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华裔移民二代出征伊拉克 难忘与同袍最后对话

纽约出生的黄伯聪学历高 从军证明华裔热爱这个国家 先后投身伊拉克、阿富汗战争

人气 431

【大纪元2021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宜君纽约报导)黄伯聪(Wilem Wong)在纽约市曼哈顿华埠出生、成长,是纽约华裔美国退伍军人会(American Legion Post 1291)成员,今年阵亡将士节,黄伯聪从纽约市警局(NYPD)退休,结束了近20年的警察生涯。

阿富汗战争中,黄伯聪(左一)与当地聘请的翻译人员。
阿富汗战争中,黄伯聪(左一)与当地聘请的翻译人员。(黄伯聪提供)

这期间,他先后在2007年、2011年参加伊拉克战争(Iraq War)和阿富汗战争(Afghanistan War),服役范围囊括陆军与海军;他在战场上痛失战友,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两次投身战争 备感古来征战几人回

2007年,黄伯聪前往伊拉克接受陆军军事训练,他和新泽西警察凯利(Dwayne Kelley)最初都被分配至第353民政司令部(353rd Civil Affairs Command),当时,黄伯聪的军阶为上尉(captain),而凯利则是高他一阶的少校(major)。

2008年,凯利一次突兀的提问,对黄伯聪而言,仿佛是死神刻意按下的警铃。

黄伯聪说:“他(凯利)在1月问我:‘我们是否可以换队’,我说:‘我不认为我可以换队,因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换队。’”且黄伯聪的军阶比凯利低,因此他不能自行决定是否换队,应由凯利向黄伯聪的长官询问。

黄伯聪在伊拉克巴格达驻军时,也不忘警察身份,在当地举办国际警察节5公里路跑活动。
黄伯聪在伊拉克巴格达驻军时,也不忘警察身份,在当地举办国际警察节5公里路跑活动。(黄伯聪提供)

随后黄伯聪前往巴格达的胜利营(Camp Victory),主要负责当地省级选举、全民扫盲和经济发展方面等重大措施,并成功主办了近八百人参加的国际警察周5公里路跑(National Police Week 5K run);而凯利最后服务的单位是第432民政营(432nd Civil Affairs Battalion)。

5个月后,2008年6月24日,凯利死于埋伏在会议室的炸弹攻击,牺牲时仅48岁,当时距离黄伯聪生日不过几天。

黄伯聪说:“军人不喜欢迟到,通常会早点过去开会。所以(凯利)提前15至20分钟到达,但会议室里已经有人安放了炸弹,而会议室里只有(凯利)部队。炸弹爆炸了,是钢珠炸弹,炸裂物杀死了他(凯利);即使他穿防弹衣,(炸弹)仍可能击中他的脸而杀了他。”

“他是个大个儿,一个非常好的人;不幸的是,他死了且留下一个女儿。”黄伯聪说,并指新泽西迪克斯堡(Fort Dix)因此以凯利的姓名为其中一座城门命名。

尽管凯利已经过世13年,黄伯聪仍牢牢记得昔日战友的忌日,“因为那是我生日的前几天,所以我没法忘记。”与死亡仅一步之遥的往事,让黄伯聪在采访当天忆及往事时,眼神仍难以遮掩震惊与痛心。

伊拉克战争是黄伯聪从军以来首度参与战争,经历数次致命攻击。他在驻守巴格达昔日的海珊宫殿、今日“绿区”(Green Zone)时,曾在2008年3月23日的“复活节星期天”(Easter Sunday),遭遇敌军在深夜投数十颗巨石偷袭,险些丧命。

2021年阵亡将士节前,黄伯聪与其他军人前往纽约市布朗士伍德劳恩公墓,在阵亡将士墓前放上一面美国国旗。
2021年阵亡将士节前,黄伯聪与其他军人前往纽约市布朗士伍德劳恩公墓,在阵亡将士墓前放上一面美国国旗。(黄伯聪提供)

今年阵亡将士节来临前,黄伯聪先和其他军人前往纽约市布朗士的伍德劳恩公墓(Woodlawn Cemetery),那里埋葬了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近八千位阵亡将士;黄伯聪一行人就在这些英雄塚旁边,放上一面小小的美国国旗,永志不忘前人的牺牲。

黄伯聪说:“我在不同的时间,记得不同的人,例如凯利;另一个人也是市警局的警察,当时他是陆军中士,在伊拉克战争中阵亡。”

华裔移民对阵亡将士节的另一番体会

黄伯聪父亲的祖籍为中国广东台山,母亲则是香港新界人,双亲当年也希望家中的大儿子能够当个平凡的白领阶级。但是黄伯聪在就读纽约大学经济系时,即便环境好且就业资源丰富,他仍感到自己想走出一条与寻常华裔青年不同的路:从军。

图中背对读者且穿有“NYPD”字样上衣,站在司令台的人就是黄伯聪。他当时策画了国际警察节5公里路跑活动。
图中背对读者且穿有“NYPD”字样上衣,站在司令台的人就是黄伯聪。他当时策画了国际警察节5公里路跑活动。(黄伯聪提供)

黄伯聪接受采访时表示,父亲原本已经不太开心他从事警察职业,双亲也不愿意看他从军,而当他结婚后又屡次受到国家征召,几乎掀起了家庭革命。

眼见当时美军里的华裔军人仅为整体的3%,黄伯聪打从心底希望藉由自己从军的经验,让美国社会了解一件事:华裔也可以很爱这个国家;而“军人”身份同样带给黄伯聪许多用钱也买不到的宝贵经验。

黄伯聪说:“它(从军)教给了我领导力、团队合作、成为团队成员,以及周游世界,了解不同背景的人;这是你无法花钱买到的体验,也无法为这种体验付钱。无论你有多少钱,都很难为这种体验买单。”

美国出生的华裔移民二代、义无反顾的军旅生活,以及两次国际战争的付出,这些用钱也买不到的人生经验,让黄伯聪感到,阵亡将士节对他而言还有另一层意义:许多人冒着生命危险也愿意相信美国是个美丽的国家。

“即使他们在经济上没有给我很多;我有天告诉我的弟弟妹妹,他们(父母)给了我们机会,来到这个国家的机会。”

“因为还有很多人仍然想来这个国家,他们(可能)会因为来这里而死。”黄伯聪说,“想想来自墨西哥和其它国家的人,他们(可能)会为了来到这个国家而死去。你知道这仍然意味着一个机会,相信你可以改善你在这里的生活,你有机会接受教育、就业和更安全的环境。”

“这里(美国)仍然是一个人们还相信的国家,我希望这个国家的其他人仍然相信这一点,因为我们并不完美,但她(美国)仍然比许多其它国家好。”

(采访日期:6月9日)◇

责任编辑:李悦

相关新闻
美国军士与伊拉克女孩 一张战争照片重建美国精神
伊拉克民兵官员:美对叙利亚空袭致1死数伤
中共声称美国撤军致阿富汗恐袭不断
阵亡将士纪念日:铭记那些献出生命的人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奥运场怪事:中共体育政治玩过头
【马克时空】SpaceX星链8月再升空 半年后覆盖两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