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鄭州現死亡隧道 洪災沖習家軍仕途

人氣 21348

【大紀元2021年07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7月22日,星期四。

今天關注的焦點:四水庫洩洪,河南輝縣兩千村民被困;全省共死亡33人?鄭州京廣路隧道慘狀曝光;嚴控輿論,民間評水災,官方急封堵;地鐵5號線是人禍!業內人士點名責任人;中共拒第二階段病毒溯源,是撒潑無賴?

水庫洩洪 輝縣兩千村民被困

我們首先來看,河南省多地依然被洪水肆虐,位於鄭州北面的新鄉市,又傳出嚴重災情。

從19日到22日,新鄉市出現特大暴雨,該市防汛抗旱指揮部22日稱,當地共有7座中型水庫「溢流」——也就是水庫滿了,水自然向外流出——造成下轄6個縣市的共58個鄉鎮受災。據陸媒報導,其中的輝縣市災情嚴重,城區是大面積停電,還有91個村莊進水。

和官方「水庫溢流」說法矛盾的是,很多民眾在網上求救,提到的是水庫「洩洪」導致洪災。

有人說,「多關注新鄉輝縣吧,已經很嚴重了,他們緊鄰太行山,現在已經有四座中型水庫洩洪,連續三座橋崩塌,周圍都是山更容易發生事故,小區和村莊均已被淹,他們需要支援!」

22日,輝縣溝西莊村的一位村民對大紀元記者說,「現在村裡很困難,村裡約二千人被困。昨(21日)天下午,水突然漫過來,然後就一直漫到屋裡面,哪裡都是,一直在漲水。有的人家水深得有一米多。」

對於爆發洪水的原因,她說,有洩洪也有下雨,但好像主要因為洩洪,因為周邊有四座水庫都在洩,而他們那是主要洩洪區。

這位村民還表示,當地沒有發洩洪通知,所以大家沒有提前撤離,只是把水口都堵上,但是水一下子沖過來,就決堤了。

和記者通話時,村裡還沒等來救援人員,由於水太深,村民也不可能自己往出逃,他們只能自救,包括老弱病殘,都往二樓或平房的房頂等較高地方轉移。

至於吃飯問題,這位村民說,外面的東西進不來,就只能靠家裡之前剩下的或儲備的東西。現在村裡有的地方斷電了,全村兩千人都面臨斷水、斷電、斷糧的局面。

除了輝縣市,網上湧現的求助帖,還有來自新鄉市下轄的衛輝市、鳳泉區等地。

全省共死亡33人?鄭州京廣路隧道慘狀曝光

洪災還在繼續,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時刻受到威脅。但是,中共當局在救援不力的同時,卻迅速著手隱瞞真相。

首先來看死亡人數。

22日,黨媒央視引述河南省應急管理廳的數據稱,截至當天,全省因災死亡33人,失蹤8人。這個數字可信嗎?

鄭州地鐵5號線的遇難人數還是個謎;民眾拍攝的多個視頻中,屍體橫臥街頭。

這些我們都先不深究,單說鄭州京廣路隧道這一處的遇難人數,可能就遠遠超過官方目前給出的總數。

20日晚,京廣路隧道迅速進水,據說「5分鐘就被淹平」,大量車輛及人員被困。有疑似隧道快被灌滿時的視頻顯示,從隧道口往出走、也就是由北往南方向的車輛,停滿了三車道,路面上是高峰滿負荷的狀態。當時,水還在嘩嘩地往隧道湧,而隧道裡面的情況已經完全看不見了。

據悉,京廣路隧道長約4公里,雙向一共有6個車道。按照視頻中看到的交通量來推算,隧道裡面還困了多少車?如果5分鐘就被灌滿水,有多少人能逃出來?

