰接受採訪時表示,父親原本已經不太開心他從事警察職業,雙親也不願意看他從軍,而當他結婚後又屢次受到國家徵召,幾乎掀起了家庭革命。

眼見當時美軍裡的華裔軍人僅為整體的3%,黃伯聰打從心底希望藉由自己從軍的經驗,讓美國社會了解一件事:華裔也可以很愛這個國家;而「軍人」身分同樣帶給黃伯聰許多用錢也買不到的寶貴經驗。

黃伯聰說:「它(從軍)教給了我領導力、團隊合作、成為團隊成員,以及周遊世界,了解不同背景的人;這是你無法花錢買到的體驗,也無法為這種體驗付錢。無論你有多少錢,都很難為這種體驗買單。」

美國出生的華裔移民二代、義無反顧的軍旅生活,以及兩次國際戰爭的付出,這些用錢也買不到的人生經驗,讓黃伯聰感到,陣亡將士節對他而言還有另一層意義:許多人冒著生命危險也願意相信美國是個美麗的國家。

「即使他們在經濟上沒有給我很多;我有天告訴我的弟弟妹妹,他們(父母)給了我們機會,來到這個國家的機會。」

「因為還有很多人仍然想來這個國家,他們(可能)會因為來這裡而死。」黃伯聰說,「想想來自墨西哥和其它國家的人,他們(可能)會為了來到這個國家而死去。你知道這仍然意味著一個機會,相信你可以改善你在這裡的生活,你有機會接受教育、就業和更安全的環境。」

「這裡(美國)仍然是一個人們還相信的國家,我希望這個國家的其他人仍然相信這一點,因為我們並不完美,但她(美國)仍然比許多其它國家好。」

(採訪日期:6月9日)◇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美國軍士與伊拉克女孩 一張戰爭照片重建美國精神
伊拉克民兵官員:美對敘利亞空襲致1死數傷
中共聲稱美國撤軍致阿富汗恐襲不斷
陣亡將士紀念日:銘記那些獻出生命的人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加賽德:中共最懼怕中國人民
【未解之謎】捕捉靈魂的攝影師
【新聞大家談】姚誠:賣命偷機密 遭卸磨殺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