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反人類犯罪的歷史】之十一

顏智華:國共合作以共產黨慘敗收場(3)

——南昌兵變與湘南暴動

人氣 336

【大紀元2021年07月11日訊】

1. 在南昌謀反兵變,是得到蘇共授意的。1927年7月下旬,被中共控制的北伐軍幾個雜牌部隊合計約兩萬人,分別從江西幾個地點向南昌集結,8月1日攻擊了駐守南昌城的忠於武漢汪精衛政府的幾千人的部隊;後以「國民黨(中央)革命委員會」的名義發表反蔣介石(南京政府)、反汪精衛(武漢政府)的聲明,但並沒有公開打出共產黨旗號,口號仍然是國民革命、反帝反封建;於8月3日逃離南昌,計劃去廣東東部澎拜老家地區占領地盤,聚集力量,建立共產黨獨立的政權。由於絕大多數士兵和軍官都是被矇騙的,所以行軍途中紛紛脫離部隊。剩下不多的人馬到達廣東東部潮州汕頭地區遭到廣東駐軍的攻擊,幾乎全軍覆滅。隨軍的共產黨大佬(如周恩來、澎拜等)們丟下部隊出海逃跑到香港轉去上海。只有在雲南軍閥部隊起家的朱德和在巴黎入共產黨的陳毅(都是四川人)糾合幾百名殘兵敗將逃往粵、贛、湘三省交界的山區。南昌反叛兵變徹底失敗。在南昌兵變前夕,共產國際曾來電指示:「沒有勝利的把握就停止(兵變)計劃……。」為追究責任,共產國際處分了領導暴動的張國燾、周恩來等幾個中共大佬。後來中共把這次暴動吹噓的神乎其神,意義重大……,並且把它和中共最後打敗國民黨軍隊相聯繫,說明共產革命勝利的必然性。這只是事後杜撰的神話罷了。

2. 中共湘南暴動燒殺搶惡貫滿盈。北伐軍攻占湖南,從省城到鄉村都建立了各級國民黨黨部,實際都是共產黨政權。下屬組織有工會、農會、工人糾察隊、農民自衛軍等,全省都被赤化了。農村裡的共產革命引發了北伐軍中湖南籍軍官們的不滿和憤慨。1927年5月21日,長沙駐軍(35軍33團)團長許克祥發動「鏟共行動」,搗毀了國民黨省黨部、特別法庭、中共組織、總工會、農民協會等二十多處機關,收繳了工人糾察隊和農民自衛軍武器,逮捕首惡分子;摧毀了由共產黨控制的湖南省政權;釋放所有在押的「地主」,並宣布擁護蔣介石和南京國民政府。是為「馬日事變」,後成立「國民黨湖南救黨委員會」。共產黨在湖南的赤化革命雖然遭到嚴重打擊,但是共產黨在湖南各地的組織還存在,只是由公開轉入隱蔽活動,人還在心不死。半年後,朱德、陳毅殘部與湖南共產黨組織合謀搞了湘南暴動。湘南暴動是中共中央、湖南省委和湘南特委一條龍策劃的。

1928年初,朱德、陳毅殘部打著政府軍旗號,騙取了與廣東相鄰的湖南宜章縣城官府的信任,進入縣城,後占領該縣,打出工農革命軍第一師旗號,成立蘇維埃政府,是為湘南暴動的開端,也是共軍主力部隊。接著共產黨先後在湘南的七、八個縣都組織了暴動,占領了8個縣城,恢復在馬日事變後偃旗息鼓的農會、農民自衛軍。共產黨組織由隱蔽轉為公開,共產革命死灰復燃,殘暴血腥恐怖更甚於之前。據共產黨建國後授予大將軍銜的黃克誠回憶:在暴動前,上級傳達「中央臨時政治局十一月擴大會議的決議。印象裡卻很深地留著有:『殺!殺!殺盡豪紳反革命,燒!燒!燒盡他們的巢穴!』這樣的語句」,要「極端嚴厲、毫無顧惜地殺盡豪紳反革命派,摧毀一切舊的社會關係;對資產階級上層的店東、商人實行革命群眾獨裁,不許阻止群眾劇烈的革命行動等」。暴動開始後,「湘南特委下令各縣縣委鎮壓反革命,燒房子。不但要燒衙門、機關、土豪劣紳房子,而且要求把縣城的整條街道和所有商店都燒掉,並且要求把從耒陽到坪石的公路兩旁五華裡(原來指示燒掉公路兩旁30華裡)以內的房屋全部燒掉。認為這樣可以使敵軍到來的時候沒有房子住,可以阻止敵軍進攻。」「當永興縣委商量燒城的時候,我曾表示反對,被縣委書記批為右傾,並指定要我帶頭燒。我還是不同意,後來採取調和、折衷辦法,燒了城裡的衙門、機關、祠堂、廟宇和個別商店,沒有整條街的燒。據我所知,郴縣、耒陽都按特委指示燒了縣城,耒陽燒得最厲害,宜章沒有大燒,資興也沒有全燒。」

共產黨組織暴動的力量都是之前的農民自衛隊。馬日事變,中共在長沙的省黨部、省農會等雖然遭到查封,不少頭目被抓捕,但它在整個湖南省的組織仍然健全,運轉如前。在農村裡的人、槍還在。時值國民黨內部派系爭鬥,湘粵贛邊區無正規軍隊,被共產黨鑽了漏洞。

共產黨燒殺搶激起民眾無比憤恨,被迫捲入暴動的人紛紛「反水」,撕下手臂上的紅袖標,戴上白袖標,加入反共民團,保家保村莊,殺共產黨幹部。其中郴縣反水民眾殺了縣委書記和其他縣委幹部。在政府軍隊來到前夕,朱德、陳毅和各個縣委帶領暴動隊伍倉惶逃往江西。凡是未及逃跑者,大都被正法。還是黃克誠回憶:還有一個劉英同志,大約是衡陽大同中學的學生,他在農民暴動時,拿著一把刀趕來參加,路上遇見一個民憤土豪劣紳,就拿刀把他殺掉。他後來被自己的父親捆送到民團,犧牲了。許許多多參加暴動、積極打土豪劣紳的農民也都被殺。我還記得黃清松、鄧大雄、廖良仔、劉芳甲同志的姓名,也是這一次被害犧牲的。更可痛心的是尹子韶帶領的縣警衛團主力一千多人、一百多條槍還在桂陽,後來全被敵人打得死的死、散的散,一人一槍都沒能撤退出來。連朱德同志留在永興的一個主力排也和他們一起損失了。

如果說國共合作期間湖南農民運動是在共產黨控制了省、縣政權(國民黨黨部)後的自上而下的共產革命,湘南暴動則是共產黨「在野」後,利用控制的武裝搞的自下而上的奪取政權的共產革命。共產革命從來不得民心。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林輝:還原中共「英雄模範」之楊虎城
習近平知道胡耀邦的一句話嗎?
「四渡赤水」真相:紅軍淪為流寇
史求真:「毛澤東畢竟不是皇帝」嗎?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中共為何懼怕「薩德」系統?
【十字路口】中共整肅頻頻 中國經濟爆七大警訊
【微視頻】疫情意外打破中國多個奧運項目壟斷
【有冇搞錯】網遊精神鴉片風波 中共宣傳口互搏
【馬克時空】EA-18G咆哮者 多次「擊落」F-22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