一位市民對大紀元記者說,當時,車基本上都熄火了,「你開窗,即便能逃出來,但是你開窗往上跑?這個隧道三四公里的。你如果在中間那個位置,往兩邊跑都不行,那水還往下流呢,水流那麼急,大馬路上水都能把人沖倒,直接把人沖跑了。」

所以隧道裡到底是什麼情形,我們真的不敢想像。

22日,官方開始抽排各條隧道裡的積水,有去救援的志願者回來後發文說,京廣路隧道裡淹了「幾百輛車,上千個人,自救出來的寥寥無幾,被困被沖走的難以統計」。他自己保守估計,當天得到的死亡和失蹤人數,在四位數以上。

同一天,很多市民也去現場圍觀抽水的情況,拍攝的畫面顯示,水漸漸被抽走後,幾十輛車從隧道裡飄出來,堆在一起,慘不忍睹。有人說,「車裡頭都有司機啊,都有人啊,都是一家一家的呀,你說這咋弄啊?……我的天啊。」

估計是情況實在嚴重,不久,警方開始拉起警戒線封鎖現場,不讓民眾靠近。

有在現場的市民一邊拍攝視頻一邊說,「幾十米開外就不讓靠近,現在肯定是……是吧?有啥事唄,大家心裡知道,反正是,不想讓大家看見的事情。」

還有市民告訴大紀元,「鄭州隧道那多了去了。數數的話,我還真數不過來。」「反正離我們近的兩三個隧道我們知道都淹了。」

有網友說,「那些沒逃出來的人,不知道在生命的最後是怎麼掙扎的、有多麼絕望。」他們的離去,對每個家庭來說,都像天塌了一樣。但是對中共來說,會不會殘忍到,連死亡人數,都不肯把他們統計進去?

嚴控輿論 民間評水災 官方急封堵

官方除了自己隱瞞真相,還極力打壓民間的聲音。

20日,北京師範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喻國明,在微博轉發了央視近日的一則消息,內容是主播海霞吹噓,中共對華北暴雨的應對「很有樣子」、「相當全面」。喻國明評論說,「呵呵,話音未落啊……所以,自我評價還是更加審慎為好……」。

這下,引來了不少五毛和粉紅的攻擊。於是,喻國明又在21日早上發了兩條微博,先說明,轉發央視視頻是「批評央視主播對救災工作成就話說得太滿」,還表示,「對於網絡暴民使用污言穢語進行人身攻擊,將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

僅僅因為這些言論,他被微博禁言了。

其實,除了喻國明,大陸還有多名網友因為評論鄭州災情被打壓,甚至丟了工作。

比如,清華大學校友、中國遠洋集團流程管理部高級經理李睿,在微信朋友圈發文說,「厲害國天天喊人類命運共同體,然後德國一發洪水就嘲笑他們的下水道,然後沒過幾天自己的下水道也淹了,報應。」

21日,遠洋集團發出聲明,稱李睿已經被解僱,公司「堅決擁護黨的領導」。

另外,據自由亞洲電台消息,有網民在微信群轉發自媒體的視頻,遭到其他人的警告,群主則受到網絡警察的警告和授權,只要發現「負能量」視頻,立即追究。還有人在微信群轉發了一名女子被打撈上來的圖片,和三幅描述災情的截圖,很快被群主踢出群。

地鐵5號線是人禍!業內人士點名責任人

但是截至目前,官方再封堵,民間的聲音還是能陸續傳出來,而且要追責的呼聲很高。

日前,一位網名叫「只是曾經」的地鐵從業者就在網上發帖,表示自己不怕被「查水表」,敢說出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慘案的責任人。

他指出,第一,運營口領導,不敢拍板做決定,為了保全烏紗帽不給自己添麻煩,在已經接到暴雨紅色預警的情況下,堅持運營,造成最後不可挽回的局面。

第二,現場決策的領導,卻不了解現場情況,處理不及時。從水開始倒灌進軌行區,到沒過軌底,到沒過軌面,到不能行車,到觸網必須斷電,到沒過疏散平台,再到求生無望。整個過程不是一下子發生的,中間有時間,有很多次機會。決策者沒有把握,猶猶豫豫。

第三,當值的調度人員沒有把車扣住、不放進區間;第四,當班司機沒有第一時間開門,疏散乘客到平台、組織大家逃生。

這名網友說,大家都規規矩矩,看似不越雷池不犯錯,一片祥和,其實都是各懷鬼胎,抱著僥倖心理。天災固然發生了,但人禍一定是主要因素,而他提到的這些人「都是殺人犯」。

當然,這名網友是地鐵從業者,能清楚地看到地鐵公司內部的責任情況,那麼再往上追責呢?為什麼鄭州市的官員對接連發出的暴雨紅色預警視而不見?為什麼河南省一級的官員也沒有任何反應?

