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防疫措施一刀切 哈佛教授:公卫史最大失败

儿童当然也有染疫风险,但与成年人相比风险极小。(中央社)
人气: 16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1年09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赖意晴编译)哈佛医学院教授、世界著名流行病学家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表示,全球应对COVID-19(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措施可说是“公卫史上的最大失败”,例如全面封锁措施对遏制疫情无效、忽略对染疫风险较高的老年族群进行重点保护、众多孩子无法接受实体教育,以及缺乏“信任”基础的疫苗强制接种等。

哈佛大学教授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
哈佛大学教授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York Du/大纪元)

库尔多夫8月10日接受英文《大纪元》专访,身为医学专家的他,曾帮助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开发用于监测疫苗潜在风险的系统;他也是《大巴灵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撰写人之一,该宣言主张对最脆弱的群体进行重点保护,而不是全面的社区封锁。

公卫政策失败 体现在两面向

库尔多夫谈到,从两个方面可以发现,过去一年半以来,全球应对中共病毒的措施可以说是“公卫史上最大的失败”。首先,政策认为全面的封锁措施可以保护全民,但实际上最年长和最年幼的人染疫死亡率相差1千倍,正因为有人认为这样的方法有效,就没有采取必要措施“特别保护”高风险的老年族群,遗憾的是,这才是基本的公卫政策。

其次,封锁措施导致了巨大的附加伤害,例如孩子无法去学校上学。库尔多夫说明,儿童当然也有染疫风险,但与成年人相比风险极小,且孩童感染COVID-19的风险甚至低于每年感染流感的概率;目前为止美国约有350名孩童染疫死亡,而每年却有约200~1千名孩童死于当年度流感。

他举例,自去年春季首波疫情以来,瑞典是唯一没有关闭所有学校的西方国家,学校和托儿所仍开放给1~15岁的孩子,此波疫情期间,瑞典180万名儿童“无人染疫死亡”,且孩子们没有戴口罩、没有保持社交距离,也没有进行任何筛检,如果孩子生病了,仅是被告知需待在家里。

工人阶级的孩子 受封锁打击最重

库尔多夫表示,公共卫生是一个长期的课题,而不是单月或几个月的死亡率数据。他举例,学者、银行家、律师及记者等职业可以在家远距上班,封锁措施保护了这群人,然而,超市店员、肉厂工人或电力公司工程师等人仍必须实体工作,封锁措施造成的负担压在了中产阶级及工人身上。

“负担也落在需要受教育的孩子们身上。”库尔多夫说,富人们可以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请家教,或是父母其中一人在家教育孩子,而不需要顾虑经济问题,但上述选项对于不富裕的家庭根本不可能,封锁措施严重冲击工人阶级的下一代。

库尔多夫说:“我们应该让孩子们好好的当孩子,教育非常重要。”他强调,远距教学完全无法和面对面的实体教育相比。

Delta传染力强 但未改变游戏规则

去年春季疫情爆发后,各地启动封锁措施,如今美国纽约等地区已结束封锁,并逐渐回归正轨,不过,由于近期出现传染力极高的Delta变异株,封锁措施的实施与否也被拿出来讨论。

库尔多夫表示,任何病毒都会发生突变,所以出现COVID-19的变种病毒根本不足为奇,他说,Delta变种可能更具传染性,但它“并没有改变游戏规则”,因为这个新变种病毒对老年人的死亡率还是较高,没有变成一种针对年轻人或儿童的克星。

“信任”是公卫基础  不该强制接种疫苗

库尔多夫提到,近期美国社会出现了疫苗强制接种及疫苗护照等现象,包括公司要求员工、大学要求学生接种疫苗等情事;他指出,当老年人更需要疫苗时,为什么要强迫有免疫力的人或者染疫风险很小的年轻人接种疫苗?

库尔多夫强调,公共卫生必须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他举例,瑞典是世界上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对疫苗的信心也是世界上最高的,但是瑞典当局没有任何强制要求,接种者完全是自愿的。

他表示,使用强制性的方式让人们接种疫苗,对公众健康恐怕适得其反,许多远离疫苗的人就是出于“如果疫苗那么好,为什么要强迫接种?”等想法;库尔多夫说,“如果想让人们对疫苗有高度信心,接种则必须出于自愿的,不应有任何强制规定。”

责任编辑:吕美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