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54)啟動內線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16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五十四章  啟動內線

京城四環外的一個山莊會所隱蔽客廳內,楊元和李參謀坐在裡邊等人。

李參謀不斷地給楊元遞煙、沏茶,神情謙卑唯諾。雖然在聊過去的往事,以及目前李參謀的工作狀態,顯然李參謀不在狀態。

李參謀在許一這裡沒有得到確定答覆後,想到了許一的老同學楊元,便給楊元打了電話,求楊元幫助撮合、調節一下,盡快結束案件,把兒子放出來。

楊元還是古道衷腸,答應了李參謀的請求,出面把許一請出來說道說道。

許一還沒有到,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

「小李,你在特勤局工作還順利嗎?」楊元不經意地問道。

「還行吧!特勤局工作比部隊緊張多了。」李參謀心不在焉地回答。

「那是,你的工作比過去重要多了。」楊元沒有在意李參謀的心神。

「哎!如果僅僅是工作好說,就是沒完沒了地學習累人。楊司令,你知道我是注重學習的,但天天這樣三忠於、四信念地反覆學習太煩人了。」李參謀抱怨地說道。

「嗯!新的局長是外行,搞這些也許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就是啊,都是外行領導內行,每天背誦語錄能提高軍事素質啊?」李參謀透露出不滿。

「你可以提意見啊!」楊元勸慰說道。

「哪裡敢啊?現在哪裡還有一點民主氣氛啊!」李參謀漸漸憤懣起來。

「哦?這樣不好!工作還是需要集思廣益比較好。」楊元附和李參謀。

「楊司令你知道,現在都是在攀比忠誠,根本聽不得一點不同意見。過去一位老團長因為給上司提了一些改進意見,立刻被調離,去了地方部隊了。這位新任局長就是殺雞儆猴。」李參謀談得深入起來。