洪災斷河南習家軍仕途?

目前,外界的目光都也都盯著,看這場災難,是否會引起河南省官場的震動。

7月22日,香港《明報》的署名評論文章稱,此次河南省遭災,省委書記是6月初剛換的樓陽生。樓被視為習近平嫡系「之江新軍」的成員,被看好明年二十大會更上層樓,但他上任後,河南先是發生奪命礦難,現在又遭遇洪災,他的運氣真不是一般的差。

此外,身兼河南省委常委的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也是「之江新軍」的一員。這次災害,徐被指防汛失策。

7月19日,徐立毅在市防汛指揮部舉行的專題會議上,要求確保「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重要交通不中斷,城區居民家中不進水,城市局部地區不出現長時間積水」等「五不」目標。

文章認為,徐立毅的「五不」目標,其中的「重要交通不中斷」,反而影響地鐵站及早關閉的決斷,最終釀成慘劇。徐立毅來鄭州兩年,還沒有突出表現,這次事件會不會影響到他的仕途,還有待觀察。

中共拒第二階段病毒溯源 是撒潑無賴?

下面,我們再來關注疫情溯源調查方面的消息。

7月15日,世衛(WHO)祕書長譚德塞宣布公開招募專家,在中國進行第二階段的病毒溯源調查,重點對象包括實驗室和海鮮市場,還呼籲中共交出疫情初期的原始資料。

外界猜測,他這麼做,是為了取得美國的認可,好順利實現連任。至於中共,那就是不得不背棄了。

對此,中共在22日做出反應。

當天,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冠病毒溯源情況新聞發布會」。武漢病毒所主任袁志明聲稱,實驗室自2018年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病原洩漏和人員感染事故。

但是媒體之前報導過,美國方面得到情報,武毒所有3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就到醫院就診,症狀和感染COVID-19是一致。

針對這條信息,袁志明反駁說,要搞清事實真相很簡單,告訴他們這三個人的姓名,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但直到現在他們並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聽上去似乎很有道理,美國為什麼不公布這三個人的姓名呢?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這個原因很難說,因為外界不知道情報的來源,也不知道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公布時,是否有其它考量,或者情報只有數字沒有人名。正常情況來講,美方應該是拿到名字、證實了身分才會公開。

那麼,袁志明又有什麼底氣,喊話美國拿出三個人的名字呢?他不怕萬一公布了,北京不好應對嗎?

唐靖遠說,即便美國公布了名字,中共可以很容易否認,說根本沒這幾個人,美方是在編造等等;必要時這三個人都有可能被滅口,所以美方公布名字實際上起不到證據作用,除非確定三人能夠得到保護。

在同一個新聞發布會上,中共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更是明確表示,中方不可能接受世衛的第二階段病毒溯源計劃,因為今年初,專家們已經來調查過了,得出結論:病毒由實驗室引起「極不可能」。

唐靖遠表示,中共反對溯源的理由很可笑,上次世衛專家團調查就說了,是第一階段調查,現在要進行的是第二階段。第一階段調查並非最終結論,因為調查是分階段的,譚德塞也說排除實驗室來源為時過早,所以中共實際上就是耍流氓,對自己有利的就承認,對自己不利的就否認,這是雙重標準外加撒潑無賴。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時事縱橫】李克強拍桌喊抓人 美軍機閃電訪台
【時事縱橫】FBI通緝中共黑客 陸電瓶車炸成火球
【時事縱橫】河南大劫 爆炸震四里 地鐵成水牢
【時事縱橫】鄭州洪災四大疑點 南京疫情突起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李子柒失蹤 恆大危機撼動華爾街
【傑森視角】中共出資救恆大?從恆大看懂中國
【拍案驚奇】周薄反習勢力大?黨媒提林彪集團
【時事縱橫】拜習同場不會面 大陸開發商齊躺平
【新聞看點】江西驚現「復陽」恆大帶地產股重挫
【探索時分】殲20數量之謎 竟然只有30餘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