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防疫措施一刀切 哈佛教授:公衛史最大失敗

兒童當然也有染疫風險,但與成年人相比風險極小。(中央社)
人氣: 170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09月14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賴意晴編譯)哈佛醫學院教授、世界著名流行病學家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f)表示,全球應對COVID-19(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措施可說是「公衛史上的最大失敗」,例如全面封鎖措施對遏制疫情無效、忽略對染疫風險較高的老年族群進行重點保護、眾多孩子無法接受實體教育,以及缺乏「信任」基礎的疫苗強制接種等。

哈佛大學教授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f)。
哈佛大學教授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f)。(York Du/大紀元)

庫爾多夫8月10日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身為醫學專家的他,曾幫助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開發用於監測疫苗潛在風險的系統;他也是《大巴靈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撰寫人之一,該宣言主張對最脆弱的群體進行重點保護,而不是全面的社區封鎖。

公衛政策失敗 體現在兩面向

庫爾多夫談到,從兩個方面可以發現,過去一年半以來,全球應對中共病毒的措施可以說是「公衛史上最大的失敗」。首先,政策認為全面的封鎖措施可以保護全民,但實際上最年長和最年幼的人染疫死亡率相差1千倍,正因為有人認為這樣的方法有效,就沒有採取必要措施「特別保護」高風險的老年族群,遺憾的是,這才是基本的公衛政策。

其次,封鎖措施導致了巨大的附加傷害,例如孩子無法去學校上學。庫爾多夫說明,兒童當然也有染疫風險,但與成年人相比風險極小,且孩童感染COVID-19的風險甚至低於每年感染流感的機率;目前為止美國約有350名孩童染疫死亡,而每年卻有約200~1千名孩童死於當年度流感。

他舉例,自去年春季首波疫情以來,瑞典是唯一沒有關閉所有學校的西方國家,學校和托兒所仍開放給1~15歲的孩子,此波疫情期間,瑞典180萬名兒童「無人染疫死亡」,且孩子們沒有戴口罩、沒有保持社交距離,也沒有進行任何篩檢,如果孩子生病了,僅是被告知需待在家裡。

工人階級的孩子 受封鎖打擊最重

庫爾多夫表示,公共衛生是一個長期的課題,而不是單月或幾個月的死亡率數據。他舉例,學者、銀行家、律師及記者等職業可以在家遠距上班,封鎖措施保護了這群人,然而,超市店員、肉廠工人或電力公司工程師等人仍必須實體工作,封鎖措施造成的負擔壓在了中產階級及工人身上。

「負擔也落在需要受教育的孩子們身上。」庫爾多夫說,富人們可以把孩子送到私立學校、請家教,或是父母其中一人在家教育孩子,而不需要顧慮經濟問題,但上述選項對於不富裕的家庭根本不可能,封鎖措施嚴重衝擊工人階級的下一代。

庫爾多夫說:「我們應該讓孩子們好好的當孩子,教育非常重要。」他強調,遠距教學完全無法和面對面的實體教育相比。

Delta傳染力強 但未改變遊戲規則

去年春季疫情爆發後,各地啟動封鎖措施,如今美國紐約等地區已結束封鎖,並逐漸回歸正軌,不過,由於近期出現傳染力極高的Delta變異株,封鎖措施的實施與否也被拿出來討論。

庫爾多夫表示,任何病毒都會發生突變,所以出現COVID-19的變種病毒根本不足為奇,他說,Delta變種可能更具傳染性,但它「並沒有改變遊戲規則」,因為這個新變種病毒對老年人的死亡率還是較高,沒有變成一種針對年輕人或兒童的剋星。

「信任」是公衛基礎  不該強制接種疫苗

庫爾多夫提到,近期美國社會出現了疫苗強制接種及疫苗護照等現象,包括公司要求員工、大學要求學生接種疫苗等情事;他指出,當老年人更需要疫苗時,為什麼要強迫有免疫力的人或者染疫風險很小的年輕人接種疫苗?

庫爾多夫強調,公共衛生必須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他舉例,瑞典是世界上疫苗接種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對疫苗的信心也是世界上最高的,但是瑞典當局沒有任何強制要求,接種者完全是自願的。

他表示,使用強制性的方式讓人們接種疫苗,對公眾健康恐怕適得其反,許多遠離疫苗的人就是出於「如果疫苗那麼好,為什麼要強迫接種?」等想法;庫爾多夫說,「如果想讓人們對疫苗有高度信心,接種則必須出於自願的,不應有任何強制規定。」

責任編輯:呂美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