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分析拜習會談:美對中共應更強勢

美國總統拜登9月9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這是兩位領導人時隔7個月來的再度對話。(Chip Somodevilla/Florence Lo - Pool/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人氣: 67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1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13日,哈佛大學國際關係聯合研究員許子明(化名)針對拜習會談美中關係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強調,美中之間存在價值觀的衝突,相互不會存在真正的信任,並最終會走向新冷戰

北京時間9月10日,習近平與美國總統拜登通了電話,雙方就經濟、印太地區和平、氣候、人權和病毒溯源等問題進行了討論,這是兩位領導人時隔7個月來的再度對話。

拜習會談無果 美施加壓力

許子明對記者表示,「本次拜習會談中,拜登是要在經濟、人權和外交上和中國競爭,但是在氣候變暖的問題上要和中共合作,民主黨內的力量也要求他這樣做,這也是之前他派出謝爾曼和克里去北京的原因,但這兩人都碰了一鼻子灰,拜登沒辦法才決定自己試試,但打完電話覺得雞同鴨講。

「第二天就傳出消息,考慮對中國貿易補貼的『301調查』,並放出有意將『台北經文處』變為『台灣代表處』,表達不滿,施加壓力。」

許子明認為,「實際上跟獨裁者是不能用君子方式談的,不從實力的角度談,效果很不好。」

「拜登的對華策略是競爭下的相互依存(competitive interdependence),有競爭,有合作,拜登想要確認的是,競爭可以,但不要上升到軍事衝突,保持一個底線。美蘇當年也簽訂了類似的《中導條約》。」

他認為,北京現在的策略是不脫鉤,不妥協。但中共的不公平產業政策占領了全產業鏈,「獨立自主」實際上是和世界貿易脫鉤。

美中關係實質:價值觀的衝突

許子明認為,美中關係是兩國相互作用的過程,習近平的治國思路基本上是走集權主義,然後管控中國社會,打造成只有經濟自由,沒有其它自由的價值觀。這明顯跟西方價值觀是衝突的;兩方的價值觀一旦衝突,互相就沒有信任。基本上,美中之間是朝著新冷戰的方向走。

一系列事件讓西方重塑對中共認知

許子明認為,2017年後,BBC和《紐約時報》等媒體把新疆集中營關了上百萬人的事情披露出來,加之香港問題上中共撕毀「一國兩制」,習近平的終身制等,中共幹的一系列事,讓西方各國不斷地重塑對中共的認知,這在國際關係上叫建構(constructive)主義。這兩年基本上全世界已經看穿了中共的野心。

「幾件事連起來,打破了西方國家對中共的幻想,發現現在的中共比當年蘇共更具威脅,不光擁有現代化的軍事力量,還擁有大量的現代科技、現代產業,它懂得怎麼運作市場經濟,然後占領全球市場和供應鏈。實際上比蘇聯更強大。」

從「擁抱熊貓」到「屠龍」

許子明認為,對待中共,西方分兩派,一個是要合作的「擁抱熊貓派」,另外一個是要遏制中共的「屠龍派」。2017年之後,曾經占上風的「擁抱熊貓派」基本在美國媒體界、政策界,沒有人再敢為中共辯護了,因為大家知道辯護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中國已經變了,而且是不會回頭的。

他說,川普實際上要從貿易下手遏制中共,但發現中共根本就不合作,中國加入WTO的時候,當時給了中國15年的最惠國待遇,結果發現到15年之後,中共沒有兌現大部分承諾。美國對中國產業的補貼、減稅、政策優惠,並通過政府的各種不對稱優勢產業政策,讓中國培養出大量自己的產業和公司,出口商品,衝擊全世界。

許子明認為,拜登從戰略角度上聯合盟友肯定是對的,但從戰術上偏軟,很容易被對手看穿。而川普在增加關稅等方面表現強勢,中共就不得不主動要求會談,怕被孤立。

拜登聯合盟友 對中共應更強勢

他說,拜登上台之後,聽到各部門的簡報後,發現中國(中共)確實不容小覷,對華態度轉變得非常快。剛上台頭幾個月,布林肯就不斷聯合盟友,比如延續了美日印澳四方會談,然後跟歐洲聯盟。

許子明說,與此同時,歐洲也轉變了,包括歐洲議會否決了《中歐投資協議》,所以,拜登善於聯合全世界形成合力,這是一個優勢。但是,拜登比較優柔寡斷、瞻前顧後。現在中共看穿了拜登的優柔寡斷。比如說很簡單的例子,中共就拿著拜登政府最關心的氣候變暖施壓,拜登碰了一鼻子灰。

「換到川普的時候,如果碰了一鼻子灰後,回來後就立馬加關稅,中共就害怕了。川普的強勢政策(talk from strength),不光讓中國周邊的朝鮮、越南、緬甸,包括中東和以色列都簽了各種和平協議,都變得服服帖帖的,包括巴西、南美也是這樣。」

他說:「現在不光是朝鮮恢復核試驗了,中共對拜登政府不理不睬,阿拉斯加談判被中共臭罵一頓,然後越南也跟中國好了,緬甸、阿富汗就更不談了。」

許子明說,現在這幾年,美中關係又回到了冷戰的現實主義世界,就是互相提防、互相不信任,你再用君子談的話,人家就覺得你軟,好欺負。

美國應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許子明表示,在對華方面,川普主要是遏制(containment)政策,現在拜登政府提出來叫競爭下的相互依存,美中貿易根本就是不對稱的。在很多研究中發現,在過去十幾年中,美國的很多工業,尤其是東北部這些州的工作和產業全都被摧毀了,導致出現了一些鬼城,還有毒品氾濫等。不光是美國,歐洲也是這樣,但因為歐洲貿易保護得比較厲害,情況好些。

他說,「雖然中國經濟一直在變化,但是中共本質一直沒變的,它只不過是披了一層現代經濟的外衣,它本質上是一個感到非常不安全、但又想稱霸天下的專制集團。」

許子明認為,美國實際上不應該說與互相依存(interdependence),應該說不斷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因為不單從中共病毒(COVID-19),還是很多關鍵工業,對中國的依賴實際上是很危險的,比如,你不能在國際上批評它的人權,對台灣、香港政策等,否則它就威脅切斷貿易,切斷投資。

「如果美國不依賴中國,把美國的內需產品生產提供給其它民主國家,就會讓那些國家發展其工業,提供工作,讓他們慢慢發展起來,這對全球的自由或民主的影響是完全不一樣的,現在全球都受到中國商品衝擊的拖累。」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