「也許他的方式不對,只要對工作有幫助還是要提出來。」楊元循循善誘。

「老首長,還是算了,這特勤局團長以上職位都是新局長帶來的,不敢惹啊!」李參謀頹喪說道。

正在此時,許一走了進來,和兩位打招呼後,便坐了下來。

李參謀趕緊起身給許一斟茶,抽出一支熊貓煙幫許一點上。

許一不客氣點著煙說道:「李參謀,楊司令給我說過你的情況,目前問題不是國安部一個部門了解這個案情,總參二局也知道這件事了。」許一開門見山說道。

李參謀臉色灰白,把眼睛望向楊元。

「老許,你看有什麼辦法幫助我這個小老弟。」楊元關切地問道。

「只有一個辦法,讓你兒子消失,我們這裡結案。」許一明快說道。

李參謀臉滲出冷汗,絕望地看著許一。

「李參謀,你誤會了,不是死亡啊,就是讓你兒子躲個地方,然後我們這裡報個因病亡故,就可以把這個案子了結了。」看到李參謀面如死灰,許一連忙解釋。

「小李,你看這樣可以嗎?」楊元轉向李參謀問道。

「可以,可以,就靠許部長周旋了,李某沒齒難忘。」李參謀忙不迭地回答。

「行了,既然你同意,我安排手下送你兒子去英國,在那裡躲個一年半載,以後瞅機會再回來。」許一快刀斬亂麻地說道。

「行,就按許副部長的意見辦。」李參謀趕緊給許一折腰感謝。

「好了,不用客氣,你是楊司令的小老弟,就是我的,都是一家人。」許一很海派地說道。

「是的,是的,以後許副部長有用得著小弟的,請吩咐。」李參謀萬分感激楊元,不但解決了兒子問題,還讓他結識了許一,他深知許家背景深厚。

三個人叫了一桌菜,邊吃邊聊,解決了心頭大事,李參謀神情開朗很多,不斷給兩位老哥敬酒。

聊到李參謀的工作狀況,李參謀再次抱怨,他的頂頭上司是個來自縣城的公安局長,因為是王紅的老部下,便調到特勤局當了團長。

處處讓他們這些來自軍方系統的人作難,而對方又是什麼軍事技能、保衛經驗都沒有。

「小老弟是被欺負了?」許一關切問道。

「還談不上,就是工作不愉快。」李參謀謙恭說道。

「很簡單,解決了就行了。」許一狠辣地說道。

李參謀有點目瞪口呆,望了望楊元。

「你不用擔心,有許副部長呢,你就等著晉升團長吧!」楊元輕描淡寫地說道。

「那是,那是,一切都靠兩位老哥抬舉了。」李參謀連忙感謝道。

三個人酒酣耳熱,越聊越投機,分別前留下了祕密通訊方式,由李參謀及時通報他的團長的行蹤,許部長採取措施。

李參謀實在沒有想到事情發展到這樣,但看到兩位大佬胸有成竹的樣子,也不再擔心什麼。

見了兒子最後一面,就由許一的手下安排兒子去了英國,李參謀徹底解決了一件心事,便開始關注頂頭上司的行蹤。

一個星期後,許一接到李參謀的密報,他的頂頭上司即將回山東老家參加父親的大壽,預計是開車回家,帶了兩個警衛。

許一接到密報後便開始策劃方案。

這位特勤局團長帶領兩個隨從,駕駛一輛奔馳房車上了高速公路,一路風馳電掣,不到三個小時便到了山東地界,下了高速路口,上了通向父親家所在地,一所縣城的二級公路。

行駛到一個車流較少的岔路口,看到前方一輛軍車,停在路旁向他們招手,一看是衛戍區的車輛,以為是車壞了,需要他們幫忙,便沒有任何疑慮地停了下來。

一位保鏢走上前詢問什麼事,車身後已經出現一個人影,將一枚毒氣彈扔進車內,車內煙霧瀰漫,一會兩人昏迷過去。

那個保鏢走到近前,被兩個軍人夾住了胳膊,直接注射了針劑,很快心臟病發作死亡,車內的團長和司機也被注射針劑,暴病死去。

兩位軍人把保鏢架入車內,將車子推入旁邊樹林,然後揚長而去。

三個小時後,京城特勤局得到通報,他們的一輛車發生車禍,闖入樹林,車內三人已經死亡。

很快當地公安部門連同特勤局派來的人員將屍體送往北京特勤局基地,驗屍結果很快出來,是心臟病發作而亡。

聽到消息,李參謀震驚不已,這許一做事也太狠辣了!他以為只是搞個殘廢,沒想到許一直接給搞死了,李參謀心裡惴惴不安起來。

但最震驚的還是特勤局局長王紅,這個檢驗報告的死亡原因和最近南粵省、京城發生的一系列刺殺案死亡原因一樣,而且對手毫不掩飾地使用同樣刺殺方式,彷彿就是告訴他,他們的手伸向特勤局了,要對他下手了。

王紅很快把案情通報了國安會祕書長,以及當今這位,也讓他們大吃一驚,對手很快盯上了特勤局,意味著目標是針對老大。

儘管氣憤惱怒,但是案件還是沒有任何頭緒,對手根本沒有留下任何可疑車輛和人員的線索,這就讓王紅後怕。

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殺到了眼前,而對手到底是什麼人,採取什麼方式靠近,他們都一無所知。

這個世界最怕的不是眼前的危險,而是未知的危險,不知來自何方。

除了更加謹慎防範,減少外出,一時半會還沒有根本的解決辦法。王紅也知道敵人下一個目標是他自己,就是要剪除掉老大身邊最可靠的親信,最後才對老大下手。

於是除了減少外出活動外,對身邊的人也溫和一些。死去團長的職位一時也找不到合適人選,便讓參謀長李參謀暫時代替。

不管王紅心裡怎麼想,許一拿到吳偉光提供的江家內線人員資料後,加快了行動步伐,便命李參謀去接觸一位特勤局通訊中心的工程師。

這位工程師在特勤局工作十幾年,一直處於技術崗位,是個資深的通訊專家,負責特勤局、中南海的祕密專線維護工作。

當李參謀拿著江家特有的聯絡信物,一枚瑪雅金幣在一個私密場所向這位六十多歲的通訊專家亮出來的時候,這位老專家驚愕了。

原來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出現這種狀況,沒想到還是到來了。他的一對兒女都在國外受到江家的庇護,他不管有任何想法,都必須聽從江家的調遣。這是十幾年前他被迫加入這個隱祕組織的宿命。

兩人並沒有深入交談,李參謀只是告訴他一個隱祕的聯絡方式便離開了。

老工程師沒有任何選擇,只能聽從指示。但非常驚詫,這特勤局內部還有江家的嫡系。

特勤局自從新領導上任後,人員已經被換了兩茬了,幾乎執勤部門被換了一遍,也只有他們這些技術崗位還保留一些老人。

很快接到指示,定期將局長王紅的行蹤通過祕密方式向對方匯報,尤其是外出的情報要及時提前匯報。

老工程師聯想到最近特勤局一位團長死亡的信息,心裡暗嘆,這江家要對特勤局局長王紅動手了。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和李作成的談話裡,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滿和憤懣。回來和許一商量後,增強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實我們在西部戰區和印度的陸軍力量對比半斤對八兩,誰也不占優勢。但目前戰爭關鍵的是空軍力量的對比。」楊元簡短道來。
  • 但他對在辛亥革命、北伐戰爭、抗日戰爭,為國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開殺戒、殘酷迫害。
  • 通過內線通報得王紅的行蹤分析,這位還真是忠心耿耿,幾乎是三點一線,西山特勤局總部、中南海、特勤局各個分部視察,沒有一絲私人的空間。如此這樣根本沒有時間、地點組織一次萬無一失的刺殺。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國民政府堅守中華民族優良文化思想道德傳統,重視文化教育,堅持用忠孝仁愛、仁義禮智信教育人民
  • 這一千多名暗線基本屬於中層幹部,分布在各大戰區技術部門,還有金融機構、警察、國安,以及一些政府部門,所在崗位屬於不可或缺的技術崗位,所以可以永久潛伏,而不至於因為政治變化被調職,或者下崗。
  • 聯合國軍司令麥克亞瑟,還向杜魯門提議用原子彈摧毀中共沿海大城市,趁機將中共消滅。蔣介石獲得此情報後再三向美國政府表態,反對使用原子武器傷害國人。
  • 兩次的接觸,已經讓吳偉光看清楚這位江亨的底色、企圖,依然沒有放棄繼續統治中國的野心,享受特殊待遇的妄想。原本以為現實和當前的形勢能夠讓他們明白所處的位置,他們處於待審判的地位。
  • 蔣介石在任總統和總司令期間,經常回家探望母親,祭祖掃墓。但他每次回家只穿便服不帶警衛,經常去拜望父老鄉親。當隨從擔心他的人身安全時,他卻說,如果連家鄉的父老鄉親都不信任,要擔心他們害我,那我還活著做人?
評論